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域外追猎 > 正文
第三章 扑朔迷离
作者:月域阁  |  字数:5976  |  更新时间:2021-03-28 03:17:31 全文阅读

“黄队,我们着重分析了您提交的检彻方向以及列表,发现勇教授的颈椎骨上,并没有存在特殊质层的质子或夸克一类粒子层。”

“什么……什么意思?”精通心理学的天台大学高材生张硕显然被这种高深的物理词汇难住了。

天台大学与天空城大学都位于天空城之上,在四大天空城都设有分校,是蓝星星系上排名前二的大学,毕业生都是人中凤杰,甚至能让非天空城居民获得前往天空城居住、工作的资格,甚至还能带上直系亲属,所以说,考上这两所大学对于考生的家族来说可谓是一飞冲天,令无数人羡慕。

“空间跳跃是通过空间虫洞来实现的,目前大规模的空间虫洞已经商用近百年了,但是对于微型的,还停留在实验室阶段。但不管多大型、多小型都好,人工的空间虫洞都是依靠强大的重力场或磁力场产生巨大的能量场,我们把这个能量场称为宇宙弦。”

“宇宙弦就如同圆的直径一样,是走了弯路,走了捷径。而实际上,宇宙弦相当于一张白纸上的一条直线,它的两个端点在二维或者三维空间内的距离,那么宇宙弦就是将这张白纸对折,让它们直接重合在一个点上。”

“而如果飞船或者我们所说的勇教授的骨头需要通过空间虫洞内的宇宙弦的话,那么必然会受强大能量场的影响,在表面甚至内部产生微小的变化,从而形成我们所说的质子层。”

黄队解释完这些,就茫然地抬起了头,望向洁白的墙壁中。

墙壁上的视觉探测仪被触发了,于是墙壁上浮现一副巨大的投影面,上面标注着送往刑侦组的各种邮件或者结果。勇教授的检测结果赫然在列。

众人也明白黄队的情绪变化,知道探案方向错了,今天前往调查的活又白干了。连平常俏皮可爱的川子和猥琐不羁的文杰都默默低下头吃饭,不再理会黄队。

晚餐便在这样的气氛中散场了。

……

“滴——”

随着自动门的打开,张硕第一次走进了警局为自己的配备的宿舍里。

整个房间洁白的像一张纸,没有任何摆设。直到张硕打开电源,一张气垫空气悬浮床和一对空气桌椅才浮现出来。躺上去,又软舒适,有着说不出的舒服。

当张硕的目光盯在了天花板上,顿时,天花板开始变色,人造云朵开始生成。果然,天空城的宿舍都装备了各种高科技,并且十分贴近生活。

关上灯,张硕脑海中渐渐浮现了很多画面,有许许多多的面孔擦肩而过,有黄队,也有诸如今天调查的李根霆等等,他们无一都是叫喊,撕碎着张硕的脑海。

突然,张硕眼里浮现了那块骨头,也就是那块引起这个案件的颈椎骨。今晚张硕看见那张彩色的头骨投影相片十分平静,大大出乎黄队意料。

血淋淋的画面涌入眼眶,刀工看似平整,痕迹看似不是空间虫洞而来,放入受害者家中无疑是种挑衅,凶手或许极度厌恨警察或者教授本人,又或许教授根本没有死。

张硕并不畏惧死人,很多事情其实经历过了也就没有畏惧了。人类畏惧死亡,但如果亲生目睹生死或许也就更加坦然。常说,医者都已看淡生死,佛者都已超度人心。

张硕就是这样一位新人,他的父亲曾经惨死于他的面前,同样是血淋淋的头盖骨,同样是某种挑衅。于是说,当张硕今天看见那幅投影画面,心中只有愤怒,又或者说,是愤怒盖过了畏惧。

张硕又想起了当初加入刑侦的面试,其实说,像他一样的名校高材生,加入警队很多人看来是大材小用,浪费大好前途。但是他不一样,他要的是一个答案。

父亲去世了,可是凶手无迹可寻。

当初面试官问他,加入警队的目的是什么,他的回答便是,去寻找答案。

人生很多时候都在寻找着答案,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答案,亦相同,亦不同,人生的目的是什么,为何而活,又为何而死。有的人答案是养活一家老小,有的人答案是赢尽天下。有的人孑然一身,有的人戎马为征。

同样是寻找答案,张硕的答案便是找到当初那个凶手,哪怕搭上自己的一辈子。

所有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都在人生中体会时光的长短,都在人生中慢慢老去,都在书写着不一样的人生答卷。

张硕突然想起面试上的画面,当他说下“想去寻找答案”时,面试官对他说,“警队就是维护正义,只有正义才有寻找的路。”

“......”

