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东京水世界 > 正文
第七章 旧事
作者:玄衣落雪  |  字数:3017  |  更新时间:2021-02-20 19:43:30 全文阅读

东京外的郊区,山路本就不好走,更何况是在这连月大雨的情况下,夏末入秋之后,郊区的红枫树林也渐渐有了落叶,往年这个时候,红枫颜色一染十里,沿着木栈道,景色尽收眼底的噱头,总会吸引不少游客前来观光游玩,虽然比不上那闻名于国外的樱花季,可也能给小镇带来不错的收入,可今年,连月的大雨是不可能有游客了。

  秋枫镇,一个隐藏在东京郊区的小聚落,说是小镇,可其实就是一个不大的村落,随着东京经济圈的愈发繁荣,这里的年轻人大多离开,留守在这里的,大多是恋旧的老人和年幼的稚童,可今天,在沉重的雨幕之下,一辆黑色的悍马却踏破泥泞闯入了这里。

  悍马低沉的引擎混合在破碎的雨声中,若非那刺目的车灯,想必无人注意,村落中有孩童隔着窗缝,远远望着那从悍马修长的车身中下来一道挺拔身影,他穿着古老的奇异的服饰,停留在了一座古旧的神社之前,这座神社供奉式神阴烛,只是已经荒废几十年了。

  “这才十来年,怎么就破败成这个样子···”

  说话者的语气带着叹息,他的声音有些苍老,难以想象,这道秀挺的背影竟然是个老人,他走近神社,摸出一把古琢的钥匙,打开了神社前关闭了半个世纪之久的大门,积累多年的灰尘簌簌而下,只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呛鼻,相比于外界凄冷的寒风和冰冷的雨水,神社里面温暖而干燥,像是一个避风的湾港。

  神社一角,遗留的多年的草木灰填满了小半个火坑,也许曾经,就在这个小小的火坑旁,昏黄的火光下,大人搂着小孩,口中诉说着神社离奇的鬼怪故事,屋外寒风冷雨,小小的神社里,两代人的交接是那么温馨自然。

  门前愣神了一会儿,熊本垓下的目光掠过那个已冰冷多年的灰坑,他俯身在门前里侧的柜子里翻找,最终取出一双了蒲草做牵引的竹木屐,换上干燥舒适的棉布长袜后,他径直走入了神社后面的庭院。

  后面的庭院,七座鹅卵石垒起的小土包,像是七个抱膝颔首的少女,静静地坐在庭院的角落,浅色花岗岩的石碑碑面没有名字,或许说曾经有过,只院是如今,被刻入石碑的碑文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抹除了。

  “阳子,现在我只记得你了···”

  熊本垓下坐在七座坟墓——或者说七座衣冠冢之前,其实严格来说,眼前的七个石堆连衣冠冢都不算,晴女雨化,现实关于晴女的痕迹便会逐渐消失,包括记忆、文字记录乃至于那些与之关联的物品。

  “时间过得真快,当初我还抱怨自己悠长的寿命,可如今我也苍老自此,你们七个的名字,我也近乎忘记,最近第八任晴女已经雨化,关于晴子你的记忆也开始模糊了,我想再过些时候,关于你,我将什么都记不起来。”

  七座坟冢,便是熊本垓下这一代神官所经历的七代晴女,其中最早的一代晴女,或许是熊本垓下,不,应该叫中山智的姐姐或者童年玩伴,其余的各代晴女,陪伴了那个叫中山智的少年、伊井凉太的青年或者羽取拓的成年人曾经一段时间,只是如今,作为熊本垓下,他却只记得那个叫晴子的第七代晴女了,百年的时间,或许会抹除很多东西,只是那些刻骨铭心的东西,却不会在消失中消失,而是会形成一种莫名的情感,在时间的酝酿之下,愈发的强烈。

  如今熊本垓下平静地坐在七座坟冢之前,在每一座坟冢的石碑上码起一堆小石子,像是一个童心未泯的老头,可那平静的表象之下,又有谁懂他心中的悲凉?

