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消失的凶器 > 正文
第四章 消失的凶器
作者:牧鱼人  |  字数:2460  |  更新时间:2021-02-27 22:53:45 全文阅读

三人来到张立伟的房间,相比于张可和李宏毅,张立伟表现冷静了很多,也许是因为年龄大了一些,见过了太多世面。西装领带带有些许的褶皱,眼睛很红,像是昨晚没有睡觉。

“张妍死了”李队这次换了说话的顺序。

张立伟抬起了头,紧紧的盯着李队,过了一分钟说到“怎么死的,你们找我来干嘛。”

“说说你们的关系,昨天你来她家做了什么。”李队继续流程似的发问。

“我是她的上司,昨天我来是找她拿策划方案的。”张立伟显然不愿意做过多的回答。

“昨天晚上11点到凌晨12点半你在什么地方”李队继续问到。

“昨天我在家赶一个方案,忙了一个通宵,都没合眼。”张立伟机械式的回答。

“谁能给你证明?”

“我和老婆离婚了,家里就我一个人,没人可以证明”

李队停止了发问,看向了李弈轩。

李弈轩走到了张立伟跟前,睁着他的衣服看了看,又把鼻子凑到衣服上闻了闻说到“张总看来是很忙吗昨天衣服都没换一身的汗味啊,对了,张总家里养鱼吗?”

张立伟愣了愣“我从来不养鱼,家里甚至连花草都没有”

“王叔,我没问题了,我觉得可以把他们带到案发现场了是不是李队”李弈轩冲着李队笑了笑。

李队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小张,将张可和李宏毅带到死者房间里”王局到门口冲着不远处的张浩喊到,接着又对屋里的张立伟说到“走吧,和我们一起过去”。

“张警官等下”李弈轩跑到张浩身边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张浩一脸疑惑的点了点头。

几人来到案发现场,李宏毅和张可也被带了过来。

李弈轩看着李队问到“李队你来吧。”

“还是你来吧,是你先发现的”李队仍然面无表情。

李弈轩点了点头环绕所有人一周“从案发现场的痕迹能看出来凶手很匆忙,来不及抹去门口的血迹,而张女士每天早上都有擦拭屋里的习惯,所以屋里出现的三枚指纹是昨天留下来的。这说明你们三位昨天都来过现场并且留下了指纹。如果凶器处理了指纹在抽屉把手上应该是一枚指纹都没有而不是有三枚指纹,我们从死者倒下的形态以及门窗完整可以看出凶手是死者开门请进来的,也就是说凶手是死者的熟人,也就是说凶手在你们三位之间。”李弈轩看了看三位嫌疑人说到。

“你有什么证据........”李宏毅准备反驳。

“听我说完,待会有你们辩解的机会。”李弈轩打断了李宏毅继续自己的推理“从死者头部的伤口判断出凶手身高一米八左右,凶器是一件宽4公分长50公分的不规则钝器,但是这么大的凶器如果是凶手带进来的一定会引起死者得注意,而死者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一击即中”说着李弈轩还比划了一个双手挥动凶器的动作。

“所以我推测凶器本来就在死者放家里,但是死者生前摆放东西都是层次分明,各有各的专属位置,所以现场除了丢失的电脑和手机外并无我们推测的凶器丢失。而现场又找不出于伤口形状相符的钝器。所以只有一种可能,凶器是凶手自己用死者家里的某些物品制作出来的。”说到这李弈轩走向了门口的鱼缸。

“张可,你说过死者鱼缸里的东西都是死者自己亲手放置的,每个石头缝隙里都有一株水草,你来看看现在的鱼缸有什么不同吗?”

张可闻言走了过去看了看鱼缸“这个鱼缸被人动过,里面的石头都压住水草了,这绝不是张姐的习性。”

李弈轩点了点头,戴上手套伸手从鱼缸里拿出了几块石头对着众人说到“这就是凶器的一部分!”

“石头虽然形状,宽度符合,可这怎么能连成50公分长”王局一脸疑惑。

“对,所以我说这是凶器的一部分,而另一部分在凶手的身上,我说的对吗,张立伟先生。”李弈轩转头看向了死者的上司张立伟。

“你,你凭什么说是我,他们两个难道就没可能吗,他们也可以找块布包着石头......”张立伟显然慌了起来。

“哦?张先生怎么知道石头是用布包着的?”李弈轩嘿嘿一笑,不等张立伟再反驳说到“从你们三位进门我就在观察你们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可以和这些石头组成凶器,刚才我在你跟前闻到你身上有鱼腥味,显然你昨天只忙着从手机电脑里找某些东西,没有时间处理”

“张警官,东西准备好了吗”只见张浩从手里拿出了一条领带递给了李弈轩。

“谢了”李弈轩冲着张浩笑了笑,那些领带走到鱼缸前,将鱼缸里的石头拿了出来装进领带里,不一会一根长约50公分,宽4公分的凶器就出现在了李弈轩手里。

“张先生,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你不养鱼,你领带上的鱼腥味从哪里来的?”李弈轩望着一件紧张手抓着自己领带的张立伟。“虽然你将领带上面的血迹冲洗掉了,但你没有将鱼腥味洗掉,并且你可能并不清楚,血液用水是洗不掉的。以现在的技术轻松可以从你的领带里检测出死者的血液,你还有什么狡辩的吗。”

听到这张立伟整个人吐了口气,放下了抓在领带上的手,叹了口气“不错,人是我杀的,我知道肯定会被发现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说完举起了双手等着旁边警察的手铐。

“那你杀她的理由是什么,并且你应该刚开始没打算杀她吧,不然你也不会选择临时制作这样一个凶器。”李弈轩想从张立伟口中得到作案的动机。

“她手里有我倒卖公司机密的证据,我来只是求她放过我,我不想我一辈子的好形象毁于一旦,但她坚持要公之于众,我当时失去了理智只想灭了她的口。现在想想她就是那样一丝不苟的人怎么可能会放过我这样的人。”张立伟将一切都说了出来,而动机却让所有人都气愤不已。

“因为一己私欲,一个年轻的生命就倒在了血泊里,你去死”,李宏毅激动的冲上去想要揍张立伟被旁边的警官控制住。

“法律会惩罚每一个罪犯,给每个人一个公平的答案”王局沉的声说到。也许作为一个人他也想揍张立伟一顿,但他是个人民警察,为每个公民撑起一杆秤的人民警察。

张立伟被带走了,张可还在原地掩面痛哭,李弈轩拍了拍他的肩膀和李队一起走出了房间。

“如果他稍微细心一些处理掉领带,也就没有直接的证据定他的罪了”李队看着天空喃喃到。

“也许他这样的人只想着处理掉自己污点的证据,根本没有考虑过销毁证据吧,毕竟每个人在意的都只是占据自己心里最重要的位置,也许冷静下来才会想明白孰轻孰重吧,幸好我们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人心是复杂的,但也是容易被眼前的东西蒙蔽的。我先走了李队”李弈轩想起了自己的父亲,父亲的牺牲也许并没有那么简单,这些话是在说张立伟,何尝又不是说给自己听的呢。

“唉” 望着远去的李弈轩,李队叹了叹气。

(全文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