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婀神星球 > 正文
4、最爱圣婴颜
作者:艾基波尔  |  字数:2009  |  更新时间:2021-03-16 22:35:54 全文阅读

辛克将骆驼的缰绳交给对骆驼充满好奇的博杜。

这头骆驼并不是骆驼队的领头骆驼,所以,它才能这样轻易地甩掉自己的同伴,孤身一人来到了天国绿洲,成为侍奉婀神的圣骆驼。这是它的命运,真是一头幸福的骆驼。

博杜拉着这头高大的骆驼,他手里的缰绳留得老长,尽量拉开自己与身后骆驼的距离,生怕骆驼踩着自己。

地面是整齐的石板铺成的大道,博杜却提心吊胆地走在这样平整的大道上,如履薄冰。

我与雪儿并排走着,不时用眼角去瞟一瞟她,雪儿的美深深的吸引了我。但她已经顾不得和任何人闲聊,她很忙,一边走,一边低头看着怀里的婴儿。也许是因为长时间的哭泣让婴儿有些累了;又或许是雪儿的呵护让婴儿觉得安全,婴儿在雪儿的怀里静静地睡着了,安详的脸庞、淡淡的眉毛、长长的睫毛、沁着汗珠的鼻尖,都那么可爱,他的嘴角在哭和笑之间上下变换着。

雪儿越看越喜欢,她伸手拉着婴儿的手,想看看这这名婴儿什么名字,但是婴儿那刚刚纹上文字的手腕有些肿胀,皮肤上还残留着血迹、墨汁和蜂蜜,所以纹身的字迹已经看不清楚。

千万不能长时间凝视婴儿的脸庞,这是我总结的经验教训。

如果长时间凝视婴儿的脸庞,我们会不知不觉的在自己的大脑中,按照婴儿的脸庞,对自己以往的所有有关脸部器官的审美标准进行修改和矫正,将婴儿脸部的所有缺点变成优点,同时将婴儿脸部的所有优点最大化,于是,那个婴儿就会在我们的眼中越来越完美,并成为我们新的审美标准。如果这时再转头看一看成年人的脸庞,我们会发现成年人的脸庞是那么丑陋,简直惨不忍睹。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婴儿的脸上写满两个字:“纯真!”

纯真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品质。所谓的正直、善良、诚实和勇敢等高尚品质,在纯真的面前都显得那么做作;那些邪恶、歹毒、狡猾和残暴的人,在纯真的人面前都会一败涂地、不堪一击。

婴儿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种族,“纯真”是他们的种族特长。

雪儿是少数几个长大后还依然拥有着“纯真”特长的人,她与我同岁,也是十八岁,她纯真得犹如天国的使女,浑身没有一丝人世间雕琢的痕迹;如雪方纯净至极的冰雪,不带一点杂质。

雪儿来自雪方,雪方是一片常年冰雪覆盖的纯净土地。我在供品中的冻鱼木箱里见过冰雪,那是骆驼队运送进来的。于是我很纳闷,得多少骆驼驮运,才能将雪儿家乡那广袤的土地上铺满冰雪?

雪儿没有看清怀中婴儿的名字,于是一边小心翼翼地抱着他,一边轻呼:“宝宝!”那声音充满魔力。

恍惚中,我又记起我被送来天国绿洲的那一天,我躺在姐姐丁茂的怀里……这样的幻想次数太多就变得越来越真实,就如同我真的记得那一刻一样。

姐姐丁茂和雪儿一样圣洁高尚,纯真得和婴儿一样。是姐姐丁茂抚养我长大的,但是我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名字并不是姐姐丁茂告诉我的,因为她也一直叫我“宝宝”,那声音充满魔力。

雪儿抱着的婴儿突然撇一撇嘴,好像要哭了,也许是做了个梦,雪儿赶紧唤一声“宝宝”,婴儿立刻裂嘴笑了笑,然后平静下来,鼻息均匀地睡着了。婴儿这一连串突然的举动引得雪儿也笑了起来,在雪儿纯真的面庞上,露出了女神一样的笑容。雪儿的美丽是众所周知的,但是我武断地认为,只有我才能真正透过这种外表的美丽看到雪儿真实的内心,因为只有我才看出雪儿就是一个婴儿,一个圣洁的婴儿。

博杜牵着骆驼,越来越紧张,我拉过博杜手里的缰绳,解放了博杜。

林泰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他要看一看队伍的具体情况。这种极强的责任心不是别人强加给他的,但是也不是他自己想要的。责任心是天生的。

天生的东西,没有人能够轻易摆脱。

林泰说他不想成为指挥者,但长袍人却看出他天生就是个指挥者,因为在接收供品的人群中,我们很容易发现哪些眼神具有责任心,哪些眼神是漠不关心。林泰的眼神里透露出责任心。

在经过多次指挥接收供品的锻炼以后,他慢慢接受并适应,甚至喜欢这个指挥者的角色。

在天国绿洲,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没人会因为角色的转换而感到不适应,也没有人因为指挥别人或被别人的指挥而感到别扭、拘束和不自由。我们更愿意把更多的时间花在怎么样造出最美的东西,做出最美的食物,欣赏最美的景色,穿上最美的衣物……这是天国绿洲的日常,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会就此堕落,我们一直在积极地生活着。因为我们的生活丰富多彩,所以谁有没有闲心去关心那些琐碎的小事。

也许是因为的天马行空的思想让我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林泰大声叫:“费米,小心了你的骆驼,货物别掉了。”

我转头看骆驼背上的包裹,从凹凸不平的包裹外形能猜想出这些货物是一些青铜器皿:青铜厨具、青铜乐器,或许还有一些青铜小玩具等等,这是从山方敬献来的供品。山方有世界上最大的铜矿,婀神赐予山方人的特殊物产,练就了山方人高超的冶炼技术,他们将铜与其他金属按比例混合,冶炼出坚硬无比的青铜,能做出超乎我们想象的东西。

驼峰上的青铜器物已经向一边倾斜,但是我没有能力去把它扶正,只能放慢脚步,像博杜一样如履薄冰地小心前行。

终于,我被拉在了最后面,前面的一切就完整的呈现在我的眼前:一眼望不到头的运输队伍,浩浩荡荡地向绿洲腹地前进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