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至尊大镖客 > 正文
第五章 圣女跋扈
作者:落落寡合君  |  字数:3135  |  更新时间:2021-03-05 07:26:34 全文阅读

阎鲲鹏站在众人的身后,听到对方自报家门,当即步伐稳健的走了出来:

  “既然姑娘是瑶光宗的圣女那就应该知情达理,而不是这么嚣张跋扈。”

  “老夫年轻时候认识的瑶光圣女可不是你这般视生命如草芥的人...”

  紫月圣女一听到这糟老头说的话,顿时眉头微皱,神情鄙夷道:“你也配认识我姑姑?”

  “小姑凉,既然你是虚云的侄女,老夫就不与你一般见识了。”阎鲲鹏明白对方的身份后,当即摆出一副长辈的神姿,不与对方一般见识。

  登时,紫月双眸瞪的犹如夜明珠一般诧异的盯着前方弯腰佝偻的总镖头:“老头,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知道我姑姑的名号?”

  “阎某年轻时也是江湖一名耀眼的新秀,那时可是结交各地圣女神子的存在。如果你不信的话,你也可以返回宗门问问你的姑姑,老夫是不是说谎。”阎鲲鹏闻言眼角当即露出一丝骄傲的神色。

  下一刻,紫月圣女面露厌恶之色,体内蜕凡之境的修为当即向前方压迫而去:“一个穷乡僻壤的糟老头也敢如此口出狂言,当年的圣女神子现在哪一个不是一方巨擘大能,岂是你一个半截身体迈入黄土的老匹夫所能相提并论的....”

  “不好,爹,小心!!!”

  阎君山站在总镖头的身边察觉到对方的行为之后,顿时神色骤变,他担心其身受重伤的父亲无法承受对方的内力冲击。

  出于身体本能反应,他当即一个瞬步冲到阎鲲鹏的身前,在那千钧一发之际终于将对方拉倒身后。

  蓬!

  恐怖的气浪狠狠撞在阎君山的胸膛上。

  六品蜕凡之境不是儿戏...

  瞬间一道血箭从他的口中飚出,他的脸色随即也变得煞白如金纸,点点血迹如斑驳桃花一般触目惊心的绽放在他的胸襟之上。

  说时迟,那时快。

  阎老爷子一把扶住面前摇摇欲坠的身体,紧张道:“君山,你没事吧~”

  “你怎么这么傻?她可是六品的强者啊...”他老泪纵横的看着身前面露痛苦的阎君山。

  一旁的范账簿见到前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阎鲲鹏,清修的脸庞上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

  随即他实在看不下去,在对方的耳边传音道:“阎兄,你的演技确实有点过了~”

  “无妨,这样才能在大家的面前表现出我们的父子情深...”适时,对方得意的回答道。

  ......

  庞执事看到对方狼狈不堪的模样,心中顿时出了一口恶气,当即站在紫月圣女的身旁出言讥讽道:

  “真是不自量力,一个修为不足四品的黄毛小子也敢在我宗圣女大人面前逞英雄,真是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

  少顷,紫月圣女体内的真气一放即收,目光冷然的环顾四周: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我劝各位认清自己的身份,不要妄想与吾为敌....”

  “否则,你们都将没有机会见到明天的太阳。”

  说完,她衣袂飘飘转身就向阎君山走去。

  范账簿看着对方来势汹汹,对自家的少镖头好像带有不善的敌意,当即出身护在他们的身前:“女娃娃,你想刚什么?”

  “前辈,请你让开,这是我跟这两个人的私事...”紫月圣女认真的看着对方。

  就在范账簿准备动手见红之时,他的耳边却听到阎鲲鹏的声音:“老范,让开,这是个机会。”

  “你~”听到对方兴奋的话,他心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自己执拗不过对方,对方肯定又在升起锻炼少镖头的心思....

  闻言,他脸色犹豫不决的将身体向右侧挪去,这一幕落在众人的眼中就像是他仿佛畏惧紫月圣女背后的威势,不由无奈的作为让步一样。

  紫月圣女见到他让开道路后,步伐轻盈的向前方走去,看着对面扶着阎君山的阎鲲鹏说道:“老的满口胡言,编排造谣我姑姑,罪该当诛!”

  “还有小的牙尖嘴利,侮辱本圣女,其罪也当诛!”

  她一边向前走去一边审判着对方二人,抬手就要终结他们的性命。

  满脸煞白的阎君山听到对方的话,当即朝她吐出一口血水:“呸,你这婆娘真的太他娘的不讲理,动不动就要剥夺他人的性命,这有罪哪有罪,到底是什么人给你的权利?”

  “混账,你能在死在圣女的手上,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庞执事一听到这小子的话,顿时横眉冷对的呵斥着。

  “去你狗日的福分,你怎么不去死?”

