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级弟子选拔
作者:冰睿嘉懿  |  字数:9260  |  更新时间:2021-04-06 16:06:15 全文阅读

宇宙自诞生以来,不知经历多少岁月。

在万亿载岁月的演化中,产生了诸多文明。

有的地方天地灵气浓郁,便于修炼,极易产生修仙文明。

话说修仙世界,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那里灵气充足,无论人类或者妖兽,都可以将天地灵气纳为己用,通过各自不同的功法,一步一步成仙了道,拥有通天彻底之能。

太初宗,位于玄天大陆最为繁华的中心位置,因为太初宗是整个玄天大陆实力最为强大的超级宗派,是整个玄天大陆的话事人。

除太初宗外,玄天大陆还有四大超级宗派,分别为:太一宗、归元宗、阴阳宗、五行宗。

五大超级宗派原本是一家,太初宗就是最初的唯一的超级宗派。

随着宗派不断壮大,各处歼灭不同的宗派,到最后几乎打败了玄天大陆其他的所有宗派,剩余的小宗小派也大多归附。

当时可谓地广人稀,所以太初宗太祖宗主,将自己的两个儿子以及两名大将(也是亲传弟子),分封至玄天大陆不同的方位,寻找灵气最为浓郁之地,另立宗门,也就是太一宗、归元宗、阴阳宗、五行宗。

四宗宗主都将太初宗视为正宗。到如今已经过去数十万年岁月。

在这数十万年的岁月中,各大宗门也发展了不少的下属宗门,而且多有惊才绝艳之辈出现,至此,修仙一族几乎占领了玄天大陆所有的角角落落。

而五大宗门依然长盛不衰,屹立于其他大小宗门之上。五大宗门的地位,至今没有哪个不开眼的小宗门敢于撼动。

太初宗,初级弟子选拔正在拉开帷幕。

宗驭,一个十三岁的孩子,从小生长于与世隔绝的地方,如今要参加太初宗初级弟子的选拔。

乍一见到外边的世界,内心充满了好奇,东看看西看看,一路之上也不觉得孤单。

越是靠近选拔场地,人就越多,不过都是些与宗驭差不多大的孩子,太初宗有规定,参加弟子选拔,不得有家人陪同,可独自一人前来,也可几个孩子三五成群的结伴而来,因此并没有大人的踪影。

宗驭没有认识的人,只顾独自赶路,这时从后边来了一个跟他差不多高的孩子,相貌还算说得过去,只是从穿着打扮看来,一定是穷人家的孩子。

从宗驭身走过,看看宗驭的衣着,虽然干干净净,但也是粗布做的衣服,不像是大富大贵人家的孩子,便过来搭讪:“这位兄弟也是参加弟子选拔的吗,我也是,我看咱俩衣着差不多,相必都是穷人家的孩子,不如结伴而行怎么样?”

宗驭不置可否,他没有接触过父母之外的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行还是不行,正不知道如何是好。

那孩子又说道:“像咱们这些穷人家的孩子,那是必须报团的,否则会被别人欺负的。那些富人家的孩子,家里有的是富商巨贾,有的是王侯将相,对咱们这些穷人家的孩子很是瞧不起。一路之上明里嘲笑、暗里使坏的事情多了去了,一路走来,已经有不少人,被他们搞得无功而返了。所以咱们得报团,否则也将一事无成。”

被他这么一说,宗驭反而来了兴致,他本来就是个活泼好动的孩子,也从来不知道什么是腼腆,没有回答只是因为不曾与外人交流,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孩子自来熟,也挺能说,参照他的说法,能走到这里,这个孩子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于是答应了那个孩子想要组团的建议。

那孩子又说道:“也不知道这弟子选拔都有哪些项目,需要达到什么样的条件才能入选,那些富人家的孩子,在这方面比咱们占有不小的优势,对选拔的事情都打听的很清楚,人家是有的放矢,咱们是没头苍蝇。”

宗驭说道:“太初宗选拔弟子,分为初级弟子选拔,高级弟子选拔,以及殿堂级弟子选拔。咱们现在参加的,就是以普通弟子的身份,参加初级弟子选拔。入选后,将成为初级弟子,也称为入门级弟子。入门后,将会经过三年的修行,达标后,将成为太初宗的高级弟子,也被称之为入阁级弟子。没有达标的,将会被降级为门外弟子,服役百年。高级弟子,也就是入阁级弟子,再经过三年的修行,达标者,将成为殿堂级别的弟子,接受殿主或者宗主的亲自指导。没有达标的,降为入门弟子,服役百年。而我们现在参加的选拔,主要是检验先天的条件,以及阴阳五行的亲和力,没有通过的话是会被赶下山门的。而这次选拔,你不用太过担心,因为担心也是没有用的,意志力再强,没有先天的优势,根本不会成功。轮到你测试的时候,反而是最轻松的时候。”

