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只身长枪破万夫 > 第一卷 征南
第二章 重剑郭照
作者:春风自在杨花  |  字数:4185  |  更新时间:2021-03-06 11:44:15 全文阅读

巨剑男如今已经步入七级境界,在同龄人中也算是佼佼者,原本他以为楼上的高人是哪里来的高手,可掌柜的方才一句话让巨剑男很是震惊。

武者,若是在三十岁之前突破八级,达到九级,便是万中无一的奇才,若是八级境界,那也是天才级别的人物。巨剑男一直被族里人视为天才,是因为他今年二十六岁,便有了七级境界,虽说武学境界越往后越难突破,可他对自己的天赋很有信心。

巨剑男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了,方才乱风之中隐藏的剑意被巨剑男察觉到。藏剑于风,起码有九级境界,九级武者,在江湖上那均是一等一的高手,若是境界再往上,十级武者无论是在各门各派,那都是顶尖的存在。

九级剑客年纪和自己相当?

巨剑男细想一下,历史上出现过的年轻武者有如此能耐的,首推武符双修的楚霸王夏羽,楚霸王于十五岁练刀,十九岁学符,二十五岁便达到了武学九级,符咒八级,其后的境界只可谓势如破竹,二十七岁武学十级,符咒十级,三十岁便达到了武学十一级,符咒十二级,传说中楚霸王更是在四十岁时达到了武符双十五级的境界,睥睨天下,威震宇内。除了霸王夏羽,同样有记载地是当初楚霸王最大的两位敌人,北极庭庭卫队总队长尉迟玄,使一对双鞭,和楚霸王同一年步入武学九级,那时尉迟玄也仅仅二十八岁。陈国大将军陈战,二十四岁步入武学九级,二十九岁步入武学十级。再后来,楚王朝近三百年历史中,分别有三位剑神,两位剑圣,九位武学大家曾在三十岁之前踏入九级境界。

三百年光阴,只有区区十几人能达到这样的境界,而这些人无一不成为当世大家,立于武学巅峰。

“楼上那位藏剑于风的高手,有如此剑意。莫非是剑圣之徒?”巨剑男也不知道楼上是谁,不过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要上楼一看。

由于窗户破了,屋内有些凉风吹进,不胜起初那样暖和了。曾奎拉了拉自己的大衣,直骂道:“他娘地,二哥,千凤,你们两个刚才把这窗户弄坏了,现在还有些冷。”

诸葛心笑道:“三弟,你这么强壮,怎么还怕冷。”

杜千凤饮茶,沉默不语。

曾奎露出两排白牙,大声道:“二哥,你不知道,我在我师傅那里可是受尽了折磨,又是火炼,又是冰冻,千锤炼体,可把我苦坏了。”

曾奎说完,想到诸葛心和杜千凤现在的境界,声音直接变小了,像蚊子似的:“我这么苦地修炼,也才八级,你们可到好,直接十级。”

杜千凤放下茶杯,淡然道:“三哥这几年的确受罪了,可四弟比你更苦,受的罪更多,一日行千里,海中战蛟龙,绝砀山杀巨兽,北极雪山斗雪怪。”杜千凤停了停,倒满茶杯,继续说道:“三年时间,王剑制几乎带我把整个华夏跑了个遍,就差没有打上终北雪山收服雪国了。”

诸葛心和曾奎听着杜千凤这些经历,也是心惊胆战,他们两人,一个整日在卢城的文武学院中,亲受院长指导,三年没出过学院,一个整日被南城霸主给操练。哪里去过绝砀山,北极雪山,就连大海他们都没见过。

两人一阵汗颜,原来四弟经历了这么多,比他们的经历丰富太多了。

诸葛心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说了些四弟这三年辛苦了之类的话。不过曾奎倒是话挺多的,让杜千凤把这三年的经历都讲给他听。

杜千凤在想该从哪里开始讲起,门外便传来了响亮的脚步声。

三人望过去,只见巨剑男来到了门外,低着身子恭敬地道:“晚辈郭照见过三位前辈。”

诸葛心和杜千凤都没有说话,曾奎大咧咧地问道:“有啥事吗?”

