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猎梦师 > 正文
第567章吃鬼钟馗
作者:安和天下  |  字数:2134  |  更新时间:2021-06-20 00:33:01 全文阅读

云中道人《平鬼传》记载:“话说大唐德宗年间,有一名进士,姓钟名馗,字正南,终南人氏”。

《唐·钟馗传略》记载:夫钟馗者,姓钟名馗,古有雍州终南人也,生于终南而居于终南,文武全修,豹头环眼,铁面虬鬓,相貌奇异,经纶满腹,刚正不阿,不惧邪祟,待人正直、肝胆相照、获贡士首状元不及,抗辩无果,报国无门,舍生取义,怒撞殿柱亡,皇以状元职葬之,托梦驱鬼愈唐明皇之疾,封“赐福镇宅圣君”,诏告天下,遍悬《钟馗赐福镇宅图》护福祛邪魅以佑平安。故名噪天下也!

中华几乎无人不知钟馗盛名,而且在各种传统节日时,有些地方还分别保留有不同的纪念钟馗的习俗。

如在端午节时进行的:请钟馗、跳钟馗、闹钟馗、吃粽子、赛龙舟、挂菖蒲、蒿草、艾叶、薰苍术、白芷、系百索子、做香角子等活动。

其中尤以请钟馗为必不可少的行为,甚至在春节到来前也有这样的风俗,人们将钟馗请进家中,或将钟馗玉佩系于胸前。

“赐福镇宅,唯钟馗”。“拜请钟馗,中榜得魁”。“钟馗真神显,送咱福禄寿禧安”。

在端午纪念屈原的赛龙舟活动上,有些船头也会在悬屈原像之外挂上钟馗像,鼓噪呐喊,各船互相争先。

钟馗是有名的辟邪大神,我小时候常听说他吃鬼的故事,并常常幻想自己能有像他一样的本事,智勇双全,名扬天下。

哪怕能学会他吃鬼的本事也是一大幸事。

当然,随着我年龄逐渐增大,这种儿时的幻想也逐渐泯灭。

可当我用嘴巴撕下那吊死鬼身上的一块魂魄并不慎将其吞咽下肚后,我那个早已化作尘埃的美梦又忽然死灰复燃,在我心中熊熊燃烧起来。

我相信自己能吃鬼,并急于确认自己真的能吃鬼这一件事情。

我之所以如此肯定,也不仅仅是因为刚才那一嘴。

还因为我的牙齿。

我从小就总得一些奇怪的病症,如身上突然出现一些奇怪的斑块啦,脑袋上突然长出一个像牛角一样的小小突起啦。

而在那几年,我嘴里长出两颗奇怪的牙齿。

并非从牙床着生,而是从门牙两侧上方牙龈的位置突然钻出,并且越长越大,而且锋利无比。

乍一看就像电影里僵尸用来吸食血液的牙齿。

牙医说这牙长的位置比较奇特,如果拔掉的话就要对牙齿进行大修整,可我们家那时候根本拿不出一定点钱,所以这牙也就一直保留到现在。

后来到黄龙山时刘师傅看到了这两颗怪齿,他说这是鬼齿,不能拔,留着大有好处。

可我问他有什么好处的时候,他却支支吾吾不肯说,似乎自己也不知道这所谓鬼齿的明确用途。

我从那时起便以自己的两颗怪牙为荣,再也不想拔掉,因为我想看看这牙究竟能有什么用。

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我吃鬼的本事很有可能就是这两颗牙所赋予的。

因为鬼本无形,若不是在一些特殊手段的配合下,如鬼怪自行使用的一些本领,或者是道士驱鬼时用的一些手段,人类的身体压根碰不到它们。

可我不仅能碰到,而且魂魄下肚都是顺理成章的感觉,似乎一切都已经被安排好了。

这下我更加坚信自己能吃鬼。

等了十多分钟,屋外叫喊的声音越来越多,还伴随有“咚咚咚”的敲门声,让人心里甚是担忧。

在场几位老人面目凝重,盯着窗户都不说话,喉结一上一下,可以看出他们心里也很担忧,毕竟他们也有自己的老婆孩子。

趁着他们发愣的功夫,我猛然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快步冲到屋门前,拉开门栓跑出去,随后立刻关上屋门,从屋外将门柄锁住。

“砰!砰!砰!”

他们在屋里用力拍门,大喊着“你这孩子要去哪儿?快回来!”

但我没有理会,仿佛鬼魅一样窜出院子,远离了他们的呼唤。

村子仿佛已经化作炼狱,在月光普照之下,四面八方尽是哭泣哀嚎,还有几个搏斗碰撞的声音,想必是屋门已经被破开。

我先顺着搏斗声跑去。

果不其然,院门大开,可以看到院内有依稀的灯光。

冲进院子,屋门也是大开,两个人影正在屋内缠斗,其中一个手拿菜刀的明显落了下风。

我悄悄顺着墙壁溜到门边,可以听到里面男人粗重的喘息声,还有小孩子恐惧的痛哭。

扒在门框上朝里一看,那家户主正好面对屋门的方向,而那个吊死鬼则就站在离屋门不远的地方。

户主看见我,先是吓了一跳,似乎以为吊死鬼又添了帮手,不过等他看清我的全貌后,神色明显一轻,嘴角咧出一抹劫后余生的笑。

吊死鬼发现他表情的变化,扭头朝我的方向看来。

我看它要转身,急忙三步并做两步冲进屋子,在它看到我之前高高跃起,奋力张大嘴巴,一口咬中它的脖子,随后狠狠一撕,破出一个大豁口,同时将它脖子上残留的半截的上吊绳咬断。

它仿佛瞬间失去了力量,没有像上一个吊死鬼一样即刻毙命,不过也是捂着脖子在地上不停打滚,痛苦地哀嚎。

户主见状连忙冲上去,一刀砍中残废的吊死鬼,结束了它的性命。

这一口魂魄仿佛大补的灵药,顺着我的食道滑入胃中,又落入丹田,随后传遍四肢百骸。

我感觉身上的伤口突然奇痒难忍,揭开创可贴一看,竟然已经结痂愈合。

我没有理会那家人惊骇的目光,嘱咐其关好门窗后兴冲冲跑向姥姥家。

这个吊死鬼明显要弱一个档次,此刻连大门都还没闯进去,还在院门前盯着门缝想办法撬锁。

这次连偷袭都用不到,我直接乌拉哇啦大喊着冲上去,按住它的脑袋,撕咬几口将其干掉。

院里突然传来姥爷苍老的呼唤:“二蛋?”

“诶!”我连忙答应。

“外面怎么了?你咋半夜出来乱跑,身上口子好了没?你······”

“好了好了!”我连忙打断他的话,“你们锁好门窗,千万别出门!”

喊过之后我继续奔向下一家,可等我转身的刹那,却猛然愣住。

姥姥家处于村子偏高的位置,站在门口就可以鸟瞰大半个村子。

我仿佛看到了末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