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正 紫色帝君
作者:黄土守山人  |  字数:3025  |  更新时间:2021-04-04 18:19:52 全文阅读

西韩岭和其他周围村子相比,落后了很多,可这一刻,他们在西韩岭这里却能够感受到浓浓的年味,杜刚这一说,也让杜永昌他们这些人想到了过去,想到过去虽说生活一般,可过年的时候却都是开开心心,想到这些他们都不禁叹息,年去了哪里。

  烟花阵阵,大院中的欢笑声此起彼伏,当烟花散尽,杜家回到了房间,而大院那边依旧是锣鼓声声,不说是西韩岭的村民,就是附近的城里人也收到感染不愿离开,

  赵新宇没有出去,不过他在房间中一直听着,可到最后,村里人是几点休息的,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第二天赵新宇和往常一样早早起来,他出门看昨晚燃放烟花爆竹落下的碎屑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扫的干干净净。

  大院那边也都是干干净净,地上几乎看不到有瓜子片什么,这让赵新宇内心有了更大的触动。

  九点多的时候,韩立、韩军他们这些想到了赵新宇这边,随后是郑敏娘俩,不过却并没有看到其他人。

  “韩立,韩爷爷他们呢”。

  韩立转头看了眼客厅,“爷爷说,你这里有客人,村里人说话也没个分寸,他们就不过来了”。

  赵新宇摇摇头,“杜老爷子他们一大家子也是为了红火热闹,我给蒋哥他门打电话,你通知其他人。”

  “赵新宇,你快看看,你这里可是上了头条”,在赵新宇、郑敏他们忙着准备午饭的时候,杜梦楠急急火火进了厨房。

  正如杜梦楠所说,昨天晚上过年守岁、燃放烟火、村民们自发在大院中热闹的视频被人们上传到网络上,而后经过转载,到现在已经被推上了热门。

  无数的网民点赞,他们认为这才是真正的过年,这样的过年才有着年的味道,才能够让人们尽情释放,

  更多的人发声,为什么在一个村里会有这样浓浓的年味,可在钢筋水泥的大城市中却失去了年应有的味道。

  看着网络上流传出来的视频,赵新宇也有点发呆,他也没想到这点在他眼里微不足道的事情会如此被网民们热议。

  “爷爷刚才说了,以后过年过节都来你这里”。

  赵新宇哈哈一笑,“看来以后我这里的收费了”。

  杜梦楠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雨沫现在可是羡慕死了,这几天他们忙着拜年,说是元宵节前肯定也要过来,我刚才看了还有房间,给他们留一间怎么样”。

  “行,找个时间我找人打扫一下,对了,雨沫他们拜年,你们怎么不去拜年”。

  “明天,我们都走,不过爷爷会留下来,你帮我们照顾一下”。

  赵新宇微微一怔,他看了眼忙着收拾的郑敏,呵呵一笑,“看来,明天这里只剩下我和老爷子了”。

  郑敏也是微微叹息一声,在丈夫出事之后,因为家庭情况,她都不记得有多长时间没有回过娘家,这现在赵新宇一说,她心里也是百味陈杂。

  看着郑敏拿着i几根野山菇发呆,赵新宇心头微微一动,“梦梦,木耳、野山菇在酒店卖的怎么样”。

  杜梦楠神秘一笑,“我昨天在将野山菇、木耳推出,昨天在酒店订年夜饭的人都说味道独特,具体怎么样,还的过几天”。

  接下来的几天,因为家家忙着拜年、走亲戚,大院这边还真的只剩下了赵新宇和杜刚两人。

  这一天,赵新宇接到了杜梦楠的电话,杜梦楠让他关注一下网络上的动态,特别是看鹏程酒店的情况。

  赵新宇看到朋友圈中几乎都是在热议鹏城酒店,木耳、野山菇已经在鹏城酒店彻底打开了销路,每一天鹏城酒店都是爆满,而酒店方面预约已经到了元宵节之后。

  之所以鹏城酒店生意更加火暴,除了木耳、野山菇之外,主要是鹏城酒店将他酿制的葡萄酒给推出,凡是消费达到一定程度,食客们就可以订购酒店推出来的一款叫做紫色帝君的葡萄酒。

  虽说紫色帝君只是一款没有名气的葡萄酒,可价格确实高的吓人,一支葡萄酒的价格已经抵得上一般工薪阶层一年的年薪。一支价格达到了三万八千八。

  这样的价格可不是一般人能够销售起的,不过鹏城酒店有着他独有的圈子,很多人对于鹏城酒店也是有所了解,鹏城酒店是不会漫天要价,所以一个熟客在消费够数额之后买了一支紫色帝君。

