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汉灵昭烈 > 武松来也
第39章:燕勒留信
作者:七郎不姓杨  |  字数:2017  |  更新时间:2021-03-05 13:03:23 全文阅读

火烧清云观之后,武松二人一直等到天色黑尽,才趁着夜色,越过城墙返回了杭州城内。

翻跃城墙这事,对于亥言自然不在话下。而自从跳了一次山崖,武松也自知有驭风之力,此番正好可以再试试。

杭州城的城墙不算高,约两丈有余。武松一跃而起已是一丈有余。半空中,武松脚尖再点,借城墙之力又跃起数尺,如此交替而纵,三四步之下,已是跃上墙头。

看着武松落下,已经站在城墙上的亥言一脸满意的笑容。

“武都头,你就驭风之力又见长了。不出几日,你怕是就能凌波而飘了。”

“当真,你这小和尚莫要哄我,我可不会水。”

“在武功之事上我从不开玩笑。”

“是吗?”武松也正色道,“那其余诸事,你已经诓骗过我了?”

“武都头你......”亥言有点措不及防,“你见长的看来不止拳脚上的功夫。”

言罢,他扭头独自走了。

武松看着亥言的背影,笑了。

......

一连三日,武松都没出过客栈的门。独臂和尚的身份还是太惹眼。

独自在客栈里,武松也有了静思的时间。而且,盘膝打坐,闭目沉思本来就是他之前生活的一部分。

自从入世之后,武松一路经历了诸多事情,不知不觉中卷入了兵书之争。几次出手,打了官兵,跳了山崖,烧了道观......

这样的日子和往日做梁山好汉时很像,虽然据亥言所言,那些日子其实并不存在。

但他觉得,这些日子里的他正是他该有的样子。或者说,如果重来一次,他肯定还会义愤难平,仗义出手,杀该杀的人,救该救的人。

他突然想起来,当年在六和寺和众兄弟作别,宋江只留给他四个字:任从你心。

而入世那日,亥言也对他说了同样的四个字。

他不知道今后还会发生什么,但他突然间有了一种渴望,渴望在这个并不太平的世界做点什么。

武松虽三日未出门,但酒却一日不少。

亥言每日回来,总会带回一坛上好的女儿红。

当然,也会带回杭州城里的消息。

柳如烟要去知府府上贺寿,听到这个消息时,亥言有些吃惊,但却也不意外。

柳如烟既然和老种经略相公有如此渊源,自然绝非一般的青楼女子。她突然要去知府府上贺寿,也绝非去献歌舞那么简单。

亥言一边看着武松喝酒,一边托腮琢磨着什么。

“那日在山上,你见过柳娘子的身手,如何?”亥言突然问道。

“剑法精妙,很厉害。”

“有多厉害?”

“嗯。”武松沉思了片刻,“梁山中的三位女将应该都不是她敌手。”

“那和你比呢?”

“这......”武松微微一愣,“说实话?”

“当然。”

“五十招之内,我未必胜得了她。”

亥言听罢,沉思了一会儿又问道,“倘若她要刺杀知府大人呢?”

武松又是一愣,随即道,“如果知府的军士不披重甲,恐无人能拦得住她。”

看着亥言一脸苦思之状,武道追问道:“你为何有此一问?难道......”

“我也不是十分肯定。”亥言道,“只是觉得有此可能。”

“那柳娘子为何要杀知府?”

“我要是知道,就不用在此苦想了。”亥言忍不住白了武松一眼。

“那你何不直接去问她。”

“你让我去青楼?”亥言没好气地道,“大宋虽然世风开放,但我好歹也是个出家人吧。”

“谁让你去青楼了。”武松道,“亏你一向机灵,难道你不能去燕勒居吗?”

闻听此言,亥言顿时眼前一亮,一拍脑袋,“哎呀,真的。我怎么没想到。”

“事不宜迟,明日就是知府寿宴了,我这就去燕勒居。”亥言转身就往外走,“回来给你带两坛女儿红。”

正午的燕勒居,客人不算多。

亥言走到柜台前,先扫了一眼四周,然后低声对着掌柜道:“烦请告知你家小姐,就说有个小和尚找她。”

掌柜是位中年男子,听到亥言的话,微微一愣,旋即露出了职业的微笑。

“这位小师父,在下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掌柜道,“若是喝茶,请里厢就座,若是化缘,且稍等。”

说着,掌柜从柜台下摸出几文铜钱,笑着递了过去。

亥言看了一眼掌柜手里的铜钱,笑了。

“你既然身为掌柜,可知这燕勒居名字的来历?”亥言突然问道。

“小师父何来此问?”

亥言没接话,而是念起了范仲淹的那首《渔家傲•秋思》: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一首词念完,掌柜那装出来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他警觉地扫了一眼四周,把亥言拉到一边,低声问道:“你究竟是何人?”

“罢了,小僧也不为难你了。”亥言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信,“你只需将此信交于你家小姐,她自会明白。”

掌柜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信函。亥言又道:“倘若要寻我,可到城南高朋客栈。”言罢,转身出了店门。

信不长,只有寥寥数语:安无恙,山神庙一别,甚念。观有贼,出家人亦敢金刚怒目,盼复。

亥言相信,柳如烟但见此信,必然会明白。

一看到信,柳如烟就明白了。

不过她并不想让这两个和尚插手此事。尽管她知道武松身手了得,亥言心思周密,倘若能得他们相助,胜算又多了几分。

但此番前去贺寿,是她三年蛰伏之后的蓄力一击,此时已是箭在弦上,她不想再横生枝节。

柳如烟相信,成败在此一举。

柳如烟刚将信收入怀中,翠荷正好推门进来。

“可是去莫干山的人有了回报?”未等翠荷开口,柳如烟先问道。

“是的小姐,刚接到那边飞鸽传书。”

“何字?”

“万事俱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