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神将世界 > 作品相关
序章 起始之谜
作者:空白天堂  |  字数:6194  |  更新时间:2021-11-09 15:23:58 全文阅读

桃源村外,渡口

一队身着紫色铠甲的士兵,团团围住渡口,所有人列阵朝向渡口外围。

“曹仁将军呢?我要见他。”军阵前一位蒙面的少年飞马疾驰而来,下马后气愤地开口问道,然而却是没有一人应答。

渡口边的所有士兵所有都看向少年,沉默不语。少年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只是冷冷的看着眼前包围住码头整齐有序的军队。

“让子修进来。”一道声音从层层方阵中飘出,少年眼前的队伍整齐划一的为蒙面的少年让开一条道路。少年冷哼一声,似乎有些恼怒。但是他也明白大魏军队的纪律性,只能无奈向包围住渡口的方阵中央走去。

码头处一身白绿色云纹袍的人影看向缓缓走来的蒙面少年,身影一顿,随即起身,握了握手中长棍,看向少年。

其实曹仁很清楚他是来做什么的。但是他没有办法,他不可能听从少年的命令,即使他是主公的儿子,铁蝎营的统帅。即使是为了他好,为了大魏的将士们好。但是服从命令乃军人之天职,他仍不可能答应少年的请求。

即使此去凶险万分,他仍为自己,为身后的将士们感到自豪。他要证明他的部下,不比别人之差。

“曹仁将军,可听子修一言?”蒙面少年抬手抱拳行礼后,起身看向眼前的曹仁道。曹仁看向眼前的作楫行礼的少年,思绪却是忽地飘到长久以前。

那个时候,在宛城,眼前的少年和另一位将军拼死作战才使得当时还未成就如此霸业的的主上死里逃生。虽然其中曲折他并不清楚多少,但是当听到当初是眼前的少年在宛城主动要求断后,且大破张绣所率部众,以一人之力阻挡敌五百精兵。

“百人斩!”仅凭于此,他曹仁无法不听少年一言。

“说吧。”曹仁叹口气,仿佛有些无可奈何道。

渡口上,大海的迷雾中,一艘破破烂烂的大船正向渡口缓缓驶来。

曹昂看向迷雾中的幽灵船,又转头看向曹仁,再三思索下,还是开口道:“我希望曹仁将军能明白接下事情的严重性。此去,我大魏将士十去其九,甚至包括您,能活着回来都是一种奢望。”“所以我希望,建议减少一部分人数,交由另一位将军前来执行。”曹仁闻言看向曹昂,曹昂不避不让直视着他的眼睛,眼中闪过一丝坚决。

“子修。”曹仁唤道,却是扭头看向了远处愈来愈近的幽灵船。“我若不去,那谁去呢?”曹昂看向曹仁,欲言又止。

是的,他也清楚,如果曹仁不去,真的没有什么更适合的人了。冥界凶险异常,实非常人所能力及之事。而桃源也不可无人留守。以曹仁之能,在冥界的作用要比在桃源里更重要的多。

“两个月前,桃源村渡口附近的渔民不知受到何种力量的入侵。一夜间人人变得残暴无比,嗜杀成性。

以往停靠在此的商队船只,在当天,血就染红了整个渡口。而当时临危受命处理,并且与那些渔民接触的第一批人是东郡太守夏侯惇。

夏侯惇领命赶到时,迅速组织疏散附近尚未有异常状态的居民。然后封锁了整个渡口,而后单枪匹马进了大雾弥漫的渡口中探查情况。

但是过了许久都没有音信传来。驻守于此的将士们曾担心过夏侯惇的安危而派入分小队进去查找搜寻过。但是最后连进去搜寻的队伍都再也没有出来。最后只能连夜上报总督,驻守的将士们无不人心惶惶。等到主上派出你来处理后,后边的事情你也应该知道了。”曹仁转头看向曹昂,微微笑道。这是戾气之起因之始,也是一个标志性的开端。

曹昂闻言苦笑,道“是的,但是等我率领铁蝎营连夜急行军赶到时,整个渡口包括在外围驻守的魏军营地都被大雾覆盖,不见其踪影。因为有军报上所描述的——进雾而尸骨无存,不知其生死。所以我并未草率派人进去搜寻,而是让人去探查大雾覆盖的范围,而后统计被大雾吞噬的人数统计等一切损失,安抚民众。

但是当天明,大雾在几个呼吸间散去后,我见到是一片残垣断壁般的景象,如同恶鬼降临过一般。现场虽然凌乱并且有大量的血迹,但是我没有发现一具将士的尸体包括夏侯大人的。而后到了晚间,雾气又开始弥漫开来,我不得不撤出渡口。直到不久东吴和蜀国包括群雄那边也都有类似的情况发生的消息传来,我才稍微了解了一些雾气的情况。”