  “神社神官到了我这一代,也该结束了,只是,我有些不甘,在我来陪你们之前,我想试试,看看能否撬动那命运的枷锁。”

  老人起身,眼中燃起明亮的光,蓝紫色的毫光像是一层衣茧包裹着他,无形的势向四下压去,这一刻,万物噤声,只有场中的那个老人,像是一个加冕的王。

  ···

  “红字权限收回,请插回红卡。”清冷的声音没有一丝的机械感,神泽姬的声音在电梯中响起。

  “重复,红字权限收回,请执行者插回红卡。”神泽姬的声音再度在度响起,探出的半裸机械臂前端露出简陋的磁卡接口,未曾料到这至少已有半个世纪之久的地下工事如此先进,真水风息一时间有些愣神。

  将手中卡片插入接口,真水风息望着眼前的机械臂收回,不禁陷入了回忆。

  也是在电梯,那相似的面庞。

  家族的历史已经存在多久了?答案或许远超常人的想象,底层的人或许知道家族的存在,政府的人也知道——家族,一个在日本现代社会的发展之下,笼罩着神秘面纱的黑道皇帝,一个驳杂的派系横身的庞然大物,关联着这个国家大大小小的产业,包括是军事和政治,也包括毒品走私和风俗业,家族像是这个国家的阴暗面,一个更加冷酷绝情的社会,掌控着日本最底层人民的生死,家族活跃在日本的明治维新之前,异于常人的力量使得家族在旧时代有着绝对的统治力,但他们依旧尊天皇为明主,因为家族明白自身与世俗的隔阂,也不屑于管治天下,在明治维新之后,家族低调的潜伏,像是一只野兽陷入了沉睡,实力山水不显,只保留黑道的面纱,但平静的表象之下,随着社会的发展,国际化的进程却使得家族的高层们陷入了某种惶恐的情绪之中。

  在家族的触手之外,这个太平洋岛国之外的世界,似乎潜藏着与家族一般的神秘势力,且不止一家。

  神风执行局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的,一个用于明面上处理家族势力之外的家族不可控事悉的团体,暗地里是家族向外界探索的利刃,未知才是可怕,对于那潜藏于暗处的态度不明的势力,家族一直秉持着最高的警惕,真水风息便是这个团体的编外人员,也是保守一派在隔着团体中插入的一枚棋子。

  神风执行局,独立于族老会之外,其执行局长便是家族的历任家主,秉持着唯家族利益至上的原则,其核心成员身份绝密,无人可查看,每位在岗成员都会经过手术植入微米级的信号接收器,只有家主方才可以联系。

  真水风息从小便被神风执行局培养,但与那些天赋迥异的竞争者不同,他并没有觉醒那些超自然的能力,于是哪怕他十倍的努力,他也依旧只是一个出色的学员,仅此而已,直到后来,他接受了保守派族老的橄榄枝,接受了实验,保守派的影响很大,哪怕家主也无法无视,因此哪怕加入了派系,他一如既往的接受着与同龄人一样的培养,直到毕业,他被执行局派遣到佐佐木小次郎的身边担任助手,这名义上的安排他监察保守派举动的任务,其实不过是执行局对于保守派的物归原主。

  真水风息真的成为了保守派助理团的成员,族老会对他很是提拔或者说是纵容,几年间便已经是助理团的首席,他自己也很争气,事务的处理效率很高,很多时候还会出面解决一些涉外的业务,神风执行局执行员的身份似乎成为了过去。

  直到前不久,一份信封,打破了宁静。

  “桀桀桀···”

  手写的笑声像是孩童的涂鸦,但一种魔性的声音却贯穿脑海,他心中莫名的有一种烦躁感,但像是尘封的旧事被掀起,他的脑海忽然闪过一些从未有过的画面。

  未曾等他多想,他的智齿忽然以特定的频率酸胀起来。

  信号接收器?

  真水风息有些愣神,但交流密码他明白,间隔轻咬智齿三次,三息之后,任务地点坐标通过改变的酸胀频率发了过来——他所在那座大楼的一部电梯。

  抵达任务地点,他刚刚请示,对面便不厌其烦地发过来一个指令,待定勿动、待定勿动···

  电梯在楼层间往返,真水风息静静的站在里侧,看着电梯不断的换乘人员,他在等目标人物的出现,直到在一个楼层,电梯门开启,一样的西装革履,金眼碧发,但对面那人给人的感受如沐春风。

  两人都有些发呆,但后者礼貌性的点头,没有进电梯,接着电梯门关闭了,真水风息有些愣神,待定勿动的指定变了,变成了任务结束,接着又是一个坐标地址,那里放着一枚信封,里面是一连串的数字代码,真水风息不知道那是什么,但牢牢的记住了它,直到今天,他明白了那串代码是什么——神泽姬底层逻辑的查阅地址。

  嘀——

  电梯门开启的声音将真水风息拉回现实,他望着远处的族老会所在的房间,嘴角带着秘书标志性的微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