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霪夕2 > 正文
第五章·本无意
作者:半树花篱  |  字数:12326  |  更新时间:2021-02-27 12:09:59 全文阅读

一声犀利的尖叫划破长空,凡生“砰”地一声从衣柜里冲出来,双腿像是被打断一般倒在地板上,后背磕到了床沿,一瞬间的疼痛过后,他立刻专注身心看向面前诡异的=的白色衣柜。自从来了这个别墅晚上就睡不好觉,大半夜的嬉笑声还有哭泣声,离自己似乎很近却什么人都看不见的脚步声——现在似乎一切的罪魁祸首就在自己眼前的柜子里,凡生下意识地伸出左手挡在身前,似乎这样的迷惑行为可以让自己更加安全一点似的,似乎这样就能里那个柜子远一些似的。

之后窸窸窣窣的响声从柜子里发出,一个因为被一堆衣服蒙着,形状难以分辨的东西从柜子里爬了出来,动作极其缓慢,似乎还有些骂骂咧咧的声音发出——凡生的心都快要提到嗓子眼里了,上下牙齿很冷似的打着架,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未知的生物从衣柜里面钻出来,将衣物从身上拿下来。

然后逐渐显露出一个——女……女生?

凡生先是懵了一会儿,原本惊慌的眼神立刻眯了起来,双肩也因为放松垂了下来,左手落在一旁,长长呼出一口气——吓死人了,这一家子没点刺激都活不了是吧!

对方玲珑的小脚踏在木地板上,一双很好看的脚踝裸露着,穿着一身粉红色的睡衣,虽然衣物格外肥大,但是不属于这个女孩年纪的极其丰韵的成熟线条依旧明显地显露出来,她双手在胸前交叉着,洁白的脖颈似乎一只手就能抓住,光滑的鹅蛋脸上的白皙像是羊脂玉上的白雪那般自然,红艳的嘴唇像是浸过了鲜血一般,里面包裹着一对俏皮的虎牙,上唇的唇珠格外明显,鼻子小巧,睫毛粒粒分明,冰蓝色的眼睛里带着疑惑,眉毛被刘海挡着,一头散乱的齐肩lob头,浅棕色的发丝里夹杂着几缕黑发。

这形象让凡生有点恍惚……

“你怎么在我屋里啊?”声音和刚才相差无几,但是现在这种带着沙哑、慵懒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格外悦耳,带着难言的气质,就像高高在上的公主审视眼前的人。

“你怎么在衣柜里?”凡生很难得地在陌生人面前说了一句完整的话,还是问句,对方咄咄逼人的气场让他有些紧张,刚才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事一样——他再次看了看旁边的种种家具,终于事后诸葛亮一般意识到了这里是这个女孩的卧室。

“你管这么多干嘛!”女孩的语气有些不耐烦,很是犀利现在——是个人都应该看出来这女孩一个脾气大到要死的主,看来许铭让自己最好别进是这个意思啊……整这么神秘干吗?搞得我以为里面有什么重大的秘密呢!

“我……”凡生心中想了这么很多毒舌的话,但是在现实中又立刻发挥了自己词穷的习惯,坐在那里支支吾吾的说不出声来。

“凡生是吧?”女孩斜着眼看着凡生现在还拿在手中的拖鞋,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之后用非常玩味的表情从头到脚仔细观察了一下眼前这个失足少女,“之前你闭着眼睛看不出来啊,长得这么别致——哎呀……就是发型太下档次了。”

“你认识我?”凡生很直男地只注意到了前一句话。

“当然了,你现在还穿着我的衣服呢!”女孩说着指了指凡生穿着的粉色T恤。

“这个……那你的名字是?”

“许笙,许诺的许,笙歌的笙。”

“嗯。”凡生点了点头,不知道接下来如何去交谈,该说的都说了,该问的都问了,刚才许笙问的问题实在是太难回答了,应该说什么?我是怕自己被许铭弄死才钻到你卧室里的衣柜里的——这完全没有说服力好吗!

然后就是长达半分钟的沉默,凡生倒不觉得有多尴尬,许笙那边可就尬得要死。

“你什么时候出生的?”许笙看着凡生面带思索的表情,又笑着补充了一句,“都这样坦诚相待了,总应该……先确认一下……我们现在的关系吧……”

凡生听后脸色有点怪,有些跟不上对方的节奏,她说的“确认关系”是什么意思?

