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六面人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囚徒困境
作者:无冽  |  字数:3249  |  更新时间:2021-06-26 08:42:23 全文阅读

电视新闻上正在播放着夏氏新闻发布会当天的采访。

网路上几乎一面倒的全都是对夏氏看好的消息。

“夏氏集团董事长昨日终于公布身份,原来他就是前皇朝旗下艺人丁宇。丁宇出道五年,直到两年前因为《夺命双雄》而被关注,之后参加《一起camping》而人气大涨,成为霸屏热搜榜的流量小生,最近参演的《复仇》被提名最佳男配角。”

“夏宇在发布会上表示,一直没有向外界公布身份是希望可以安心演戏,不希望家族身份给他带来光环。”

“记者通过调查,得知更多关于夏宇的资料。夏宇虽然出身豪门,但性格谦逊,不但品学兼优,而且在其他各个方面也很出色。”

“相信许多认识夏宇的人已经知道他的音乐才能,但夏宇的运动天赋也很出色,无论是游泳、冰球,还是射击、骑术都十分精通,中学时曾经代表学校赢过不少金牌。”

“中学之后,夏宇就去了国外读书,由于优异的成绩而被国际知名的Stanford大学录取,并且仅仅三年时间就读完了MBA,并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取得了工商管理硕士和心理学硕士双学位。”

“取得这样的学历,夏宇却并没有朝着接掌公司方面发展,五年前,夏氏集团前董事长因为飞机意外身亡,夏宇继承了大部分的股份,但依旧没有入主公司,而是交给他同父异母的哥哥夏轩接掌。”

“现如今因为公司问题,夏宇终于出来表明身份,虽然对公司业务还不熟悉,但夏宇承诺会在哥哥的帮助下逐渐接手公司。”

“夏氏昨天宣布的两个发展计划,重新令股民升起信心,市场对夏氏股票出现看好,今早一开盘,夏氏的股票就开始急升,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涨幅,已经达到了二十五个点。相信凭借夏宇的智慧和天分,会引领着夏氏走向新的光明未来。”

夏轩看着电视,高兴地笑着道:”你真有办法,公司股价涨上去了。杜明远和贺日这下估计要气得鼻子都歪了。”

夏宇看着高兴的夏轩,嘴角也微微上扬,勾起一抹笑容。他对结果并不意外,只是放些消息,再用钱收买几个媒体,就让情况完全不同了。

这时候,他的电话响了。

夏宇看了一眼电话上的Marco,戴上蓝牙耳机,按下接听键,“怎么样?”

“确定了吗?”

“好,你尽快把资料发过来。”夏宇挂断了电话,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夏轩在旁边不由得问道:“是找到了什么吗?”

夏宇偏头微笑,说出的话却叫人毛骨悚然,“Cain,是时候开始我们的还击了。”

夏宇的报复心极其严重,对于把他害得焦头烂额的罪魁祸首,也该好好算算账了。

警察局,案件终于有了新的眉目。

科技罪案组还原了那卷录影带上的人像。

周玮终于有了实质的证据去抓徐天朗。

杜晚晴挡在徐天朗前面,“你们要干什么?”

“杜小姐,我们已经有了足够证据,证明徐天朗和十三年前的一场绑架案有关,请你让开,不要妨碍我们警方办案。”

“哼。”杜晚晴冷笑,“每次你们都说有证据,每次都抓错人,上次抓错我哥,又抓错天朗,你们有完没完?”

“这是我们警方办案,有什么不满你可以去投诉,不过今天,我一定要带走他。”

“你——”

徐天朗阻止了杜晚晴的争辩,看向周玮,“我跟你走。”

徐天朗涉嫌到一宗十三年前绑架案的消息很快就传的沸沸扬扬。

不少人质疑警方,上次的连环谋杀案已经抓错过一次人,这次难道又抓错了?

网上铺天盖地的全都是关于这件案子的争论。

警方已经向律政司提交了申请,起诉徐天朗抢劫罪、绑架罪、杀人罪、非法处理尸体罪等多项罪名。

杜晚晴表示相信丈夫是清白的,会一直和徐天朗站在同一阵线,请最好的律师来打这场官司。

警察局,审讯室里。

许言面对着警察,有些紧张。

“许言,你是不是和徐天朗一早就认识?”老鬼质问道。

“是…”许言犹豫了一下,还是承认了,“我们是同学。”

“你们是不是一起参与了绑架贺星的案子?”老鬼问。

“没…没有!“许言急忙否认。

六子一拍桌子,喝了一声:“你最好说实话,是不是徐天朗指使你们杀人埋尸的?”

