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仙途小道 > 正文
鹿死谁手
作者:韩铭丞  |  字数:2045  |  更新时间:2021-03-06 00:25:39 全文阅读

一战过后,再无追兵。薛勉与萧闯二人,才得真正逍遥自在,直奔昆仑行去。

  为了躲避追踪,少被他人发觉。薛勉御剑总在云层之上,周遭都是云雾,偶见日升日落,便让萧闯觉得是奇观了。总之,这一路枯燥无味,行得萧闯兴趣索然。

  终于,到了一日,薛勉落下飞剑,萧闯急忙观看,下面竟然是一大片红褐色的沙漠与丘壑。

  “看远处。”薛勉指点道,“看那片雪山么。记住这个位置。”

  二人落地,薛勉取出玉简,交给萧闯,嘱咐道:“这是(降妖谱),(江湖志),(六界图)。(降妖谱)记载各类妖魔鬼怪,(江湖志)记载各类神人逸事,(六界图)记载山川形貌变化。闯子,师傅只让我送到这里,我便回了。师傅让你记住,随便找一处安稳住,等待机缘。昆仑山神怪极多,千万别冒失乱闯。”

  交代完,薛勉又留下些干粮银两,便离开了。

  这是萧闯初次独行,望着眼前红褐炎热的沙漠,他的心中一片茫然。

  向着昆仑方向信步行走,一路了无人烟。途中找到一个岩壁阴凉处,当中有一小水谭,萧闯决定歇一下脚。

  取出(六界图)查看,萧闯才知道,这里便是红山,却离昆仑极近,是昆仑山脉的外界屏障。

  萧闯正休息时,忽有异物闯来。一头麋鹿,径到潭边汲水。

  萧闯立时戒备。这样干燥环境,植物皆不能生长,何况动物。他握剑在手,心里莫名紧张起来。

  这鹿也不怕人,自在饮水后,又跑到岩壁根部阴凉处休息。在与萧闯只距三,四丈远,它蜷身卧地,阖目养神。

  萧闯也不敢言语,周遭一片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麋鹿惊醒,有人御风驰来。

  萧闯观看,来者五人,四个皆都身披兽皮,披头散发。为首的,却是个虎皮衣裙,面上白里泛红的小巧少女,肩上披着长长的马尾辫。

  少女见到萧闯,脆声招呼:“小哥,这鹿是你的么?”

  萧闯下意识摇了摇头,但等他看到来者取下弓箭,瞄准那鹿,他又忙说:“是我的,千万别射!”

  少女又看萧闯,调皮笑道:“到底谁的!”

  萧闯见那鹿已经戒备起来,直言道:“这样荒芜之地,万物皆不生长,何以有鹿。姑娘,你别伤它。万一它有修行,岂不是自找麻烦?”

  少女闻言,甜笑道:“我便以猎为生,这点小事,用你提醒么?”

  她张弓便射,利箭疾飞向那鹿。只见那鹿丝毫不躲,沉角一拨,便将利箭打落在地。

  五人见状,急忙一起把箭射了过去。那鹿用头左右摇摆,便将来箭全都打落了。

  一个汉子见射不到它,持刀上前,施展刚猛刀法,意图击杀这鹿。

  这鹿毫无畏惧,沉首对峙,以鹿角抗拒那汉子刀法。

  只打几个回合,萧闯便看明白,这鹿进退有章有据,蹦跳灵活,顶角有力,那汉子根本不是对手。

  几人见一人攻不下这鹿,便四个汉子齐上。然则无用,那鹿越战越勇。

  少女急了,祭出宝刀,那刀竟是法器,飞到空中,倏忽变大,狠狠砸向那鹿头。

  四个汉子,匆忙散开,怕被法器余威伤害。而那鹿得了方便,可以专心对付少女法器。

  只见它昂首一挺,一拨,巨刀撞击上去,立即有金石相击的鸣响。“当”的一下,巨刀缩回原本大小,被震得飞出老远。

  少女不料如此,惊得面色苍白,呆愣原地。这鹿却趁这空隙,纵跳两步,一头顶向少女。

  萧闯见势危机,不忍见这如花少女惨死,急忙也扑过去。幸好萧闯离得近些,扯着少女就地一滚,堪堪躲过这鹿的撞击。

  四个大汉见生出危险,慌忙把鹿围住,呼喝道:“丫头,快跑。眼拙了,我们降不住它。”

  少女哪儿肯,翻身爬起,便要上前,边说:“苍叔,我们一起战它。”

  被叫苍叔的见到这鹿一头又把自己大刀顶飞,急呼道:“快跑,它被打出凶性啦,我们胜不了的。”

  话音刚落,扑地一下,他的胸口已经被鹿角击穿了。

  少女痛心大叫,浮躁得立时就要扑上去搏命,萧闯哪肯放她送死,一纵便将少女扑倒,压在身下。

  少女挣扎不过,哀切抬头张望,却见随自己来的四个,一个接着一个,都被那鹿顶死。

  少女哭泣道:“你傻么?有力气不帮我打鹿,现在害得我手下尽皆死了。”

  萧闯哄道:“别说话,先趴着。这鹿性情温和,你不冲撞它,没准它会放过我俩。”

  少女还要啰嗦,萧闯干脆八爪鱼一般把她压在身下,用手捂住她嘴巴,一点也不敢容她动弹。

  果然,如萧闯预料,这鹿见萧闯两人不来攻它,只是凝视两人片刻,便安静下来。它想再回阴凉处休憩,却见满地鲜血,气息难闻,踯躅一会儿,这鹿便自行离去了。

  萧闯这才敢放少女起来,甫一松手,却是一巴掌扇了上来。萧闯不料如此,没躲过去,他被打得愣神,半晌才反应过来,气恼道:“我救你一命,你不知道么?”

  少女扑扑流泪,伤心道:“我的仆人都死掉了,你单独救我有什么用!”

  萧闯赧然,抱歉道:“姑娘,我的本事未必好过你,能侥幸救你一命,已经万幸。你的朋友,我只能说抱歉了。”

  少女也知怨不得萧闯,但却伤心生气,一个人倔强地在阴凉处用刀挖掘起来。

  萧闯知道她想掩埋同伴,赶忙上去帮她。少女一声不响,只是闷头挖掘,萧闯也默不作声陪着。

  将四人尸体掩埋立碑后,少女便似失了魂魄一般,躲在阴凉角落,蜷腿抱膝,直愣愣地盯着前方地下,一言不发。

  萧闯怕她伤心太甚,忙凑到近前。少女无心理会,毫无反应,便似没有萧闯这个人一般。

  “姑娘,你若难过,便哭一哭吧,不要憋坏了自己。”萧闯见这少女也是有点可怜。

  少女听他说话,似乎觉得不再寂寞,却只是把头往膝上埋了埋,变得愈发沉静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