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夜探
作者:下狸巴人  |  字数:2027  |  更新时间:2021-03-05 19:09:17 全文阅读

月亮当头照,青蛙呱呱叫,你好你好,你为什么来到这里了!

陈瑞看了看几乎黑暗的四周,并没有摄像头,唯一需要在意的,就是车辆里的记录仪。

幸好,这个小区破的连车都不想开进来。

陈瑞轻车熟路的摸入一栋破旧的居民楼,小心地打开了门。

“吱……”刺耳的声音让陈瑞皱紧了眉头。

一个小姑娘,居然还真能在这儿住了好几年!要么心狠,要么手辣!

开灯之后,陈瑞带上鞋套和手套,开始一一搜索已经被鉴定科搜索了一遍的房间。

鞋子、衣服、化妆品……陈瑞一个都没放过。甚至对于化妆品,陈瑞还特别上网搜索了价格!

陈瑞扭着身体钻进了床底下。

居然连床底下都那么干净?这个嫌疑犯真是不简单。

“谁!”一声大喝让陈瑞吓了一跳,接着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脚踝硬是把他拖拽出来!

“好巧!”宋英竹骑在陈瑞的身上,笑着打招呼。

陈瑞显然有种被抓奸在床的感觉。他起身弹了弹衣服,一句话不说就准备离开了。

“你不打招呼吗?”宋英竹问道。

“你今天就当没见过我。”

“那可不行。我今天来帮小秋拿换洗的衣服,要是警察问我,我可不能有所隐瞒。”宋英竹一边说一边开始四处查看衣柜。

“有什么条件?”陈瑞只恨自己怎么这么时运不济!

“条件?”宋英竹抬头,好奇地看向陈瑞,“你能给出什么条件?”

“钱。”

“太俗气了。”宋英竹摇头。

“那我走了。”陈瑞说罢就要离开。

“别啊!”宋英竹喊住陈瑞,“这儿说实话怪吓人的,你等我一起呗!我绝对不会说出去,行不?”

宋英竹有着二十多岁年轻人特有的阳光,小麦肤色洁白牙齿,笑起来更是人畜无害。

陈瑞只觉得今天走了背字,烦躁地点头,冷眼看着宋英竹收拾东西。

几分钟之后,宋英竹拎着袋子起身,随后晃了两下。不舒服的眨了眨眼睛,说道:“走吧!”

陈瑞看他的行为不太正常,刚想开口就发现眼前的事情如同螺旋,开始扭曲。

陈瑞用力地眨眼,但是无济于事。

宋英竹更惨,已经开始扶着衣柜。

“打……120……”陈瑞感觉自己说话像是在冒气泡!

“凹……啊……内……哒!”宋英竹的声音就像是外太空传来的音效,又诡异又好笑。

“哈哈哈哈哈……”陈瑞控制不住的大笑,宋英竹很快也加入。

两个男人抱在一起,笑的泪流满面。

陈瑞努力控制着自己,但是越用力越糟糕。

“好久不见~”若隐若现的声音,如同一条轻微的丝线,触碰陈瑞的心头。

这声音好熟悉!

陈瑞想回头,他听到声音是从门传过来的。可是,越是想越是什么都做不到。

宋英竹恍恍惚惚地抬头,看见了一片黑色的影子在陈瑞的身后。

好不容易停住了笑,宋英竹累的大口喘气。

他看着陈瑞满头是汗,似乎在极力控制着什么,伸出手相帮忙,却被一个东西砸中了后脑。

陈瑞眼看着黑色的影子举起什么,砸向了宋英竹。他伸手去接,然后意识就混沌了。

孙思锐一路狂奔到楼下,确实有人来送了封信给王亲亲,还是由保安亲自送上楼去的。

查了监控,孙思锐非常确定这个人就是焦染。

“唐非,帮我查个人!特别急!”孙思锐急的手舞足蹈。

五分钟之后,唐非的消息就来了。

路线很明确,是金陵市护城河的一个角落。

“卧槽!”孙思锐直冲上车,开着就朝着地址过去。

金陵城旁边是废旧的黄河,缓慢游动,波光凌凌。附近的小公园更是恋爱圣地,不知道有多少走到婚姻的年轻人,曾在这个地方度过颇为浪漫的恋爱时光。

王亲亲表情僵硬的坐在一个长椅上,她旁边是一身黑色的焦染。

“亲亲,你这是干嘛?”

“把照片叫出来,你要多少钱都行。”

“亲亲,我说了,我是真的喜欢你。”

“如果我没钱,你怕是连面都不见了吧!”王亲亲再也没有耐心跟这种浪荡之徒打交道,而且她也清楚,如果不抓紧时间解决照片的事情,也许父亲的遗嘱上就没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了。

“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呢?”焦染一脸的难过。

“因为你他妈根本就不可信!”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王亲亲回头,看见孙思锐脸色不善。

“你”焦染的话都没说完,就被孙思锐摁在地上狂揍。

王亲亲看了看四周,幸亏没有人。

孙思锐从十岁就开始练习拳击,从小到大他妈妈都想着全面培养,奈何任何高雅的兴趣都会被孙思锐变成一场灾难,唯独拳击这件事儿孙思锐坚持下来。

今天,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发挥一下,孙思锐可得逮着这个机会。

“别打了!别打了!”焦染像个穿山甲一样蜷缩起来,只露出不易受伤的后背。

“照片!”

“给!”焦染立刻交出了一部手机!

孙思锐把手机交给了王亲亲,随后拿出手机对着电话那头的人问道:“找到了么?”

“你不应该这么问,你应该问:找到了多少?”唐非看着电脑上的各种云端,不得不感慨焦染的大脑。

“这小子基本上是吧所有能用的云端都用了一遍啊!”唐非说。

“要是删干净,能要多长时间?”

“怎么着也得一个小时。”

“给你俩小时。”孙思锐挂了电话,一脚踹在了焦染的肩膀,“码的!还真特么想靠女人吃饭啊!下贱!”

王亲亲看着手机里的照片,脸上一时间又黑又红。

这是,她发现照片开始一张一张的消失。

“这是……”王亲亲将手机给孙思锐看,孙思锐急忙把头撇过去。

“我让一个朋友帮忙删照片了!这小子真他妈会藏!”孙思锐说道。

于是三个人就在这个风景秀丽的黄河边上,度过了一个下午。

临走的时候,孙思锐直接将焦染打晕,省的这小子再唧唧歪歪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