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客小刀 > 正文
第三章 老板是女孩
作者:病娇的兔子  |  字数:2201  |  更新时间:2021-04-08 16:14:00 全文阅读

次日,太阳从平滑的沙面缓缓升起,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肆意的铺洒在这世间。小刀重新裹住身体,站在客栈外牵着两匹骆驼,呆呆的眺望着远方。客栈他只呆了一晚,这个地方本来就是他当年为了暂时落脚建立的。五年来在客栈待过的时日屈指可数,仿佛就是客栈的一个过客。

不多时,一名女子打开了客栈的大门走了出来,风风火火的,她有着小麦色的皮肤,将乌黑的长发扎起马尾干净利落,不施粉黛略微削瘦。她的身后还有不少伙计跟随,表情颇为黯然,对女子十分依依不舍。

女子张开双臂敞开心胸,尽情的大口呼吸,表情从未有过的轻松自在,这间客栈自己已经呆了五年,也是时候出去走上一走,看看世间的不同。

“老板,你和大老板一起离开,这么突然,店里可怎么办?我们如何活啊!?”一名胖胖的中年大叔握着女子的手担忧道。

女子细声细气,微笑道:“客栈有你在,我跟大老板都放心。”女子声音轻柔细气,竟然跟昨日在厢房读信密谈的老板如出一辙,只是老板高大的身板硬朗的面容和今日娇小柔弱的女子任谁也是联想不到一块。

“那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啊!?”另一位瘦弱伙计问。

老板想了想,眨着一双大眼睛,天真的说道:“明天吧!或者后天,你们不用担心啦!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

“等你们回来会不会怀里多了个婴孩啊!?”

“啐,就你小子调皮多嘴,小小年纪不学好,当心老娘扒开你的嘴做盐罐子”老板娇容微红,被这番话羞的面红耳赤,掐着一个伙计的耳朵在那骂,余光时不时的望向后面沙丘站着的小刀。

众人哈哈大笑,刚才的难过不舍也被扫了大半。

女子向众人一一告别后,不多作停留,店里每一位伙计都有各自的原因才躲在这片沙漠,蜗居于客栈,作暂时的庇护所。她跟这班伙计一样,在这呆了五年,虽然喜欢但也知道自己不会长留。

暖和的阳光终于洒在了这间客栈,客栈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危楼,在风沙侵蚀之下摇摇欲坠。她收起笑容最后深情的望了一眼这座“危楼”,那个东倒西歪写着漠漠客栈的牌匾,当初是自己刻的自己挂上去的,好一会儿她擦拭一下眼角的泪痕转身离去。

老板走到小刀旁边,小手按在骆驼背上一撑,不消如何用力,身体十分轻盈的骑上了骆驼,骆驼好像感觉不到什么重量,依旧半闭着眼,嘴里永远不知道在咀嚼着什么。

“这一趟出去回不回来还不一定的,你不去告个别吗?这可是你建立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啊!”

“我只是个过客。”小刀淡淡道。

“还什么我只是个过客,净装酷,无情的家伙。”老板不停的吐槽嘟囔。

小刀抬头细细的看了她一会说道:“你的易容乔装越来越精湛了,昨日还那么高大,压迫力十足,今日就又变回豆丁了,搞得我都快忘了你的真身。”

刚刚还龇牙咧嘴的老板,转眼间变得温柔,她笑嘻嘻的回道:“怎样?一年多不见,我是不是越来越好看漂亮了。”

小刀不答,绕了话题道:“你喜欢就留下吧!跟着我很危险。”

哼,半盲的死家伙到底能不能看到老娘的美貌啊!我今日可是很难得很难得的梳妆打扮了一下。~~~老板心底那点小心思从来没停过乱想。

她撇撇嘴道:“我是你救的,客栈是你开的,武功是你和福伯教的,反正你去哪我去哪呗,而且我不去看看传说之城,死也不瞑目。”

“你不过二流武功,出门在外我未必顾得上。”

“切,我不能打,自保能力还是有的,当年我饿了几天几夜都死不了,现在哪是说死就死的,命硬着呢!还有啊!要是没有我带路你这半瞎子摸去悬崖边了都还在走。”

老板不管小刀看得到看不到翻了个白眼,随后赶在了他的前面,明显不想再听劝的样子,小刀也是无可奈何,跟别人说话她细声细气,跟小刀三句里两句顶嘴,老板的命虽然是他救的,但是老板从来没对他说过一个谢字,更别提听他话,老板向来贯彻自己的信念主张。

老板催了几下骆驼示意快点走,骆驼蹄深深的印在柔软的沙子里,迈出大步向前走。这样一个倩丽的身影就走在了小刀面前,他的眼睛仅仅捕捉到一点光亮,所有人连同老板在他眼中都是一团模糊的影子,自从得知亲人被屠之后他再没有想要看的事物,抑或说无论看什么都无甚欲望,小刀正想着....

“喂,从哪走啊!?”

老板扭过头不合时宜的打断了他的思绪,听到熟悉的话语,小刀淡淡笑了笑,道:“先去平时进货那座城,你知道怎么走。”

老板之前去城中进过货,路程熟悉的不得了,就是有点摸不清头脑,心里想着你走就走,干嘛无端端笑起来,这么奇怪。本身人就奇奇怪怪的,变丑了之后就更奇怪了。

得到小刀的指示后,老板便带着他一路向南,越过一个个沙丘,还要躲开大大小小凭空出现的沙尘暴。途中她还嫌弃小刀慢,一度吐槽他像只老龟,直接甩给他一根绳子要他握紧了,老板在前用绳子牵着他,速度又快上几分,比之之前他一个人赶路要快上几倍速度。

太阳渐渐升起,现在是温度最适宜的时辰,微风拂过一个又一个的沙丘,绸缎般的沙面扬着细沙,荡漾起伏。

“哎!要不要听歌啊!我家乡有首歌谣好好听的,今天突然想要一展歌喉。”

.......

小刀一头的黑线,老板兴致一起谁劝都没有用,她的歌可早就领教过了,歌都不能叫做歌,是杀人的魔音。

他开口拒绝的机会为零,老板丝毫不在意小刀愿不愿意,捏了下喉咙,咽了几口清清喉,杀人的魔音就此重现江湖。

“行走在灼热沙漠的一只蚂蚁,

顶着那烈阳寻找传说的城池,

凭靠某一颗星辰来为它导航,

当沙暴把它可靠的向导遮暗,

它就会远离自己的道路飘荡:

我的星辰也常常用它的亮光

为我指路,现已被乌云笼罩,

我在深深的黑暗和苦闷中彷徨,

穿行于周围重重的风墙沙堆。

但是我希望,经过这一场沙暴,

我那生命的星辰,

将重放光芒,最终把我来照耀,

用明丽的光辉驱散我忧郁的阴云。

病娇的兔子
作者的话

今晚没心思写,结尾的歌谣是拿了斯宾塞的作品瞎改了一丢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