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三棺葬 > 正文
第十五章 蛮国
作者:原地绕圈圈  |  字数:2383  |  更新时间:2021-03-05 16:17:09 全文阅读

最后,在阎王的提议与众人的同意下,那三根蛟龙角也有了分配方案。

  因为双首蛟龙几乎是覆地一人拿下,以他独占两根且随他处置,不过覆地却强行赠与了王珺,而最后剩下的一根便由彼岸保管,待出售之后将利益均分于全体队员。

  随后几人合力将这血潭封死,彻底解决了这血潭之患。

  随后王严便从储物戒中取出了先前的血色小香,王珺射出一点火星将其点燃,这一次,血色烟香飘向远方。

  王严开口说道。

  “这血潭中蛟龙鬼物的实力你们也清楚了,不过我想说的是,这蛟龙的实力在墓地区域最多只能算是中等,墓地中最危险的还是墓中的墓主,千万不要因为这次胜利便小看能被封为禁地的存在。”

  只是王严在说这话的时候,几乎全程都在看着覆地,看的覆地不得不开口保证道。

  “我错了我错了,下次看到鬼物我不那么激动上去干架了,我这不是没和这玩意儿打过嘛。”

  王严点头说道。

  “这蛟龙鬼物可能是因为残念形成,所以没什么灵智,只会使用身体的力量,血潭的力量它几乎没用出来,所以之后我们遇到鬼物也是要绕道走的,行了,出发。”

  说完便带着小鬼走在了队伍的最前方,众人也与一开始的列队一样,两两一组,直列前行。

  这次,众人在路上倒是没有再遇到什么幺蛾子,而是顺利的根据血色烟香的指引来到了一座足够莫约五人并排通过的墓门。

  只见这硕大的墓门由层层青砖垒成,青砖之上布满青苔,巨大的两扇石门将墓道封死,整个墓门显得古朴久远,在其最上方还雕刻着一个蛮国的蛮字,这应该就是蛮国祖墓无疑了。

  此时王严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头画满朱砂的祭祀猪,说道。

  “此猪名为祭祀猪,是由又一个神秘组织“盗墓”所开设的商店所卖,这盗墓组织常年混迹于十八陵中,所以可以说是对十八陵最为了解的一批人,这祭祀猪的作用便是祭祀给墓中的墓主,墓主吃不得寻常食物,但这祭祀猪却是他们可以食用的,待会儿不知会是哪一位蛮国先祖出来,但是你们一定要切记只可看,不可说,我来和他交易。”

  说完,王严便又取出三根香插在了祭祀猪的头顶,以王严的实力,哪怕猪的头骨再硬,他也可以插的进去。

  随后在众人奇怪的目光下,王严在身上套上了一件都是补丁的道袍,又在祭祀猪的后方的地面上铺上了一块画有八卦阵图的红布,说道。

  “这也是盗墓组织所卖,不过只卖他们地级以上的客户,只有穿上了这道袍才可以与墓主交流,不然人无法与鬼通,而这八卦红布则是交易场所,交易来的墓中之物鬼气太盛,若不去除,鬼气缠身也会有所麻烦,而这八卦红布有削弱鬼气之效,所以在这上面交易最为安全。”

  闻言,众人纷纷点头,而蛛网也是默默记下,盗墓组织可能只有千机阁的阁主知晓多一些,毕竟千机阁只能探察天下,有一些人和组织是他们不能触碰的禁忌,一旦触碰,千机阁很有可能一夜覆灭。

  不管众人,王严再次从储物戒里取出了几个稀奇古怪的东西,分别是一个橙黄色桃木把的铜铃,一面破了鼓面的拨浪鼓,一把鬼画符一般的扇子,还有个青面獠牙的傩面具。

  待做完这些,他拿起了那个桃木把的铜铃铛摇动了起来。

  叮铃,叮铃,叮铃。

  铃铛的声音很清脆,传的十分悠远,可在这荒芜人烟的墓地中敲响,王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王珺感觉周围有一股阴冷的气息出现,他转头看向几人,发现他们也与自己一般,有些不自然,看来有这种感觉的不止他一人。

  莫约片刻,面前的墓门缓缓打开,不过却没有全开,而是半开而已,露出了其中漆黑的墓道,王珺紧紧盯着墓道,莫约片刻,原本漆黑一片的墓道里隔着烟雾陡然透出了一丝青光,随后青光越来越盛,王珺感觉这情景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在靠近墓门。

  莫约片刻,一位头戴王冠,身披龙袍的人出现了,只见此人面色苍白,皮肤僵硬,一眼看去就让王珺感觉不到一点活人气,应该是墓主无疑了,只是在墓中身泛青光的他,在出了墓门之后,光芒却全部消失了。

  王珺看了眼这尸体身上的龙袍是五爪龙,便猜测此人很有可能是蛮国的开国之皇,因为蛮国作为五大国之一荒古国的附属国,其国王是只能够穿着四爪蟒袍的,而蛮国的历代先王也都是穿着四爪蟒袍,只有一人是例外,那就是蛮国的开国皇帝。

  要说蛮国的开国皇帝也是一位极具传奇的人物,其实真要算起来,蛮国的皇室与荒古国的皇室还有血缘关系,当初蛮国的开国皇帝是荒古国皇室中的一位皇子,只是这皇子的母亲身份不太光彩,是宫中一名歌姬,不过被那时的荒古皇临幸了,还产下了一名皇子,便是蛮皇。

  虽说蛮皇母亲地位低微,可蛮皇厉害啊,从小天赋卓绝,修行路上一路高歌,年仅二十岁便跨入具象境,二十六岁跨入合体境界。在实力强大的同时,蛮荒还好学上进,三岁识字,五岁能文,过目不忘,学通古今。

  当时人人都以为荒古皇的继承人必定是他无疑,可惜,世事难料,皇古国国母为了自己的儿子发动宫变,荒古皇被自己的挚爱之人封印囚禁,而蛮皇其母也在护他出宫的途中被人杀害,好在他自己逃出了皇宫,消失与人海。

  顿时天下哗然,此事成了街头热议,可惜事不关己,这样的事情终究会被时间掩盖。但无关人等会忘,当事人却不会,谁也没想到,蛮皇不光没有因为这些所颓废,反而燃着复仇的火焰,在数十年之后成立了蛮国,而那时的蛮皇已然进入了入道境,并且还不是初入。

  他不肯封王,欲向着荒古国母复仇,自立为蛮皇,其在位数百年间,一次又一次的攻打荒古国,最后还成功的攻入荒古皇宫,可最终他还是没有复仇成功,因为有一人阻止了他。

  那便是他的父王,前荒古皇,原来这一切都是荒古皇的计划,他虽说看重蛮皇,可却更爱国母,在国母央求之下,才发生了这样自导自演的一幕悲剧,聪明如蛮皇,看见荒古皇的出现便已经猜到了大半。

  一刀分开了整个皇宫,在疯癫中与荒古皇决裂,回了蛮国之后,他索性退位,并出了祖训,历代蛮国皇室不得承认自己是荒古分支,自己将立祖坟于十八陵,蛮国皇室永生不如荒古皇陵。

  可惜,蛮皇一走,第二代蛮皇实力谋略皆不如开国蛮皇,最终沦为荒古国的附属国,而那代荒古皇也是睚眦必报之辈,毕竟有个宠溺自己的母亲,对蛮国没有赶尽杀绝,而是羞辱一般的要其成为附属国,年年朝贡。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