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缀华言 > 正文
第五章 孩子
作者:月下花如旧  |  字数:2029  |  更新时间:2021-03-05 22:32:28 全文阅读

这钱通商行招工的地方说远也不远,就在镇子东边的告示栏附近。当地人管那地方叫东岗。至于为什么,大概是总有些劳工在那排着队等着干活,像是站岗的士兵吧。就是不知道今天怎么了,本来有一次两次的活计,都要抢个鸡飞狗跳;这倒好,招个人还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

贺仨儿与栾玦打定主意,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换好新衣服,把旧的扔在地上,便赶忙去了东岗。他二人一走,不知是从哪个角落窜出来个孩子,赶忙捡了衣服就走;是怕别人看见,也是怕他二人来找。孩子拿着衣服心里高兴,一溜烟跑回家。家里的大人一见便问。

“这衣服是哪来的?”

“是一位叔叔送给我的。”

可孩子哪能骗得过大人呢?在反复地问答中,男人的耐心逐渐被消耗殆尽。扬起手,对着孩子灰扑扑的小脸,啪的就是一下子,留下个清晰的掌印。孩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屋子里的女人闻声赶来,看着她病怏怏地扶着墙,男人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只咬了咬牙,摇了摇头,就此作罢回了屋里。女人看着男人也叹了口气,而后俯身抱住孩子。

“不哭不哭,怎么惹爸爸生气了?和妈妈说说。”

“我、我、我、我就是、是在那茶摊后面,后面的巷子里捡的两件衣服。”

听着孩子夹杂着抽泣的话,女人的声音又柔和了不少。

“我的宝贝长大了,知道顾家了。是好事,不过知道为什么爸爸生气吗?”

“我、我不该撒谎,也不该拿人家的东西;可是,爸爸已经好些天没换过新衣服了。”

“乖,把东西送回去,爸爸就不会生气了。还记得妈妈教你的吗?”

“丘生是好孩子,丘生不拿人家的东西。”

丘生挣脱了妈妈的怀抱,跑了回去。女人宠溺的看着渐行渐远的丘生。而男人则在屋子里抱头痛哭,是出于对女人和丘生的愧疚,也是出于对自己无能的自责。

再说贺仨儿和栾玦,他们是出乎意料的顺利。一个看起来像是算命先生的人,在已经写了好些人名的纸上添上他俩的名字,就成功混入了劳工队伍。栾玦东瞧瞧西看看,不经意间得出了一个非常惊人的判断——钱通商行是在走私盐铁一类的东西。

这么说不是没有依据的。

首先是地方的问题,如果是正常漕运,肯定要先上报地方漕运使。然后再停泊官家的渡口,等待盘查。盘查过后上缴足够的税,才能卸货。根据近些日子与贺仨儿的交谈,栾玦得知最近的渡口在县城附近。可是,从镇上到县城最少也要再走上两个时辰。商行不可能为了一个人省十来文,就为此多付上一天的银子。

其次,是人的问题。一般的东西根本用不了这些人,而且不是非常着急的情况下,也招这么多人反而是累赘。

果然不出栾玦所料,这一堆人走了一炷香多那么点的时间,就到了地方。放眼望去,乌泱泱的的一大片,少说得有是四五百号人;都挤在河边。船上的人顺着一条条绑在树上的绳子把一个个封得严严实实的木头箱子顺下来。岸上的再两两一组把箱子搬上一旁的马车。马车也没闲着,一装满就掉头往不知什么地方跑去,再回来。就这样,贺仨儿和栾玦忙活了大半天。眼看着天渐渐黑了,他们只得随着人群回了镇上。

回去的路上,栾玦思来想去朝贺仨儿讨了半吊钱。找上招工的算命先生,凭着三寸不烂之舌,硬是请到人家到镇上的小酒馆吃了顿饭。

人家也不傻,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这要不是有事求到人家头上,那可真是活见鬼了。本来他是不想招惹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是他一直以来的行事准则。也是凭着这一点,才把这饭碗端到现在。可架不住栾玦连哄带骗,这是答应了下来。

小酒馆给人的感觉就两个字——热闹。聊闲的、划拳的、还有那么一两个撒酒疯的,不过一般不一会功夫,撒酒疯的就得被店家或是朋友在众人的笑声中架到外面醒醒酒。

再说贺仨儿这边。

三人环坐,方桌的另一边靠着窗,贺仨儿闷着头吃菜。栾玦和算命先生对坐,饮酒聊天。

“看先生相貌堂堂,想来不是一般人,不知请小的来有什么事?”

这算命先生一开口就把自己放的极低。栾玦一听只觉是个妙人,这事情有得商量。

“不瞒您说,我兄弟二人流落至此想讨口饭吃,不知能否在那船上谋条生路?”

算命先生,一皱眉头,眼珠左右转了下。

“怕是小的无能为力,我些管写写算算的小事没这能耐。”

话一说完,算命先生就要起身离开这是非之地,却被贺仨儿一把摁回椅子上。栾玦把玩着酒杯。也不看他。

“您是不给面子了?说真的,我兄弟二人除了船上的那份活计也干不来别的了。毕竟在山上呆了好些时日,有些不通俗事。”

“您二位是山上下来的?恕小的有眼无珠,等二位爷吃得尽兴了,小的就为二位爷引荐我们的头儿,成与不成就看您了。”

“这还差不多。”

贺仨儿仍旧埋着头吃,算命先生陪着笑与栾玦谈天说地。像是多年未见的旧识。待到一行人酒足饭饱,这才摸黑到了白天干活的地方。算命先生带着他们见了领头的,就溜了。贺仨儿听不懂二人打机锋,便盯着窗外的夜景发呆。

晚风吹动河边的草木,知了吱吱地叫着。下弦月挂在天上,不见繁星,冷清的月光洒在地上留下一地浮萍。偶尔钻出来不知道是松鼠还是兔子的小东西,倒是十分应景。非但没打破这宁静,反倒平添了几分生机。

也不知道栾玦是如何说服的那个看起来不好相处的家伙的,不过总算是留在了船上。管他呢,我只要做好该做的事就好,可我又该做什么呢?贺仨儿如此想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