“唔,零五年九月二十三日。”

“啊嘿?”许笙听到后有些诧异,可爱地笑了一下,“几点几分?”

“三点四十九分。”这种冷门的问题凡生还真可以回答上来。

许笙笑得更加开心了,就像是发现了新玩具或者什么有趣的事情的孩子一样,立刻正言道:“以后就要叫我姐了,听见没有?”

凡生点了点头,但是眼神里是掩盖不住的嫌弃,心想这是什么确定关系啊,过渡得也太快了吧,这女的是不是脑袋里有窝蛔虫啊。

“快一点半了啊,你有没有吃的?”许笙看了看手机。

凡生指了指不知道什么时候丢到地上的泡面,没出三秒,泡面就被拿了起来,许笙撕开包装,动作停顿了一下,回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凡生,满脸不萌死你不罢休的表情,调皮地说道:“来,给姐姐烧壶水去。”

终于可以出去了!凡生松了一口气,少得可怜的生活经验让他立刻站起身来,逃命似的离开了许笙的卧室,走进厨房后,环境的变化让凡生的情绪缓和下来,但是呼吸却变得急促,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似乎刚刚奔跑了几千米一样。

为什么这么紧张啊,刚遇见凡昊的时候是这样,遇见许笙的时候也是这样,但是两者似乎有些许不同,但是济周那张欠扁的脸一浮现在自己眼前,一切豁然开朗——感情自己刚才是被一个女生撩了?

但也不至于这么紧张啊,和济周一起去参加晚宴的时候都不至于这个样子,刚遇见冯朴嫣的时候也不会如此紧张——要冷静啊要冷静啊!

这是什么感情啊!凡生仔细回味和许笙在一起时对方的情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没有喜悦,也没有悲伤,带着玩味——不知怎么滴感受到了些许恶趣味的情感在其中——济周平常看自己的时候似乎也有这种感觉。

什么啊,好奇怪!走在大街上就没有这种感觉,但是当自己和身边的人聚成了一个集体之后,莫名其妙的紧张便会流露出来……

凡生把烧开的水倒进保温壶里,又重新烧了一壶,拿着半壶热水,重新走进了许笙的房间——没有之前那样的紧张了,不过还是害怕许笙问这问那,烦人这事先放在一边——凡生担心的是许笙不会和许铭有关系吧。

“嗯。”凡生提醒了一下许笙,把烧开的水放在书桌上。

“谢啦!”许笙好奇地看着凡生,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确认似的。

“嗯。”凡生刚说完就转身想要离开。

“帮我挨了一顿臭骂和毒打,其实当时你不用出去的,为什么要出去啊?”

“不知道,他们叫我我就出去了。”

“这么可爱他们竟然下得去手!那些家伙就是用四肢思考的东西,还想着当我男朋友真是不可理喻。”许笙一脸正气地说道。

“什么?”凡生听不懂许笙刚才说的什么意思。

“他们都是我的前男友。”许笙说出了一个自认为信息量还算大的话,转过脑袋像是炫耀一般看了看凡生,可是人家无动于衷,让许笙有一丝挫败感。

“嗯。”凡生依旧是面无表情。

“你除了 ‘嗯’就不会说点别的了吗?”许笙感觉自己的话一直在被对方敷衍,心中难免有些小气。

“会啊。”凡生说完就关上了门,许笙则竭力忍住冲上去把泡面拍到对方脸上的冲动——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就像不跟你斤斤计较了。

凡生关上了门,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像是失去了全部力气一样瘫软在洁白的床上,闭上眼睛想睡会儿,刚才反反复复的紧张快要把凡生逼疯了,可是一闭上眼睛,许笙的脸就浮现出来,想抹都抹不去——为什么这么在意呢?明明不过是在这个屋子里多出了一个女孩而已——和这个事件没有任何关系的女孩,却让自己如临大敌一般紧张。

是害怕吗?是那原本就圣母的他不想去影响一个正常女孩的生活;还是说担心,害怕自己的存在会让这个女孩的生活变得充满疑惑;还是说怀念?就凭那一头浅棕色的头发和冰蓝色的眼睛,让自己回想起了那个不存在的女孩?