第二日一早,张硕便被急促的门铃声吵醒,伴随着自动门的打开,川子终于停止在自动门外不停的拍打着门铃的动作,望到张硕的时候才大大舒了口气。

“怎么现在才开门呀?”川子站在外面等得十分不耐烦,看见张硕终于探出房门气得直跺脚。

张硕没想到川子反应这么激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腕,空气中瞬间浮现出一行时间数字的投影,“你们都这么早就起了吗?不还没到上班时间嘛。”

川子倒也懒得跟他解释,拉起张硕就往外冲,搞得张硕一愣一愣的。

“赶紧吃个早饭,我们又得回去昨天那里了,黄队他们已经提前去了。”

一听到黄队已经到了,张硕马上开始认真起来,睡意也都大多消失了。

“难道你们发现新的线索啦?”张硕边说着,边把速食片放入热水中,速食片顿时迅速膨胀,最后形成了一碗热乎乎的香菇鸡肉粥。

“没”,川子说着低下了头,黛眉微皱,顿时凶气全无,显然对案子陷入焦灼感到无能为力和自责。

“李根霆昨天死了。”

扑通!张硕的碗被惊得掉在了地上,粥撒了一地。但又为了顾及面子,张硕便连忙谎称探案要紧,自己吃完了可出发了。

“噗嗤”,川子显然被眼前的一幕逗乐了,但也没多说什么,拉着张硕便赶往现场。

很快,两人乘坐的摩托船就到达了昨天那个小山坡上。

李根霆黄色的矮房子映入眼帘,跟昨天没太多不同,唯一变化的,是门口守着一大群的人,停着一艘飞船和众多摩托船。

平常在当地这种贫民窟,是不会有飞船到来的,除非是大人物巡视,但那也如同“皇帝南巡”一样罕见。

看到飞船到来,当地的民众也明白今天肯定有大事情发生,纷纷站在远处围观,现场极其喧哗。

飞船来自于域雅邦警署总部,李根霆毕竟是前富豪集团的大太子,尽管集团已经被取缔,但瘦死的骆驼总比马大,那些未入狱的亲朋好友还在,也同样是一大股势力,当地邦警署不可能不重视。

直到走入昨日谈话的凉亭前,张硕才看到案发的痕迹:李根霆倒在了假山前,胸口正心处碎了一大块,被直接贯穿胸口,死状惨烈。

想到昨天还在为自己沏茶的风流人物,张硕心里无疑顿时波涛汹涌,父亲的惨状又浮现眼前,整个人气息十分凌乱。

此时,文杰来到张硕身边,“小师弟,你终于来了。根霆是今早机器人送速食片时发现久久无人取货,便通知了公司,随后发现尸体的。”

“李根霆的特殊身份毕竟摆在那,据说他还有个经济实力极其强大的婶婶,目前居住于布莱克星系,管理着布莱克数个火石矿场。”

布莱克星系是联邦的首府所在地,能在上面的星系找到一处落脚点的无疑都是人中凤杰,若说建立产业,非大财阀所能做到。而火石是布莱克星系特殊的一种矿石,外表坚硬,且受热性良好,常用于飞船发动机喷火,价值高昂。

“当地警方查到我们的行程记录,发现我们昨天调查过李根霆,便连忙叫我们来了,黄队正在在那边跟当地邦警长一起调查。”

张硕走进查看,黄队和三个黑衣服中年人正在检查尸体的伤口,或者说是受损地方,毕竟李根霆是全机器人身,身上没有血肉之躯。

李根霆胸口整个中枢被贯穿,冒着滚滚黑烟,胸口旁还闪着点点电花。

而另一处,机械机甲头部唯一属于人族的大脑被压碎,意味着李根霆彻底聪这个世界消失,死状凄惨。

尸体的脚对着不远处,十二点钟方向,摆放着一个6字的警示牌,所在区域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尘灰都被吹像四周,边部的碎木屑和落叶部分有被烧灼的痕迹,显然有小型或者单人飞行器曾经使用过。而根霆身上并没有,那么便可以初步肯定是凶手乘坐个人微型飞行器直接越过院门,飞入屋内,杀害根霆。