郭照依然低着身子,再次合手恭敬地说:“方才晚辈在楼下饮茶,忽地狂风乱作,晚辈也是个习武之人,偶然察觉出狂风之中似是藏匿剑气,晚辈十分惊讶,询问过掌柜,掌柜的告诉晚辈,那狂风乃是楼上四楼三位大家所作,晚辈向来敬仰大家,因此斗胆上楼一见,若是打扰到三位前辈,还望见谅。”

诸葛心单手撑着下巴,笑着问道:“兄弟叫什么,今年几何?”

郭照答:“晚辈姓郭,单名一个照,今年二十有六。”

诸葛心站起来扶起郭照,笑道:“郭照小弟不用拘谨,我们几人年纪相差不大,我叫诸葛心,今年二十九。”

指了指曾奎和杜千凤,又说:“这黑大汉今年二十八,叫曾奎,这位青衣俊男和你同年,也是二十六岁,所以你大可不必自称晚辈,我们都是同辈。”

郭照哪里敢和这三位称同辈,连忙合手毕恭毕敬地道:“前辈,俗话说先行者为前,后行者为后,晚辈只是七级武者,怎敢和三位前辈同辈。”

曾奎放声大笑:“你这个小兄弟,还真有意思,二十六岁,七级武者,那放在哪里都是个天才,你看看跟你同龄的这个人,他才五级呢,你叫他前辈,不就乱套了吗。”

曾奎说完还用手指了指杜千凤。

郭照悄悄地瞧了一眼杜千凤,也不知道这个黑大汉说的是真是假,反正他只知道,方才那阵风是两人引起,这三人里面有两人必定有九级境界,如果不是这青衣男子,那就是身边这位瘦弱的诸葛心和那个黑大汉曾奎。

只是这三人只有这青衣男才有佩剑,黑大汉全身棕色麻衣,粗糙至极,并没有携带任何武器,眼前这位诸葛心更不需要猜测了,郭照瞧见了紫衣腰间的符咒袋,便知道这人是符咒师了。

不管是谁,有什么影响呢?反正这三个人里面至少有两个人是九级。

郭照在心里壮了壮胆子,说:“若是前辈们不喜欢晚辈这么叫,那我就斗胆叫三位一声哥哥,不知如何?”

“可以。”诸葛心说,“你除了上来见我们一面以外,还有什么事吗?”

郭照答道:“弟弟是狮城郭家的,我们郭家乃是猎户家族,靠卖珍贵材料为生,弟弟如今护送一批货物前往汤城,此行路途遥远,更兼路上强盗众多,弟弟恐应付不暇。因此这才上楼,斗胆邀请三位哥哥同行,若是三位哥哥愿意,我必将重谢三个哥哥。”

曾奎直接一口否决:“不行,我们三个还在这里等大哥呢,走不开。”

诸葛心看着一脸失望的郭照,坦然道:“的确如此,我们三人在此处等人,没有办法随你同行。”

郭照的确有一些失望,虽说一路上的确有强盗,但他并不怕,之所以邀请三人,完全是想要与这三位高手拉近关系。他的父亲,也就是郭家家主,已经是疾病缠身,他作为郭家二子,本是无意争权夺位,可他的大哥和大娘,阴狠毒辣,曾经几次谋害于他,因此他才勤学武,为求自保,还因此发掘出了自己的武学天赋。郭家的实力虽然在狮城只算得上中流,可郭家的武夫依然不是郭照所能对付,现在郭家家主还未病逝,大娘就已经把护院队牢牢地掌握在手,护院队有十四个七级武者,更兼护院队长是八级武者,他一个七级武者要怎么同时对付十几个七级武者和一个八级总管?

‘现在大娘和大哥还未完全掌权,我还没什么危险,若是父亲哪天西去,那自己一定会命丧于狮城。’

因为天赋不错,大娘肯定会趁他在七级的时候趁早消灭。

郭照这样想,于是主动请求父亲,担任这次护送货物的队长,狮城和汤城,相隔五百余里,郭照已经做好了打算,到了汤城就不再回狮城。

‘要是眼前这三位愿意助我,我就可回狮城,夺郭家。’

郭照这样想的,突然他心里下了比刚才上望水楼更大的决心。

郭照又一次低着身子恭敬道:“三位哥哥有事,弟弟也可以在这平阳城多住上几日,等哥哥们。”