“没有!”许言还是否认。

老鬼见他这样子,开口劝道:“许言,你要知道,主谋和从犯是不同的,何况你并没有杀人,如果你指证徐天朗的话,你就会被警方列为污点证人,刑期最多不过一年,但如果你不合作的话,我们就会将你和徐天朗当作同谋,一旦罪名成立,你可能将会面临二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没错,你可以想想沈豪,想想林家两兄弟,你顾念朋友情义,但徐天朗可就不一定了,以徐天朗的聪明,如果他先将所有罪名推到你身上,到时候你会是什么处境?”六子在旁引导道。

“我——”许言面露犹豫之色,他咬了咬唇,攥紧了拳头,但最后还是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另一个房间里,也在进行着同样的审讯。

“徐天朗,我们警方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你最好老实交代。”

徐天朗懒懒地靠在椅背上,手里把玩着魔方,“周警官,我还是那句话,有证据就起诉我。”

周玮的脸色冷了下来,“上次是你好运,有人帮你背下罪名,这次你可没这么好运了。我们已经把许言带了回来,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像你这么嘴硬。”

徐天朗抬眼瞧着他,“你想说什么?”

“我看你的朋友许言似乎不像你胆子这么大,也许他被吓一吓,就说出了真相。”周玮道,”毕竟谁先和警方合作,转作污点证人,刑期就能大大减少啊。”

徐天朗盯着他,过了一会儿,突然露出一抹笑容,“prisoner‘s dilemma,囚徒困境,这么简单的心理学课题也来考我,警官未免也太小看我了。”

囚徒困境是一种博弈论,警方盘问犯人的一种手段,两名犯人被关在两个不同的房间里接受审问,如果两个人互相都不揭发对方,那两个人都不会罪名成立,无罪释放,如果其中一个揭发,另一个沉默,揭发的人将获得减刑到一年,如果互相揭发,则两人都会被判处罪名成立,入狱二十年。

由于在封闭无法交流的空间里,两个都无法从对方的身上获得信任,因此犯人倾向于互相揭发,而不是保持沉默,于是最后全都会被判罪名成立。

男孩不但精通电脑,而且对犯罪心理学也很有研究。

“这是个非常难对付的敌人。”周玮心道。

开庭时间定在14号,检控官是一个业内资深的检控官师方黎,她是由律师转作检控,名牌大学毕业,法律学和心理学双硕士学位,在行内名声很响。

第一场庭审的时候,警方开始传唤证人,包括当年徐天朗的中学老师,以及他的一些同学,还有当年绑架案的另一个主人公许言。

许言的表现有些慌乱,不过对上徐天朗的目光,他还是道:“没有,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我们根本不认识贺星。”

许言虽然承认和徐天朗是同学,但却矢口否认当年的抢劫和绑架案。

第一场庭审结束,虽然没有问出太多的破绽,但重头戏是在后面的几场,尤其是那卷录影带的物证,以及人证言祺。

周玮找到方黎,想问她一些关于案子的事。

“方检,我想知道这件案子赢的把握有多少?”周玮问。

“这件案子有些棘手,我刚刚看过你们警方给过的资料,你们打算起诉徐天朗谋杀,还说他有人格分裂?”

周玮点头,“不错,如果他有这个病,那是不是被定罪的可能性会变低?”

“那倒不见得。”方黎道, “法律只承认一个个体的存在,也就是说,无论是哪个人格杀人,都会当成是他一个人的罪。”

“那徐天朗一定会罪名成立?”

“我也不能百分百的告诉你一定,我曾经听过一个类似的案子,被告也是多重人格患者,其中一个人格杀了人,但最后没有被判处死刑,只是被判入精神病院治疗。”

“为什么会这样?”

方黎从桌上拿起一支笔,“我举个例子,假如这是一把刀。”她将笔放进周玮的手心,“你是一个毫无意识,相当于正在昏迷中的人。我把刀放进你的手里,然后我抓着你的手去杀人。”

方黎看着他,“事实上,虽然人是你杀的,但其实你什么都不知道。就是凭着这一点,那个律师为犯人打脱了死刑。”

周玮道:“可是医生说他有妄想症,主人格会出现记忆混乱的情况,所以应该也会有其他人格的记忆才对。”

“这也是一样的逻辑。”方黎道,“你杀一个人,和你知道自己杀了一个人,是存在区别的。前者,是你自己的思维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而后者,只是你记起了有人曾经用你的身体杀过人。何况,如果他有妄想症,他的记忆就会出现偏差,法庭是不会采纳他的记忆作为证据的,这样即使他亲口承认自己杀了人,也很可能会因为妄想症这个病而被解作是他自己的幻想,不能罪名成立。”

周玮眉头紧锁,目前的情况对他们似乎有些不利。

难道好不容易抓到徐天朗,又得让他再一次逃脱不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