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前世桃花债 > 正文
第四章 等候,伺机而行
作者:诸葛凝玖  |  字数:3006  |  更新时间:2021-02-26 10:24:15 全文阅读

魔放禁地:断怠谷——崖边。

一抹墨紫色一跃而下:烬,无尽的下坠之后不他来到了谷底:曼珠沙华点缀在丛生的曼珠沙罗在丛生的量珠之间像是在冰清的玉丝上缀了几抹艳丽的血色

“她…… 好像回来了……”烬的薄唇里。吐出几个字,那抹色一顿竟是一条银

墨蟒一瞬来到烬的面前,硕大的绿瞳里满是清泪

“瑶……回来了吗?” 啪哒——一滴泪落地,落地化作一双曼珠花

烬不再说话,直径到亭内去一具玉格迎入眼帘幽冥俩花映着左右,可着玉棺内本该躺着一个艳丽地的人儿而此时却空空如也

“瑶,瑶她真的回来了吗?”烬看着王棺发愣

“尊上,六天前这玉棺发出了强烈的怨气强到我根本无法靠近,三个时辰之后,我等怨息弱了一些上前查看……玉控里的她……就不见了踪影。”

银蟒吐着信子幽幽的说

“我感觉瑶地又回来了,经历了千年的守候也许地被您真的打动了吧,可能……王,上次同时同刻我在持续了三个时辰时感受到心脉有一种说不出的压魄感烬定了定神“压魄感……那时在是瑶替我抵御剑灵的重击之时

莫非……”

“王……您也知晓担凡魔物在来受伤的时候是可以与系命者发生共鸣,产生共识的….而我的乐命者正是……瑶!”

“剑灵?”

“姑娘……您有什么吩咐?”

“剑灵…… 既然你已被放出,不如……我们即刻回宫,毕竟斩虹剑事关灵族生死存亡。“瑶一边穿着一身夜行衣一边对剑灵说

“不可,这……这怕是行不通。姑娘有所不知,奴婢虽身在姑娘您身边……但,斩虹剑……我不仅无法了回剑体…… 也根本感受不到它的存在了。’’

剑灵立马跪倒“奴婢该死……请姑娘贵罚!”。

瑶正在系衣带的手猛得怔住了…...

难到,她也被魔族人与剑体生生制离……了吗?那……岂不是找斩虹剑••••就难上加难了吗!而此刻……我心脉受损靠内力寻也只有一丝能寻到的可能。魔,若借此来挑起三界的战事

那三界的生灵又要遭受……涂炭了吗!

“那••••••你知晓那剑体被放在了哪里吗?”瑶稳了稳神才发问。

“我被带出来时眼睛止上蒙着黑绸……且是我隐约觉得…..那应该是……一间石室!设错……因为我被带着走了不远就隔着绸条感到眼前有强光刺来......想必是把我带到了0室之外吧……而且那地方有淡谈的长明烛光……在大白天……应该只有在北较芦密、黑暗的地方才会燃起几台长明烛”剑灵顿了顿“那地方也很安静……所以我在出来之前……听到了几声机关挪动的声音……还有类似石门开起才有的声音……如果没猜错应该是一间石室!”“而且等我跟着魔越走越离那关押地方远时……我所惑受到的剑息也越来越淡了……等被带到这御宫外眼睛上的黑绸被拿掉之时……我不管怎么静识,都再也感受不到剑息了。”

被带到这宫外才感度不到了剑息……那说明……这剑息很可能是因为关押之处才变淡…….创灵并没被制离感识……可是这一切的主使者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奠非……是为了阻拦我们去寻剑?不可能,如若是因为这原团为何不直接剥离感识…… 而选择用密室去阻拦?这只要细细想想便知其意……莫非这魔族里有人背叛是我们的内应?…… 也不太可能,我们这些年国为魔界的事派去的灵都被魔认为是内奸而一-斩杀,这若是个内应……烬魄也不会让他活到现在呀!还,如此重用他唉,总不可能是魔尊吧!不过这还真难说……他好像有一丝证我熟悉的感觉……特别是他第一次在床头看我时的神情,好像也挺在意我的……见我昏倒也担心的委命……..不过……唉!我真是糊涂到家了,他是盗剑的呀!怎么会是他,唉……是关心则乱…..也不知他给我使了什么魅药我竟希望是他!

