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他是我兄弟
作者:黄土守山人  |  字数:3070  |  更新时间:2021-04-08 10:33:37 全文阅读

再看看其他四簇,金木水土,每一种的尾部都有着相应宝石完美镶嵌在上面,从外观上根本看不出镶嵌的痕迹,就好似宝石和金针生长在一起一样。

  看着这一套金针,赵新宇目光波动不断,黄金本身就是奢侈品,用黄金打造针灸用的针具,不说是黄金会耗费多少,就单单是手工就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气的。

  而五属性的宝石更是有钱难买,将五属性宝石镶嵌在针具之上,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价格。

  这如果将这套金针拿出去卖给像华毕他们这样的中医世家,买个几百万甚至于上千万根本不是问题。

  不过赵新宇也知道这样的针具或许是独一无二,自己也是一个中医,而且自己也不缺钱,即使缺钱他也不会将这样一套绝世仅有的针具出售。

  将金针放回到皮囊中,赵新宇开始研究金箔上的鸿蒙五行针的技法,他发现这鸿蒙五行针技法的确要远超于自己学过的烧山火、透心凉,行针的时候还将人的身体穴位化为九宫八卦。。

  随着推演,他的身上有了气息波动,鸿蒙真经开始运转,他也拿起金针演化,而到最后不知怎么的,鸿蒙真经和鸿蒙五行针法也融合在一起。

  而且他能欧感受到如果催动鸿蒙真经施展鸿蒙五行针法的时候,针灸的效果要提升至少一倍有余。

  感觉到自己初步领悟了鸿蒙五行针的手法应用,赵新宇将金箔收起来放回到箱子中,随即眼神突然变得疑惑起来。

  他击杀了数十个人,那些人遗留的棍棒都变成了树木,而这檀木箱子怎么没有变成树木,难不成这空间还有自主选择功能,打造成家具的木料不会生根发芽》

  将箱子复原,他又拉过来那个无意中挂到自己胳膊上的大包,拉开拉链,赵新宇不由得失望的摇摇头,他看到里面并不是古董、也不是什么书籍,而是一堆有着一抹绿色或者紫色、黑色的乱石头。

  失望之余他随手就将这一堆乱石头倒在地上,这空间极为神奇,连尸体都能够分解,而且他在空间中除了湖泊中的那一座白色山峰之外,在没有见到一块石头,在他的想中,石头很快就会被空间神奇的土壤给分解掉。

  而下一刻,空间猛地颤抖一下,他所在区域开始隆起,最初是一个土包,而后一块块岩石破土而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长。

  数分钟的时间,他的身前出现了一道延绵不断的山脉,山脉的不少地方裸露出来的岩石上面有着刚才他看到的绿色、紫色、黑色、红色、黄色。

  靠,赵新宇不由得爆了一句粗口,原本一眼能够看到尽头的空间中间突然横亘了一座山脉,看着横亘在中间光秃秃的山脉,赵新宇是欲哭无泪,他懊悔自己没有将石头带出去扔掉。

  尼玛,这想要去空间的另外一侧还的翻山,这对于自己来说可是一个麻烦事。

  可就在他的念头刚刚出现,他发现,他已经到了山脉的另外一侧,这让他感到意外,他心里一动,想去湖泊那边,随即她就到了湖泊的边缘。

  这一发现让赵新宇脸上的失落瞬间消失,自己很多时候想要去哪里都是走着过去,这现在因为乱石的关系发现了在空间中可以随处移动,这还真的要感谢那一堆乱石。

  在空间逗留了一会,赵新宇离开空间,开门带着黑风到了栽种葡萄的地方,这一段时间下来,葡萄已经长到了三米多长,蜿蜒匍匐在竹子搭建起来的架子上面,硕大的叶片中已经有了一簇簇含苞待放的白丝状的花朵。

  看着密密麻麻还没有开花结果的花朵,赵新宇心里很是激动,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今年将会是一个丰收年,而自己不单单能够从葡萄赚钱,还能凭借紫色帝君狠赚一笔。

  华原在行政单位上也属于一个市级单位。可因为地处西北地区,经济发展比较落后,整个城市的发展水平也不高。

  而中医没落的今天,华原中医院更是门可罗雀,一间办公室中,有着六个无聊用手机打发时间的青年男女。

  其中一个青年不断叹气,不断用手拍自己的脑袋。

  “李春,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一个身体强壮,个子超过一米八的青年看向李春,目光中带出一丝关切。

  李春转头看向青年,“庞明远,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这都第三年了,中医考核还是没有通过,原本觉得就近考核太难,这一次我还专门选了羊城那个地方去考核,结果。。。。。”。

