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玉琼神女录 > 正文
第一章 狐媚子
作者:六艺郎君  |  字数:4631  |  更新时间:2021-04-07 18:41:06 全文阅读

“嘿,你听说了吗,世子殿下昨夜霸王硬上弓了翠微楼的洛仙子!”

  茶馆里,一个小眼鼠目的矮瘦男子,用淡黄的折扇遮住微翘的八字黑胡,悄悄向着一旁的小厮轻声说道。

  那小厮摘下肩上的灰色毛巾,紧了紧手,弯着头左右张望了一番,又侧身向着矮瘦男子道:“世子殿下的风流韵事还少么?听说凝儿姑娘昨晚还在翠微楼外站了一夜呢!”

  矮瘦男子小小的眼睛也蓦地睁大了开来,干瘦的脸上既有愤恨,也有惋惜:“什、什么?他、他竟然在如此情况下还能干出这般禽兽之事?”

  “唉,你是不知道啊,今早在来酒馆的路上,我就看见翠微楼的大门口空空落落地立着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姑娘,本来我是不在意的,毕竟青楼嘛,虽说翠微楼近来说是卖艺不卖身,但这些男人反倒趋之若鹫,所以总是有娇妻悍妇来青楼抓人的。”

  翠微楼与茶馆只隔了两个街口。

  小厮将毛巾重新搭在了肩上。

  “那后来呢?”矮瘦男子期待地望着小厮。

  那小厮清了清嗓子,“后来我找一旁的店家打听,才知道她居然是凝儿姑娘,昨夜世子偷摸着进了翠微楼,他以为无人知晓,实际上里边的清贵客早就把他供了出来。于是凝儿姑娘就来到了翠微楼外,可怜地等了一晚上!”

  矮瘦男子惊讶地张大了嘴,八字黑胡下露出两颗干黄的大门牙,配着枯瘦的脸颊显得有些滑稽:“这、这、这,简直是禽、有辱斯文!凝儿姑娘冰雪伶俐,洛仙子与她相比可谓差之远矣,!他怎么忍心啊!”

  一旁的青年男子闻言额头微皱,将只喝了一半的茶水哐当一声磕在了桌上。

  哼声道:“就那小丫头片子也比得上洛仙子?”

  茶馆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大都转头望着他,心思各异。

  只有站在柜台旁算账的掌柜心疼地瞧了瞧被磕在桌上的青花映纹瓷杯。

  青年男子见众人的目光皆被他吸引过来,他才将瓷杯重新端上,抿了一口,悠悠说道:“洛仙子尝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小子虽不才,但我也曾有幸窥得仙子芳颜,那可真是天姿国色,于脑海中缭绕三日而不绝啊。”

  脸上尽是怀慕之色,馆中有人应和。

  这时,一位浓眉大眼,络腮布满厚髯的汉子重重地一拍茶桌,桌上瓷杯叮当作响,茶水四散飞溅,顺着木桌的纹理缓缓落下。

  掌柜的嘴角直抽了一个冷梭子。

  “放屁,一个青楼女子,又怎么能和凝儿姑娘相比,我入城前路遇贼寇,被劫了钱财,又身受重伤,是凝儿姑娘救了我,不仅用珍贵的灵药治好了我的伤,还给我钱财吃饭。如此人美心善的天仙,你那劳什子洛仙子比得上?”

  青年男子闻言脸色涨得通红,直气得站起身来,颤抖的指着大汉:“瞎三话四,你怎敢胡口洛仙子为青楼女子!简直是污蔑!洛仙子到如今可还都是冰清玉洁的身子!”

  “哼,不就是个卖的吗?还仙子呢,真不害臊?”

  青年男子用力平静下来,侧目道:“呵呵,也总比你那浑身不见三两肉的小丫头有仙气!”

  “胡扯,凝儿姑娘只是长得小巧玲珑,裙身宽大罢了。”茶馆的角落又传来一道声音。

  “说得好,我与你站一道!”

  “好个屁,再小巧可爱还不是没有洛仙子高挑出尘,说白了不就是一个小丫鬟吗?”不知是谁出声。

  “哼,王府嫡子的侍女你也敢乱嚼舌根?”

  “实话实说,又何惧之有!”

  如今世子殿下估计还醉倒在翠微楼呢。因此他们倒也不怕被那纨绔子弟听见。

  至于有人去告状?

  去哪告状?

  去王府?

  谁有空理你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突然,不知是谁吼了一句:“如今无论是洛仙子,还是凝儿姑娘都成了那二世祖的房中客,你们在这儿争来吵去的,有什意思?”

  众人闻言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齐齐朝发声之处望去,见只是一个身着绸衣的普通汉子,众人撇撇嘴。

  便又转过头去:“洛仙子国色无双!”

  “凝儿姑娘冰雪善良!”

  “洛仙子风华绝美!”

  “凝儿姑娘乖巧伶俐!”

  酒馆里又恢复了一片热闹的气息......

  矮瘦男子看着眼前被他引起的“热闹氛围”心中有些发怵,你们小点声啊,要是被听见了,虽说岐木王不兴八股,但万一被世子听见,自己这个引战头子绝对是第一个炮灰啊。

  刚心虚地朝着楼外望了望,却听见街巷传来一声大喊——

  “世子殿下出楼啦!”

