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武德何在?
作者:黄土守山人  |  字数:3032  |  更新时间:2021-05-07 12:13:19 全文阅读

“你们知不知道,爷爷发生意外出事和他有着很大的关系,如果不是他爷爷也不会出现那种意外,爷爷养育了他二十一年,爷爷去世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他最终也没有出现”。

  关冰彤、杜梦楠听到这句话,瞬间沉默下去,她们都知道赵新宇心中最渴望的是亲情,很多时候和他们说起儿时的事情,每每说到爷爷的时候,他的眼神中满是幸福。

  这现在曾经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兄弟却是让爷爷去世的罪魁祸首,换成是谁也不可能忍住。

  两人幽幽叹息一声,几乎是同时伸手挽住赵新宇的胳膊,对上这样的事情,两人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赵新宇。

  这天的晚上,焦鸿卓出现在焦猛身前的时候,焦猛吓了一跳,看着鼻青脸肿的焦鸿卓,焦猛勃然大怒。

  “鸿卓,怎么变成这个样子,是不是胡家那个胡振宇?”

  看到爷爷的样子,焦鸿卓抱住焦猛痛哭,“爷爷,不是胡振宇,是那个我曾经打工供他念书的赵新宇,他是在知道我认祖归宗,就嫉妒我,而且我才知道爷爷的死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前段时间您听过的紫色帝君、醉玲珑曾经都是赵家的不传之秘,当初爷爷活着的时候,许诺过两种配方我两一人一种,可现在都落在他的手中”。

  “该死的无赖,让我孙子受苦二十多年,这现在还要压榨我孙子,如果我连孙子都遮护不了,我如何对得起我可怜的孙子”。

  “鸿卓,胡家那小子就任由那个无赖欺负你?”

  “他也被赵新宇给揍了,他依仗着杜家给他撑腰根本不把胡振宇放在眼中,还说焦家算什么东西”。

  焦猛脸色再变,他抬眼看向站在门口四个陪着焦鸿卓去鹏城的保镖,“给我滚出去”。

  四个保镖神色有点复杂,焦鸿卓就凭借一张嘴,将老爷子哄得是团团转,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孙子在外面做了什么,可他们却有不能说,即使说了,老爷子也不一定会听信他们。

  “鸿卓,不要哭,这口气爷爷替你出”。

  焦猛没有注意到,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焦鸿卓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狠辣、残忍。

  鹏城西韩岭,赵新宇也从杜梦楠、关冰彤哪里知道了焦家,他对于焦家并没有太大的恶感,不过并不认为焦家会因为焦鸿卓对自己动手。

  晚上吃饭的时候,杜梦楠、关冰彤先后接到了家里的电话,吃过饭,三人坐在客厅中喝着碧血丹心,杜梦楠目光闪烁了几下。

  “赵新宇,焦家老爷子给我爷爷打电话,将我爷爷臭骂了一通,爷爷推测焦家或许因为焦鸿卓对你有什么想法,爷爷让我告诉你,一切忍耐”。

  关冰彤看了眼杜梦楠,“梦梦,我爷爷那边的意思,让他出去走一走,等风头过后再回来,焦鸿卓做的不对,毕竟他和赵新宇是兄弟,避过这个风头,焦鸿卓或许能想开”。

  赵新宇淡淡一笑,“没事,彤彤,记住你现在面临的是什么,即使发生什么,你们都不要出面,一切以大局为重”。

  “可是。。。。。。”

  赵新宇摇摇头,“他们总不能对我一个平头百姓做什么吧”。

  赵新宇这话让杜梦楠、关冰彤的神情瞬间变得古怪起来,平头百姓,赵新宇现在的确是农民,可放眼整个世界,有哪一个农民像赵新宇这样逍遥自在,而且每一天都会有巨额的收入。

  第二天一切风平浪静,杜梦楠、关冰彤他们担心,赵新宇心里根本没有往这方面去想,现在的他连亲情都能够放下,还有什么想不开的。

  也就是第三天上午,大院中来了三个人,三人穿着很是普通,一个五十上下的中年人,两个三十多岁。

  三人进入到大院直接点名要见赵新宇,赵新宇心里当然清楚来人的意思,在听到有人点名见他,他对于焦家的纵容不断摇头。

  因为对焦家没有了太多的好感,三人连院子都没进,赵新宇直接就在院子东面见了三个人。

  在看到三人的下一刻,赵新宇的心头微微一缩,高手,特别是那个五十上下的中年人,他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胁。

  “你就是赵新宇,我是焦德义,焦鸿卓的三叔。”

