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小老弟?
作者:黄土守山人  |  字数:3035  |  更新时间:2021-04-07 09:24:08 全文阅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赵新宇幽幽醒来,他猛地做起,环顾四周,随即眼眸中出现了一丝释然,自己的意识还在,自己还没有变成傻子。

  起身感受了一下身体的变化,他能够感受到奇经八脉中充满了灵动的内力,因为内力的冲击受损的经脉、丹田没有一丝裂痕,经脉、丹田中蕴含的内力让他体内充斥着爆炸性的力量。

  陡然间他的身子一震,他感受到自己百汇穴已经消失,而在原本百汇穴的位置出现了一个橄榄球大小的“丹田”。里面同样充斥着能量,虽说能量要比气海穴下的丹田要少了不少,可着实却是一个丹田。

  这个发现让赵新宇彻底傻了,丹田他知道,一个修炼者只有一个丹田,可现在自己却出现了两个丹田,这让他有点蒙圈。

  身上气息轻微波动一下,鸿蒙真经开始运转,让他感到吃惊的是,两处丹田的能量都开始流动,而且还是公用奇经八脉,两者没有任何冲突,只不过从下面丹田中流淌出来的能量要强一些。

  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其中的原因,赵新宇摇摇头,他也干脆不去想,或许爷爷留下的那些书籍中能够找到答案。

  抬眼看看空间,那一株不知名的小树已经长到了将近两米,原本褐色的树干更加斑驳,颜色却变成了赤红色。

  而让赵新宇感到惊讶的是,树上的叶片也不再是冒出新芽时候的那一抹绿色,而是变成了血红色。就连树木笼罩的区域的青色土壤都变成了淡红色。

  整株树木周围弥漫着浓浓的茶香,就单是这茶香就让他感到陶醉,仔细看看血红色的叶片,赵新宇眼眸中流露出一丝茫然,这还真是茶树,可茶树的叶片都是翠绿色,这现在怎么变成了血红色,这然他想不明白。

  伸手摘下一个叶片放进嘴里,随即他的眼睛爆射出一道激动,是茶树的确不假,而且没有炒制的茶叶都让他感到陶醉,那香味还给他一种清爽的感觉。

  赵新宇生活在北方地区,北方地区没有茶树这谁都知道,所以他对于茶并不了解,刻在他的心里,这茶绝对是顶尖,因为这样的味道他从来没有闻到过。

  激动之余,赵新宇看向周围,空间再次扩大,面积又增加了五六十亩,湖泊也扩大了不少,空间中每一种生物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突然间他想到了扔到空间中的那些尸体,那几天一直忙碌,他也没顾上去处理,这现在自己真正拥有了内力,他的心情也舒爽,他决定去处理一下那些尸体。

  等到了放置尸体的地方,赵新宇又是一愣,他看到那片区域出现了一片丛林。丛林中松木、白蜡木交错生长,而那些尸体已经消失不见,地上只留下了一些衣物、手机、折叠刀什么的。

  “空间还有如此功效”,赵新宇不禁哑然。

  想想自己不知道进来多长时间,他也没去看那个古中医所用的箱子的夹层中有没有好东西,他心神一动离开了空间。

  到了空间外,他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随即目光猛地一缩,心道坏了,手机上显示的日期,今天就是中医考核的日子,考核的时间是八点半,这现在都八点二十。

  匆匆换了一身衣服,连脸都没顾得上洗,他就提着背包冲出了酒店。。。。。。。

  羊城中医协会是一处至少超过百年的古老建筑,或许是因为中医的没落,中医协会的大门油漆都已经斑驳。

  虽说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中医考核,好几个地区的考生都在羊城进行考核,可此刻中医协会的大门前的人却是寥寥无几、少的可怜。

  大门前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看了看手中的名单,眉头一皱,眼眸出现了一丝失望,这一次报考的考生本来就不多,可还是有几个没有过来。

  就当他转身想要进去的时候,一阵跑步的声音传来,他不由得转头,下一刻他的眼神中更是出现了一丝鄙夷。

  他看到一个胡子拉碴、头发凌乱的青年匆匆赶过来,而在青年靠近他的时候,他更是从青年的身上闻到了一股让他作呕的味道。

  匆匆赶过来的赵新宇看到中年人的神情变化,他微微一怔,其实他在过来的时候就闻到了自己身上的味道,这现在看到中年人的样子,他知道中年人为什么会有着嫌弃他的眼神。

  心头微微一动,随即想到了小时后村里的一个年轻人,他哈哈一笑,走到中年人身前,“小兄弟,我也是过来考核的,时间刚刚好”。

  他这一下,不说是中年,就是陪同亲友过来考核的人都不由看向他,每一个人的眼神中多出了一丝怪异。

  穿的倒是人模狗样,可不修边幅,身上有一股那种味道,说话还是这么油腔滑调,这让所有人的眼神中不由的多出了一丝厌恶。

  赵新宇也没有在意,他淡淡的看了中年人一眼,“赵新宇,考核的地方在哪里”。

  中年人冷冷看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了一声,“一直往里走,里面有专门接待考生的人员”。

