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太荒剑主 > 第一卷 鬼龙落渊
第二十章 割肉
作者:烟雨画江南  |  字数:4225  |  更新时间:2021-03-05 23:14:05 全文阅读

   “你想住在武侯府?”叶熠打眼儿扫了眼韩玉林。

  “全明,给俺找个合适的院落,今个儿打理打理,明日俺就得住下。”

  “是。”

  韩玉林身后有个白衣白靴白宝剑的侍卫,年纪轻轻,仪表不凡,他收到韩玉林的话就着手要去办,丝毫不将武侯府的人放在眼里。

  叶熠见此没说什么,看了眼浦小雨吩咐道:“扶我娘回沁春小居,幼宜,你这么多年没见娘了,多陪陪娘。”

  “熠儿,你……”

  “娘你放心,我一会儿就去给你研墨,别急。”

  叶熠小步走来,扶住戚氏的一只胳膊安抚道。

  戚氏听此不再多说,她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儿子,半晌后欣慰道:“你真的长大了。”

  “那可不是,娘你赶快歇着去吧,我会尽快给你找个儿媳妇,让你抱孙子的。”

  “好,娘等着……”

  浦小雨扶着戚氏缓缓退下,叶幼宜起身,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强颜欢笑,打趣了一句:“哥,我看小雨就挺好的。”

  “去去去,你赶紧歇着去。”

  送走关心的人后,叶熠和煦的脸色猛地一边,顿时犹如一尊俯卧的雄狮,不怒自威。

  他转身一屁股坐在首座的太师椅上,冷冷盯着韩玉林,面目表情道:“我给你一个选择。”

  “选择?哟,叶世子好大的威风,你真当你是个东西了!”

  韩玉林今日本意是直接将叶幼宜拿下,可真正看到叶幼宜时,他承认那个女子真的比他家里的那些娇美人要强千百倍,所以他上心了。

  他想要一个完美的,从心灵到肉身都活着的叶幼宜。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道理韩玉林懂得,所以韩玉林生怕这匹俊的让人心痒难耐的胭脂烈马做些什么出格的事,比如自尽在新婚洞房里。

  刚刚戚氏在,韩玉林收敛了太多脾气,就是想将叶幼宜稳住。

  而现在只剩叶熠一人,韩玉林觉得,可以先用一些阴狠手段将这位大舅子训成一条听话的好狗。

  韩玉林磅礴的身躯缓缓逼近叶熠,他对于养狗这一巧技很有手段。

  王都得罪过韩玉林的人又或是被他看中的人,无论权贵重臣还是市坊平民,这位都会将其训成随意玩弄的“牲口”,等腻了又随便扔到哪儿,任其生灭。

  “韩世子,虽然最近我开了杀戒,可我不想杀不相关的人,你若安静呆在王都等上三个月的话,一切都会风平浪静,可惜,你来到了这儿。”

  叶熠为自己泡了杯茶。

  武侯府的茶叶只是寻常茶叶,并不润口,也看不清茶名,但里面苦味偏重,叶熠很喜欢这份苦味,他前世喝的甘醇琼浆太多,这一世,迷恋上了醒神的苦味。

  听见叶熠的话,韩玉林丝毫没放在心上,继续往叶熠面前靠近,同时从怀里取出一枚圆润简约的玉瓶。

  “杀一只蚂蚁也是杀生,真不知道你这样的废人能开什么杀戒,话说你也该值得庆幸了,能被俺看重收下当狗的废人,你是第一个,从前起码也得个万里挑一的炼气骄子,最高的,俺可调教过朝元境的大武师。”

  韩玉林很是自豪,他轻轻拔开瓶塞,其中飘出一阵迷迭香味。

  只见韩玉林的神色逐渐狰狞疯狂起来,他那颗硕大的脑袋有叶熠两个头大,此刻挤在叶熠面前,目若铜铃瞪着叶熠道:“到时候我会当着你的面把你妹妹活活玩儿死,放心,也会给你留一份,你就跟我府里的那群‘畜生’试试死人的味道吧。

  真是让人迫不及待,等你药醒之时,看着自己妹妹的尸体,又想起自己做过的事,我实在太像看看那时候的你还能不能这么淡定!

  来吧,吞下这第一口妖魂散,乖乖做我手下的狗。”

  韩玉林的表情越发扭曲起来,简直像一张从幽冥地府里闯出来的厉鬼,他额上的一根根青筋鼓起,如同挤着恶心的蜈蚣毒虫。

  这位韩王幼子想要搬开叶熠的嘴,强行为其灌药,可他万万没想到,叶熠会出手。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掴在韩玉林脸上,当即把韩玉林打傻了。

  空气冷的可怕。

  韩玉林脸上还维持着呆愣的表情,他没反应过来,他的意识里从没想过有人敢扇他耳光。

  坐在太师椅上的叶熠打量了一眼面前肉塔一样的韩玉林,从容淡定道:“你委实不像个人,更像个牲口,不,你远不如牲口。你这人身上唯一让我高看一眼就是,你竟能吃的这么胖,一个不到二十岁可个头却如同一座小山的人我还没见过,你让我长见识了。”

  “你说我胖!”