张硕这时悄悄地走到了黄队等人身后,静静的观察和学习着。

但此时黄队都沉默不语,四人的目光都紧紧看向李根霆的腰部,那里有个黑色的圆圈按钮人冒着黑烟,与胸口的巨大黑烟空洞仿佛隔空呼应。

数人就这么沉默了快一分钟,其中一个黑衣人回头撇了张硕一眼,看黄队没有回应,便猜到张硕同样来着于天空城,并没有将他支走。

“反正我觉得不可思议,黄队您怎么看呢?”那个黑衣服对着黄队恭恭敬敬的说道,天空城的刑侦大队队长,这种人物能交好自然交好,毕竟,谁不想建立功勋前往天空城享受无与伦比的生活和外界无法比拟的医疗条件呢?

黄队摇了摇头,并未说话,显然他自己也没有搞明白。

“小张,你怎么看呢?”这时黄队突然回过头,像小张问道。顿时,数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张硕身上,让他感觉异常紧张。

张硕也明白黄队是想考验一下自己,于是说出了刚刚对于使用微型飞行器杀人以及死者被巨大锐器贯穿的判断。

黄队显然没有料到一个新人看的这么透彻,其他几位当地警长也露出了欣赏的目光。世人都敬畏于强者,何究其身份。

黄队点了点头,指着李根霆腰部那一个冒着烟的圆圈按钮状的物品,说道,“这是圣级护身罩,你有什么看法吗?”

张硕这时被难住了,读大学时倒是略微读过护身罩的资料,却没怎么研究,毕竟那是属于联邦最近十多年的研究成果,还未怎么商用,或者未在蓝星这种只属于子星级别的星系商用。

黄队显然知道张硕被难住了,说道,“护身罩在联邦第二十五正式投入军方,如今也有近二十个年头了,分为凡级,人级,王级,圣级,神级。尽管目前仍没有进入到百姓的生活,但是有势力的一些大财阀或者官员还是可以弄到不少人级甚至王级的护罩进行防身,由于是防身武器,联邦倒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未做太多文章,毕竟因为这种小事得罪大势力对联邦也没有好处。”

“神级护身罩尚不清楚研究出来没,只是之前有内部消息听说还在实验阶段,而圣级护身罩或许就是联邦目前最高级别的科技,据说可以挡编制战斗飞船主炮一击而报名甚至不破损。”

“能弄到圣级防护罩,李家无愧于基因巨头的名号了。”

张硕此时大吃一惊,编制的飞船主炮可以说已经是毁天灭地的存在,一炮下去,整片矮屋贫民窟或许都会灰飞烟灭,其威力并不比几个世纪前的核弹弱太多。寻常的普通飞船根本没有配备普通炮弹等一系列武器,更别说拥有主炮。而圣级护身罩居然可以抵挡飞船主炮一击而不破,其防御力想必相当不凡。

而此时圣级防护罩被彻底打穿,但旁边建筑完好无损,显然不可能是飞船的炮火,是什么样的存在能让防护罩直接破损呢?

看着张硕的疑惑,黄队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我们几个得出的结论,是一只手。”

“什么?”就算这时张硕再淡定,也无法再保持从容,“这怎么可能?”

“我们也觉得不可能,圣级防护罩并不是简单人力可以破坏的,但是胸膛这个中枢破坏的痕迹,以及大脑部分被捏碎的痕迹,我怎么都觉得是一只手。”

张硕此时睁大眼睛,无法说出一个字,看到旁边几个警长也心事重重,显然也认可了黄队刚刚的观点,却又同样难以置信。望着地上的全机械人的李根霆,张硕不禁觉得头皮发麻。

李根霆的死,或许与昨天被调查有关,对方想杀人灭口,避免更多细节被暴露,那岂不是很快就会轮到自己?张硕的脑袋里不禁开始胡思乱想,对那双“手”不禁畏惧到了极点。

“会不会是联邦那边的某种禁忌机甲?”这时另外一个警长低声发话了。这名警长名叫不约克森,是域雅邦的警察高干,主管灵霆市以及附近等地的一切警事,在当地权力甚大,目前还不过三十岁,可谓年少有为。

“联邦的事情不是我们能揣测的。”黄队神情严肃的说道,别的几位警长眼神也流露出不满,顿时不警长立刻收回自己的目光,不敢再多说什么。

“不过这完全不可能,能击破圣级防护罩必须需要巨大的力量,若是机甲,还是使用微型飞行器,是不可能借力的,没有借力点,就没可能造成如此大的冲击。”

