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瘾中雾 > 正文
1.凶案(2)
作者:18岁的南瓜  |  字数:2025  |  更新时间:2021-03-05 12:47:40 全文阅读

叶星低下头,发现衣服上沾了密密麻麻的小虫子。一时间,血腥和密集恐惧同时袭来,他更恶心了。

张令洋也注意到了,所有人的身上都有这种小虫子。

他也犯恶心,这虫子越聚越多,一说话,就往嘴里蹿。朱云尽量闭着嘴不说话。

“哪儿来的?”张令洋伸出胳膊,轻掩住嘴巴问朱云。

朱云摆摆手。表示他也不知道。

人群里有人说。“拐角有三大车牛粪。”

“诶?什么用知道吗?”张令洋冲着人群问。

人群里叽叽喳喳议论起来。

朱云说:“也许是哪家的农民种地要用吧。”

“哪家农民施肥要用三大车牛粪啊!别猜,你去问问!”叶星叮嘱朱云。

朱云看向张令洋,

张令洋点点头:“嗯,你去吧”

朱云很快回来了:“看车子的园丁说,是要给这条街的树施肥。”

“嗐!”叶星叹一口气。

一个长相清丽的女生在不久后赶来,楚楚可怜。她静静呆呆的站在尸体前面,默然好久,然后缓慢低下头,双手掩住面目轻轻哭泣。她将头埋到最低,整个背还没来得及弓下去,姿态怪异的僵直在那儿,看起来很悲伤。

这悲伤令人动容。它压抑,深沉,挣扎。就像一个人忽略掉万物,直接对峙苍凉宇宙。

这悲伤极富有感染力,就连叶星也站在女生身边,恍惚了。

“真可怜,”张令洋听见小朱说。他却不这么想。他仔细的观察着。正常的人遇到这种事情,会由于突发状况陷入怀疑,怀疑事情的真实,或者因为肾上腺素的升高,刺激而产生愤怒。她的情绪却是收敛的。并且,她不像别人,有任何不适或者呕吐的感觉。

叶星扶起女人。女人走过来的时候,张令洋看到她的鼻尖在颤动。身体行为学里,这是兴奋紧张的体现。

两个人走到他和小朱身边。小朱照例简单询问着女人。

张令洋听见女人问“怎么回事呢?”

一阵沉默一时没人回答。张令洋反问她:“你是他的爱人是吗?”

“哦不,女友。”

张令洋闻言挑了挑眉“法医现场取证后,尸体一会儿送往白英殡仪馆进行解刨。需要直系亲属签字。”

“哪有直系?”她摇摇头“他是孤儿。”

“也无近亲?”

“嗯。”

案发当天晚上,白英镇宁川医院的太平间里,残缺破损的尸体,不翼而飞。

凭空消失的破烂尸体!警方当即封锁了消息,可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

重案组召开紧急会议。“调取监控的情况呢?”张令洋问IT专员小刘。

小刘答:“并无异常,医院人员太杂了,没有办法的,来来往往的人又多。”

“重点去查凌晨来的病人!偷尸体谁会明目张胆呢?”他提议。

“查过了,凌晨来往的人都停留在急诊,去急诊的人很多,没有异常。”

叶星从椅子上站起来,来回踱步。“一定有的。”

他缓缓的说。

小朱说:“凶手很聪明,肯定是通过急诊进入医院太平间偷尸体的。”

叶星站在布告板前发呆。布告板上留有几张今天现场取证的照片。血淋淋的破碎尸体透露着求生无果,死亡的绝望和神秘。

他打个响指?:“诶?小朱,你的说法有问题。”

小朱向左偏头看向叶星的背影,随着晃动,他脸上的肉也跟着颤抖:“什么问题?”

“你刚刚说谁偷的尸体?”

“啊?”小朱有点懵了,没反应过来。

由于凌晨开会,张令洋因缺觉而脑袋疼。他看着精神抖擞的叶星。心生不满,不耐烦起来。“他说凶手。”

“对对对!”叶星转过身来“不一定是凶手。有两个可能,一是恋尸的变态。二是,尸体上留有足以威胁到凶手的证据。但你们想想。尸体是机械性损伤,并且由于伤口过多,我们无法判断脖子和心脏哪个是致命伤。我们也采了血液和分泌液做了水质检测,死者并没有中毒。所以证据不存在。”

张令洋在一旁点点头“所以更可能的,是白英镇里有一个恋尸的变态。”

“那,那他是如何运走尸体的呢?”响亮清澈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房间,令张令洋更加不快。说这话的是今年毕业分到刑警队的苏俊然。他比叶星还有活力。大大的眼睛瞪得像铜铃,好像随时都充满了电。

被情绪打岔的张令洋,不由得责怪自己注意力不集中。他低头咬着指甲。回想起宁川医院的布局结构:一楼,二楼,三楼,对了!

他说:“医院的后巷有一条长巷弄,是专门丢弃焚烧医疗垃圾的。巷弄只有一个出口,另一个出口是死胡同。这个巷弄没有监控,那扇门很厚重,外面的把手坏掉了。门一关就严丝合缝打不开了。所以门只能从里面推,不能从外面拉。嫌疑人肯定是通过急诊进入。再通过胡同出去。”

“那咱们需要排查,监控范围内,除病人外,谁只进了急诊,再没有出来。”

十二双重案组的眼睛轮流盯着。1.5倍速播放了不到一个小时后。监控时间显示凌晨三点十分。

急诊门口出现一个骑着共享单车的男子。他穿黑色外套,黑围巾,看起来很胖。再没有出来过。

“这个男人一看就有问题。”

“对的,就算是秋天,晚上也冷不成这样,他故意的裹得像个粽子!”

张令洋转头对俊然说:“打电话去医院的急诊。麻烦他们调出当天值班的医护人员电话。咱们明天去询问!”

“那电话呢?要今天打吗?”

“废话!”张令洋没好气。

无果。由于急诊的工作强度太大,来往人员太杂。没人记得。

而眼前的问题是,尸体的尸检只进行了简单的初步排查。死亡时间是9月26号的晚7:00到11:00左右。机械性伤口的凶器大概是一个十二公分长的匕首。致命伤找不到。

刑警队只好层层申报,请来北市权威的力学专家,通过分析现场脚印,寻找关键信息。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