那个孩子看着宗驭侃侃而谈,像是了如指掌的样子,突然觉得,宗驭不是什么穷人家的孩子,跟自己不是一路人,感觉自己上前搭讪的事情,是不是有些荒唐了,一时竟然很是尴尬。

程璐不知道,眼前这个侃侃而谈的同伴,会不会像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孩子们一样,瞧不起自己,会不会像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孩子一样,给自己穿小鞋使绊子!会不会像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孩子们一样,卡住自己的小尾巴,揪自己的小辫子!

看出他的不自然,宗驭又说道:“家父昨天告诉我的,想必是也参加过吧。”

那个孩子这才放心下来,想起还不知道对方的姓名,首先介绍道:“我叫程璐,你叫什么名字。”

“宗驭,你也可以称呼我为宗无尽。”

不知不觉间,测试之地已经近在眼前,放眼望去,人山人海,靠近最中心的位置,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宗驭和程璐选了一处僻静之地,等待测验官的到来。

之所以说是僻静之地,是因为距离中心位置太远,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快到正午时分,七位测试官踏着飞剑从天而降,落在最中间测试台的位置。

整个场地瞬时安静下来,即使来参加测试的,都是些十三四岁左右的孩子,现场依然是极为安静,没有打打闹闹,因为这些孩子都知道,这次选拔对自己的重要性,得罪了测试官是个什么样的下场,他们都很清楚。

主考官不紧不慢的说道:“今日选拔,我为主考,希望大家按我的规矩来。今天来到此处参加测试的,大概十一万五千多人,而我太初宗此次选拔,只需要一万名,大概就是十分之一,也不是太苛刻,只是时间有限,如果一一报名备案,然后再仔细测试,太过麻烦,我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没有成功报名的,就请先行下山吧。”

说完,主考官什么都不管了,只留下六位测试官负责登记姓名。

十一万人,六个登记员,一个小时,程璐盘算着,这是没有戏了,毕竟自己和宗驭距离测试台那么远。

经过开始的安静之后,如今选拔场地炸开锅了,一些有消息的孩子自然是知道,从主考官说完话开始,测试已经开始了,这第一个测试,就是看有没有脱颖而出的能力。

宗驭倒是没有听父母讲过,但是看到前边的孩子全力设防,后边的孩子奋力前冲的架势,自然明白了来龙去脉,也不多说,拉起程璐得手,如炮弹一般往前横冲直撞,偶尔有不开眼的拦路者,也被他另一只手横推竖挡,弄到一边去了,众人看到宗驭这架势,还有哪个敢拦阻,分分让开去路,只留下不计其数的羡慕的眼光。

宗驭推开众人,与程璐来到最前边,最震惊的还不是被他推开的众人,而是被他捎带过来的程璐,好一会儿都没缓过神来。

“宗驭,宗无尽。”

“程,程璐!”

两人搞定了第一项。

程璐不敢相信,自己随意搭讪,竟然遇见了生命中的贵人。

主考官说到做到,说一个小时就是一个小时,一刻不会多等。

成功报名的还不到三千八百人,分别坐在测试台周围的坐席上,等待亲和力测试。

宗驭和程璐二人并排而坐,按照报名顺序,等待测试。

测试分为两项内容,分别是:阴阳五行亲和力测试和精神力测试。

对于这样的测试,程璐没有任何准备,完全是听人摆布,让干什么干什么,至于最后的结果如何,自己完全没有把握。

宗驭倒是听父亲父亲提起过,但是并不知道具体的测试步骤,只能先观摩一番。

太初宗测试的方法也很简单,他们带来了测试用的专用法器,那是一种成人脑袋大小的玉石八面体,悬浮在被测试的人员面前,被测人员,只需要将双手伸出,靠近玉石,经过检测,会在中央测试平台对应的,一块数米长宽的玉碑之上,显示被测人员的测试结果,如:某某某,阳属性,少阳;五行亲火,弱火,综合评定:低级。某某某,阴属性,太阴,五行亲木,中木。综合评定:中级。

