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乌黑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方喜乐  |  字数:3453  |  更新时间:2021-03-28 09:33:38 全文阅读

还在羡慕其他小孩有糖吃的何广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改名换姓,离开那个阴暗潮湿却又无尽温柔的出租屋。

南方小城,盘错着大大小小的手工厂,阴暗潮湿的出租房很难看见阳光,近百万的流动人口在这里寄居着。

人类获得幸福的方式有时比动物来的更加容易,高高在上的有妄想权力和金钱,芸芸众生的不过想一家安好。

下午四点左右,随着孩子们陆续放学,死寂的街巷热闹起来,孩子成群的哄闹着,争抢着买小贩手中的糖块。

小何广远远的看着口中含糖的小孩,摩挲发黄衣袖的小手显露着他心中的想法。

一个黑影忽然挡住了何广的视线,疑惑的抬头看去。

那是一个强撑出笑容的中年人,身穿和这里格格不入的西装外套,手上拿着比小贩卖的更精致的包装糖果,没说一句话,却把四岁的何广死死诱惑住。

何广看到糖的瞬间,感觉世界都寂静了,脑子嗡嗡的响着。妈妈教过他,不能拿别人的东西,随便拿了就会失去很多。

中年人也发现了自己的行为有些突兀,似乎吓着了小孩,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见小孩气鼓鼓的瞪他一眼,小手把面前的糖拍掉,转身就跑的没了影。

中年人回神正要追上,被来人叫走了。

两人走上不远的茶楼,小楼四周布满了眼线和保镖,半开的窗户旁一个老头眯眼摩挲着手中的望远镜。

李澎录在这里将小巷口的那幕看的一二楚,见手下回来,忍不住叹了句,“真不错,这孩子没养歪!”

何广他母亲是个陪酒的,长得比一般人漂亮些,但也就漂亮了一些,惊不出什么人物。

但是有心跟上了李韫,她不知道李韫是什么人,但是知道对方很有钱。

李韫对何广的母亲何菡没有丝毫印象,别说是何菡,上层的交际花李韫看多了,女人他没有多少兴趣了解更多。

眼下形式可有些不一样了,李韫失踪了半年多,李家上面知道瞒不了多久,总不能看着诺大的家族四分五裂,又或是被周家给占了,才发现李韫还有个小儿子。

老爷子二话不说,当即决定把孩子带回去,也就有了眼下这幕。

夜深,何菡匆匆回来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对李韫这个人,她也没啥印象,自己更害怕的是自己走后这个孩子该怎么办?

在昏暗的走廊站了好一会,才强撑微笑用钥匙打开房门。

刚打开灯,何菡就看见儿子蜷缩在门口睡着了,她说了小家伙很多次到床上等妈妈,但小孩就没有听进去过。

轻轻的将何广抱起,有些废力的往床边走去。

“这就是我们老李家的种吗?”

何菡身体微微一颤,转身看到一群人陆续走入,把不大的屋子似乎占的满满的。

她知道来的人是谁,没有说点什么,看着李澎录径直走到床边,盯着床上孩子。

“一点也不像他爸。”

手下微微抹汗,笑着说:“录爷,小孩像您啊,隔代遗传……”

李澎录笑了,乐呵呵抱起酣睡的小孩,这近了一瞅看见孩子眼尾有颗和自己一样的痣。

何广显然被这动静声吵醒,没留意谁抱着自己,他从来不知道,这么小的家,能容纳这么多人。

回过神才发现是一个陌生的老头抱着自己,有些害怕。

“妈妈!”何广挣扎着,看到一旁的何菡,才平静下来。

五十来岁的李澎录很轻松就把孩子抱着,他想着家里大孙子,身体比这孩子不知好了多少。

“你把小孩当姑娘养的啊?”

小孩总是敏感的,他听的出来这个人对何菡的不满,又哭闹着找妈妈。

李澎录听烦了,让手下把小孩抱着,走到何菡身前。

“你是何菡?”

李澎录不许要她回答什么,紧接着说道:“你走了后,孩子打算怎么办?”

何菡不知道说什么,自己的病症想来这位已经调查过了,她想过将孩子送到孤儿院,想过找好心人,可唯独没想过李韫的父亲李澎录会找上门来。

见何菡没有说话,李澎录开口道:“你走的那一天,我们会来把孩子接走,也不给孩子什么影响,怎么样?”

何菡点点头,没有在问什么,因为她问了,也不会有人来回答。

次日,何广是闻着饭香起床的,妈妈今天没有去上班,做了蛋羹、蛋炒饭、蛋汤。

孩子不懂什么,只是兴奋的手舞足蹈,夸赞着“妈妈好”。

饭后,何菡抱着何广坐在床上,数着铁盒里的钱,说着买什么肉,做什么菜,买糖,去哪里玩……

“妈妈,你是不要我了吗?”兴奋了一天的孩子在被窝里冷不丁的开口。

何菡嬉笑着说:“高兴了就说我不要你了?”

“那昨天那些人为什么问你那些奇怪的问题啊,妈妈,你打算去哪?”

何菡心理感叹这孩子记性怎么这么好,嘴上说着:“你爸爸要接咱们回家去了。”

“爸爸他很好吗?”