她似乎还不明白这些事情吧,她似乎还不明白自己的父亲做了些什么吧,似乎不明白现在她的身边有着三个极为危险的人吧……自己的介入一定会影响到对方原本的生活,想到这儿凡生就感觉自己的心头被重击着。

还是说——太像了?只是因为那一幕早就被否定掉的美好幻想吗?

凡生看向窗帘下方的光束——在自己处于空无一人的街道时,夕阳垂挂在天边,他不想去回忆,所以想向前走,因为坚信前方是太阳升起的地方,是曙光第一次出现的地方——但是为何?现在什么都看不到,明天、未来、希望之类的东西,自己再往前走,却什么都看不到。

我只是想要一个家——但是又有点害怕——济周他也有一个家,但凡生能清楚地感受到济周面对家庭时的各种痛苦和无奈。

话又说回来,要是许笙问自己关于许铭的事怎么办,问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怎么办?凡生真是无法想象冯语天那种嘴笨到极致的家伙是怎么做到骗他一个暑假的。

五十七分钟后,凡生不详的预感果然很准。

一声巨响,卧室的门一下子被许笙踹开了,凡生现在还穿着睡衣呢,立刻抓住了被子,一脸震惊地看向许笙,后者似乎有些焦躁:“你现在都不带上学的吗?”

凡生听到这句话后懵了一会儿——现在好像开学了啊,而且自己好像确实没有去报道,这学期好像就初四了,明年就要中考了……而且眼前确定是许笙?姐你是化了妆还是整了容啊,从柜子里出来之前还是个胸大无脑的小萝莉形象啊,现在怎么这样了!

“我一般……去得很晚……”

“老弟,现在已经两点了。”许笙说着指了指自己的手表,凡生虽然看不见但也明白现在自己境遇的尴尬。

“那个……你先去吧,我收拾一下就走。”凡生正想再说些什么。

“你怎么这么悠闲啊,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应该立刻起跳拿衣服才对吧!”

“你不是也不怎么慌吗?”凡生死死抓着被子遮挡住自己的身体,许笙看了一会儿凡生,再一次笑出了声。

“我说你……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先走了,不就是现在裸体吗?我以前还经常和她们光着身子睡觉呢,之间有什么大不了的啊!”许笙说完就关上了门。

凡生坐在床上张大了嘴巴,刚才的信息量对他来说似乎有点大——不是有点,是不一般的大——和谁?刚才是不是加了一个“们”字,是不是说了光着身子一起睡觉?

震惊之余,凡生心里也没有什么其他怪异的联想了,反正这现在一家子辈辈出人才,遇见一个十几岁能脚踏万只船的女孩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啦。

他从床上坐起来,用手拉起窗帘的一角,看向楼下,许笙正骑着一辆粉色的电摩朝着逐英中学的方向驶去。等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拐角处,凡生才让窗帘重新回到原处,卧室的一角又重新回到黑暗。

现在家里终于又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凡生心里想到。

今天晚上这幢别墅里格外热闹,凡生、许铭、凡昊、许笙四个人无人缺席,全部一同坐在了餐桌前,这种晚饭时间整整齐齐坐在一起的情况在他们眼里可是比中个五百万还要难——家里果然只有凡昊会做饭,不得不说一个大男人做饭这么娴熟,再加上一个许铭在一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两个大老爷们之间的攻受关系……许笙坐在一旁像是在和别人聊天,看她现在坏笑的表情就知道天下可能又要多一个苦情人了……许铭坐在凡生对面,和许笙的动作一模一样,凡生心想真不愧是一家子。

凡生拖着右颊看着面前丰盛且散发着香气的饭菜,突然有一种置身梦中,渴望这样好好生活下去的错觉,甚至让他的呼吸都有些许停滞。

但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吧……凡生千叮万嘱自己不要被眼前的场景迷惑了,要时时刻刻记住现在自己的真正立场,目的并不是什么好好生活,而是为了明白事情的缘由去等待,然后安心赴死——仅此而已。

许笙似乎被眼前丰盛的晚餐吸引了注意力,放下了手机,抹了抹嘴巴,似乎刚才有口水流了下来,她的性格很活泼,肚子里面塞的骚话就像是浩瀚的海洋那般奔流不息,不像冯朴嫣那样格外矜持,让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是在仰视天使一般——而是每一秒都有新的话题,似乎每一句话都能引起对方无限的遐思——然后就在凡生感慨冯语天嘴巴有多笨又多呆板的时候许笙将话题成功引到了凡生的身上。

“竟然是四个人一桌哎,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啊?是不是凡叔叔收养的?”

