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神将世界 > 作品相关
序章 暗潮汹涌
作者:空白天堂  |  字数:5270  |  更新时间:2021-10-22 15:27:18 全文阅读

外围,东南五十里外,破碎的小镇深处。

“兄长?”一道无法置信的声音响起,身着墨紫色锦袍的人影呆立地握紧了手上的丹青笔,失声叫道。

笔尖下掉落的滴滴的鲜血,慢慢滴落在脚下青灰色的石板上,缓慢的渗透进去。一切显的悄无声息。

而和右臂不断涌出的鲜血比起来,眼前的人影才更让他感到吃惊和荒唐。对的,荒唐。

从眼前人之人散发出的强烈的戾气,而与战鬼缠斗了许久且无比熟悉战鬼特征的他,已经确定了眼前之人已经是战鬼的唯一结论。

怎么会这样?少年握紧了毛笔的手在微微颤抖,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然而似乎是为了让他彻底绝望,手持双剑身着轻铠的青年回头一笑,一双血红的双眼看着少年微微笑道:“好久不见,子建。”闻者下意识地轻微颤抖了几下,像是要努力逃避些什么却又无可奈何。

墨色锦袍下的人影努力深吸口气,说服自己接受眼前的情况。看着眼前已经战鬼化的青年又想到苦寻多日不见踪影的阿宓,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急切的问道“那,那么,阿宓她,也被迫成为了战鬼了吗?”

“被迫?”手持双剑的青年闻言像是不屑一笑,看向这个因为紧张,右臂血流不止,且有着和他几乎一样容貌的少年,缓缓开口道:“什么是被迫?这种力量?是许多人穷其一生都无法得到,这样有什么不好?”似乎在让眼前的少年思考其中的利害,停顿许久后手持双剑的少年又慢慢轻笑起来。“你忘了我们自己本身就是灾变下的产物了吗?说不定,不过是二次进化的浪潮已经来了。”

墨色锦袍下的人影闻言脸色一白,右臂失血过多且又无法控制的“扑通”地一声跪倒在地,握紧毛笔的手不住的颤抖起来。

“可是,可是我已经退出了,只求你能放过她,放过她,为什么,为什么又要.....”墨色锦袍下的人影,低着头,颤抖的反问道,

“退出?你是否忘记了些什么呢?”手持双剑的少年打断他道,似乎有些不满少年的反应,又开口道“帝位,是我的!甄宓,也是我的!你的命,也是我的!”青年握紧了手中的双剑有些近乎癫狂的对着跪倒在地的少年道。

“于吉就是妖道!兄长,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什么蚩尤大帝的代言者?那戾气一定是于吉搞出的鬼东西!”墨色锦袍少年捂住右臂强撑站起对着眼前癫狂的青年道

“若不及时清除戾气,到时,你不一定还能保持着现在的清醒,兄长!醒醒吧!”咬牙道。右臂传来的痛感让他近乎再次跪下,但是理智让他选择了强撑着站起。不仅是为了兄长,也是为了,阿宓。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手持双剑的青年看向眼前强撑的少年,眼底闪过一丝柔和道。“其实这次未必不是一个机会,冥界这边的戾气迟早会围剿成功,该存在的一些力量有些会继续存在,但是不该存在的只有不复存在这一条路走。”

“而且可控的战鬼化,这种力量我一定要掌握在手中。”手持双剑的青年忽然略带深意的说道,手中双剑随意的搭在肩上。不在意般看向了东方的天幕中。

手握丹青笔的少年闻言微怒。他很清楚兄长的意思,这样是要在冥界中把所有势力重新洗牌一遍。

也就是说这件事儿的背后有父亲也参与其中。那么,其他人呢?战鬼化已经彻底可控了吗?后续究竟还要死多少人?与十年前的那场浩劫相比......这背后还有什么简直不敢仔细想来。墨色锦袍少年感到眼前的景色忽然开始忽明忽暗起来,近乎晕厥。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我们都是为了极致的力量而答应于吉的。而这些力量,也是我们所需要的。”手持双剑的青年有些犹豫后开口道。