  等拿到紫色帝君,这位熟客一下傻眼了,标注了三万八千八的紫色帝君只是用一个青竹筒盛放,而且青竹筒没有任何的特殊之处。

  名字好听、包装极为普通,这让这位熟客很是失望,更是让随行而来的朋友取笑了一番。

  盛怒之下,这位熟客将青竹筒直接摔在了地上,心里已经决定不会再踏足鹏城酒店。

  可在青竹筒爆裂的下一刻,紫色帝君独有的香味让他一愣,他看到地上的紫色帝君紫的晶莹剔透,不同于别的葡萄酒好似水一样,紫色帝君凝而不散。

  能够进出鹏城酒店这样的星级酒店的人哪一个不是有身份的人,这位熟客摔紫色帝君就是在大厅中,在高朋满座的大厅中当然有识货之人。

  一个中年人在这位熟客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破碎的青竹筒拿起来,将里面剩余下来的一些紫色帝君一饮而尽。

  片刻之后,他眼睛一亮,“朋友,可惜了,怎么怎样不小心,这是紫色帝君吧,酒店卖的便宜了”。

  说完这话他看向服务员,“服务员,给我拿一支紫色帝君”。

  而在场的人那个没有一定的身份,他们都能够看出这紫色帝君的不凡,一个个要求加菜购买紫色帝君。

  随后购买到紫色帝君的人在品尝之后,更是炫耀紫色帝君,有他们的传播紫色帝君在鹏城火暴起来。

  紫色帝君的味道太过独特,可数量实在是太少,每一天购买到紫色帝君的人都视若珍宝,这就让想要品尝到紫色帝君的人抓狂,更有甚者高价收购人们预定好的餐位。

  而紫色帝君的火暴也引起了波尔多、康帝这些葡萄酒大亨的注意,他们想办法购买到一支紫色帝君,等他们品尝之后,他们更是感到震撼。

  他们这些品牌那个不是传承了数百年的老品牌,多少年来他们的品牌长盛不衰,可现在突然间冒出一个紫色帝君这个默默无闻的品牌,而紫色帝君的味道就是他们珍藏了数百年的顶级葡萄酒都不能比拟。

  能够成为葡萄酒制造业的大亨,他们当然知道拥有像紫色帝君这样一个品牌的价值,他们派出商业间谍找寻这个没有生产厂商的紫色帝君。

  可调查的结果显示,紫色帝君只在一个地方出售,而且鹏城酒店的高层都不知道紫色帝君出自于何处。

  看着手机上关于紫色帝君的热议,赵新宇也不由的摇头,他还真的没想到自己酿制的葡萄酒会如此之火,连葡萄酒的巨头们都给吸引过来了。

  “新宇,怎么了”。

  赵新宇笑着将手机递给杜刚,杜刚看了几眼,淡淡一笑,他们一直以为他们酿制的葡萄酒是正宗,却不知道早在数千年前咱们就有了葡萄美酒夜光杯一说,真正酿制葡萄酒咱们才是祖宗。

  说完这话,杜刚看向赵新宇,“新宇,老祖宗给咱们留下的东西已经不多了,咱们可得要坚守本心”。

  赵新宇呵呵一笑,他酿制葡萄酒的技术的确是古方子,曾经爷爷也曾经按照方子酿制过葡萄酒,可味道和自己现在酿制的紫色帝君相比相差很是悬殊。

  他深知紫色帝君的味道为什么会如此特别,一来是因为葡萄的原因,而更为重要的确是因为空间中的空间水。

  “杜老,您放心吧,就是我这技术给他们,他们都酿制不出紫色帝君这种味道”。

  杜刚微微叹息一声,看向赵新宇的眼神出现了一丝悸动,此刻的他从赵新宇的身上看到了曾经大哥的影子。

  到现在他很是纠结,他也不知道该不该将那件事情告诉赵新宇,不过到现在老领导那边没有任何消息,具体当初发生了什么,他也不是很清楚,他也担心赵新宇的突然出现会带出不必要的麻烦。

  “新宇,你这院子今年打算如何利用,你有酿酒的手艺,我觉得你还不如将这门手艺发扬光大”。

  “杜老,我也想过了,大院那边种植蔬菜,我这边暂时只种植葡萄,土地边缘机械不方便过去,我打算在周围栽种一些酸溜溜,酸溜溜一方面可以保持水土不至于流失,等秋天的时候,还可以酿制果汁,到时候酸溜溜也可以成为鸡鸭的栖息之地”。

  “这个想法很好,需要什么帮助说一声,对了,中医的行医资格证你的想办法拿到,这也是上次没有出事,如果出事的话,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想罗家人交代”。

  赵新宇哈哈一笑,“我已经报名了,等这边忙下去,我就去参加中医考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