阴阳二气评定,分为三个等级:少、中、太。五行元素评定同样分为三级:弱、中、强。

综合评定,按照阴阳五行评定中,靠后的评定为最终评定,例如阴阳二气评定为太阴级别,五行元素评定为中级,那么综合评定按照中级记录在案。

除主考官之外的六位考官,每人负责一件测试法器,测试结果,汇总至最中央的巨型玉碑之上,玉碑自行计算,并在最上方排列出前一百位被测人员的名单以及测试结果。

名字所处的位置越高,代表先天实力越强。

随着被测人员的增多,前一百位的排行也屡次被刷新。当被测人员超过三分之二时,前十位的名次已经基本固定,少有更替。

它们分别是:

1路遥,太阴,强水,高级。

2黄博,太阳,强火,高级。

3田文,太阴,强木,高级。

4广智,太阳,强金,高级。

5博洋,太阴,强土,高级。

6朱笠,太阴,强木,高级。

7李琴,太阳,强水,高级。

8建邦,太阳,强土,高级。

9马力,太阳,强火,高级。

10石岩,太阳,强土,高级。

很快要到程璐了,宗驭能清楚的感觉到程璐的紧张,宗驭甚至能够清楚的感觉到程璐的呼吸声,以及程璐砰砰的心跳声。

对于宗驭而言,程璐是除了父母之外,他接触的第一个人,感觉挺有意思的一个人,因此比较上心。

于是宗驭出言安慰道:“不用紧张,是你的就是你的,别人抢不走。”

可是对于程璐而言,不自信的他,听到的却是弦外之音,于是说道:“是,不是我的,抢也抢不来!”

噗嗤一声,宗驭笑了,忙解释道:“我可没有这个意思,我带你过来的时候,已经感觉到了,你不会落选的。虽说进不了前十甚至前一百名,但是被选中是肯定没有问题的,你就放心吧。”

这是宗驭临时编出来的瞎话,目的是安慰并激励程璐,便于调整好状态,因为心情失落、状态不好的情况下,可能影响发挥。

程璐听了,果然是稍微放松了一些,因为宗驭带他报名时的表现,已经让他对宗驭产生了盲目的自信。

再就是宗驭这瞎话编的,虽然是随口一说,但是比较有说服力。

如果他说,以程璐的实力,肯给位列前十,那么程璐肯给不会相信的。

对程璐而言,能不能进前十,或者能不能上榜,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要名落孙山无功而返。

因为那样的话,会被村子里的人笑话的。

来的时候,亲近的人都劝他,不要参加什么太初宗弟子选拔,好好种田,娶个媳妇生个娃,这就是他们的宿命。

而那些无关的看热闹的村民,反而劝他来参加选拔。

表面上说,让他为村里人争光。

说什么,他是全村人未来的希望,背地里却嘲笑他痴心妄想,不知天高地厚,一个乡野村夫,还妄想被太初宗选中,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那些人可都等着看笑话呢!

程璐仿佛看到了到失败以后,那些可恶的人,在自己背后指指点点的样子!

终于轮到宗驭了。

宗驭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波动,波动最大的是榜单上边的石岩。

目前石岩的排名,正好是第十名。

他也曾位列前三,可是随着名次不断的刷新更迭,他已经从第三名降到了第十名。

再降一名就跌出前十了,虽然是只有一个名次的差别,可是,第十一名,与位列前十的感觉,终归是不大一样的。

位列前十的部分成员,此时,也很关注宗驭的情况,毕竟报名的时候,宗驭的表现太过引人瞩目了!

路遥,一个长相十分清秀的女孩,虽然只有十四岁,虽然稚气未脱,没有成熟女人的风情万种,但是已经出落得眉目如画、身材高挑,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高雅脱俗的气质,让在场的所有男男女女心神荡漾。

此时,路遥也看向宗驭,她只是好奇而已,好奇这个表现抢眼的男孩儿,是否能够位列前十。

至于自己的位置,她倒是没有太过担心,自从位列榜首以来,从没有一个人,能够将其力压,她对自己十分有信心。

思文,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孩,文文静静不苟言笑,身体略显单薄,容貌清丽脱俗。最亮眼的,就是那双脉脉含情的大眼睛,让人见了十分怜惜。