墨色锦袍少年闻言红了眼,落寞地问道:“其它的权势也好,富贵也罢,我从不在意这些的。但是阿宓,阿宓是我唯一的寄托了,为什么,为什么不肯放过她呢?”因为动作幅度略大,右臂的伤口“噗”的完全崩开,鲜血止不住的滴落在脚下的青灰色石板上,石板无声无息的吞噬着少年的鲜血。

石板下似乎亮起了一道道红色的密纹,但是并没有引起两人的注意。

手持双剑的青年神色冷峻道:“ 我希望你可以分清楚,她虽然还未过门,但她是的你的嫂嫂。”并且,你忘了你是他的儿子了吗?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置身事外。真是天真的弟弟。不过这句话曹丕并未说出口。

“不,不。”墨色锦袍少年握紧手中毛笔,“我相信阿宓一定是有难言之隐,我一定会将此事追查到底的!”少年提笔抬头问道“阿宓在你的心里始终就只有一个名分的位置吗?”语气里充满了希冀。

手持双剑的青年看向近乎强弩之末的他,没有说话,只是沉默不答。或许以前的确有些喜欢,但是政治联姻的他们。终究只是他的掌控欲在作祟罢了。并且战鬼化后的他渐渐感觉失去了一些情感。暂时也不清楚这是好处还是坏处。

曹植看向青年,握紧了手中的墨影。

“你不是我的对手,子建。”手持双剑的青年似乎是看出了少年的意图淡淡道,扭头转身准备离开。

能与自己的弟弟在这冥界之中遇到,确实也是意料之外。但现在的局势暂时不稳定,只能静观其变,伺机而动。

“墨影乱舞”少年挥起丹青笔,凌冽的墨影层层叠起,向着前方追击着手持双剑的青年。感受到背后袭击的瞬间,青年两手持剑,狂暴的戾气带动双剑快速向周身斩击一圈,“风车!”狂暴的剑气斩击在身后的急速袭来的少年身上,来者“噗”地吐血被斩飞出去,跌落在石板长街上,激起层层尘埃。

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彻底的碾压。墨色锦袍少年忽地绝望的想到。

“明白了吗,这种力量,是无敌的。”手持双剑的青年神色复杂的看向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墨色锦袍少年,但是心中却是无比的冷静,和一种近乎疯狂的嗜血。开弓没有回头剑,他曹丕才会是最后的赢家!

墨色锦袍的少年无可奈何地躺在地上看向天空,东方天幕上巨大的青龙身躯正在半空隐隐浮现,天幕上的裂缝愈来愈大,仿佛整个天幕现在只需要有人轻轻触碰之下,便会彻底破碎。曹植遮住眼睛,时间,不多了啊.........

外围,黄沙镇

郭淮心有余悸的看向黄沙中那一抹碧绿的鬼影,就在上一秒,他和张郃险之又险的与“死神”擦肩而过。

当距离猩红的镰刀距离不过一寸时,后方的孙策及时冲上,用东方棍顶住了镰刀,顶住了那关乎生死的一瞬间,才让两人及时退避开来。如果没有及时避开,以两人毫无防御的状态下........

郭淮抬头看向孙策,又转头示意张郃。张郃点头示意明白。两人重新站起佯装进攻,而后急速退至孙策身后警惕地看向在黄沙中的人影,思索着对策。

锁镰可近可远,又有那诡异而又恐怖的一刀,实在是难缠至极。张郃抬头从四人的眼中都看到忌惮的神色。

“可是庞令明?”孙策沉声道,眼角却瞥向身侧站立的两人,示意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漫天黄沙中似乎传出了一声低笑,黄沙中缓缓走出的人影身着一身青绿色铠甲,左手持一件巨大的墨绿色镰刀,右手握住锁镰的红发青年。头甲虽然遮住了青年半边侧脸,但是仍能看到青年嘴角挂着一抹轻佻的笑和看向着众人时那满不在意的眼神。

