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萨满秘境 > 第一卷:启示录
第1章:神秘牛皮笔记
作者:漆奥峤  |  字数:3451  |  更新时间:2021-03-31 19:54:25 全文阅读

“原原~”

“原原!”

郑原睡得正香,猛然听到有人叫他,第一反应就是打算把头蒙起来装死。

原原……你自己不恶心么,一米八几的郑原迷迷糊糊地内心吐槽。

但是下一刻,郑原猛地打了个激灵,睡意嘭地一下就炸成了烟花。

喊他小名的声音低沉儒雅,带着久违的平静温和。

十年了,这是他第一次听见父亲的声音。

猛地睁开双眼,郑原发现自己卧室的一切家具都已经消失,只有台灯洒出温暖灯光,把仅有的一张床照亮。

目光所及之处笼罩着奔腾的烟雾,波谲云诡的奇异光芒随意散射,郑原心里一惊,难道又在做噩梦,他试探性揉揉眼睛,眼前的幻境非但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真实。

郑原稳住心神,刚想翻身下床,但一低头便是一激灵。

床边的羊绒毯不知什么时候悬空天际,地下满是翻滚涌动的云层,在云雾缥缈的云层下,是一片银光纵横的苍茫雪原,按照视野距离,他现在至少距地面万米。

强行镇定心神,郑原伸着脖子想看清银白山脉是什么,但从高处俯瞰的时候,总是会有头重脚轻的错觉,他几乎立刻就朝前一倾,栽了下去。

但他却没有如想象中那样从天空跌落,而是安稳地落在云端,甚至可以感受到寒冷气流。

郑原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此刻离开了床铺,没有了障碍物,他能够清清楚楚地看见云层正下方的山脉。

那山脉却出奇地眼熟,有不少细节不断勾起他似曾相识的记忆。

“等等……这是昆仑山!”

就在他还没来得及为自己这个发现震惊的时候,异变陡生!

“呜呜呜~”

后方传来机械呼啸,郑原回头一瞥,一架庞大的民航飞机突破云层,像是跃出海面的巨鲸,如同刀子般的风压带起云涛翻涌!

巨大的钢铁巨兽面前,他就像一只蝼蚁般渺小,心里狂呼快躲,身体却无论如何也动弹不得,就在飞机撞到他的前一刻,他看清了飞机上的编号。

“DH……CA626!”

……

郑原“啊~”一声从床上坐起来,闭着眼睛把手伸进床下,摸到羊毛毯还在,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郑原揉揉惺忪睡眼,用马克笔在床头柜日历标出一个“EM”,这是“噩梦”的英文字母缩写,代表他再一次从噩梦中醒来。

他放下日历,窗帘的斑驳日光扫到本月日历本,那31日空格中,密密麻麻全是“EM”!

郑原走到洗手间镜子前,额头积满一层冷汗,他绞尽脑汁回想昨晚的噩梦,却发现关于它的一切都渐渐湮灭在脑海,不留一丝痕迹。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拿起电话,电话那端无比嘈杂,一个陌生冰冷的男音钻进耳膜:“你好,郑先生,您刚起床吧,我呢,是有一件事要告知您。

“到底什么事,我都被你吵醒了。”

郑原说完,电话那端停顿数秒,继续说话:“我是昨晚慈善拍卖会的经理田麦克,您和您的母亲程总,在昨晚拍卖会是不是遗落了什么东西。”

他有气无力坐在马桶上,回想起昨天晚上的麓湖酒店,的确没落下什么东西:“没有,怎么了?”

“是这样,我仔细核对了拍卖会所有嘉宾个人捐赠和善款,发现有一个东西跟拍卖名单对不上,按照流程我们已经发同城速递退还给您,请您查收一下,再见!”

“嘟嘟嘟~”

郑原还没来得及拒绝,对方已经挂断电话。

“神经病!”

郑原暗骂一句,刚把手机揣起来专心处理“个人卫生”,手机又嗡嗡震动。

被陌生人接连打扰,耗尽了郑原耐心,他不耐烦地接通电话,不管三七二十一怒吼:“你有完没完啊,我他妈没丢下东西,你再敢打电话过来试试~”

一通怒吼,他心情旋即舒畅,电话那端长“嘶”一句:“你丫挺的,大早上吃枪药了吧。”

“李胖子,你怎么不早说啊,我还以为又是那个孙子打电话玩儿我。”

郑原后悔自己没看来电显示就开骂,尴尬了数秒,手机那端终于反应过来:“我说,你才是孙子呢。”

“行行,我是孙子行了吧,你大清早诈尸,想干嘛啊?”

“李胖爷我猜,你不知道今儿个是您这位爷的生日吧。”

“我当然知道!”

“那你还不赶紧滚出来!”

“李凯门,你丫是活腻歪了吧,大清早夺命连环Call,就是为了说这个。”

他没好气挂掉电话,卧室里的座机果然又打过来了。

“不是……你有完没完啊,我正上厕所呢。”

“哎哎哎……别挂电话,哥们儿知道你今儿生日,特地在酒吧包了一个大房,你要不去,这几万块钱可浪费了啊。”

“快出来吧,我就在你家楼下!”

