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我在异界治退灵异 > 正文
1.开张,第一单
作者:伊尔76  |  字数:2557  |  更新时间:2021-02-23 20:36:50 全文阅读

“楼上有高跟鞋鞋跟声不是灵异事件啦!”

  “睡眠瘫痪又不是发生灵异事件,你以为漂亮姐姐们瞎了吗一个两个都想压你的床?!?!·”

  “我都说了是你在胡思乱想!看哪里都觉得灵异不如先去医院挂个号看看你的脑子吧!!!”

  涅有些生气的对着镜子梳着头发,一边气到郁结的通过镜子注视着背后的中年人。

  ……说起来,自从她魂穿到这具身体上之后,就没真正的开过张,再这样下去,她就快吃不饱饭了。

  每天来找到她的都是一些脑子不知道被啥玩意卷了的傻批。

  然后他们就会在她面前上演出“欢迎收看本期走近科学”、“我一问度娘度娘都说我要死了”的白痴戏码。

  涅的日常工作,则大多是运用自己对于“理”的能力破获婚外情、调解遗产冲突……简直驴唇不对马嘴。

  “不是的!!大师!求求你救救我!!”

  结果,那个青年一听见涅动了火,就真的较真了起来。

  青年:“不只是诡压床!!诡压床的时候我全身上下都很疼!就像……有无数把刀在割一样…揭开被子我的胳膊上真的出现了刀痕一样的痕迹……大师你看!!”

  青年男人一个死亡蛙跳,抱住了涅的大腿,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都蹭到了涅的身上,并且撸起自己的衣服,给她展示自己并没有什么肌肉但怎么看都很猥琐的蜡黄色肚皮。

  涅:“…………哈??”

  涅一皱眉头,虽然讨厌男人把鼻涕蹭到了自己大腿上,但是额角却意外的突突跳了两下。

  ……只见男人裸露的身体上,暴露出一道道红色像是愈合刀伤一样的疤痕,渗透出凉意,让人看起来触目惊心。

  仅仅是注视着那些疤痕,涅就感觉后背处划过了鸟爪抓过一样的寒意。

  这很显然是千刀万剐……涅眯起眼睛,已经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头之处。

  涅:“发生了什么,请把原本的‘理’告诉我,否则,我的道也是无法施展的。”

  …

  ……

  青年:“……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这样。”

  青年人絮絮叨叨的跟涅讲完了自己前言不搭后语的经过。

  涅趁着她让青年人喝茶的时候换了身莲青色的道袍出来,手持一块镇纸大小的玄铁,并且准备了一沓人民币大小的黄纸。

  涅:“…请不要说谎哦。”

  涅:“你这个,已经是很严重的事情了,说谎的话,你迟早会变成灵异本身。”

  涅空着的一只手背在背后,并悄悄捏着手机。

  “110。”

  ——屏幕上按好了这样的一串数字,随时可以拨出。

  青年:“骗你干嘛啊!!大师救救我吧……!”

  青年再度化身青蛙精,差点把鼻涕蹭到了涅的道袍上。

  涅:“…………去去去滚滚滚!!”

  涅终于忍不住发作了,于是恶狠狠的给了这蛤蟆精一电炮。

  因为像是真正的遗物道袍会增加穿着者的神秘和仪式感,从而使使用者获得“神秘”的加持力量,道袍被弄脏的话,她对抗灵异的能力也会就此变弱。

  从这个青年的嘴里暂时撬不出“理”来,她现在也不能运用自己的“道”,只能一步步逼这个青年人说出真话。

  涅:“…算了,你收拾收拾,带我去你家。”

  ————

  青年的家住在一处非常普通的公寓楼里。

  看上去非常的普通,就是996苦逼社畜最常住的公寓楼,涅深吸了一口气,握紧手机和玄铁。

  ……也许今天之后,这里就要变成凶杀案的事发现场被封锁吧。

  或许因为凶宅效应,房价还会有所降低——涅越想越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

  ……好像在自己生前的那个世界里,生前的自己也一直为了租房而奔波。

  想着想着,涅突然对面前的这个自己穿越来的世界,感到额外的亲切。

  青年:“……就是这里了。”