位列前三的位置,表明了她的先天实力非常之强,对于是否能够保住前三的位置,她并不关心,她只在乎将来的成就,眼前的排名不过是过眼云烟。

广智,听起来,像是一位得道高僧的法号,衣着朴素,相貌一般,处在好看与不好看的分界线,属于进可攻退可守的相貌。

虽然样貌一般,但是人不可貌相,凭借一己之力,愣是挤到了最前面成功报名,并在测试的时候,以超强的先天实力挤进前四,看着衣着朴素的宗驭,不知为什么倍感亲切。希望宗驭可以挤进前十,不论具体排位怎么样,相必,将来可以很好的相处。

黄博,一个英俊不凡的孩子,英俊与阳刚,在他的身上完美的融合。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能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孩子,在凡间的地位就不一般,同时有着很好的教养。虽然年龄不大,但是举手投足间,透露着贵族的气质,跟他在一起的孩子,对他的感觉是:在他身边,如沐春风一般。

朱笠,一个略显婴儿肥的少女,眉目如画、美艳无双,身姿窈窕体态婀娜,漂漂亮亮、白白净净,非常惹人喜欢。一身粉色的衣裙,好似画中仙子,加上不输于路遥的神仙气质,引得无数男孩儿瞩目观瞧!

在她的身边,也围着不少的男孩儿女孩儿,时常有男孩取悦于她,一时间高兴,对排名榜无动于衷。

只是,不经意间,看到正在接受测试的宗驭,内心深处,有一种莫名的亲切,仿佛眼前普普通通的男孩儿,与她有着说不出的牵绊。于是对宗驭特别关注。

博洋,一个个子不高却很结实的男孩儿,人很精神,看着他滴溜溜乱转的眼睛,就知道是一个小人精!说话诙谐幽默,一群男男女女的待选弟子,围在他的左右,听他边说边笑,仿佛这里不是什么测试场地,而是他个人的脱口秀专场!

对被测试人员的情况,他没有丝毫的在意,仿佛测试的排名跟自己没有一文钱的关系。

马力,一个看起来已经十分强壮的男子,男孩儿三个字,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的身形,如果再过几年,恐怕会成长的如同巨人一般。如路遥一样,并不认为,有人能够撼动他的位置。在路遥力压群雄名列榜首之后,再也没有人能够撼动他的地位。。

李琴,一个肥肥胖胖的女孩儿,没有动人的容貌,没有婀娜的身姿,除了这些对女孩儿来说,算得上缺点的评价之外,才可以说是普普通通!

在她身边没有一个孩子,仿佛除了她的实力很强之外,再也没有打动人的地方!

开始没有人会觉得,这是一个水属性很强的女孩。如果凭直觉来看,应该是土属性更强一点。

而且,李琴是阳属性。

给人的感觉是,每当你觉得她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时候,她偏偏是相反的样子,处处透着不可思议。

建邦,一个高大壮硕的男孩,跟马力一样的体型,只是明显的感觉到,与马力对比,这个叫做建邦的男孩儿,更加的沉稳!看着测试场,你分辨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石岩,此时压力最大的孩子,没有仇恨,只是因为正好处在分界线上,不愿意看到宗驭测试出好的成绩。

如同所有人一样,宗驭伸开双臂张开双手,靠近八面玉石,玉石不停转动,好一会儿不见有结果,这时候,就连位列前十中,那几个不为所动的孩子都转头过来,想要一探究竟,看看这个报名时引人注目的同龄人,此时还会不会令人刮目相看。

在万众瞩目之下,宗驭开始了自己的测试。

只见八面玉石飞速旋转,中央的石碑不停的颤抖,一时之间竟然计算不出结果。

测试官最先发现情况不对,为了避免测试法器出现故障。只能停止了测试,其他的测试官纷纷停下手中的事情,跑过来一同查看。

现场的几千名孩子们,也都是不知所措,包括排行榜前十的孩子们都很茫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主考官经过认真检查,发现测试法器因为负载过重,出现了故障,也就是说,名叫宗驭的这个孩子的潜力值,严重超出了测试法器所能够计算的范围。

主考官震惊了,数万年来,已经没有见过类似事情发生了。

根据太初宗记载,数万年前,曾经有过类似情况发生,同样有一个天才少年,潜力值爆表,现在的测试法器,就是根据那位前辈的潜力上限设定出来的。

难道说眼前这位少年的潜力值已经超过了当年那位前辈?

