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我的奇谈物语 > 正文
第四章 老破车的未了之事
作者:光辉晨曦  |  字数:3022  |  更新时间:2021-03-13 23:02:17 全文阅读

“你这家伙……”

听完我的想法,老航也是感到头疼,因为我这个人平时有些多管闲事老航也是知道的,不过以前管的都是些人的事,而这次管的是车的事。

“算了,你说怎样就怎样吧!”

老航虽然有点不爽,但是每次我要管些事的时候,他都会选择尊重我的选择。

“你这人还有点意思,”女子听完我的话后也是稍微有些吃惊,帽子下那半遮的脸也是露出一丝不知道什么意思笑容,“之前遇到过不少也是第一次接触这些超出人类常识事情的人,但是那些人最后选择都是对这些事避而远之,能躲的有多远,你是我遇到过的第一个例外的人。”

“是吗?”对此我也并不想过多的追问,只不过是我回想起在那个幻境中,虽然说这辆老破车的声音的确是弄的我很是难受,但是我还是能够听出来,这个声音中那寻求帮助的感情,是真实的。

女子突然伸手进车里,往我前面的操作台上放了一块石头,这看上去是一块淡蓝色的半透明石头。

“这是什么?”我刚想去伸手拿起那块石头。

“这是什么?”一个电子音忽然响起,问了和我一样的话。

“这个声音是……”

听到这个声音,老航也是有些慌张,我去拿石头的手也是停了下来,因为我和老航都听过这个声音……这个声音就是在幻境我和老航听到的老破车的声音。

“你现在可以说话了……该叫你什么呢?嗯,直接叫老破车其实也挺好。”相比于我和老航的惊讶,女子倒是显得十分淡定。

“我可以说话了?”老破车虽然是个不男不女的电子音,但是不难听出其难掩的惊喜之情。

“这是一块特殊的灵石,可以让小范围内的低灵识物件达到可以说话的程度。”

“倒是一个蛮方便的东西,”我也是没想到这小小的石头竟然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既然现在能够好好交流了,那要不要先把我们先放出去呢?”

“好的好的!”

此时我和老航各自拉了两边的门,都是顺利把门打开了。要是老破车再不把门打开,我想即使我劝,老航也要采取强硬手段,一脚踹车门上。恐怕老破车的也是知道了这一点,所以老破车为了不被踹,所以也是急匆匆地开了门。

“呼!”

下了车后,我也是松了口气,稍微活动了一下手脚,在这老破车里坐久了,手脚也是有些麻了。

“所以呢?你要我们帮什么忙?”我一边活动手脚一边对着老破车问。

“额……之前不能说话只想着找人帮忙,但是现在可以说话了,却又不知道怎么说了。”

“既然不知道怎么说,那我们走吧!”说着我朝老航招了招手,老航也是懂了我的意思,便和我一起做出一副要离开的样子。

“哎哎,别走,我组织一下语言。”见我们要离开,老破车也是急了。

大概过了十几秒,老破车再次说道:“其实,我快要消失了。”

“消失?”

一旁的女子见我和老航一脸疑惑也是解释道:“物件的灵是不会一直存在的,当物件损坏到一定程度,物件的灵是会消失的,所谓消失,就是和人的去世差不多。”

女子一边说着一边打量了一下老破车:“说实话,你这车的损坏程度也是相当严重了,一般来说即使灵识早就该消失了,但是你却还能够把人带入幻境。”

“因为我有事未了。”老破车说这话的时候,显得有些落寞。

“所以,说说看吧?什么事未了?”

听完他这么说,我倒是觉得他有些蛮可怜的,人类有一句话叫“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而现在在我看来这辆老破车的灵识,仿佛也是一个将死之人。

“大概有五年了,五年我没有被启动过。”

五年前吗?那时候大概是我还在读初中的时候,原来那个时候开始这辆红色的面包车就已经停在这里没有动过了。

“其实,我这身体,在主人最后一次启动的时候年纪也不小了,虽然还是能作为交通工具使用,但用起来也不舒服,主人要把我拿去报废我也是毫无怨言。”

“所以重点在哪?”老航有点不耐烦地道。

“重点就是五年前主人最后一次用我的时候。”虽然有人催促,但是老破车还是不紧不慢地说。

“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五年前的那个夜晚,下着朦胧细雨,主人他从外面走回来,但是他没有打伞,雨打湿了他的头发和衣裳,但是他并没有上楼回家,而是坐到了这辆车里。”

“上车后他并没有启动我,他仰面坐在驾驶座上,闭上眼睛,就这样坐了大概十来分钟,用人类的说法,我能感觉他的心情似乎十分沉重……他终于还是把我启动了,他就这么开着我驶出了小区,在这个城市里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走。”

“四处游走?”