  韩玉林站直了身躯,扭过头来居高临下看着叶熠,心中正燃烧着一把不可遏制的怒火。

  这把火已远不是杀了叶熠能平息的。

  韩玉林最恨别人说他胖,上一个说他胖的人,现在还被活活钉在一面墙上,每日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胖?不,我曾经见过很过胖人,其中有大多都赠与过我恩惠,而你,远比不上那些人,可你的心,远黑过了那些人,你已经不能算是人,真是不知道韩王是怎样生出你这样的子嗣?”

  叶熠越说声音越发狠厉,他就是在故意挑衅韩玉林,并且目的达成,此时的韩玉林已经怒到了极点。

  而堂屋外,韩玉林带来的那个白衣侍卫这时返回,早听到了叶熠的话,他快步走入堂屋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动手。

  “哈哈哈哈……叶熠,你真有本事!”

  韩玉林眼珠子充血,模样越发可怖,他一把摔掉手中的玉瓶,抬掌向叶熠劈来,可叶熠轻灵一躲,已经来到了韩玉林身后。

  “站住,有本事你别跑!”

  韩玉林身躯硕大,近三米的个头胖的不忍直视,他刚转过身,就扫见叶熠又饶到了他后面,顿时急的脸色烈红,咬牙切齿又无能为力。

  实在忍不住了,韩玉林恶狠狠道:“全明!给我挑断他的手筋脚筋!”

  “是。”

  一旁观战的白衣侍卫此时动手,“唰”的一声,寒剑出鞘,轻灵挽出一个剑花,身影忽闪而至。

  “在我面前用剑,你还早了一万年呢!”

  叶熠纵身躲开,抬手在白衣侍卫手臂上点了几下,反手夺剑一扫。

  寒芒倒泄,幽幽杀机瞬间遍布那白衣侍卫全身,令他如坠冰窖,这白衣侍卫来不及做过多反应就感觉身陷泥沼,不能动弹。

  直到砰的一声闷响,这白衣侍卫倒地那一刹那,终于知道自己心口开了朵血花。

  他的生命也如那朵张扬的血花一般,刹那间,戛然而止!

  “你敢杀我的狗!”

  见到叶熠随手杀了那白衣侍卫,韩玉林心无畏惧,反倒更疯更乱,他从未被人如此欺负,哪能咽下这口气。

  一时间韩玉林竟取出来自己保命的底牌,他一把扯断怀里的玉锁,想要捏碎,但叶熠根本不给他机会。

  寒剑嗡鸣,迅如疾电。

  韩玉林来不及用力就感觉手腕吃痛,那里裂出一道锋利的血口,又见一道剑尾扫来,韩玉林吃痛松手,那枚保命的玉锁就到了叶熠手里。

  “我说了,你本可以相安无事的过你那肮脏污秽的生活,怪就怪,你自己来了龙溪城。”

  耳中叶熠的话犹如崩起了一声惊雷,震得韩玉林耳鸣阵阵,脑海中情绪翻腾不息。

  不过叶熠也细心的观察到韩玉林眼中神色变幻,显然是想到了什么,接着这家伙嘴角微动,准备开口说话,可叶熠一剑甩过,剑尾横抽到韩玉林下巴,让他闭上了嘴。

  而后不给韩玉林任何机会,叶熠手中寒剑飞速舞动,剑影匆匆,斩风断电!

  密集的剑影犀利变幻着,斩向韩玉林胸腔。

  这剑法有招似无招,无招似有招,寻不出规法却又好像偏偏藏着规法。

  噗嗤!

  叶熠连挥一百八十剑终于破开韩玉林胸前的宝甲,斩到了韩玉林的血肉之上。

  剑太快,血未出,只见白肉惊悚,夹着厚厚的油脂。

  嗡~

  剑刃铮鸣不休,叶熠手中剑还未停,他继续出剑,攻势依旧凌厉,依旧密不可破,顷刻间他已斩下数十剑。

  “啊!叶熠!!!”

  韩玉林终于嗅到了恐惧的味道,平生第一回吓得尿裤子。

  他看见叶熠正在一剑一剑从他身上割肉!

