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简单的演绎法 > 正文
第四章:操纵(一)
作者:爱推理的羊  |  字数:2325  |  更新时间:2021-03-18 21:45:58 全文阅读

随着一声女士的尖叫,寂静的黑暗被惊扰了。鸟儿惊慌地在空中飞舞,叽叽喳喳地叫着。唯有乌鸦向着那黑暗中的别墅群飞去。

  尽管那声尖叫惊醒了旁边的居民,可他并没有惊慌,反而从容地捡起地上的玻璃杯碎片,向着那个受伤的女人追去。

  “我真的忍受够了,这个女人整天顶着那头红发走来走去,真是让人感到心烦。”他心里想着,“今天终于要安静了。”

  在屋子里追逐了几分钟后,他明显地感受到了那个女人的气息开始急促了起来,脚步也开始迷乱起来,最终她将自己逼向了绝路—走进了二楼最边上的卧室里。

  这是一间家具完美对称的房间,墙上的照片一一对称,里面的那位女士披着一头黑色的秀发,嘴角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但是面部却与他面前的女人完全不同。“要么她减了很多肥,要么这两年她在某家大型整容医院进行了整容手术。”他面带微笑地想着。

  面前的女人似乎还不想放弃,做着最后的顽抗,希望那微不足道的攻击能伤害到他。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眼前的女士脸上失去了往日的血色,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苍白。就像是一个孩童厌倦了他的玩具,他对眼前不在挣扎的女士感到了无趣。

  “真是一个坚强的女士呢!明明手臂已经失去了那么多血,可仍然还能抵抗这么久。”他不禁感到佩服。随手挥舞了手中的玻璃碎片,将自己无趣的玩具送回了 “厂家”。

  他擦了擦碎片上的血迹,将墙边桌子上的战利品拿走,然后文雅地将碎片放回餐厅。

  “感谢款待!今天玩得很开心。”他站在大门口,礼貌地向二楼方向施了个礼,然后猛然向大门口踹了一脚,慢悠悠地离开了。

  就像上天也在感叹命运的突然,他也为这位女士的凄惨哭了起来。

  //

  他是今天凌晨接到电话的。他的邻居说不久前听到了他太太的尖叫,但是由于夜色太暗,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今天是他们十周年结婚纪念日,他本该在家陪着妻子的,但是有位病人非他不治,他只好与妻子告别,驱车前往医院。

  “该死的,希望没有什么事。”他焦急地向着家的方向疾驰。尽管四周的雾色越来越深,但是车内电台播放的“the sun”让人似乎给人一种感觉,给人一种开心愉悦,黑暗将逝的感觉。

  在他的快马加鞭下,他终于看到了那栋熟悉的别墅。他将自己的车快速地停下,带着一种复杂的心情向着家中跑去。

  门口的泥印仍旧是那么清晰,那黑色的纹理下却隐藏着一丝红色。可是心急如焚的他却无法专心注意这些细节,而是快速搜寻着妻子的身影,他希望再次听到妻子用温柔的声音说:“欢迎回家。”。这种幻想直到他搜遍了整间屋子也没有实现。

  雨整整下了一晚上,洗去了那个人来过的痕迹。万物也恢复了原样,唯有屋中佳人不在。

  //

  李伟无精打采地来到了案发现场。“黄奕辰怎么还没到,这是一个合格的警员吗?”李伟暗暗抱怨。

  今天早上警局收到报案。报案人被邻居提醒,匆忙回到家中。发现餐厅和卧室有打斗过的痕迹,同时妻子失踪了。

  他强行打起精神,向着别墅内走去。看着餐厅地面上散碎的玻璃片和桌子上洁净的玻璃碎片。看来这块碎片被人捡起来并且清理过,可能是用来威胁艾女士(也就是失踪或者死亡的女子),但是又怕留下指纹,因此将其清理了一遍。可为什么抢劫不拿枪呢?而是用争斗中打碎的玻璃片呢?李伟的内心冒出了一个个疑惑。

  李伟沿着走廊来到卧室。这是一个干净整洁的房间,唯有床上的被子有点凌乱,桌子上的跳棋盒被打翻了,52颗弹珠闪烁着亮光,如珍珠般在墙角边汇聚。看来艾女士逃跑到这间房间后,在保证自己生命安全的情况下向歹徒妥协了。

  看来接下来只有等待歹徒向余连山打过电话,了解其需求后再继续行动了,李伟心想。

  //

  这是一个空气格外新鲜的早晨。阳光照进窗内,一位男士正优雅地在客厅打太极拳,而另外一位女生则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而破坏这份惬意的正是一阵又一阵的手机铃声。

  “起床了?钱晓康,警局接到了一起失踪案件,需要我们去协助调查。”男士向着钱晓康咆哮。

  钱晓康显然是被吓懵了,甚至忘记了自己一件不挂。过了好一会钱晓康才缓过神来,不满地说:“滚,快点滚。你昨天看电视的看到那么晚,声音还放那么大……现在还敢来凶老娘?”

  “快点,我给你十分钟整理自己,十分钟我要是在门口还见不到你,那你就可以离开了。” 他焦急地说道,显然,相比于欣赏无限风光,他更想快点前往案发现场。

  他戴上了自己的礼帽,礼貌地在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和钱晓康一起上了车。

  “师傅,前往九龙公寓。” 他向着司机说。

  “年轻人,你要去九龙公寓园吗?那地方真是邪门,几年前就发生了一起入室强奸案。如今也发生了一起抢劫案……听说现在也没有找到凶手。”司机在红路灯时和黄奕辰闲聊着。

  “是吗!大叔,我是最近几年才回来的,警察怎么可能没有找到凶手呢?难道黄鹏警监都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钱晓康好奇地问道。

  “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也不明白,听说那个女孩当时神志不清,醒来后什么也记不清了,最后这个案件只能不了了之了。” 司机大叔苦笑道。

  钱晓康感到不甘,正打算继续追问时,黄奕辰已经强行拉着她下了车。

  “喂喂喂,我还没有弄明白呢!”钱晓康表示抗议。

  “没必要,如果你想知道。今天晚上我就把案宗给你,顺便破解一下这个谜题。” 他眼里充满着兴奋,好像除了案件就没有什么能引起他的激动。

  “那还是算了吧。”钱晓康撇撇嘴。

  //

  九龙公寓园,这是一个有钱人的乐园。其中的居民都在本国有着显著身份,可你在如此一个豪华的别墅群中,你却无法看到一个摄像头的存在。

  可能是显贵人士害怕自己的部分秘密曝光;也可能是他们过于相信自己昂贵的安保措施。可事实却狠狠地抽了他们几巴掌,几年前发生过一次入室强奸案。一位不知身份的男士在白天闯进了一栋别墅,他强奸了还未成年的女孩。

  这起案件轰动了当地政府,政府官员派出了他们的精英—黄鹏警员前往调查,可由于当地摄像头并没有齐全,并没有留下有效线索。外加女孩醒来后沉默寡言,只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最终这起案件只得不了了之。

爱推理的羊
作者的话

还是习惯,上我只介绍凶手现场和一些线索,这样后面可以通过对话解释。心细的人已经发现本章有点自相矛盾了吧,不要心急。凶手和线索我基本都会点明,但是手法却是自己去思考。 第一个问题: 尸体去哪里了?这有关一个小常识。但我觉得基本上你们能想明白,但却不知道为什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