开着车在城市里四处游走,这样的说法虽然也不是没听过,但是我觉得应该没有人真的会闲到去做这样的事吧。

“是的,甚至有些路口,刚刚明明已经开过去,但是绕了一圈后又回到了那个路口,好几次。”

“就这样绕着城市跑了很久,直到汽油快要见底了,主人才开回了这里……熄火之后他并没有下车离去,他趴在方向盘后一声不出,我不知道他的表情,但是我能感受到有几滴水落在了我的方向盘上,可当时主人的头发衣服因为空调的原因已经干了……那是主人的眼泪,主人他哭了。”

“在车里眼哭啊……”听到这我想起了之前看到过一个新闻,一男子在自己车里面哭,有人询问他为什么哭泣,然后男人就诉说着他的生活多么的艰辛,要还房贷啊,还要赚奶粉钱之类的。

难道说他的主人也是拿着的和这个新闻中一样的剧本?可这也不太可能,要真是拿着和这一样的剧本,换做是我,那么眼前的这辆不再用的面包车,肯定会拿去卖掉。虽然现在这辆面包车已经破的不成样子,但是五年前,这车应该还能卖点钱,用这些钱去缓解生活的压力才符合这个剧本吧。

“主人哭着哭着就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早上,主人才拖着疲惫离开了。”

“自那以后,主人就再也没有使用过我,我就像是被主人遗忘了一般,而主人也好像没用买新车,因为他要是买了新车的话,应该也会停在这附近吧。虽然主人有时候也会从我身边走过,但是他仿佛没有看见我一般,都是直接走过去。”

“我很想我知道,主人他那天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再开车了?为什么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故事到这里也是到一段落了,我看向一旁的老航:“你怎么看?”

“情伤,绝对是情伤!”老航一本正经地分析道,“如果我猜的没有错,他的主人应该是个二三十岁左右的人,而他肯定经常开着这辆车和他的女朋友出去逍遥快活,但是那天晚上,他被甩了,他很伤心,所以他便开着车去散心,回来后还是忍不住伤心地哭泣……至于为什么不再用这辆车,因为他觉得只要看到这辆车就会想起他那前女友。”

这么分析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只是一个前女友而已,没必要这样吧,连电视剧都不会这么演吧。

“但是主人他已经结婚多年了,连儿子也已经有了,他儿子应该也和你们差不多大吧。”

“额……”老航的分析立刻被打脸,也是有些尴尬。

戴帽女子思索了一下说:“既然你有心去帮助它,那么你干脆去问问它的主人,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就行了吗?”

这的确是一个最简单快捷的方法,可是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首先,我们和这车主人都不认识,贸然上去搭话问这事,人家会把我们当成什么人?再者,就算人家愿意说,但要是他问起我们为什么知道这事怎么办?这毕竟也是一件比较私密的事,除了这车灵,应该没有别的人知道这件事,我们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跟他说是他的车告诉我们吗?这一般会被当成神经病吧。要是跟他解释车灵的事,那恐怕又会牵扯出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吧。

我看了一眼一旁的老航,看他那有些为难的表情我就猜到老航的想法也是大概和我一样。

“那就拜托你们了,你们一定要去问问我的主人。”

车灵的声音似乎是有些期待,也是呢,毕竟自己心中的一大困扰有人帮忙换谁都会有些期待,但我们也是真的觉得有些难办啊。

“先说说你的主人住哪吧。”我觉得先了解一下,再做下一步打算。

“我主人就是住在第十四号楼中间那条楼梯,四楼右边的那间屋子。”

十四号楼,和我同一栋楼啊,然后中间楼梯右边的那一户人……等等,这户人我似乎认识来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