  车水马龙的大街上仿佛陡然一静,只见有老汉赶紧拉着自己貌美如花的女儿进屋关上了门,不一会儿又从楼上伸出头来,合上了扇牖。

  有乞丐听闻,急忙将烂碗里可怜的几个铜钱塞进破衣里,这才放心地继续乞讨。

  又或街上正哭闹着要吃糖葫芦的俏丽小姑娘听见世子殿下几个字,立刻抹去了眼泪,勉强哭出个笑脸,拉着身旁的父母赶快回家。

  当真是清嚣路,止儿啼,世子出,天下平啊。

  茶馆里

  “刘兄啊,今日的天色正好,适宜出门踏青。”最初的青年男子向着身旁的锦衣小生轻声说道。

  “正是正是,有道是湖光潋滟晴芳好,今日阳光明媚,不如郑兄待会儿一同去赏湖?”

  “妙矣,妙矣,刘兄不如我们现在就走吧。”说着,二人的身影便急忙忙消失在了街角。

  “这茶闻着清香扑鼻,品着微苦带涩,咽下方觉回味无穷,真是好茶,好茶!”

  “倚红楼胭脂仙子的身段儿可真是迷人啊。”

  “是极,是极。”......

  酒馆中竟然均是人人面色淡然,口吻生花。友善融洽、祥煦和谐的氛围自然流泻,全然不似方才的面红耳赤!

  一旁的胖掌柜望着平稳的瓷杯欣慰地笑了笑。

  “世子殿下”几个字竟恐怖如斯?

  此时,在翠微楼丹樱雕琢的红色门柱之下,一个俊俏的公子哥衣衫不整,面染脂红,好不容易从红衣翠柳中挣脱出来。

  他并不知道与他隔着两个街巷的一个小茶馆里,所发生的种种趣事。

  刚抬手想要整理容装,却听见了一声清脆熟悉的呼喊。

  “公子,你出来啦!”

  小姑娘正专心地盯着门口,就看见了从一群不知脸羞的暴露女子间拼死挣出的公子,心中顿时开心了起来。我就说嘛,公子肯定不是自愿的,多是那些不知羞的女人将公子强绑带骗进去的!

  不过很快她又小小的忧愁了起来,公子这么俊朗,昨夜肯定被她们欺负惨了!

  陈佩抬头望去。

  一个穿着梨花色洁白长裙的姑娘娇俏地立在树下,明媚的阳光轻轻抚过她耳旁细软的绒发,在地板上射出点点的光影。她的两眼弯弯的,有着些许婴儿肥的白嫩脸颊上浅浅的小酒窝轻轻荡着。

  碧玉软沁乖巧可人。

  陈佩一时有些恍神,但片刻后他就无心欣赏了。

  因为他看见凝儿弯弯的眉轻轻蹙了起来,怕是惹她生气了吧。

  来不及整理仪容,陈佩赶忙跑到凝儿面前,将她轻轻抱着,抚着她柔顺的发,口中却是义愤填膺。

  “凝儿不恼,是谁欺负了我家凝儿,少爷我给你报仇去!”

  凝儿闻言,心想没有人欺负我啊,又嗅到自家公子身上的脂粉味儿,心中顿时满是愤懑心疼,她从小荷包里拿出手帕,踮起脚尖轻轻擦拭着陈佩额头上的胭脂,一群狐媚子!

  “没有人欺负凝儿,公子,你受苦了。”

  陈佩一愣,想着昨夜的醉倚香闺的场景,老脸不禁一红,哂笑道:“确实是挺辛苦的......”

  “公子,凝儿没用,都不敢进去救你。那些狐媚子真可恶。”凝儿见陈佩脸色涨红,以为陈佩因为昨夜之事而恼怒,心中对翠微楼里的女妖精更加愤懑。

  “凝儿放心吧,少爷我机智灵敏,没有让她们占到丝毫便宜。更别提,说到狐媚子,又有谁比得过我的凝儿呢。”

  听了这话,凝儿白皙的脸颊悄悄透出一丝绯红,将擦拭过的手帕又塞回了小荷包里,低声道:“凝儿不是狐媚子。”

  陈佩心想,你当然是狐媚子,而且是各种意义上的,嘴上却说道:“凝儿这般我见犹怜的乖巧姿容,狐媚子确实配不上你。”

  “公子别打笑凝儿了。”凝儿轻声说着,脸颊却是更红润了几分。

  陈佩看见她这娇俏的模样,一时间也是心中大动,忍不住想要调戏一番,于是便附身至凝儿小巧的耳旁:“凝儿,我想摸摸你的尾巴。”

  凝儿的小脸却一下子从颈下红到了耳梢,将头埋在胸前,低声嗫嚅道:“狐狸的尾巴不能随便摸的。。。”

  凝儿身子虽然看着很娇小,可是身前壮观可人的弧度却一直令陈佩大感女娲娘娘对凝儿的偏爱。

  陈佩厚着脸皮说道:“不是随便摸的,我可是很认真的。”

  凝儿的头埋得更低了,声若蚊蝇:“认真摸也不行。”

  “就一下,好不好?”