那可是被太初宗宗史记录在案的,而且那位前辈最后可是殿主级别的实力。

想起这些,主考官对宗驭的态度突然好了许多,赶紧说道:“这位小友,无需测试了,你已经通过了测试,请到测试台就坐,等接下来的测试全部完成,随我等回宗就可以了。”

宗驭听的明白,知道自己算是过关了,正要跟随主考官就坐,突然想起程璐,说道:“主考官大人,能不能等我的这位好朋友测试完毕以后,我再随您就坐呢?”

主考官看看程璐,再看看宗驭,说道:“既然他是你的好友,也就不用测试了,你们一起坐过去吧。”

宗驭和程璐一时间蒙住了,没想到这位主考官这么好说话,尤其是程璐,就跟做梦一般。当他正在因为,能不能通过测试而烦心的时候,主考官一句话,他就已经通过了。

先是发懵,转而大喜过望,拉住宗驭的手,赶忙跟主考官来到测试台,找个地方坐下,生怕主考官后悔。

此时在场的数千名受测人员,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看到宗驭二人已经在主考官身边坐下时,仿佛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虽然宗驭的名字没有出现在榜单上边,可是身在榜首的路遥心中,已经知道,自己败在宗驭手中了。

马力心中有些不服,但是也不敢质疑。

田文倒是无所谓,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广智很是兴奋,已经做好了结交的打算。

博洋本来不是很在意,现在也已经将宗驭的名字刻在了心中,这是他的一个目标。

不知道为什么,朱笠对宗驭总有些说不出的感觉,于是投去了青睐的目光,使得旁边的男孩子们,心中多少有些失落。

李琴看了看宗驭的样子,心中觉得,也就那样,说不定另有内情。

建邦先是惊讶,后又表现如常。

黄博依然是悠然自得的表情,他知道,无论宗驭表现如何,跟自己没有关系,并且这只是代表了先天潜力值,将来的成就,还要看以后的修炼。

这之中,最关心也是最担心的就是石岩。

毕竟石岩处在分水岭,跌破前十,别的不说,对自己的心境影响较大。

更重要的是,在进入太初宗之后,受重视的程度会有所影响。

如今,虽然宗驭提前录选,但是并没有影响到自己的排名,这是令他最开心的事情。

其他几位测试官看到主考官的行为,心中有些不满,倒不是因提前录选,而是因为,主考官看到好苗子,已经开始动手脚了。

这种潜力值爆表的好苗子,是太初宗各殿主阁主们内定的对象,每次排行榜前十的弟子,都令他们争的几乎头破血流。

刚开始争抢还是在暗中进行,后来感觉是都记上仇了,一到选拔弟子的时候,太初宗内部,都好像是剑拔弩张的样子。

其他几位测试官分别来自不同的单位,自然是明里暗里留着心眼,等回到宗内,会及时向各自的门主、阁主汇报。

也的确如同其他测试官想的一样,主考官有自己的小心思。

他来自太初宗五行殿鑫金阁炼器门,现任门主之职。自从担任门主到现在已经五百年有余。

在这五百年当中,他是非常的郁闷,因为他们炼器门几百年来,发展平平淡淡。

虽然炼器门很重要,宗内所有人员,下至入门弟子,上到殿主阁主,他们所使用的法器都是炼器门打造的。但是自玄天大陆一统以来,少有战事发生,法器损耗较少,尤其是大宗师级别的法器,几乎没有消耗,只有这些新入选的弟子,在达到入门级别时,或者每提高一个级别时,宗内才会为他们打造法器。

也就是说,每一百年,才会有几千到上万件低级法器出品。

久而久之,炼器门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更何况因为炼器门专注于炼器,自身的修为必然不是特别强,因此在宗内,炼器门的话语权也就不是很强,话语权不强,每次有新弟子入门时,排行榜前十甚至前几十的种子选手,几乎没有炼器门的份。

久而久之出现了恶性循环,新来的弟子也不愿意加入炼器门,恐怕将来没有成就。

有人会认为,炼器是个不错的专业,只要达到宗师级,打造出宗师级别的法器,必定会有很多大人物抢着收购,也必定有大宗门争抢宗师级别的炼器师。

其实你们想多了,不能掌控供需的宗师级炼器师,只能是给人打工。你修为不高,抢不到炼器的好材料,怎么能够打造出宗师级别的法器。

别人拿来材料,请你打造法器,那材料是何等的宝贵?能剩下一丁半点的,也于事无补。

就好比现在打工的高级技师,你看收入很高吧,那只是跟普通工人相比。他的收入,能跟那些年薪几百万的经理们老板们相比吗?