“吸魂夺魄?”“庞德?”郭淮震惊的看向来者,张郃也看向郭淮,两人交换眼神,觉得不可思议。

启程之日,两人还是庞德相送而来的,且不说本应在桃源留守的庞德为何出现在这里。单单对于庞德的实力,也是绝不会如此轻易被戾气控制的。

但是现在见到的庞德却又明显的已经被战鬼化了。

而吸魂夺魄的称号是不久前两人从另一队近乎全军覆没的联盟小队处知道的有一个很强大的战鬼,正在四处寻找战鬼猎人,扬言要杀光战鬼猎人。

其特征为死神之镰,堙灭一切的血红之影。

一开始两人觉得有些熟悉的感觉还曾有寻找过,但是后来为了赶路尽快汇合也就渐渐放弃了这个想法。

两人见他出手时并未多想,但是此时庞令明的现身才让两人惊诧,但还是实在是难以将两人认识之人与眼前这个强大而又冷酷无情的战鬼联系起来。

“以报复之名,针对你们的猎杀,已经开始了。”庞德手持镰刀,看向四人,漫不经心的说道。好像根本没有把四人放在眼里一样,像是在诉说着,我杀你们,与你们何干?这样的简单问题。

孙策握紧手中的东方棍,看向手持镰刀的庞德却是沉声道:“看起来于吉的计划已经成功了,现在被戾气入侵的人已经完全丧失了感情,但是却保留了神志。”郭淮闻言看向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人影,神情冷峻的点了点头。妖道于吉的计划他们一直有所耳闻,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并未如传言中尚在实验阶段,而是已经完全成功了。

其实如若不是孙策早在几天前就与庞德交过手了,也不会对来者如此了解。至于他所说的虐杀战鬼猎人计划不过是于吉为了报复之前战鬼猎人展开的虐杀战鬼行动而实施的报复的行动。

但是因为相信战鬼猎人们强大实力的,一直并未在意过这些的孙策,现在也不得不重视起来。如果说现阶段的战鬼都是与庞德一样的,这样根本下去只会有一边倒的屠杀,结局就是战鬼猎人们被屠杀殆尽而已。

不,不对。如果说于吉已经成功了让所有战鬼在保留神志的情况又剥夺了所有的感情而言,之前遇到的那些不应该有看起来受杀戮之气严重影响而彻底变的沦为人不人,鬼不鬼的一种东西。那么也就是说只有极少数的个体,成为了类似于眼前庞德这一类的精英战鬼。

孙策紧皱眉头思考着,现在的情况已经刻不容缓。

“那些人”和四大君主已经到达不周山,还有正在赶往不周山的,如果到时候于吉利用戾气再次如同上次一样发动暴乱,现在身处冥界的他们可不会像上次一样幸运了。

而实际情况与他猜到的也差不多,精英战鬼的确是不可能量产出来的。一来不是所有戾气都是这么纯粹的,二是戾气的控制的确是需要一定的难度。但是对于吉来说的,这成功的一部分已经很足以掀起一场血腥的清洗浪潮了。

“那么?可以送你们上路了?”庞德谈谈的话语在黄沙中响起,却是不给他们多想的时间。

孙策当即大吼道“后退!”话音落下,碧绿色的镰影从黄沙中闪出,锁链在黄沙中宛如一条碧绿色的毒舌吐信一样,径直冲向郭淮。

“疾岚!”郭淮见状原地快速踢腿,一道紫色的气功波迎面撞向锁镰在漫天黄沙炸开,然而一道猩红色的刀芒从黄沙中冲出,迎面劈散气功波而去势不减,如雷霆般斩向郭淮!郭淮在空中如飘移的飞燕般紧急转向,身后一道火红的飞轮迎面撞向袭来的镰刀。

炎轮在镰刀上炸开,震飞镰刀数米远,空中的郭淮也被凌空炸飞跌落在黄沙中。但是这种结果比起被拦腰斩断比起好要好太多了。

因为两人和庞德交际并不深,对于庞德的一些事情只是略知一二。包括身手和其绝技。现在看来,依照庞德的身手安排留守桃源,主公似乎另有深意,难道是计划被谁打乱了吗?郭淮心中一紧。

出手救下郭淮的正是一直站在众人身后的太史慈。郭淮爬起身,看向黄沙中被炸飞的庞德,向太史慈摇头示意。

张郃看向庞德被撞飞的身影,猫爪高速旋转释放出一道十字风刃,正是庞德的落脚点,蕴含着割裂之力的十字风刃在漫天黄沙中迎面袭向刚落地的庞德。“彭!”地一声在黄沙漫天中炸开后,露出了庞德完好无损的身影。众人纷纷皱了皱眉头,看向从黄沙中站起的庞德都沉默不语。

“这就是绝对的力量。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是虚妄。”庞德看向四人,冷冷道。强大的戾气令他丧失了情感也丧失了部分的痛觉,这,就是极致的狂化!