  一块块带着白茬,浸着鲜红的活肉从韩玉林身上被斩落,如此触目惊心,如此叫人胆寒。

  偏偏韩玉林的身躯又是如此磅礴,眼看着一片片血肉从身上掉落,这对他简直是最恐怖的刑罚,无论从精神上还是肉体上,今日,将完全刻进韩玉林骨子里,成为他终生的梦魇。

  “求…求你了,绕我一命!”

  韩玉林裤裆里传来一阵恶臭,他害怕的不敢有任何动作。

  面前的情景,真的够韩玉林一辈子害怕下去。

  他低头能清楚看见自己血淋淋的胸腔,清晰可见的肋骨,杂乱无章的剑痕割下的血坑,残破的血肉像一片满目疮痍的平原。而轻轻一层血膜下,那颗心,在疯狂的跳动。

  “好,饶你一命。”

  说完,叶熠一把捏碎手中的玉锁,那玉锁中立刻跃出一道暗淡的虚影,威压无量,气势张扬,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向叶熠杀来。

  “爹!”

  韩玉林一声喊打断了那虚影的动作,接着就见那虚影完全轰然消散,化作最精纯的灵力融到韩玉林身上。

  叶熠坐在太师椅上静静看着这一切,不去阻拦。

  半柱香功夫不到,韩玉林刚将那些精纯的灵力吸收完,结果武侯府外,浩浩荡荡的银甲卫现身。

  列兵庄严,个个手握银枪,将武侯府前后围的水泄不通。

  同时叶熠身前,韩玉墨来了。

  身躯修长健硕的韩玉墨走进堂屋的瞬间,一瞧见韩玉林的惨样,以及满地腥浑的血肉,也是忍不住眉头紧锁,有阵干呕感涌上咽喉。

  不敢耽误,韩玉墨拿出一堆宝药为韩玉林稳住生机。

  不多时,武侯府闯进了好几个白发苍苍的郎中,他们肩背药箱,一进来看见满地猩红碎肉,止不住双股战战,就要掉头离开,可韩玉墨霍然压出一阵惊人的杀气,冷声道:“过来帮我打下手。”

  事到如今,叶熠是看出来韩王对这个幼子有多疼爱了。

  韩玉林出事,韩王所有的重心都放在救治韩玉林身上,丝毫不理会叶熠这个凶手。

  又过了一会儿,城主袁一甲率人闯入武侯府,可刚到堂屋前,韩玉墨舌绽惊雷,暴喝道:“滚!”

  一个滚字轰然砸向袁一甲,这位灵光境的城主就在地上连翻了五个跟头,砸到院墙才停下。

  袁一甲没作停顿,飞速起身却并且第一时间退走,反而硬着头皮道:“世子,鬼医传人在此,他或许可以帮上世子。”

  焦灼的等了两个呼吸,韩玉墨发话了。

  “让他过来。”

  只见院子里走进来一个瘦弱的青年,肤色黝黑,眼神无光,活像个贫苦人家常年挨饿的可怜孩子。

  他才到堂屋门口,立即扶住门框呕吐起来。

  等这位鬼医传人战战兢兢走到韩玉林跟前时,一看到那比死人还可怖的胸腔,立马再呕吐出来。

  韩玉墨眼角抽搐,显然他在极力压制情绪,若换平时,这等拖拖拉拉的人,怕早被他一掌劈死了。

  鬼医传人蹲在韩玉林身边,挤到众人跟前,捂住嘴还有点感觉,他使劲忍住后,冷静道:“这伤很好治。”

  “你若好好救下他,韩王可以尽全力满足你所有条件。”听见鬼医传人的话,韩玉墨按耐不住的兴奋起来。

  “尔等且让开。”

  韩玉墨听此不敢放手,还在持续为韩玉林输送生机,不想鬼医传人一把将他推开,紧接着划破自己的手腕,一滴滴圆滚滚的血珠落入韩玉林咽喉。

  接着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韩玉林的胸腔喷涌出源源不断的鲜血,很快就盖满了空缺的血肉位置。

  本来看见韩玉林流血失控,韩玉墨都准备将这鬼医传人弄死了,结果又看见那些爆发而出的海量鲜血竟飞速凝聚,最后结成一块巨大的血痂在韩玉林胸前,而韩玉林的脸色也渐渐平缓下来,看着轻松了许多,韩玉墨瞬间变脸。

  他喜笑颜开道:“鬼医传人果然名不虚传,今日得见,真让韩某大开眼见。”

  鬼医传人转过脑海,很有性格道:“你放屁,你刚刚明明想拍死我。”

  “呵呵,神医哪里话。”韩玉墨一脸尴尬,又解释道:“刚刚是误会,韩某只是肩膀酸,伸个懒腰而已,神医莫怪,莫怪。”

  “哼!”

  鬼医传人擦了擦鼻子,不再计较。

  而地上躺着的韩玉林这时,竟突然睁开了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