因此,不能掌控供需体系,你只能是打工仔。

炼器师也是一样,玄天大陆一统于太初宗,太初宗就是供需体系的建立者,也是供需体系的受益者。

而他这个炼器大宗师,就是太初宗炼器门的门主。

说白了就是当上了主任的高级技师。

这一次,也不知道为什么,宗主大人手谕,令五行殿鑫金阁炼器门门主,主持招收事宜。

这下,他可是乐开了花,不管能不能选出心仪的弟子加入炼器门,这都是一次机会,说不定,会找到一颗愿意加入炼器门的好苗子。于是,当看到宗驭的表现后,他动起了心思。

这炼器门的门主,也就是主考官,停下了手中所有的事情,来到宗驭身边坐下,跟宗驭唠起了家常,问长问短的想要摸摸底,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对于凡人而言,他这个太初宗五行殿鑫金阁炼器门的门主,说句话还是很有分量的。就这么说吧,如果宗驭能够进入炼器门,他能让宗驭的家人一步登天,当然,如果宗驭的父母是凡人的话。

宗驭很是客气的回答者主考官的话,对于一个主考官,宗驭也是很尊敬的,毕竟能够成为主考官,在太初宗还是很有分量的。

宗驭与主考官有说有笑,聊得不亦乐乎,主考官为宗驭讲解了太初宗的情况,分为几殿几阁几门,各自修炼的什么功法,用的什么法器。

重点是法器!法器!法器!重要的事情,一定要多加讲解!法器是怎么打造出来的,由谁打造,法器对修炼以及对战有什么妙用!

而主考官本人,就是大宗师级别的炼器师,能够打造各种法器。

主考官有一言无一语的,介绍炼器门的种种好处,对炼器门在太初宗的尴尬处境只字未提,虽没有说到邀请宗驭加入炼器门,但是字里行间都透露出这个意思。

在一旁忙着测试的其他六位测试官,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有一位测试官一边忙着测试,一遍回头说道:“金师叔……!”

还没等他说下去,主考官当即打断他的话:“闭嘴,小心我抽你,就你小子话多。”

那位测试官还真的听话,果然一句话也不敢说,只是心中不服,下定决心,等回到宗门,一定在门主那里告他一状。只是现在不敢吱声。

毕竟炼器门金师叔的脾气他还是清楚的,炼器门的都是古怪脾气,这金师叔身为门主,那真是邪性的狠。

宗驭被主考官的变脸速度吓了一跳,岔开话题问道:“主考官大人姓金?”

主考官答道:“不是,我太初宗的修士,凡是能够登堂入室者,皆不以凡间姓名称呼。我乃是五行殿鑫金阁炼器门门主,所以同辈之间以职位称呼,小辈以金师叔称呼。”

原来如此,怪不得一直介绍炼器门如何如何的好,原来是想要我加入炼器门啊。宗驭心中这才明了。

“这位小友,你来太初宗,不如就加入我们炼器门怎么样,本门主乃是大宗师级别的炼器师,我保证,拿出压箱底的绝活传授于你,并且可以保证,一旦你达到入门级,我就能为你专门打造一套法器。量身定做的法器与批量生产的法器,那之间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的。你如果不懂也不要紧,我这里有一本法器大全,里边全都是入门级法器,包括打造的技巧,以及法器功用,你先看看。”

这位金门主还真是客气,不过虽然脾气古怪很是邪性,但是在宗驭身上,还是表现出极大的诚意。

宗驭拿来翻看了一遍,发现这里边法器的样式,跟自己小的时候,父母送给自己的玩具很是相似,只是当时不知道是法器。如今看来也没有什么稀奇。

主考官见宗驭看不上眼,以为宗驭很有见识,怕失去了一个好苗子,忙又补充道:“这么着吧,你有没有心仪的法器,在书册后边画出来,有什么要求也写出来,凭我这大宗师级别的实力,一定能为你量身定做一套高质量的法器。”说着把笔递了过来。

宗驭突然想起自己小时候经常画的那几件物品,异想天开的认为,会不会是什么厉害的法器,带着好奇心,在书册后边几页空白处画了出来。

主考官接过书册,看了看宗驭所画之物,再抬头看看宗驭,即使是他这大宗师级别的炼器师,也没有见过宗驭画出的法器样式,不禁陷入深思。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