郑原还没答应,那人啪一声挂断了电话。

阳台外响起引擎轰鸣,郑原推开落地玻璃走出去,楼下正停着一辆宝蓝色敞篷车,车里坐着的,是他的发小兼死党——李凯门,李胖子,人送外号李胖爷。

“还不赶紧下来,我在这儿等你半天了,你还真墨迹上了。”

拗不过李凯门的软磨硬泡,郑原匆忙穿上衣服,下楼开门,门口除了李胖子,还站着一个快递小哥,他一脸露齿笑递过来一个包裹:“郑先生,这里有您的包裹,没问题的话,请给个好评~哦~”

郑原看着被重重塑料包裹的物件,心想这就是田经理说的东西,他没心情看是什么,噗通一声扔到里面的餐桌。

李凯门油门踩到底,须臾片刻就到了北镇街

夜晚的北镇街灯红酒绿、霓虹斑斓,这是出租司机最不担心拉不到活儿的地方,只要开车着到了这里,总能看到一群穿着新潮时尚的男女,晕乎乎在路边排队等车,然后三两钻入不同的车厢,驶向城市的不同角落。

李凯门故意把顶蓬打开,惹得几个身材火辣的俊男靓女频频抛媚眼。

一下车,李凯门带着郑原钻入一家酒吧,消失在灯红酒绿的世界。

一进酒吧,眼前忽闪明灭的眩光,照得人恶心,李凯门说的话,郑原一个字也没听清,只看到他不断挥舞的胳膊,像是被踩了尾巴似的到处乱晃。

“嗨……你怎么不喝啊。”

李凯门递给郑原一杯酒,他接过酒还没张嘴,胃里突然翻江倒海,赶紧跑到厕所里面呕吐。

“呕~我这是怎么了。”

从卫生间出来,郑原像踩了棉花似的脚底发虚,走下楼梯时不注意踏空最后一阶,突然的坠落吓得他猛一睁眼,酒彻底醒了!

眼前赫然出现梦里那一架巨大客机,这飞机在撞他身体的刹那,像被风吹散的蒲公英般蓦然溶解。

飞机所有零件在一瞬间悬停,朝他身下的云层呼啦坠落,郑原来不及细想他们坠落到哪里,耳边混沌声音忽然清晰:

“原原!”

他循着声音抬头看去,一个熟悉的背影出现在他眼前,郑怀庆还是十五年前出事时的样子,带着黑框眼镜,穿着灰色开衫,衬衫上全是血迹,手里还拿着滴血的牛皮笔记本。

郑原心里一阵激动,待郑怀庆转过身,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亲爹的脸居然没有器官,就像是一具忘记凿关窍的塑料人偶,诡异又恐怖。

眼前的一幕太过惊悚,他吓得朝后倒退,郑怀庆突然抽出一把刀,猝不及防狠狠捅向郑原的胸口。

"啊!"

郑原一瞬间清醒过来,他揉揉脑袋发现自己趴在地上,楼道转弯处摆着黑衣男士装饰画,他躺在地上盯着头顶的霓虹灯光,终于明白为什么会出现幻觉。

奇怪的是,这个幻觉没有像以前那样消弭无形,梦中惊悚一幕就像刻进他脑子的思想钢印,清晰又吊诡。

“怎么回事,还喝到地上去了,你酒量可不行啊~”

李凯门从包厢出门找他,看见他从地上爬起来,搭着背又把他塞进包厢。

一夜欢唱,高歌畅饮,郑原第二天从睡梦中醒过来,头疼欲裂。

“醒了咱们就回去了,我也得给老爷子交代去了,要不然他非停我的卡不成。”

李凯门开车带着他回到岭山别墅,郑原庆幸今天回来得早,亲妈程裕华还没来“查户口”。

“胖子,谢了啊。”

“行,你先休息吧,我有时间再来找你嗨。”

李凯门一踩油门儿一溜烟跑了,郑原蹑手蹑脚输入密码,反手关上大门。

“你回来了!”

“啊哈……妈,您今天怎么这么早过来啊。”

还是失策了,郑原讪笑着看着程裕华女士,此刻她正坐在餐桌上吃早餐,看到周姐在一旁脸色铁青,郑原就知道她又挨训了。

“你还知道回来啊。”

“要不是我今天要出差,想来这儿看看你,还真不知道你私生活那么野,刚才的狐朋狗友带你干什么去了。”

“你看你这一身酒气。”

“我跟你说,你要是敢在外面胡来,我就让你舅舅搬过来收拾你。"

“昨天慈善晚宴,我本来想趁着给你过生日,谁知道你中场就走了,这下蛋糕也省了,礼物更省了。”

唐僧念紧箍咒又开始了,周姐朝郑原撇撇嘴,感谢他救了她一命。

“哎……哎……妈妈,你公司现在那么闲吗。”

郑原无语,赶紧走过去抱住母上大人准备亲上去,被她一把扇开。

程裕华女士嘴上抱怨,脸面却有了笑容,揶揄道:“去,没大没小的,都二十五岁的人了,还来小时候那一套。”

任务完成,危机解除,郑原松了一口气跨坐椅子,周姐知趣地盛过来一碗粥。

程裕华看见客厅桌子上的包裹,出声询问:“这什么东西啊。”

郑原也不知道是什么,只好随便编一个朋友送的礼物糊弄过去:“是我朋友送给我的礼物,我还不知道是什么。”

他喝着粥把油纸包打开,纸包松开的瞬间,嘴里的粥瞬差点喷出来!

这是,那天快递小哥递过来的遗留物件!

怪了,怪了,郑原腹诽自己的脑子好像宕机了,他明明记得昨晚梦境刚出现这本笔记,甚至连血迹的位置都刚好吻合。

“什么东西啊,让你看得那么兴奋,让我也看看。”

“没什么嘛,就是我朋友送我的礼物。”

漆奥峤
作者的话

《萨满秘境》新小说今天正式发布,求收藏,求点赞,求订阅,求月票(重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