“掩护我,我需要在他落地的一瞬间,给予他重创。”太史慈握紧手中裁决,忽然开口说道。“有把握吗,子义?”孙策眼睛一亮,看向黄沙中的庞德,血红的虚影在庞德的身躯上若隐若现,庞德的状态已经开始向着狂化转变了。

“有!”太史慈抬头看向郭淮和张郃,郭淮点头示意自己明白。随即一发疾岚飞出,在庞德身前的黄沙中炸开,张郃以极快的速度冲击而出,猫爪裹挟着撕裂空间般的恐怖威能袭向庞德。

迎面而来的是庞德挟锁镰挥出的一道巨大的碧绿的刀芒,孙策怒吼一声,虎啸冲击而出,造成的混乱状态令庞德硬生生停顿了一秒。中断了庞德想要出招的姿态。庞德怒吼一声准备强行挥动镰刀,然而下一秒迎接他的却是无数道腿影,正是郭淮用出的绝技——“百裂”,

招架下的庞德再次怒吼一声,戾气爆发强行带动锁镰,血红的镰影从攻击的间隙中劈出,背后黑色“死神”的虚影浮现,刀芒裹挟着死亡毁灭的气息斩向郭淮。“飞燕!”郭淮凌空踢向一旁空中,险之又险的避开刀芒,随后迎面而来的是一道巨大的火轮与镰刀撞击在一起,强大的力量爆炸开来直接炸飞了三人,庞德被震飞向一旁。

暮地一道坚定的声音响起:“不屈意志(守)!”橘红色劲铠下的太史慈从爆炸的余波中迅速冲向庞德倒地方向,“崩天裂地!”黄沙上的地面被裁决重重锤下,无数条喷吐着火蛇的岩浆从地面冲出包裹住了尚未落地的庞德。郭淮和张郃看向手持裁决的太史慈都松了口气。孙策却急速冲向太史慈,东方棍在太史慈面前大力锤击在地面上,强大的冲击力崩飞了从岩浆中悄然刺出的长枪也让孙策和太史慈暂时远离了岩浆处汹涌的气浪。

孙策搀扶着太史慈警惕的看着我,握紧了手中的武器,随时准备出手。郭淮和张郃看到从岩浆中冲出的我,身体一楞,半蹲在原地,瞪大眼睛看着我,好像见鬼了一般。

我背着已经昏死的庞德从岩浆中走出,冷冷看了四人一眼,慢慢消失在漫天黄沙中........

郭淮站立在我出现的位置,岩浆散去的地方沉默不语。张郃看向孙策,孙策疑惑的看着两人,因为从未见到过我,并不明白我的身份。但是看到郭淮和张郃的反应就知道暂时不是问问题的时候,一行人迅速出镇,向着下一个据点汇合进发。

不周山下,四国联军,营帐中。

一身黑色道袍,脸着鬼面的于吉看向前方熙熙攘攘的人群及天幕上巨大的青龙,嘴角勾勒出一道诡异的微笑随后放下纱帐消失在营地中。

沉默的郭淮脚下,半隐没在黄沙中的一本黄色羊皮卷上赫然写着——“黄泉行书”

大乱将起,谁是螳螂,谁又是黄雀呢?

空白天堂
作者的话

我会尽快努力的更新的,但是关于剧情方面的,也是会尽力的缝合的,因为游戏的剧情实在是有点乱,这个没有办法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后续几章我会尽力描绘出整个世界的,后边还有正文要写的,当然剧情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大家也可以给我留言,我会去查,然后一一改回来的。写的烂求求不要喷,我会尽力的,谢谢大家啦。(关于前面一章字数少的原因,后续会补上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