还真的不像冯朴嫣,大姐你现在问得也太直接了吧!不应该先是拐弯抹角说一些没有的再把话题灵巧地引到我身上来吗?这样直接问是不是太过于鲁莽了!

许笙突然咳了一下。

许铭在旁边似乎无意地说道:“许笙你该戒烟了,先不说肺部问题,以后牙齿会变黄的。”

“我牙很白的,而且现在抽烟的家伙不是比比皆是吗?”许笙说着还很挑衅地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条细长的女士香烟叼在嘴里,用打火机点燃,呼出一口浓郁的烟雾。

“也少喝点酒,喝酒误事,就凭你的饥渴程度又得有几个男生遭殃了。”许铭还是面无表情地说道——凡生心里立刻对许铭的帮助感激不尽。

“男生又没有守宫砂,而且老爸你今天很奇怪啊,以前明明不怎么管我的。”许笙的疑惑已经从凡生转移到了许铭身上了,“虽然中考很重要,但是现在就这样了那以后高考的时候我不得离家出走啊。”

“逗你玩的啦,喝酒的话我没脸说你,但是烟以后要少抽,毕竟要是真想攻略哪个奶油小生的话——光抽烟是没用的。”许铭说完眨巴眨巴眼睛,像是在向许笙暗示着什么。

“谁喜欢哪种类型的啊!长得好看是好看,奶气也是真奶气,但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的好吗?还是那种高冷点的才应我的胃口嘛!”许笙说完就没有继续谈论下去的兴致了,看了看桌上的饭菜,一个人风卷残云地吃了一大半,擦了擦嘴,转身走向卧室,“洗碗的话你们找一个人来干吧,我还有事呢。”

许铭也站起身来,表情很是从容,说了一句他也有事也走出了这幢别墅。

凡生目视着许笙走进自己的卧室,许铭也离开了这个房子,又看了一眼凡昊,把面前的最后一勺米板放进嘴里细细咀嚼着,发现对方也正在看着他。

“许笙应该不知道你和许铭的那些破事吧。”凡生说道。

“不会的,”凡昊镇静自若,丝毫看不出什么紧张的样子,看了一下手机,“现在医院里有事,要我去调停一下,今天晚上可能不回来了,明天的早饭你们可以自己解决吧?还有——希望你们两个能相处愉快。”说着就拿起自己挂在衣架上的衬衫,推开门走了出去,还不忘给凡生说一句“再见”。

凡生坐在餐桌前没有说话,心里想着凡昊临走前跟自己说的话,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什么叫我们两个相处愉快啊,和冯朴嫣那种腼腆的女生说话还好,但是许笙这种这么活泼的让我说话还不如杀了我来的简单。

说起许笙,凡生还是想不到以后被许笙问到应该怎么糊弄过去,许铭的话题转移能力改天得请教一番,两句话就让许笙不理会自己了——凡生站起身来,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凡昊似乎转移话题的能力比许铭还更胜一筹呢,一句话就行了——看着桌子上大大小小的餐具,凡生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九点十四分,凡生把刷好的瓷碗和盘子放进了消毒柜里,洗了洗现在还沾有些许油渍的双手,刷碗这种事凡生应该再熟悉不过了,但是他就是感到陌生,因为家里破旧的瓷碗对凡生来说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一个人生活并不需要多余的筷子,更不可能见到什么家常菜,有的只不过是塑料碗里面的外卖和纸杯里美味的甜豆浆而已。

他喜欢这种感觉。

把微信上的通话记录删除后,凡生想去出去走走,好歹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气,虽然说没什么本质的区别,但是外面的空气是广缈的——至少凡生这么觉得。