“那只能再想办法抽身去寻剑了,我的出现想必也会引起魔界长老们的猜疑。那只能先来之则……之。饲机再动手!”瑶褪下夜行衣慢慢回到床边。

“是,一切里听从姑娘安排。”创灵扶着瑶缓缓地低语。

次目。早朝之上。

烬眼帘低垂,侧靠在血玉案后的墨玉座上手里把玩着酒杯盏。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上上下下老臣们所禀上的话语,那无非是些下臣们娶在一起细细商论过,么添油加醋要么无足轻重把下属所犯下的错减得不能再轻之后才报上来的话。他一代魔君,只不过看在他们多年在朝中效力的功劳上,不与他们谎报实情所计较。他要真的查一件事那还不小菜一碟。再说这这无足轻重的小事他也不想为心伤神,只要一个眼神就把一桩事轻而易举的推到了韩瑾名下,每每这时候韩瑾都会给烬一个自眼,而烬则继续装作设看见。

而这韩瑾可不是一般朝臣官员能相比的。他在朝纲上是见官大一级的相当于第二个皇上,之所以他能独掌大权只不过是因为烬达觉得太麻烦而以罢了。韩瑾既是烬潮中最器重最放心的重臣,道是有着生死之支的兄弟:

两万年前,魔族在四海汇聚之地众岳齐耸之处-七彩蓬亭,盛排宴宴,四海八荒魔神都可参加。在当日神魔都放下身份、地位种族,天地同庆。当然也有被宴请的神魔,不过不是魔族执掌而是在座每一位都可以同任何神魔纷发请帖。不过,众神魔不仅仅是为此天地稀有的溢满源气的蓬亭而来,也对宴后的猎赛饶有兴趣。

而韩瑾也对猎赛冲满了期侍。这猎赛仅有三条规限:

一、不可在莲珠岭之外进行围猎;因为这莲珠岭之外可就是深不可测的莲珠池,若不慎失足跌落使再无生还可能,这条规限也是为众生而着想;

二、不可以任何理由带兵入岭,这规限是某个王侯带兵围猎时莫名定下的,其实,不准带兵更是怕有人借打猎名号进行杀戮、

三、不可以武夺其他人手中已猎获灵兽。

这,便是无足痛痒的三条规限。还有,这既是“赛”必有奖大多教神魔也都是冲着头榜而来。要夺这头榜可不易,方圆几百万千米的莲珠岭里每部一万年便会要孕出五大灵物:毒杓、玉蛇胆、虻骸、雨毒、玉芷

若有人能话着取回其中任意一样,便可获头榜——乾坤镜,

这镜乃天物,可窥天机逆转乾坤。人人都想要却无人得手,这五灵物有无数人前去寻觅可它们都在至险之地无人取得,就是有也会奄奄一息得到了乾坤镜也无力而视,只好返原。而烬魄,一心想要那玉蛇胆。正碰巧遇上夺胆遇险的韩瑾,从蛇口救下了他,一并取了玉胆,也夺得乾坤镜从此二人便结为生死兄弟,患难与共。而烬这王也做的一点不安分,三五天一次刺杀韩瑾则多次出手相助。渐渐地,魔心也御下了防备,什么事都与对方坦露也不会猜忌对方,韩瑾也成了他相影不离的过命好友。至于为何把朝纲大权双手奉于韩瑾,只是烬厌倦了老臣们尔糜我诈所以拿韩瑾作挡箭牌。一不用烬劳神去步步紧绷的去试探;二又扔了重担只用作个威严的帝君足矣,而且在大臣眼里他“烬”不过是重用韩瑾,从而获取相应利害;烬的修为也大幅度提升,老至们惧于他的威慑也不敢在他眼皮底下造次。

烬装作没看见那怨神既续半听半游神的把玩手中的酒盏。

“臣,有本上奏”左排朝臣中一位老臣出班跪倒,洪亮而有力的声青道使烬不得不作出应答

“左司相,说来听听……’’这位深资大臣一开口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凝聚在他身上。他不慌不忙的说

“禀尊上,臣近日在府中有耳闻。尊上在同时同刻被那斩虹剑灵对峙,敢问尊上可有此事?”

烬有预感,这左司相挑起的话头决不是那么好轻易敷衍过去的,坐正了身体开口答道:“看来这相府的探子可是狠敏锐的呵~!”

“不敢当,不敢当。”“不知尊上把那女子安排到了何处?”

“哦?这事儿难道你也要过问吗?”烬眉间有了些许怒色

“臣不敢,只是好奇有恩于尊上的女子会被安置何处呢?”左司仍就稳如泰山一般,丝毫不乱阵脚,

“安于后宫之内,怎么左司今日如此关心本尊的内事了?”他晓得“后宫”与“内事”很容易引起猜疑,但若想让瑶能在鹿界安居稳住在这群人面前只有明确所属,瑶才能够相对安全一些。

果不其然,话音刚落朝中便议议纷纷。连有条不紊的左司也明显愣了一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