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黑眼
作者:喝纯牛奶的猛男  |  字数:2093  |  更新时间:2021-03-06 07:16:29 全文阅读

  “师傅啊,这么一个小案子我和小花来就能解决啦。”拥挤的马路上,四个身穿军绿色警服的警察骑着自行车,其中两人正是刘威与花甲,另外两人则是他们两个的师傅,张建国陈国华,两人均30岁出头,名字也是当时大家都会起的名字,什么建国啊,拥军啊,国华啊之类的。

  陈国华个子不高,有点儿胖,眼睛很小,一笑起来与弥勒佛都没什么两样,他看着刘威说道:“犯罪嫌疑人的邻居说他平时很老实,对每个人都和和气气的,尤其是爱自己的妻子和女孩儿,一个这么老实的人,突然做出反常的举动,不能掉以轻心啊。”

  一旁骑车的张建国也点头说:“确实,你们经验还是太少,有两个师傅压阵还不高兴啊。”

  “哪有啊,这不是觉得这点儿小事儿不用劳您二老大驾嘛。你说是吧小花?”在一旁的小花没说话,但是也点了点头。

  就这样,师徒四人骑着白龙…自行车快速的赶到了犯罪现场,这个年代大家还是几户人家住在一个大院里,谁家有点儿什么事都能清楚,整个院子就都传开了。

  他们到达的时候院子里已经站了许多人,众人都围在一起议论纷纷,看见警察来啦急忙给警察让了个道,“同志,你可来了!好半天屋里都没声了,我们在外面怎么敲门也不开。”一个大妈上前拉着张建国的手焦急的说道:

  “也不知道那小陈怎么突然就换了个人一样,平时他可不这样啊。”

  “大妈,我们来了就没事了,你们先都退到院子外面,免得一会儿罪犯万一有什么危险行为伤到你们。”看热闹本就是人的天性,眼看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张建国让刘威与花甲维持好群众的秩序,让群众都退到了院子外面。

  张建国上前敲门,“同志,开一下门,”不过并没有人回应,陈国华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了听,对着张建国摆了摆手,也没有什么动静。

  “同志,开一下门,送温暖的!”张建国一边继续喊着,一边打手势让刘威过来,低声跟他说,“你小子不是喜欢在所里显摆嘛,用到你的时候到了。”

  刘威心领神会的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从兜里掏出了一根铁丝,对准锁眼插了进去,左转一下右转几下,最终咔的一声,门被打开了。

  张建国与陈国华小心翼翼的将门打开,蹑手蹑脚的向屋子里探去,张建国鼻子嗅了嗅,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味道是从后屋传来的!他与陈国华相视一惊,急忙冲向后屋,只看见地上一地的血,一个女性尸体抱着一个小女孩儿的尸体倒在地上,女性尸体的头颅却不见了。

  刘威从后面也赶了过来,看见这一幕顿时忍不住的干呕,这一幕对刚当上警察不久的他绝对是一个强烈的冲击,“快回去打电话叫支援,这事儿恐怕有蹊跷。”陈国华面色严肃的对刘威说道。

  刘威听完还想说什么,被陈国华严厉的眼神给憋回了肚里,跑出去找电话去了。

  张建国则随手拿起一旁用来铲煤的铁锹与陈国华一起向最后烧炉子的房间走去。

  当走进最后的房间,只见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蹲在火炉前,手里拿着炉钩子,炉钩子上串着一个黑色都是血的东西在火上烤,二人定睛一看,在火上烤的正是女性尸体丢失的头颅。

  男子感觉到陈国华二人走进来,还转头对着他俩傻呵呵的笑了起来,他的眼睛里只剩下黑色,嘴角还流血,笑的时候牙上还有几条肉丝,就这么笑嘻嘻的看着陈国华与张建国。

  尽管二人已经经手过许多案子,但也被眼前的这一幕吓了一跳,尤其是犯罪嫌疑人黑色的眼睛,盯着他们两个后背一阵阵发冷。

  “别动,举起手来!放弃抵抗!”由于这个年代的警察,也不对,枪支管理自70年代后一直都很严重,平常警察都是不配枪的,张建国也只能用铁锹指着嫌疑人,这一行为也激怒了他。

  本是笑嘻嘻的黑眼男子收敛起笑容,缓慢的站起身,仰起头直愣愣的看着张建国,全黑的眼睛好像是一个漩涡,张建国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被吸进去了,精神一阵恍惚,而黑眼男子也趁机冲过来用炉钩子直接捅向他的肚子,张建国就像是没有看见一样躲都没躲。

  “建国!”陈国华看见张建国还在干看着,上前一把推开他,可惜还是有些晚了,炉钩子前段顺着左下腹穿过去,张建国疼的面部都有些扭曲,双手用力握住炉钩子不让黑眼男子继续乱动,“老陈!快按住他。”陈国华闻言转到黑眼男子身后准备抱住他锁住他的胳膊。

  谁料黑眼男子一只手缓慢抽出炉钩子,张建国感觉一股大力从手上传来,根本就对抗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炉钩子从自己身体中被抽出,一阵阵剧痛让他疼的昏厥了过去。

  而他的另一只手直接掐住了正想从背后抱住他的陈国华的脖子,直接拎了起来,陈国华少说也有将近200斤,在他的手里就像没有重量一样,陈国华双手不断掰着黑眼男子的手指头,就好像一铁钳一样让他根本无力掰开,由于缺氧的原因,陈国华头部不断充血,面部肉眼可见的变得通红,眼睛整个都在向外秃,最终也停止了挣扎。

  黑眼男子看到两人都已失去知觉,又开始变得笑嘻嘻的,手里拿着炉钩子,上面还串着自己老婆的头颅,一步一步的向门外走去,

  门外的花甲还在维持秩序,刘威也刚借隔壁邻居的电话找了支援,刚准备冲进屋里查看情况,就看见嫌疑人已经浑身是血的拿着炉钩子走了出来,院子外的群众看见后都开始有些恐慌。

  “我师傅呢!你把他们怎么了!”刘威看见只有嫌疑人自己走出来,而自己的师傅却没有出来,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冲上去揪着他的衣服怒吼道。

  黑眼男子只是在笑,笑着笑着,眼中的黑色快速褪去,然后突然晕倒在地上。

  刘威则急忙冲进去寻找张建国与陈国华二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