“不知道……”

很久,何菡才回答了这个问题,发现孩子已经睡了过去,微微抱紧孩子,闭上了颤动的双眼。

大半年,何广觉得他吃了这辈子的糖,甜的让他有些害怕。

“妈妈?”南方罕见的雪压断了电线,何广被持续的低温冻醒,按照记忆往母亲的怀里钻取,发现那里不复往日的温度。

叫了好多声,那个温柔的声音没有回复他,他有些害怕,看着没睡醒的何菡,又躺在了僵硬的身体旁,闭眼睡去。

一阵猛烈的撞击声后,门被打开了,何广睁眼看着泛白的门外,有些抵触。

“快把孩子带走。”来的人不是李澎录,而是消失了半年多的李韫。

李韫说话冷厉,看也不看何菡,让手下把何广抱走。

孩子却死命挣扎起来,一切却都是徒劳,母亲的手臂从他的怀中被抽出,似乎一切又在一夜之间变了。

哭泣,李韫很不耐烦,吼了两句后,只能听到手下的脚步声和何广偶尔的抽泣。

就在上车的一瞬,小孩突然挣开束缚,迈着小腿往回窜,一阵骚乱后,孩子浑身是雪的被塞上了车,李韫坐在了他身旁。

“小东西,挺能折腾,老爷子也真会找事。”

何广看着窗外飘下的白色物体,他从没有见过这样冰冷的东西,是这个把妈妈带走的吗?

李韫把小孩的头扭过来了,冷冰冰的说:“她死了,想想你该怎么办。”

“找爸爸。”

李韫嗤笑了一声,问道:“你爸爸是谁你是知道吗?”

他有些期待男孩来讨好自己,诺大的家族,这个小东西会活的很艰难。

男孩皱着眉,他此时才意识到,妈妈从没有告诉过他,爸爸长什么样,是谁,又在哪里。

何广静静的看着李韫,漆黑纯真的眼眸和窗外的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眼看着要开口说话,就哭了起来。

“妈妈骗我,呜呜呜......”

李韫看不得小孩哭,尤其是自家孩子,哭,太懦弱了。

冷冰冰的吼了何广好几句,没有任何效果,最后说了再出声就把你从车里扔出去一类的威胁,才使又惊又累的何广睡了过去。

何广回李家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现当家李韫失踪已久,要制衡各个势力,尤其是李韫正妻周尹姚儿子李硕风一派。

眼下,李韫毫发无损的回来了,也就没何广的什么作用了。

他的存在,有些尴尬。

幸好,老爷子喜欢这孩子,说是打一照面就觉得孩子熟悉的不得了,这话说的,令周家脸上不怎么光彩。

想着这哪随便捡回来的小三种儿,您一句话,就比正儿八经的亲孙子香了?却也不敢反驳什么,只能附和着笑。

李韫随了老爷子,当年老爷子膝下六个儿子,李韫好巧不巧,是个三子,站中间,没多少人关注,能忍能狠,像个毒狼,最后拿下了李家。

这次在国外被上面几个老顽固抓了机会,那还不狠狠报复回来,把身边弱点都在自己势力下保护起来。

这个新儿子也就接回来是看了几眼,快快的被老爷子接回祖宅,这消息一出来,更是引起了一阵波澜。

何广是连衣服也没换的就被李韫从自己车里扔进了老爷子派来的车上,浑身湿哒哒的,有些浑浑噩噩。

车里的韩管家叹了口气,给何广换了衣服,看着发烧孩子打电话让医生等他。

老爷子骂骂咧咧的看着医生治病,医生是老爷子的亲信,中西医都挺精通,但还是花了整整一个晚上才让何广的体温降了下去。

三天后,何广觉得自己飘忽忽的,他呐呐的叫了几声妈妈,就有人到他身旁照顾,并说着小少爷醒了。

“小家伙,感觉怎么样?”老爷子忙完事知道小孙子醒来,便来到房内,见何广坐在床上,正喝着粥。

何广看到来人,小声的“嗯”了一句,他有些害怕,这里太空旷了,想找个地方藏起来。

“何广啊,你妈妈跟你说什么没有?”老爷子试探性的问着吃粥的小孩。

听到这话,何广身子一颤,泪汪汪的看向老爷子,嘴里的粥都忘记往下咽。

“慢慢跟爷爷说,先吃粥,先吃粥......”老爷子到底是年纪大了,年轻时的戾气很好的掩饰着,疼爱的说着。

“妈妈说爸爸来接我们,可是妈妈没跟我一起走......可是没有人接......”

何广说的断断续续,老爷子听着云里雾里的,在床边转了两圈拍着大腿才明白,敢情这孩子都不知到李韫是他父亲。

“你妈没告诉你,爷爷来跟你说......”说着让管家取来椅子,坐在何广身边。

李澎录说了很多,什么李家家族史,什么李韫的事迹自己的事迹,何广有几个哥哥总之乱七八糟,最后还是老爷子自己讲的口干舌燥,才发现小孩听得都迷瞪起来,起身离开。

门口,老爷子问韩管家,自己是不是老了?太罗嗦?

韩管家摇摇头,反问了一句“您现在才觉得?”

气的李澎录就要和韩管家来一架,两人一辈风雨走来,多少兄弟说好同甘共苦,最后,只剩他们两个。

“老韩,该想想让何广占个什么位?”

正走着,李澎录突然停住身形,看向窗外——雪,已经化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