黄队这时也陷入了沉思,探案也有二十多个年头,遇见这种超乎寻常的事情还是第一次见到。

可惜灵霆市尽管作为域雅邦的首府,但毕竟是“下区”,而且所在地还是当地的贫民窟,平常自然不会有什么政府官员搭理,更别提建立什么视频录影等等。谁又能想到堂堂基因巨头延光科技集团首席执政官的大太子放着令无数人羡慕的优越生活不要,偏偏住在这种地方。

“带回去再做检查吧!”黄队找了找手,顿时两个助理机器人走来,一前一后把李根霆的遗体抬走,回头看了看张硕跟文杰一眼,准备离开。

既然没什么发现,也不在现场浪费时间,回去天空城利用更高的科技作分析才是黄队的当下之策。

看着黄队把李根霆的遗体抬走,其他几位黑衣服的当地警长才大大松了口气,毕竟李根霆目前是块烫手山芋,除了天空城,放谁手里都不合适,一旦李根霆背后的势力追究起来,谁也承受不住他们的怒火,特别是他的那位婶婶。

看着黄队迈开步子,其中一位警长瞬间跟在黄队身后,一副阿谀奉承的笑脸说道:“黄大队长,我是麒麟市的警察总督肖安熹,麻烦您有空能向蓝星系总督面前帮我美言几句,老夫一定感激不尽。”

黄队朝他摆了摆手,并未理会,但也未表现得厌恶,是啊,当今世人,自己努力得来的权势,谁又不想被歌颂被吹捧呢?人人都爱好面子,只不过,君子取之有道罢了。

数人刚走出李根霆居住的房屋,径直地走向山坡上的摩托船,身后跟着两个黄队带来的机器人正在搬运李根霆的遗体。

“且慢!”

一道声音如同娟娟泉水一般传来,温柔却又庄重。数人这才发现,山坡上不知何时站在个女子。

女子身着一袭白裙,蕾丝裙边仿佛紧贴着地面在飘动,丰满的身材上,是一张令无数男人垂涎的脸蛋,镶嵌着精致的五官,透露出一股贵妇人才独有的韵味。

“这位警长,根霆的遗体你们应该带不走了。”

果然,麻烦还是来了!女子开口就咄咄逼人,让众人眉毛一皱。工作了大半天,也没有查出结果,得到了却是一个难以让人置信的猜测,本身心情变不佳,现在凭空又冒出了一个白衣女子,无疑是火上浇油。

那几位当地警长正准备开口支走女子,以在黄队面前表示“忠心”,却听女子开口道:“我是根霆姑姑的首席管家,来自布莱克星系。”

一听这句话,本想开口的几位当地警长不禁脸色大变,想到现在与黄队站在一起无疑凶多吉少,于是都赶紧悄悄地离开了黄队身后,只留下了张硕、文杰等人,站在远处旁观。

女子看到这一幕不禁流露出一丝鄙夷的轻笑,黄队轻轻瞥了一眼,倒也未显得意外,似乎早已在预想之内。

墙头草就该有墙头草的样子,他们几个不走反而会让黄队吃惊。

“这位警长,我的身份有权将他带走吧?另外,也希望你们尽快找出凶手,不然,或许下一次就不是你坐在这个位置上了。”女子不平不淡的语气悠悠传来,却字字藏刀,直刺黄队心神。

“这位尊敬的小姐管家,没有证据可不好抓人哦,这具遗体对于我们来说,目前是最好的证据。”黄队仿佛未受干扰,刚正不阿地对着女子回应到。

此时,一道白色的身影走来,浑身透露着巨大的气场,悄然站在黄队身后。

皇廷秦安!张硕感到有点意外毕竟这两天调查和探案几乎没看见他的身影,想不到却在这紧要关头现身了。

女子神情倒未有丝毫的变化,轻轻一招手,两道身影便走了过来,跟在她的身后。

这两人都身着血红色的衣袍,连同着血红色的帽子将身上裹得严严实实,面部带着黑色面具,让人看不清他们的面貌。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站在那里,却透露着比秦安更加强大的气场,没有多余的动作,光凭身上的衣着,和整齐划一的动作,就让人不寒而栗。

“警长大人,看来今天人你们是带不走咯。”女子的声音也不再温柔,而是显得轻佻、自信,仿佛拿下这件事是理所当然,板上加钉的了。

眼看双方就要剑拔弩张,此时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

“如果我说,人不换,遗体也要带走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