  紫月圣女听到他的话,当即脸色一冷,体内的真气再次快速的运转:“放肆!死到临头还嘴硬。”

  “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你在我的眼中还不如是刍狗。”

  阎君山听到眼前这个白衣女子左一口天地不仁,右一口圣人不仁,顿时气得浑身颤抖。

  可奈何对方实力比自己强太多,犹如天堑一般不可逾越,否则他现在已经骑在对方的身体上教对方怎么做人。

  就在他气得浑身发抖,准备等死的时候,他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玉儿,你想不想教训这个小娘皮?”

  嗯?谁?

  听到这声音,他先是一愣,随即心底升起狂喜。

  难道我的金手指老爷爷显灵了?

  随即一侧的阎鲲鹏拉了拉他衣袖,没好气的笑道:“在想什么呢?我是爹!”

  “蛤?爹?”

  他吃惊的看向身侧的老头,眼睛中充满着疑惑仿佛再说:爹,你的声音怎么会在我的脑海里?

  “如果你想教训这个小娘皮,那你就凝心静神,仔细的感受着丹田内的光门。”苍老的声音在听到脑海内再次的响起。

  “啊,哦。”

  随即阎鲲鹏语重心长的解释道:“只有在死亡危险下你才能真正的打开玄牝之门,大恐怖亦是大机缘。”

  “那如果没有打开光门呢?”他好奇的询问道。

  “那你只有等死了!”老头淡淡的回答道。

  “啊这.....”

  “小子,以静制动,置之死地而后生,方能见识玄牝之门的奥妙。”

  脑海中的话音刚落,只见外界的紫月圣女已经一掌袭来。

  她这次试用的‘缥缈掌’堪比排山倒海,若是阎君山没有任何防备被击中,就算大罗神仙来此也救不活他。

  可见紫月圣女的杀伐果断,面对得罪自己的人没有一丝同情与不忍。

  轰!

  登时一声巨响在众人的眼前绽放开来。

  只见阎君山不知何时体表周围环绕着一层金光之盾,惊险的格挡住前方缥缈如烟的寒光。

  “这,这是铁布衫?”有人一眼就认出了他使用的功法。

  顿时,四周围观的镖师们纷纷感到震惊万分,其中尤其唐修感到最不可思议:“不,不可能,什么时候总镖头传授的铁布衫有这般威力?”

  因为他们这些镖师也都修炼过号称刀枪不入、不入级别的‘铁布衫’,他们只知道这个外家功法只是能横炼筋骨,让身体变得更加坚韧。

  可谁知,少镖头的‘铁布衫’居然有点不一样,宛如金钟罩在身体之上一般。

  阎君山感受到丹田内的光门再次大放光芒,流转出丝丝神秘的力量游走在经脉内,他当即有恃无恐的纵身一跃,面目狰狞的大喝道:

  “恶婆娘,你真的让我很生气,就凭有点修为就可以为所欲为?”

  “今日我就让你知道这世道什么叫做王法!”

  登时,阎君山犹如金甲战神从天而降,直扑向前方冷傲截然的紫月圣女。

  “小子,记住八极加披挂,神鬼也害怕!心中只要有无敌的信念,那么你就是江湖上最靓的崽...”适时,无良老爹的声音再次从脑海里响起。

  “既然你喜欢用掌,那我就用巴掌教训你....”

  话音刚落,他以拳变掌势不可挡的拍向对方。

  紫月圣女看到对方一个不足四品修为的武修竟然可以挡住自己的神级功法‘缥缈掌’,信心顿时再次受到打击。

  什么时候山下武者已经变得如此的强大?

  她看着对方金光闪烁宛如战甲的护盾,眉头频频紧皱,她实在想不明白这不似神通也不似秘法的战甲到底是什么来历。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彻整个震西镖局的前庭。

  周围的镖师与庞执事看到对方的动作后,顿时被惊的目瞪口呆。

  “啊~”

  登时,一道刺耳的尖叫声冲破云霄。

  紫月神女感到臀部上传来的阵阵火辣感,当即寒眉倒竖,浑身散发磅礴的煞气紧盯身前的登徒浪子。

  阎君山一击得手后,当即快速的向后方:“你想打我脸,那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周围的人听到他撤退时口中的话音,纷纷大跌眼镜,心中直呼:少镖头真的是彪啊!

  这可是玄门七宗之一的圣女大人啊,居然口出轻薄之语,还将圣女的屁股比作脸颊...

  “淫贼,狂徒,浪荡子,你该死!该死!”

  “你们所有人都该死!”

  蓬!

  恼羞成怒的紫月圣女终于完全释放出体内的六品超绝蜕凡之力。

  顷刻间,一道宛如飓风的气浪将在场的所有镖师吹起,他们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撞击到庭院的灰墙之上,砰砰之声不绝于耳,纷纷倒地口吐鲜血,重伤不起。

  一时之间,整个庭院内弥漫着猩甜的血腥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