曹仁点点头,整理了下云纹袍道:“后面就是被我们称之为“戾气”的东西已经开始全面入侵了。神州大地遭到戾气入侵,多地已经有普通人受戾气影响而狂化,甚至有一些强大的将领,被戾气入侵神志,也就是发生了现在被我们称之为战鬼化的状态。这种东西一旦沾染上,便会让人变得犹如厉鬼一样的嗜血嗜杀,六亲不认毫无神志可言。但是又保留了如同强化过数倍的自身能力。如此能力,不由得让人忌惮。”曹仁握紧了手中长棍,继续沉声道

“直到一个半月前,出现了一位撑着紫色梅花伞,从苍山下出现的白发少年。据说当时大雨滂沱,少年撑伞漫步在雨间,,遭遇到这诡异的雾气后召唤出的两道白色的闪电轻松劈散了这雾气。而后我们寻求此人帮助,开坛做法,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才解决了眼下我大魏的燃眉之急。”曹仁眼中闪过一丝羡慕道。

“我们也曾询问过,他也曾说,他的雷法,与黄巾军天公将军张角的并无两样,只是在半个月前突然受到感召,从而领悟了新的雷法。而在他所领悟雷法的半个月前,正是戾气来袭,元让失踪的时间。直到现在我们才清楚,那是冥界入侵的讯息。”曹仁手持长棍,传令变阵开道,不急不缓道。

“另外,现在的神州大陆也是十多年前的浩劫下的产物,之前的我们不过是比那些普通人强了一点,但是现在我们的能力却得到质一般的飞跃。”幽灵船船头处发出丝丝号角声。

“你更要清楚,十多年前的时候,也是有一件同样导致生灵涂炭的的灾难事件席卷整个大陆而后普通人中的我们领悟到了一些不同的东西。”曹仁看向曹昂,眼里意味深长道。“然后就是大乱世时代,后来才渐渐有了现在的四国基础。”

“这种事情下,任谁都不可能冷静的下来。危险,往往常伴机遇。”曹昂看向愈来愈近的幽灵船,沉思道。“而后慢慢的我们查探到了更多,尤其结盟后的情报方面的共享。”

幽灵船缓缓靠岸,渡口边的士兵整齐划一的变阵,有序的向幽灵船的甲板上行进。

“其实你我都清楚,神医华佗也已经赶往不周山,一定可以找到静化戾气的办法的。”曹仁单手持棍,另一只手慢慢系紧额头的红色束发带,微风吹拂起曹仁桃红色的长发,淡红的眸子看向站在他身边的曹昂,眼里意味深长。

是的,曹昂很清楚。几天前,吴,蜀,魏,群四家联手结盟前往不周山,联军意旨铲除散播戾气的青龙。现在父亲把曹仁召唤过去,也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的。至于这次行动背后的清洗计划,他也是略知一二的。现在的局势不过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罢了。

曹昂深吸口气,看向走向甲板的曹仁,抬手抱拳拱礼道:“还请将军,定要将我大魏将士一员不少的带回来,也请将军一定要安全归来,也烦请将军也要保护好父亲的安危!”

曹仁闻言,握紧长棍,看向甲板上的严阵以待的将士,大声笑问道:“我大魏将士,可有贪生怕死者?告诉曹少主,我们的决心!”

........震耳欲聋的声音回荡在渡口,与海水的浪潮融为一体,惊涛拍岸!他们,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决心。

其实,最重要的是,你也要平安归来呀,子孝.......曹昂握紧的双拳,看向缓缓驶出的幽灵船的甲板上哪个人影。目光久久不散。

不周山五十里外,不知名处。

“荀文若,你还要跟着我跟多久?”手持镰刀的少女看向身后身着白,金两色的华贵长袍手握金色法杖却始终闭着眼睛的青年无可奈何地问道。

“文若是为大汉复兴之希望而来。”青年开口认真说道,却是始终都不曾睁开眼过。

“可我与你那口中的“大汉”没有半点联系你能明白吗?”少女也是气急了,任谁被一个人跟了好几天几夜也会和她一样崩溃,更何况那个人始终是闭着眼睛在追你。要不是此人身上散发出的丝丝浩然正气,他都要怀疑眼前这个人是不是被于吉操控的战鬼了。

少女无奈的看向又一言不发的荀彧,心情在崩溃和毁灭的边缘疯狂游走。她是真的想要杀了眼前这个碍事的青年。但是她也有可能打不过,即使用上特殊的手段。

少女握紧了镰刀,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正当此时,异变突升。

“海之涯,天之角。”一道威严的声音在不周山上空响起,无数人抬头看向天空,天幕中的裂缝已经愈发地支离破碎。渐渐的,仿佛是天幕终于承受不了一样,巨大的破碎声音从天幕东方响起,一道巨大的城墙在破碎的天幕中渐渐浮现。