  “结果怎么了,通过没有”。庞明远问道,他们这一对答,马上引起了办公室中另外四个男女的注意。

  “我就说我怎么那样倒霉,你们知不知道,咱们这边的孙不悔,还有皇甫家族的皇甫济世、宋家的宋慈、苗疆雷公山的雷家也不知道抽了哪门子的疯,他们也去了羊城考核。”

  “你考核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你通过就行了,对了他们四个可都是青年一辈中有名的人物,多少人想认识他们还见不到,你比不过他们也在情理之中”。

  李春冷哼一声,“你们是不知道,他们四个变态,可却还有一个更加变态的,我都走到第四轮,可最终除了那个变态,其余的那四个都出现了误诊,后来引起争议,连华毕那位老爷子都惊动了,他有带过一个患者,结果我没有把握住机会。。。。。。”

  “说一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春就将中医考核的情况说了一遍,当最后说道那个最为变态的青年根本不需要诊脉就能看出患者患了什么病,庞明远他们齐齐给予了李春鄙夷的眼神。

  李春一下急了,“我说的可都是真的,那个赵新宇真的变态,而且他的诊脉手法也很是特殊,只用一根手指诊脉”。

  庞明远的身子一震,他起身盯着李春,“李春,你说那个力压孙不悔、皇甫济世、雷凤、宋淼的考核者叫什么”。

  “赵新宇啊,那家伙还真是口无遮拦,浑身脏兮兮的,身上还有着臭味,还敢喊华毕老爷子为小老弟,你们是不知道那家伙有多猖狂,可华毕华老爷子一点也不生气,他称呼赵新宇为老兄”。

  “靠,那是我兄弟”,庞明远的眼神中满是激动,大学五年,他是赵新宇在大学中唯一的一个朋友,他们无话不谈,而且庞明远也知道赵新宇诊脉是用一根手指,。

  想想赵新宇送外卖、捡废品,这和李春所说那个脏兮兮,浑身是味道的兄弟,不正是自己对赵新宇的评价,所以庞明远断定,那个敢称呼华毕老爷子为小老弟的赵新宇就是他最好的兄弟。

  李春看到庞明远的样子,他哈哈一笑,“庞明远,你这是赤裸裸蹭热度,你一个三流大学毕业生,怎么能认识赵新宇,就赵新宇那样的天赋,一流中医大学他都不一定会去”。

  “这个赵新宇的名字我也听过,我在朋友圈看到过这个名字,说他在鹏城西韩岭种菜、养鱼,一年收入能够上百万,他的身边还有一条大狗、两头已经绝迹了的龙鹏,现在他所在的西韩岭可是成了网红们打卡的地方”,一个娃娃脸、二十三四的女孩起身说道。

  “李春,你说的那个赵新宇是不是一个瘸子、还经常戴着口罩”,想到好兄弟的样子,庞明远带着一丝激动问道。

  “不是他,他是一个正常人,什么瘸子,和你说的那个好兄弟肯定是两个人”,李春摇着头说道。

  “李春,你看看,你说的那个赵新宇是不是这个人”,娃娃脸女孩从手机中翻出一张相片,将手机递给李春。

  李春拿过手机看了几眼,“就是他,就是他让十个评委都被华毕老爷子臭骂了一通,你们是没有见到那十个赫赫有名人物当时的样子,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失落中的庞明远也不由得探头看向手机中赵新宇的照片,在看到照片上的人,庞明远的身子一震,虎目中泛起了一层水雾。

  “庞明远,你这是怎么了,我也没什么意思,我就是说你说的那个赵新宇不是这个赵新宇”。

  庞明远擦了擦眼泪,“就是他,他就是我的兄弟赵新宇,我这里也有他的照片”。

  当看过庞明远手机中的照片,办公室中的其他五个人都愣在哪里,一个拥有着极高中医天赋的家伙却去一个不入流的中医大学,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

  “庞明远,他怎么会和你一个学校”。

  庞明远目光闪烁了几下,将和赵新宇第一次见面,五年来的点点滴滴说给了李春他们几个。

  听庞明远说到为了一个不成器的弟弟,不想让爷爷受苦,赵新宇送外卖、捡废品,过年、过节不回家,而经常吃的只是咸菜馒头方便面,李春几个人瞬间沉默,他们几乎不敢想象一个为生活打拼、几乎丢掉尊严的赵新宇为什么不展露他的中医,凭借他的中医术完全可以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赚取别人都赚取不到的财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