  青年唯唯诺诺的带着涅走出了停在十三层的电梯。

  一路上,涅那身沉重、优雅又古朴的女款道袍,引来了不少异样的眼光,而且好像因为和普通招摇撞骗的道士给人的印象完全不同,她被当成了一名Cosplay爱好者。

  涅从袖子里抽出三根细香,轻轻挑了个响指,引燃三根线,用白绫将其系在额头前。

  她的一系列手法动作优雅,行云流水,几乎把那个青年看的一脸痴汉相,口水都流了一地。

  ……这样的痴汉为了自己奇怪的xp系统做出凶杀少女的事件,也不足为奇。

  涅:“纸钱铺路,买通世间真理,线香引路,抵达道之彼岸,开——!”

  涅撒下怀中的黄色纸钱,用纤细的手臂一挥手中沉重的玄铁,青年家紧锁的防盗门“哒”的,应声即开。

  青年:“……哇!!”

  面对这神乎其神的一手,青年非但不像正常人一样表现出害怕,反而那满是血丝的双眼里却写满了花痴,并且发出了无比油腻的声音。

  涅则越发感到不爽。

  涅一脚踹开虚掩的房门,放眼看去,这是一间凌乱到令人无法忍受的小小房间,白色的墙壁上贴满大面积露出肌肤的暧昧动漫海报,地上扔满了快餐盒、臭袜子,以及不知道擦过了什么不明液体的纸团。

  令人一闻到就联想到一些糟糕的东西的气味,令涅作为一个女性,倍感生理性不适。

  涅:“那个……你有对漂亮的女孩有过一些很特殊的想法吗?比如说很偏激的x幻想。”

  涅指着一张某米莉亚的泳衣海报,问道。

  果然国男人均白发控啊。

  ……和美丽少女发生些什么,其实这是所有宅男们的幻想吧。

  毕竟“性食色也”。

  死宅:“没有的事啊!虽然小姐你看我这里乱七八糟净是不正经的玩意儿,实际上我这个人很正经的!”

  死宅好像已经完全忘记了害怕,一直用一种油腻腻的眼神,上下扫描着织,就好像想把她一点不剩的吃干抹净一样。

  一瞬间,织感到一种仿佛相当油腻的触感在肌肤上游走,她感到几乎大脑都在被可怕的恶心黏液蹂躏。

  与此同时,涅手里的镇魂玄铁从她的手中漂出,晃晃悠悠的浮了起来。

  ——这说明这个房间中存在的灵异,已经开始对她发动攻击了。

  涅:“还是有的吧?你更偏好什么样子的少女呢?还是说更喜欢把她们变成什么样子?”

  涅双手结出真理之印。

  现在,这件房间,四处都弥散起了难以置信的灵异的味道。

  ……透过真理之印可以看到,面前的房间,已经变成了一片宛如女人子宫内般的血红,这里到处挂着淫靡的露骨肖像,那个死宅变得膨胀、油腻,火山爆发一样从身上喷涌出白色的液体。

  这间房间现在已经变成了灵界。

  青年:“……哥哥我啊,最喜欢你这样的女孩子了!”

  青年淋漓着唾液,面色狂乱的扑了过来——

  青年:“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多想让人看看里面的样子啊!变成液体也在散发出女孩子的香气!!”

  青年:“让哥哥猜猜今天裙子下面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胖次~?”

  涅抓起空中的玄铁,重重将其砸向青年的头,却反而被青年弹得后退几步,虎口一阵阵发痛。

  ——涅不甘心的咬着自己的下唇。

  这是她魂穿到原主身体后,第一次执行灵异治退,且面对的是货真价实的灵异,虽然很想测试自己的力量到底如何,但,直觉告诉她不能恋战。

  涅:“理已具备!已己身之道,请求世间清明!”

  涅双手于胸前再次结印,悬浮于空中的镇魂玄铁,突然金光大盛。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