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披羽山 > 正文
第十二章 撒豆成兵
作者:石沉子  |  字数:2350  |  更新时间:2021-03-05 17:56:29 全文阅读

  古飞放下筷子道,“龙阳山上现在土匪火并,官府本就乐的如此,所以也没有人管,我在山上时见有两伙土匪争斗,一伙有几十人,另一伙才不到十人,本来我也没打算掺和这些糟烂事,但见强势的一伙土匪简直丧心病狂,手段极其毒恶,一个没忍心,还是出手了,这时候人少的那伙已被杀的七零八落,只剩老大一人还在浴血奋战,我领着他突出围困,藏匿了起来。”

  钟离素问道,“区区几十山贼也能把你打的落荒而逃?”

  古飞轻嗤道,“那倒也不至于,只是事有蹊跷,这些山贼不似正常人,失心疯一般,感觉已经失去了神智,悍不畏死,像疯狗。此时徐梁已受伤,恐撑不多时,哦,那一小伙土匪的老大名叫徐梁,当时我就带着他跑了。躲过这一次,后来我们回到他的山寨,已经被夷为平地了,没处落脚,我们就在山里找路下山,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古飞没等韩钟两人说话,便接着道,“先前追杀我们的那伙土匪与另一伙土匪交上了手,我们躲在土丘后观瞧,那伙像疯狗似的土匪明显占上风,而另一伙边打边退,地上躺着几具尸体,看样子不杀光不罢休,也正在这危急的时刻,弱势的一方后边转出一人来,一脸的鬼气,黑袍罩身,伸手抓起一把沙石,大喝一声,口中念念有词,抬手抛撒出去,片刻后从地上突然冒出十几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玩意,此时徐梁正靠在我身边,我明显觉得他颤抖了一下。这些鬼东西手握长刀,武艺精湛,那群疯狗毫无还手之力,一会儿的功夫就杀个精光,奇怪的是,那群疯狗竟没有一个逃的。杀完后,这十几个鬼东西突然就消失了。然后那个一身鬼气的头领在撤退时朝我们藏身的土丘看了一眼,像是已经发现了我们,但并没有计较,而是速速退走了。真是奇怪。”

  古飞伸手捏了捏眉心,叹道,“后来徐梁告诉我,那人名叫雷璋,本是一个小山寨的头领,不知遇到什么奇遇,竟掌握了一门撒豆成兵的旁门道术。势必要统领整个龙阳山。”

  钟离素问道,“那个徐梁呢?”

  古飞回答,“下山后他说有几个兄弟早就出山了,他要去找他们,我们就此分道扬镳。”

  说完他又拿起了筷子,还没伸手便又想起一事,道,“这段时间我还听说过一事,在东海沿边的一个小渔村,有人从天而降,直接就摔在沙滩上,摔成了饼子,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这春天还没过,怪事却接二连三。”

  

  古飞回忆了一下说道,

  “人已经摔得没人样了,衣服也都碎裂了,看不出样貌,只不过这人身披羽衣。”

  接着古飞又喃喃道,

  “那是传说中只有神仙才能穿的羽衣……哦对了,随着掉下来的还有一把佩剑。”

  “有佩剑不稀奇吧。”

  “可他的佩剑却不一样,只有它是完好无损的,这柄剑被送到了菂江城,你也知道,菂江城里有一个镇子叫铸铁镇,当年铁龙寨兵败后,虽死伤大半,不过也有一些人死里逃生撤了回去,但是活着的并没有全部撤走,有几个随军打造兵刃的铁匠就被截在了城里,铁龙寨虽败了,但也重创了菂江城,尤其是那些儿子战死沙场的老人更是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本来刘连泽,也就是刘兴番的父亲,当时他还是副城主,想要处斩这些铁龙寨的遗留,但当时的城主李文远却发令善待战俘,这一来菂江城里怨声载道,那几日夜里来行刺的人一波又一波,刘连泽也和李文远吵的面红耳赤,最后还是只有十来岁的刘兴番对自己的父亲晓明了利害关系,中土这边什么都好,就是锻造技术比不得铁龙寨,比方说这次战斗,铁龙寨长途跋涉来侵袭数倍于自己的中土菂江城,若不是有意外难保不变天。

  “这其中兵刃武器占了重要因素,极北苦寒之地历来是出神兵的地方,当时那几个铁匠中,有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孩子,叫铁岩,也就是现在铸铁镇的镇长,这几个人可以说是留有大用的人才,李文远哪里舍得杀死,最后也是刘兴番提议出告示抚民,大概就是说,菂江城重创,只因锻造水平落后,然后又说明了留下这几人的利害关系,后来李文远经常亲自去往铸铁镇,一待就是多半日,对这几个战俘尊敬的很,从不把他们当做战俘,此事这才慢慢平息下来。李文远也是对刘兴番大加赞赏,后来城主与副城主的关系就慢慢疏远起来,没过十来年年纪轻轻的刘兴番便坐上了副城主的座位。

  “这柄剑就是送到了铸铁镇,镇长铁岩现在年近六十,可是这天下独一无二的铸造大师,不过他看了半天也没弄清楚此剑是何种材质铸成,非铜非铁,非石非玉,却是削金断玉的利器,世间绝无仅有,比起石沉子更是有过之,更离谱的是,铁岩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

  “世间名剑材质虽上乘,却是死物,但这柄剑却是有灵的。而且……”古飞脸色忽然一变,轻声说道,

  “而且据说此剑还有诡异之处,出鞘之后便能感到戾气鄙人,离得近了还能听到心跳声……”

  话音未落便听得楼下厅里“哗啦”一声,三人正被气氛所感染,此时俱都一个激灵,探头向下看去。

  赤土石林自隐峰雪山南山麓起,往南延绵万余里,与赤月群山接壤,地貌各异,气候无常。东西纵深无人知晓,原因很简单,赤土石林已属于迷魂之地的一部分,自古有进无出,出不来自然也就带不出任何关于迷魂之地内部的信息。

  隐峰雪山位于菂江城西北方向,南山麓有一种其貌不扬且非常稀有的矿石,名曰石沉子,韧性极佳且坚韧无比,十年前被铸铁镇镇长铁岩发现,视为打造兵刃的绝佳材料,只是这种矿石极难熔炼,成功率很低,耗费极多,到现在只成功铸造两柄宝剑,一名海沉,一名龙雀。当年青年剑士魏晨阳以石沉子独有的特性在剑招中加入了弹剑式,持海沉一夜间连破奎录山十八寨,尸横遍野,清晨时分杀上峰顶淬剑阁,与当时正值巅峰的剑道领军人物剑道大宗师谢龙鼎激战半个时辰,最终将其弹杀于剑阁长廊的侧檐下。海沉剑也随之名声大振,在江湖上掀起轩然大波。宗师,已可以算是武道一途顶尖的存在,天下门派多如牛毛,历史洪流中不知有多少门派灭亡,又有多少门派成立,但有武道宗师坐镇的门派却能屹立百年不倒,日益发展壮大,宗师即如此,更何况大宗师,那是何等的人物,放眼整个神州大地也不过寥寥数人,大多仙迹难寻,神龙见首不见尾,每每现身俱以雷霆之势撼动整个江湖。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