  穿过一条回廊,赵新宇闻到了一股药草的清香,他看到回廊外面有着一大片差不多有五六亩大小的药田,药田中很多药草在医药店中都已经可以用昂贵来形容。

  而在药田中有着一道佝偻的身影,身影的主人身上的衣衫就不忍直视,简直可以用邋里邋遢来形容,不少地方上面还有这一滩滩油渍,老人头发花白,和他一样都很是凌乱,这让赵新宇不由得一乐。

  “小老弟,这药草打理的不错啊”,想想自己现在的样子,赵新宇调侃了一下。

  那一道佝偻身影的主人一震,转头看向赵新宇,随即眼眸中出现了一丝怪异的笑容,赵新宇穿着虽说还算是干净,可头发凌乱,脸上还有着一层黑色的东西,显然这个家伙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没有洗过脸。

  老人转头,赵新宇也看清老人的容貌,虽说头发凌乱,身上也是邋里邋遢,可老人的脸庞却如同婴儿肌肤一样换嫩,丝毫看不出一丝老态龙钟的样子。

  “我看的就这么小”,老人眼眸中流露出一丝促狭的笑容。

  赵新宇哈哈一笑,“你脸嫩如婴儿,叫你小老弟也是说老你了”,话虽这样说,不过赵新宇的心中却有着一丝懊悔。

  他能够看出老人虽说穿着邋里邋遢,可是老人却不是一般人,从老人沾满泥土却依旧白嫩的手上,赵新宇可以断定。老人在中医上的造诣已经极为精湛。

  只不过他刚才都那样说了,再加上老人这一问,他也只能顺坡下驴,继续油嘴滑舌。

  老人哈哈一笑,“小子,这话我爱听,你好像马上要迟到了”。

  赵新宇目光一缩,惊呼一声,转身就朝着一间门口站着几个工作人员的大门跑去,等他跑过去的时候,他看到那几个中年男女看向他的神色极为怪异,显然他和老人刚才的对答那几个人都听在耳中。

  赵新宇交代了一下名字,而后快步进去,那几个人皱了皱眉头,偷眼看向老人,眼神中出现一丝茫然。

  老人在中医协会中的身份那可是超然的,老人穿着邋里邋遢,而这个青年和老人有着一拼,难不成这个青年和老人有什么特殊的关系,要不然的话刚才他们怎么那样说话。

  他们可是知道不说是中医协会的人,就是华夏鼎鼎有名的中医圣手在老人的身前都是毕恭毕敬,而现在。。。。。。。

  赵新宇进入到那个房间,他看到这是一处面积至少有上千平米的空间,空间虽大,里面摆放的桌椅也很多,可是却极为陈旧,几乎可以用古董来形容,而且空间中的人数也只有不到百人,这其中还有不少白发苍苍的老人。

  在走过去的时候,赵新宇目光微微一缩,他看到前面有四拨人的衣衫都是古中医独有的长袍,只不过他们的颜色各异。

  看到这四拨人,赵新宇的心头又是一震,心里突然想到爷爷说过的话,难不成这四拨人都是古中医的传承世家。

  让他感到疑惑不解的是,中医世家在中医界有着超然的地位,他们中的弟子考核应该不会和他们这样的人在一起。

  心里虽说疑惑,因为身上有着那股难闻的气味,赵新宇也没有靠近那些人,而是坐在了和他们相隔几排的一个无人的位置上。

  他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前面人的注意,前面人安安静静的坐在哪里,这时候一个穿着青色长袍的老者从角门出来,走到了台上一个桌子后面,而后轻咳一声,“我点一下名”。

  “李明。。。。。。。”随着一个个名字响起,赵新宇的目光落在了那四拨人的身上,他想知道那四拨人中是那些人要进行中医考核。

  “孙不悔”。

  随着这一个名字响起,原本安静的会场发出一声声惊呼声,穿着现代服装的人全部转头看向一拨穿着蓝色中医长袍的人群。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