诸葛心眉头皱了一下,心中若有所思,沉声道:“既然郭老弟愿意等我们三人,那就等吧。可我要把丑话说在前头,我们在此等人,若是等到那人时,那人不愿意陪你走这一趟,我们也不会陪你走这一趟,若是那人愿意时,我们三人都会走这一趟。”

“谢过诸葛哥哥,既然哥哥这样说,那弟弟就在这平阳城里住下来了,待哥哥们等的人到此之后,弟弟再出发不迟。”郭照谢过诸葛心过后,又合手拜道:“既然如此,弟弟就不叨扰哥哥们赏茶望湖了,弟弟也好早些为楼下兄弟们安排住处。”

郭照说完,再次拜了拜,然后下楼离去。

看着郭照背着巨剑走了,大笑着说:“哈哈,这个小兄弟很想与我们搞好关系,看来是这一路有他也解决不了的强盗。”

诸葛心轻笑了一声,道:“一般的强盗怎么奈何得了他,如今但凡有些身手的,都选择去南方参军,待遇不低还能扬名立万。依我看,这事和强盗无关。”

诸葛心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的杜千凤,笑着问:“千凤,你怎么看?”

“我只是好奇。”杜千凤说,“他那把巨剑有五十斤重了吧,他是如何背着五十斤的剑还低身谦逊的。”

噗,曾奎刚喝了一口茶便吐到了杜千风身上。

郭照刚过了楼梯转角处,立马把背上巨剑给放了下来。

“累死我啦,我干嘛背着剑上去。”郭照十分后悔,他后悔的不是留在平阳,而是刚才上楼之前没有把剑给取下来。

沉虎重剑,剑身由南海镔铁铸成,剑柄取十级剑齿虎的骨头做成,重四十八斤,总重四十八斤。平日里郭照将重剑背负于身并不觉得有多重,但平日里他走路一直都是仰首挺胸,何似今日,无数次的弯腰,这四十八斤的重量差点把郭照的腰都给压断了。

“少爷,你怎么了?”随从见少爷脚步颤颤巍巍地从楼上走了下来,连忙上前帮忙扶住巨剑。

郭照大手一挥,说:“没事,没事,我自己弄的。你们去外面告诉护送队,我们要在平阳待上好几天了。”

整个护送队有四个七级武者,队长郭照是其中之一,另外还有三个,一个腰间跨着一把朴刀,一个肩上挂着一个流星大锤,一个双手空空,却是用拳的好手。这三人各自领了一两个手下,不受郭照的命令。

郭照屁股刚一坐下,三个七级武者便窜入了店里,质问郭照为何要在平阳城滞留。

于是郭照声色并茂地说道起来:“唉,你们三个别慌,听我给你们说。是这样的,前面路上有个黑龙山,山上有个黑龙寨,寨里有个小强盗……哦,你们知道啊,哎,别插嘴,我跟你们说,我打听到,那个黑龙寨那个小强盗啊,武功很高,你问我有多高?你抬头看看,三四楼那么高咯。我们四个加一起都打不过那个小强盗,所以说,我们这批货物肯定是丢了,没辙了,价值几百两的货物丢了,我们四个都得死啊。咦,对了,我是我父亲的儿子,我肯定不会死,你们三个就死定了。”

深谙‘编起故事也要像是真的’这个道理,郭照‘一脸严肃’地向三人说了求生之法:“但是,小爷我看你们三个也在我们郭家这么久了,你们帮我大娘也做了不少事,我对你们还是有感情的。刚刚我就想到了一个救你们的好方法,你们再抬头。哦,我不说三四楼,我要说的是,楼上现在有三个九级高手。对啊,真真切切的九级,他们愿意和我们同路,这样的话,不管什么黑龙还是什么蓝龙,我们都不怕啦,货物也不会丢啦,那你们也不会死啦。”

刚才那阵狂风,三人也感受到了,虽然不知道是不是郭照说的三个九级,可哪怕只有三个七级,他们也没有把握战胜,郭照虽然和他们同级,但实力比他们强上一些,如果是一对一的情况下,他们三个都没有把握能战胜郭照。

三人心想,在平阳待几日罢了,只要最后郭照再回狮城,那他依然是笼中鸟,飞不了。

“这么多人在场,我们又不能真的动手,还是先派人回狮城告诉夫人吧。”三人对视一样,想到一起去了。

“三个蠢货。”看着三人又出了店门,郭照低声轻骂。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