“来水都洛阳寻寡人吧,仍忠于我大汉之人。”声音再次响起。

无数人在此刻沸腾起来,四国所有人都看向东方那巨大的城墙幻影。无数人或小队井然有序的行阵,朝着东方天幕破碎的方向行进。

少女回头看向面前紧闭双眼的青年,但是青年仍闭紧双目迟迟没有动作。当威严的声音慢慢散去后,她已经猜到这声音的归属了,虽然前汉室应该并未有人生还,大概率是董卓的陷阱的可能。但是不排除那个意外的“一”。少女心想到,微微握紧了手中的镰刀。

“你不是只忠于汉室么,难道你不去看看吗?”少女看向他,冷着脸问道。“文若自有分寸,跟着你,定能见到我主。”荀彧不为所动。

“我很奇怪,你明明是曹操手下的谋士,却仍口口声声说忠于汉室。”黄沙中的来者似乎对荀彧的话感到不屑,看向荀彧开口讥讽道。紫黄色的道袍后,来人背负着一件巨大的卷轴,头上的黄巾也隐隐表明了他的身份。

“文若永远忠于汉室,不曾改变。不过,天公将军的雷法似乎在这里用处也不大,不知将军所来,所为何事?”荀彧淡淡开口答道。

张角闻言托起卷轴似乎准备先给这个伪君子来一发天雷,让他尝尝天罚的滋味。因为此前戾气爆发时一个白发少年的雷法远胜于他,导致之后他就经常被拉出来对比,尤其是在冥界。但是他也清楚现在如果打起来对谁都没有好处。

“我是为她而来,与你无关。”张角撇了撇嘴,没好气道。而后取出卷轴,扭头看向少女。荀彧闻言皱眉,少女是他占卜演算出追寻主上唯一的线索,所以即使天幕中响起的声音,也被他无所谓的过滤了。但是如果被人将少女截走,那就麻烦了。荀彧不由得握紧了手中法杖面向张角,看黄沙中隐隐浮现的张角,似乎是打算在他出手的一瞬间将其击溃。

张角看到了他的动作,冷笑道:“你个死瞎子,你也不仔细看看,她已经被于吉种下戾气,变成战鬼只是瞬息间的事情。”荀彧心中一惊,闻言皱眉看向少女,少女也皱眉转头在两人身上扫视。

“我可不会随意污蔑别人,如果不是我拥有天罚之力,这种微弱的感觉我也是感觉不到。”张角展开卷轴,看向两人继续道,手中开始不紧不慢地画符。

荀彧抬起轮回紧皱眉头看向少女。确实,仔细下感应下的他的确感觉到了一丝戾气。之前因为少女施展的能力原因,他并未往这方面想过,但现在看来,她可能是妖道的“伏棋”之一,只是她自己不清楚罢了。

“我并未感觉到任何异样,还是说你们搞错了?”少女冷着脸,手持镰刀,对向两人。对她来说,这不过是又加了一个麻烦罢了。真被两人追到那个地方,也没有太大关系。反正那个地方,也限制有人数在内。

“不要激动,我们有话好好说,趁你还没有被于吉操控,该吃吃该喝喝,有什么遗言,我可以帮你转达给你们的人。并且不收费!”张角张开卷轴对向少女,同时对荀彧眨了眨眼,意欲两人共同联手拿下少女。

但是少女也不蠢,迅速后撤至不远的断壁后,探头看向两人。

“我所为,不过传国玉玺而已,你把玉玺的线索告诉我,我自会离去。”荀彧看向少女,满不在意开口道。

少女闻言微微一愣,但是马上反应过来,看向眼前的青年,神色复杂。她确实知道了一些传国玉玺的线索,但是也不敢确定真假。此外她从未告诉过任何人,荀彧又是怎么知道的?张角看向两人,托着卷轴,瞪大了眼睛,一时竟说不出来话。

“我.....我,荀令君,此言非虚?”张角激动的看向荀彧,又扭头看向躲在断裂石墙后的少女,呼吸越来越急促,环抱着卷轴,眼神慢慢开始迷离起来。

“不确定,但是十去其六,有四成把握。”荀彧点头道,又看向少女。

少女皱眉,看向两人,握紧了镰刀,正在考虑要不要拼死把两人给杀掉也不能让两人知道那个地方时,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

“好多钱,好多钱!,好多钱啊!哈哈哈哈.......”

