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猎梦师 > 正文
第565章鬼把式
作者:安和天下  |  字数:2086  |  更新时间:2021-06-19 00:52:01 全文阅读

手中的苇杆在河里不断地划过,他的身影也一点一点地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中。

当这老者走后,我才想起来他到底是什么人。

相传在很久以前,有的地方没钱修桥,过河全靠摆渡。

那个时候就出现了一种职业——摆渡人。

一个人一叶小舟一根苇杆。

在河的两岸来回穿行,靠送人过河而混口饭吃。

有的时候还会被朝廷官员征用,下了力气还不讨好。

摆渡人的身份和地位其实是比较地下的,与下九流并行。

下九流是指:师爷、衙差、升秤、媒婆、走卒、时妖、盗、窃、高台、吹、马戏、推、池子、搓背、修、配、娼妓、打狗、卖油、修脚、剃头、抬食合、裁缝、优、吹鼓手、巫、大神、梆、戏子、街、卖糖。

摆渡这个职业甚至有的时候连下九流都算不上,可谓是十分贫贱的一个职业。

所以经常不被人看好,就连下九流行业的人也可以去欺负他们。

久而久之,摆渡人这个职业也就越来越少,只在某些比较穷困的地区仍旧存在。

摆渡人其实是有一定风险的,虽然每个摆渡人都是撑船的好手。

但古人不是有一句话吗,善泳者溺。

淹死的都是会水的翻车都是老司机,翻船的也都是老摆渡了。

一般来说摆渡人翻船死了之后都会有新的摆渡人来接替,毕竟大家过河都是需要坐船的。

但在西汉和平年间,夜郎国附近的一个小村庄里却发生了一件怪事。

“摆渡人溺亡,无后者接替,出村路荒余数载,百姓不得渡河。”

《民间杂事怪谈》里讲述了一个关于摆渡人的故事,我平常没事就喜欢把这本书当做聊斋看。

“忽一日,郎国秀才回乡探亲,不知无人摆渡,苦立河岸良久。”

“秀才昏睡之时,突见一舟行来。乃撑船,与其攀谈,摆渡人不语,默然送其渡河。”

“上岸后,翻尽行囊寻见十枚铜钱,想予以报答,摆渡消逝已。”

“秀才惊,归家告知,反复得知摆渡已荒余数载。”

《民间杂事怪谈》里记载的事情大多数都跟小说一样,真实性很难估量。

但这篇关于摆渡人的记载,我却看了好几遍。

当我看到这老者消失的时候,才猛然想起来。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老者应该就是已经溺死的摆渡人。

这种人或者说是冤孽吧,被称为鬼把式。

这种冤孽基本都是好鬼,不会害人,只会重复着生前的工作,把需要过河的人稍带过去。

如果你感激的话,就给他烧点纸钱,也算是表达点心意。

如果你不烧的话,人家也不会怪罪你,毕竟他们只是为了帮助有需要的人。

我对着摆渡人消失的方向点了两根贡香插在地上的泥土里,随后重重地鞠了一躬。

“多谢前辈的帮助。”

良久之后,我才抬起身子。

我没有带纸钱,就烧两根香表达谢意吧。

村里唯一的顶梁柱已经倒下。

有几个年轻的小伙子气冲冲跑进院子,说今夜要去法台那边驻守,打死恶鬼为方爷报仇。

但都被村支书厉声喝止,轰出院子。

大人们一人一只香烟,各自低着头谁也不说话。

我觉得心里憋屈,找个马扎到院子里静坐,看着照在东屋墙壁上的残阳一点点消失······

山穷水尽。

夜晚如期而至,一刻也不迟,终究不肯因为所有人的期盼而稍晚上一会,或者压根别来。

我、医生和几位村干部守在房间里照顾方老汉,其他人全部躲在家里,将院门和屋门死死锁住,把门上蒙尘的门神像擦得干干净净,取出自家的菜刀握在手中。

男人们全都握着刀守在自家堂屋,妻女老人们则躲在里屋避难。

就连白家也不例外,因为要办丧事,所以他们家并不能关门,所以一大早就看到白老太爷在几人的搀扶下四处巡查,指挥自己儿孙们搬运石块在大门和院墙各处摆下奇怪的阵型。

村里的蛐蛐和青蛙似乎也都预感到了这里的危险,全都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一点声音也不发出,倒是只有挂在树上的蝉仍不明所以,依旧“知了知了”叫个不停。

我身上伤口正在愈合,所以总觉得犯困,听着枯燥而不断重复的蝉鸣,困意更加显著。

最后我终于挺不过,身体一歪,依在柔软的病床上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一片黑暗,周围尽是怪物的哀嚎,仿佛炼狱一般恐怖。

莺儿在我身边不停徘徊,还有几个和她一样的吊死鬼,但都蒙着宽大的黑布,这些催命的魍魉不停在我身边飘来飘去,发出阴恻恻的哭声。

那肯定是被莺儿杀害的人。

我运用起平头老汉教我的气力,将全力汇聚于双腿,猛地蹬地而起。

梦里的我身体轻盈,这一用力下立刻追上一个神出鬼没的吊死鬼,双手成刀,从勒在他们头上的上吊绳边划过。

“啪。”

绳子应声而断,蒙着黑布的吊死鬼晃晃悠悠掉落,在空中缓缓淡去,消失不见。

等到我把所有吊死鬼解救,莺儿才终于给我一个正脸。

她脸上依旧挂着戏谑的笑容,从远处朝我一点一点飘来,我却突然动弹不得,更别提和她搏斗了。

这幅场景和昨晚的那幕一模一样,我猜一定是我心里的阴影在作怪。

莺儿再一次站到我面前,在我看向她那张扭曲恐怖的脸时,我惊出一身冷汗,猛地从噩梦中惊醒。

屋外不知何时已经没有了蝉鸣,屋里一片死寂,空气变得十分冰冷。

我搓搓胳膊,看向在场的几位老人。

医生正紧紧握着手里秤药的小秤杆,另一手端着小秤砣。

几位村干部全都将烟头掐灭,此刻正将视线全部放在同一个方向——窗户。

我顺着他们的视线看去,顿时吓得浑身一抖。

窗户边正站着一个黑漆漆的人影,一动不动地看着屋子。

我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还有其他人沉重的呼吸。

在这紧张的氛围下,外面突然传出阵阵惊叫。

有近有远,有大有小,有的声音中满是老人的沧桑,有的声音中还带着孩童的稚嫩。

想必每家每户屋前窗前全都是这样一幅场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