  赵新宇摇摇头,“对不起,我不认识什么焦鸿卓,你们找错人了,我那边还有事”。

  焦德义目光一缩,眼眸逐渐变冷,“鸿卓说的还真不错,冷酷无情、刁钻跋扈,你妄为人兄”。

  在说话的同时焦德义身上气息突然轻微波动一下,一拳轰出,音爆声陡然响起。

  猝不及防的赵新宇没有想到焦德义这样的高手说动手就动手,因为距离太近,仓促间赵新宇双手横档在自己的胸前。

  “呯”,赵新宇身子爆退,退出去六七米的他脸色瞬间变白,一丝血迹出现在嘴角,而他的眼里除了愤怒之外还有着一丝惊骇。

  他不是惊骇焦德义修为,而是焦德义施展的功法,爷爷留给他的功法中有,“八极崩”。

  赵新宇愣在哪里,焦德义同样也傻傻的看着赵新宇,刚才脑子一热、含怒出手,出手之后他突然想到赵新宇只是一个普通人,这一拳下去赵新宇不死也得重创。

  却不想赵新宇中了他一击,的却受伤,可却没有倒下,这就让他以及跟着他过来的两个男子都感到震撼。

  “怪不得如此嚣张跋扈,原来你还是一个古武修炼者,我就替你的长辈教育教育你”,反应过来之后,焦德义脸上有点挂不住,从小就拜名师,浸淫古武将近五十年,却没有将一个青年击倒,这让焦德义接受不了。

  再想想侄儿焦鸿卓的样子,焦德义更是恼羞成怒,身子一动,骨骼发出一声声脆响,一圈再次轰向赵新宇。

  赵新宇看着脸色铁青的焦鸿卓,眼眸一寒,身子不退反进,怒声道:“堂堂一个古武修炼者却对一个普通人出手,你的武德在哪里,赵新星嚣张跋扈和你焦家有分不开的关系,自己不自责,却反过来怪怨别人,这就是你们焦家的作风”。

  虽说愤怒,可赵新宇却很是冷静,五神决、如影随形不敢动用,而是选择了另外一种功法擒龙控鹤手。

  单足点地,赵新宇如同大鹏一样纵身跃起,五指微屈化掌成爪,双爪带着音爆声抓向焦德义。

  “轰”,一声沉闷的响声,焦德义神色一变,他感觉到一条胳膊发麻,身子不由的后退出三四米方才止住身形。

  赵新宇也好不到哪里,刚才他就被焦德义震伤,他同样退出三四米,依照之后两人是平分秋色。

  站在不远处的两个壮汉看到这一幕,两人的心头不由的一颤,好强,每一个人的心里都冒出一个念头。

  焦德义是他们那里的总教官,在他们那里也就是有几个人能够应对焦德义,可哪一个不是上了岁数,像眼前这个二十多岁就能够和总教官平分秋色,这样的青年他们没有见过。

  焦德义晃了晃发麻的胳膊,冷声道,“想不到你如此强”。

  赵新宇冷声道,“强于不强总比连武德都没有,还自诩为古武修炼者的人要好一点”。

  焦德义脸色再变,一声暴喝,焦德义拳头猛地一紧,一道音爆声再次响起,拳头如同毒蛇一样轰向赵新宇的前胸,知道赵新宇很强,焦德义在没有留手。

  赵新宇冷哼一声,双爪一搓,狂暴的力道迎向焦德义的一击。

  “呯”,沉闷的响声再次响起,两个壮汉看到两人轰击的地方,空间甚至于出现了一道能量涟漪。

  赵新宇凝身之后,他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不过眼眸中却满是嘲讽。随即身子一动,“该我了吧”。

  焦德义身子踉跄后退,等他凝身站立的时候,胸膛起伏不定,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轰”,焦德义身子爆退,等他站立的时候,他的身子都有点发抖,在他的前胸有了一片血迹。脸色变得灰白。

  赵新宇这边一弯腰,一道血箭喷射而出,身子摇晃了几下,冷眼看向焦德义。

  “小子你。。。。。。”焦德义眼眸中满是愤怒,不过下一刻,眼眸突然变大,他看到赵新宇的身边多出了一头一米六高、体型将近三米的大家伙,而在黑风的周围更是有着四十多头眼露凶光两米多长的青狼。

  “马上离开,我这里不欢迎任何和焦家有关的人,特别是那种没有武德的”,赵新宇声音有点嘶哑,一只手按在黑风的身上。

  焦德义目光微缩,他含怒看了眼赵新宇,转身离开,他走路也不再是那么沉稳,有点踉跄。

  看着焦德义他们彻底离开,赵新宇一张嘴,一道血箭再次喷出,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黑风看着倒地的赵新宇,仰天长啸,啸声中满是怒意,而青狼群和黑风相互呼应,这让在大院中的人们脸色瞬变,不少胆子小的人,双腿发软,他们根本不敢有任何的迟疑,直接朝着大门过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