  “不行,只有凝儿以后的相公才能摸!”

  “可是以前我就揉过啊。”

  “以前公子还小......”

  “我现在也还小啊。”

  “公子你不小了。”

  “好凝儿~”

  “那、那就一次?”

  “凝儿你真好。”

  “公子也很好的。”

  “凝儿,你来翠微楼外多久了?”

  “凝儿等了一晚上啦。”

  清风拂过。

  陈佩望着凝儿,凝儿也抬起头来,小小的脸庞上大大的眼睛满是认真。

  陈佩只觉得胸口有什么东西涌了上来,想要一口呼出,眼睛却忽然酸了。

  “凝儿,以后我不会这样了。”

  “哦。公子没关系的,都是那群狐媚子的错!”

  “凝儿,我要娶你。”

  “哦,诶?公子这话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

  “可是这是你第一次答应啊。”

  晨曦缓缓升起,柔软的光洒在一人一狐身上,似为他们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金纱。

  自陈佩来到这个身体上后,第一眼看见的便是眼前这娇俏关切的小脸。

  没错,陈佩以前所在的是一个高楼林立,大厦摩天的钢铁世界中。

  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他只知道从他记事起,自己就在孤儿院里生活着了。

  后来他靠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大学,好不容易学业结束,创业有成,但在一次公司聚会中,自己喝醉了,回到家中睡着后,醒来便到了这个世界。

  当时这具身体不过5岁,之前一直是个痴呆儿,五岁连话都不会说,那时陈佩坐在床上,迷茫地看着自己的小手,心中疑惑,但却有了一种终是完整了的感觉。

  渐渐地,陈佩从凝儿口中得知。

  这是一个有着道法的玄妙世界。

  他的母亲乃是青丘山狐族涂山氏族长,涂山绾绾,而他的父亲也就是合谷国岐木王府的王爷,陈鸣。

  秦元大陆四国鼎盛,五王并驾,七座神城屹立山海间。

  可以说,七神邑,五王府是唯数不多的可以不受四国掌控的庞大势力。

  而岐木王,便是五王之一。

  虽说近来妖族与人族关系略有缓和,可是陈佩的母亲身为狐族族长,而且还是妖王,是不可能与身为人族天柱,合谷人国的王爷在一起的。

  于是——

  二人只好一直私下里偷偷相会,有一次陈佩看见他们二人甜蜜软糯的样子,甚至有种自己是个意外的错觉?

  其实陈佩想的还真没错。

  涂山绾绾修炼的法诀乃是世间至寒功法,所炼之人体质殊异是很难拥有子嗣的。因此陈佩的父母在共参阴阳时并未注意防护,可谁知造化弄人?

  又因二人的身份不俗,所以陈佩是半妖的身份到如今都还未正式公布过。

  不过还好,他有自己的小狐狸。

  凝儿是陈佩的母亲留下照顾他的。

  自陈佩出生,凝儿就陪伴着他,保护着他,每天凝儿念叨的最多的可能是“公子”二字了,担心的最多的,关心的最多的,心疼的最多的,许许多多个最多,都是出自陈佩这个小公子身上。

  而陈佩对于凝儿,那是一种恨不得将世间所有美好的事物全部拘拢过来,然后捧在凝儿面前,望着她开心笑容的宠溺。

  他们二人的情意,早就不只是普通的主仆了。

  陈佩在前方走着,此时的他却是收敛了外放的纨绔霸气,颇似临风玉树一般的陌上佳公子,凝儿则是轻轻挽着陈佩的胳膊,这是陈佩以往要求的,反正自己是世子,这块地界我最大,不服就揍,不就多一个荒淫放浪的名号吗?

  陈佩还觉得这对自己来说是一个雅称。

  不多时,前方岐木王府的轮廓渐渐显露出来。

  王府居于闹市,并不似其他皇宫神殿一般神明高悬。

  府外是两座气势雄浑,威风凛凛的白玉栾狮,长髦如火,纤毫毕现,黑玉璀璨般的眸子冽冽有神,仿佛下一秒他们就会活了过来,择人而噬。朱红色的大门上金环相扣,前面耸立着两根门柱,丹盈刻桷,凤舞龙盘,却是暨越了。檐下,是一块以銮玉镶嵌的黑色牌匾,其上“岐木王府”几个金色大字流锋急转,苍龙劲虬。

  相对于一般富贵人家,这也算的上是气势雄迈了,可相对于其他仙殿神府,却是显得有些寒碜。

  一旁披着狼纹黑甲的侍卫手持宽背狼纹长刀,势沉如渊,杀机内敛,他们朝着陈佩二人躬身道:“参见世子殿下。”

  陈佩点头示意,与凝儿继续走着。

  很快陈佩与凝儿来到自己的庭院前,一路上凝儿始终是红着脸低着头的,每次瞧见府上的丫鬟仆人,都感觉脸上像烧红了一般,自己应该不是在做坏事吧?或许给公子揉一下,他就不会那么容易被那群狐媚子骗进翠微楼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