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薪城 > 正文
章三:记忆
作者:却天长  |  字数:2386  |  更新时间:2021-03-02 23:47:53 全文阅读

汉特坐在窗前,微风从桌前的窗子吹来,窗外夜晚的薪城灯火通明,显得如此繁华。

“詹姆士,一个有趣的人,话语比较粗糙,喜欢直白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心气较高,喜欢以男孩称呼下属。”汉特在散发黄光的台灯下动笔。他习惯将遇到的人与事情记录下来。

”观察其整体,习惯性以军姿站立,但却不太标准,应该距离当兵有较长年头。根据其脸上的皱纹以及身材来看,保守估计在四十五岁左右。从与我谈论的内容分析,三年前调到薪城警局,但其对薪城的了解显然不止其告诉我的内容那么简单。猜测其应该在薪城生活不止三年。至于三年前到底在干什么,目前还没有寻到证据……“在将含有猜测词义的单词用红色钢笔加上下划线后,汉特合上了这本厚重的笔记。从桌边的抽屉中翻出了另一本。

”案件记录。“汉特将其翻开,每隔一段时间,汉特都会翻看这本充满着惊险与恐怖的笔记。他习惯以这种方法保持对各类案件的感觉。汉特喝了一大口咖啡,对他而言咖啡与烟草是不可多得的,以极小的身体危害换来脑子兴奋的物品。午夜才刚刚开始,汉特显然没有入睡的意思。对他而言,多多感受夜晚的气氛可比睡眠有意义得多。每个城市的夜景都代表着这座城市的另一面。透过窗缓缓地呼吸这座城市的空气。那股淡淡的工业气息漂浮在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

”一个人的行为与其所处环境有很大关系,通常,在社会中人们的精神会趋向于一个大致的方向,而当脱离社会,处于一个人或者一个小团体时,人们的行为方式都会有所不同。往往与在社会中所表现出来的一面差异较大甚至完全相反。而这,往往决定一个罪犯的犯罪方向。在团体中,个体意识往往会被团队意识给覆盖,当个体意识体现较多时一个团队往往会发生分歧。”汉特看着自己年轻时写下的话语,无奈地摇了摇头。“毫无意义。“现在的哈特认为,人的精神多变且变化频率极高,想要完全掌握一个人的精神往往是不可能的,其变化的频率之快在行为上无法表现出来。

汉特随便翻开一页,开始借笔记回忆起来……

“队长,里面有人吗?”一旁的队友压低声音说道。我和两个助手紧紧盯着前方不远处的一座房子。那是栋还未建成荒废房子,矗立在工地之中,简单的二层结构,漆黑的窗台仿佛一个吸收周围光线的黑洞。在这寒冷的冬夜,周围寂静无比。能使我耳膜震动的,甚至只有我身旁两人的呼吸声。据调查,我们怀疑有人在这里面进行非法的实验,这些实验遍布广泛甚至涉及到人体。

“有。”我指向路边的脚印对队员们说道。“这个脚印周围的尘土比较薄,相比其他地方,脚印附近的沙子颜色比较深,可以看出是比较下层。可见这个脚印是最近才出现的。”我转过头,眼神示意队友向屋子进发。在这寒冷的冬夜出来调查多少有些瘆人,大家都希望早点离开。我们三人的脚步声在漆黑的楼中显得如此阴森,看着两个又冷又怕的队友,我的眉头微微皱起。

“啪嗒。”突如其来的声响回荡在我的心中,一位胆小的队员甚至差点叫出声。我立刻用手捂住他的嘴,衣服摩擦的声音让我心头猛颤。我向二楼看去,仔细聆听,生怕嫌疑人发觉我们的存在。我的眼睛捕捉到了一丝光,在二层走道深处的那个房间,有一丝微弱的黄光抖动着。应该是火焰的光,是蜡烛,还是油灯?我们向二楼走去,通向二层的楼梯只打了基本的胚子。没有栏杆的台阶在月光的映照下反射出刺眼的光。水泥的冷色调让我们本能地觉得危险。三个人不同程度地压低重心以保持平衡。

寒风微微吹来,不停地侵蚀我们,三人的动作也越来越慢。身处二楼,走廊比处在一楼看起来还要长,我们慢慢地向前摸索,借着月光,我们甚至不需要任何照明物品。从口袋中掏出手枪,当我握紧它时才发现手中竟然都是汗。在这寒冷的冬夜任何液体的温度都会被金属的导热性带走,如果时间太长,我的手掌可能会和我的枪发生粘连,那时一但发生状况,反而可能会被自己打伤。我回头示意他们别将手枪掏出,同时摩擦手指保持其灵活度。队员们见我不肯让他们掏出手枪,眼神委屈起来。毕竟现在能给我们状胆的,也只有腰间那个冰冷的金属制品。

一间,两间,每一个房间都是空荡荡的,惨白的月光从窗户的框架中爬进来,在地上缩成相同的模样。随着我们的深入,月光能照射到的范围越来越小,最终我们站在了黑暗之中。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反而让我们稍微安下心来。那种月光与黑暗拐角构成的立体感和朦胧感令我们几经崩溃绝望。在我目标的隔壁房间,透着黑暗我看见了几个玻璃瓶。它们被整齐地放在地上,我们慢慢地挪动脚步,鞋底传来的摩擦感令我们不适。但是在这种环境下,看清玻璃瓶已经是极限,又怎么去看见瓶子中装的物品呢?

此时我们离目的地只有一步之遥,只要再挪动一点点就能看见里面的情况。但是最令我担心的不是这漆黑的环境,而是目标房间竟然没有一丝响动。难不成里面没有人?又或者里面有人但是……我不敢再想下去,我的右手已经失去了知觉,在高度紧张的环境下,我竟然忘了右手的保温。这是一个致命的失误。

我们缓缓地将头向门框探去,随着抖动的火光越来越强烈,我看到了火源——一个烛台,一个被人拿着的烛台!在我意识到凶手早已发现我们并且在门口等候已久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我的身体因为感受到危险而本能地僵硬,我相信当时我的队友们和我的情况相差不多并且更糟。短短几秒钟后,一直手掐灭了唯一的光源。在眼睛因突然的黑暗而去努力适应之前,我只看到了一身白大褂,和一个蓝色红色塑胶手套。

”砰!”一声巨大的撞击声传来,凶手向外跑去,我们看着他的身影在月光下离我们越来越远,最后消失不见。在他刚刚掐灭蜡烛时,我就伸出左手向他最后出现的方向击去,奈何是左手且那件白大褂下还穿着棉衣。当他笨重地跑着地时候,我回过神来就准备追去,奈何一个人挡在了我的面前。其中一个队员躺在地上,沉重的呼吸声与黑暗相结合。我放下右手的枪,掏出怀中的火机,用颤抖的右手滚动着打火轴。那锯齿状的金属与我僵硬的手指摩擦,疼痛感从大拇指向后蔓延。

火焰微弱的光照亮了我眼前的视野,我的队员倒在地上,身下不断涌出鲜红的液体……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