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荡秋 > 第一卷 晚来秋
第九章 试一试
作者:剑舟  |  字数:3035  |  更新时间:2021-03-24 21:24:18 全文阅读

破庙外头两人一鬼,书生癫狂无比,女鬼反倒镇静,一句之后,就只是静静看着那二人。

破庙内的张屿秋挠了挠头,疑惑道:“咱俩就这么不引入注目?没人搭理?”

漓潇笑容灿烂,手指点了点下巴,轻声道:“我用了一丢丢的障眼法,咱俩看起来就只是个寻常凡人,自然引不起人家注意喽。外面那个道士看起来也就是个黄庭境界罢了,没那么大本事看透我的障眼法。”

张屿秋叹了一口气,心说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世上的修行中人这么多?

那个书生瞧着已经有些神志不清,女鬼从头到尾也就刻意看了他一眼,反倒是中年道士,手持桃木剑站立一旁,皱眉瞪着女鬼。

女鬼冷笑一声,询问道:“这位道长,知道个事情由来么?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捉鬼,也不问问我是怎么进的考生会场,怎么吓得他神智时好时坏的?”

道士只是冷冷开口:“无需知道什么前因后果,贫道除魔卫道,见鬼即捉,鬼能有什么好鬼?”

这道士也颇为干脆,一番话后便手持桃木剑上前,从袖口掏出来几张符箓贴在剑身,一时间桃木剑红光四射。

女鬼也不躲,躲也躲不过,堪堪炼气修为的女鬼,如何躲得过一个黄庭修士?况且是专门捉鬼的黄庭修士。

眼瞅着桃木剑就要刺来,女鬼苦笑一声,声音极其无奈:“痴人受人弃,好鬼受人欺。”

就在这女鬼觉得自己即将烟消云散之时,有个青衫背剑的少年人不知何时出现,一把抓住桃木剑,满脸笑意,对着中年道士说道:“道长,我觉得这里面有故事,在下想听听故事。”

道士眉头皱起,想要将长剑抽出来,可任凭他再如何用力,这柄桃木剑始终纹丝不动。

万般无奈之下,中年道士松开桃木剑,冷不丁就朝着张屿秋小腹一掌。只不过张屿秋半点儿没事,倒是他自己被反震后移几步。

张屿秋见状,急忙随手甩开手中桃木剑,只听嗖一声,桃木剑横飞过去,接连破开数根大树,最后稳稳钉进地下,只露出来个剑柄。

中年道士眼皮一阵抽搐,猛地退后几大步,将颤抖不停的右臂负在身后,忽然便大笑起来,“哈哈哈!这位小道友真是不错,肉身如此强横,是练了一门炼体功夫吧?得亏贫道收手及时,若不然你这会儿就不是站着跟我说话了。”

张屿秋眨了眨眼睛,取背后长剑时故意贴了一张负重符,然后随手轻轻一丢,咚一声将地面砸了个大坑,这才对着中年道士说道:“不不不,道长想多了,只不过我这柄剑比较重,所以你一拳打在我身上才跟打在石头上一般。”

话是这么说,道士哪儿会信?他又不是傻子。

道士心说这肯定是个驻颜有术的山上修士,在这儿跟自己扮猪吃虎,说不定是看上这女鬼姿色了。既然如此,一只小小鬼物而已,让给他又有何妨?

心中这样想着,道士便笑着说:“既然这位小道友有除魔之心,让给你便是,贫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罢便纵身跃起,心中只想着早走早快活,免得真碰上个狠人,杀人灭口就坏了。

可谁知他刚一跃起,踩着树干还没走几步呢,一柄通体漆黑,剑柄微微泛着青光的长剑已经悬在半空等着他。

中年道士猛地一惊,“娘咧!是个剑仙!”

说罢便一头往地面栽去,一声巨响后再无声息。

张屿秋拾起剑鞘,转头笑着说:“那个书生是你的仇人吧?怎么处置你随意。”

说罢便双脚用力,一个纵身起跳去到中年道士身旁,拎着一条腿便往破庙走来。见女鬼无动于衷,张屿秋便笑问道:“不是生死大仇么?这都舍不得动手?”

女鬼打断张屿秋言语,缓缓一礼后,这才轻声道:“谢过公子,我与他相逢相爱一场,如今我是死人一个,他是疯子一个,扯平了。”

张屿秋点了点头,一记手刀将那书生打晕,转身走进破庙,笑道:“那就给我讲讲这其中故事吧。”

漓潇小声嘟囔:“张屿秋,学好不容易,学坏一出溜。”

某人眼珠子左右乱瞄,最后实在是无处可去,只好对着那女鬼,笑道:“你说吧,两个醒着的听众,一个欠打,躺着的听众。”

躺在一旁的中年道士猛地起身,二话不说便盘膝而坐,咧出个笑脸,做出个请的手势。

女鬼这才开始讲话,“也没什么好说的,无非就是个风尘女子在风月场合日子久了,忽然碰到个说愿意陪你走一辈子的人,可怜她就信以为真了,拿出所有积蓄去供那人求学。后来那人也不负所望,中了个秀才功名,我便想着供他去会试,哪怕拿不到三甲,起码有个举人功名,风风光光娶我过门。可一个风尘女子而已,早就不是什么清白之身,这不是痴心妄想么?”