少女目瞪口呆的看向在黄沙中抱着卷轴狂笑的张角。这难道就是,白日做梦吗?随即警惕的看向另一边的荀彧防止他先下黑手。

另一边的荀彧迎上她的眼神,点点头,仿佛是在肯定她内心的想法。是的,张角已经高兴疯了。

"关凤,不,老大,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大了,袁绍算个屁啊,以后你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但是如果找到了玉玺能不能把其余的金银什么的统统给我。玉玺我不会和你们抢的。”张角擦掉口水,激动地说道,手中卷轴飞速合起背负在背后,双手拿符对着荀彧。

“当然,我也可以帮您拖住荀彧,您可以先请便。” 张角看向荀彧双手捏符不忘补充道。

“您”都说出来了,荀彧嘴角扯了扯,如果让袁绍知道张角又说他算个屁,不知道袁绍会不会再次气的精神分裂了。

少女闻言从石壁后走出,皱眉看着张角。她已经不用很怀疑张角话里的可信度了,从他眼里那几乎快要溢出的金闪闪就是最好的证明了。

可是,天公将军贪财?没听说过呀,但这眼神又不像假的。

临阵反戈么,很好,现在只能与之求和了。荀彧叹口气心想道。

张角的变化,他已猜到一二。毕竟那个传说是一直存在的,如果是真的,当真是可以富可敌国,钱是谁都不会嫌多的。但是万万没想到两个呼吸前的盟友竟然如此没有下限,直接反手对准了他。这么长时间一直在袁绍身边蹦跶的头号反骨仔, 估计袁绍没砍死他也是他运气好。也或许袁绍压根不知道,毕竟谁都知道袁绍精神状态一直不是很好。

“咳咳,那个,毕竟,养活这么多人,还是很需要这些身外之物的。当然我本人还是正人君子来的!” 张角仿佛知道荀彧心中所想一般脸不红心不跳道,丝毫不觉得自己前脚要联合荀彧拿下少女,后脚就要为少女拿下荀彧的行为有何不对。毕竟这乱世之中,有钱的才是大爷。

如果是传国玉玺是真,那么一整个大殿的金银就也极有可能 也是真的。那么他们太平道就可以无限扩张!想到这里,张角看向两人的身影又开始痴痴地傻笑。

荀彧闻言扶额,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哪白发少年展现出强大雷法的第三天,在夜里直接就被一道紫色天雷给劈了个里外通透。

或许别人会以为是少年修炼出了岔子,但是他荀彧已经猜到了是张角干的黑手了。当然,白发少年也很清楚。随即的几天,天天都在黄巾军营地附近游荡,目的不言而喻。

少女看向眼前的张角,似乎有些怀疑这位天公将军的脑子是不是除了金银,其余的就什么都没有了,包括脑子.....

荀彧抬起轮回,一道光束射出,张角被打飞出去,关凤看向出手的荀彧,脸色冷峻了起来。荀彧叹口气,收回轮回,示意自己并不想动手。毕竟他也只是想给那位“正人君子”一点教训。毕竟他荀彧也是“胆小如鼠”不想动手的。

荀彧看向少女,眼下最好的结果就是三人结盟,一同前往秘境。张角从树丛中钻出,抬手就要攻击那个始终闭着眼睛的伪君子.....

“够了,一起上路吧”关凤无可奈何对两人道,转身收起镰刀,向前走去。荀彧紧随其后,张角在风中凌乱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而两人和张角保持了绝对的距离,因为,智商太低会传染,听说过没?

张角仍一路做着发财的大梦,看着少女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一整殿的金银。

真的是够了,要不是担心一镰刀劈不死他,少女打死也不想带上这个明显脑子有问题的天公将军。而这时后悔,还是太早了.....

东方巨大的城池中,主城,内殿

于吉看向我背上的庞德,示意我把他放下来。

我看向隐藏在一身黑袍下犹如鬼魅般的于吉,犹豫下还是放下了庞德。而后浓烈的黑气从于吉的黑袍下涌出,在庞德的身躯上翻滚如云。

当关凤等人重新启程时,于吉似乎有预感般,脸上的鬼面被扯动,微微一笑。

看来,这鱼儿,还是逃不出他的手掌。

于吉心喜,抬头看到显得有些呆呆的我。层层黑气涌出将我包裹住,慢慢的,我失去了意识。

好戏,终于要开场了。

重新恢复过来的庞德手持镰刀站立在于吉身后,看向不远处往涌来的四国联军,微不可察的兴奋起来.......

空白天堂
作者的话

本来是说昨天要更上的,但是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及时更上,最近也会努力同步更新上,并且补上的。(求大家喷的轻一点,有哪里不严谨的地方也可以联系我,或者在游戏论坛找我的帖子,我看到都会回复的,谢谢啦)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