女鬼苦笑一声,继续道:“我其实早就猜到了,即便他中举后派了官,也不会娶我,可我是真没想到,他会用我给他的钱,买凶来杀我。”

张屿秋点了点头,脸色并无波澜,转头看着中年道士,问道:“你是那个负心汉找来的?”

道士赶紧摇头,低声道:“各国会试时,考场都有个规矩,就是撤去门神以及一切压制,不必阻碍污秽之物进场,让这些考生自受因果,因此死在考场的学子其实不在少数。我只是个小小黄庭境界,就挑那些境界低微的鬼物,想着捉来积攒些功德罢了。”

说完便耷拉着脸,漓潇示意女鬼接着说,女鬼便苦笑道:“我只是个堪堪有了灵体的鬼物,全然没法子去京城寻仇的,可心中有恨又无力做些什么,只好徘回在这山中,叫骂山神,想着惹怒了山神老爷,连我这小小魂魄打散一了百了。可谁知山神老爷听了我的抱怨后,竟然将一身积攒了数百年的香火借于我,让我去京城寻仇。以至于金身碎裂,香火不保。”

漓潇解释道:“一地山神,除了护佑一方山水平安外,想要更进一步,只有属地出了什么文官武将,为此地聚拢一大批气运这一条路走,而这个山神相当于把自己的修为借给她,让她报仇,害了给一地带来气运的秀才,这就相当于自废武功,自碎神魄。”

女鬼点了点头,苦笑道:“其实我只是个风尘女子而已,怎么值得山神老爷如此,舍了自身性命,为我讨个公道。”

张屿秋有些不耐烦,随口道:“说完了?”

女鬼泫然欲泣,哽咽道:“其实以我这贱命一条,死了又死又如何?”

张屿秋猛地暴起,挥手便是一巴掌,将那女鬼扇飞出去。紧接着又向中年道士挥去一拳,后者倒飞出去,撞烂了一侧墙壁。

漓潇嘿嘿一笑,“我以为她们能骗到你呢。”

张屿秋撇了撇嘴,“我又不傻。”

外面那疯癫书生一下子就不疯了,撒丫子就跑,豆大的汗珠子直流。

一柄泛着青光的长剑瞬间追至,书生只好撒丫子再跑回来。

女鬼重回此地,再不是一身白衣,而是半张脸稀烂发黑,一身鲜红若血色的长裙随着阴风缓缓鼓起。

中年道士也再没那副正派模样,气势猛地攀至凝神境界,舔了舔嘴唇,瞪眼看向张屿秋。

漓潇与张屿秋对视一眼,啧啧称赞,“这反转,最坏的成了最不坏的,去唱戏多好。”

张屿秋手握长剑,笑着问道:“真当我是傻子呢?好家伙,这戏演得,还不如我老家隔壁小镇的木脑壳戏。”

女鬼粲然一笑,笑得让人瘆得慌,“小公子是怎么猜到的?”

张屿秋直想捂脸,剑尖指着中年道士,叹气道:“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拿个符箓贴在剑身,我一碰那桃木剑,一股子邪气都要熏吐我了,好家伙演得还挺像。”

说罢又看向书生,“还有这个,老鼠精?”

最后才对着女鬼说道:“最离谱的就是你,明明一身阴气最重,非要把自己压制到炼气境界。境界可以压,你那一身沾了人命的血气,压得住么?”

漓潇在一旁嘟囔:“本姑娘是什么境界?虽然还不是太高,可随随便便看透你们还是问题不大的。”

终于轮到女鬼开口,那换作红衣的女子也将境界拔高至凝神,看着张屿秋冷笑道:“我还就赌你是不是个世外高人,赌输了我认。”

话音刚落,无数阴风凝聚而来,山神庙瞬间便被数百鬼物围住,最高也就是灵台修为,大多数只是炼气境界的鬼修。

漓潇随口道:“你的武道境界不能破太慢,但更不能根基太薄弱,就拿现在来说,不求你以纯粹武道二境打赢四境修士,但是起码同是武道二境的,你不能输,三境修士之下一样不能输,能不能做到。”

少年人脱下青衫,卷起白色短褂袖子,立了个拳架子在原地,笑着说:“试一试。”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