他想着就走向了楼顶,上面格外平坦,其中还有一个被玻璃围起来的房间,面积很大,占据了楼顶的大部分,从外面可以清清楚楚地看清里面的事物——只不过是棕色的木地板,垂落着的半透明的白色落地窗帘,还有安置在玻璃墙上的,似乎是铁制的,像是扶手的东西——什么啊,凡生的资历没办法解释这没有死角的屋子是干什么用的。

风很大,吹在皮肤上很清凉,仅穿着白色短袖衬衫还有些凉意,凡生左右看了看,想走到边缘看一看远处的城市,不过在东南角看到了一个人形的异物——许笙现在正弯着腰站在那里。

“你也在这儿啊。”许笙似乎察觉到了凡生的存在,直起身转过头来。

“你在干什么?”凡生感觉眼前的许笙有些陌生,那种像是冯朴嫣一般的冷落感侵袭了他。

“你——猜!”许笙调皮地笑了笑,那种陌生感一扫而空,周围的环境又重新变得活泼起来,似乎原本死去的事物又重新活过来了一样。

凡生看了一眼许笙身后的天文望远镜,许笙也走进了那件透明的屋子,躺在了放在地上的白色羊毛毯上。

“看星星?”凡生抬起头看向漆黑的夜空——星星似乎是一个稀松平常的事物,但是在凡生重新看到满天繁星时——很陌生,不知在何时自己忘记了这东西的存在,今晚的天空有些湛蓝色,星河也比往日更加空灵和繁美。

“躺下来陪我看一会儿星星!”许笙立刻叫住了想要离开的凡生,把身子稍微向右挪了挪给凡生腾出了一块位置,似乎暗示凡生躺上去,“顺便说些话……”

“啊?”凡生的表情很是惊讶,同时又有点担心,毕竟和许笙站在一起就够紧张了,更不用说在没人的地方躺在一块了。

要不是凡生知道许笙的身材好还以为这种不可思议的曲线是许笙故意做出来勾引自己的。

“快点。”许笙挑衅似的看向凡生,她那原本就有些许魅惑的眼睛现在看起来似乎更加妖艳了,语气也很怪,整个星空从她冰蓝色的眼睛里映照出来。

凡生很不情愿地躺了下去,牛奶的香气立刻席卷了他——很自觉的打了个喷嚏,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一米,就这样在极端的沉默中看着夜空中若隐若现的点点繁星。

“你就不能说点话吗?”许笙很不耐烦地问道。

“说什么?”凡生现在不想理会许笙,许笙更没有值得自己理会的价值,而且就算他口才比冯语天要好,面对这种情况是个人都应该不知道说什么吧!更何况旁边还是个身材一级棒的漂亮女孩,“就说——天真好看,月色真美?”

“那我就说了啊!”

“什么?”凡生转过了脑袋,许笙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身子转向了他,并且很主动地靠了过来,两人的鼻尖相距很近,但两个人就跟得到高僧一样,脸色都很正常。

“ ‘暗暮’,给我讲一下吧……”许笙的眼神中立刻泛出了些许嘲讽,看她现在的表情,似乎在欣赏凡生那措不及防的丑样。

“这……”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凡生的脑袋里面似乎有一个炸弹爆炸了,眼神已经被“我该怎么办”这个念头充斥,他微张着嘴巴,睁大的双眼,像是时间静止一般毫无动作的身体,有些暖昧的距离——种种迹象都表明许笙确实知道这些事情。

“我可是许铭的女儿,知道的可能比你还要早哦!从你拖着受伤的腿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就觉得你跟这个事情肯定有关系。”许笙瞟了凡生一眼,“记得替我保密,我可不想被卷进这么麻烦的事里。”

“你在说什么啊……”

“别想着套我的话,已经死了不少人了——通过各种方法,死去的人也都是充满争议。”许笙白了一眼凡生,“给我讲讲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你难道不知道吗?不就是不就是……”优柔寡断一直是凡生亘古不变的人设之一,面对这种情况让他完完整整地述说真的是太难了。

“一个神经病个做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思想统一的梦,然后想把那种不可能的梦变成现实,最后死的死,伤的伤,到现在就只剩下许铭和凡昊两个人了。”凡生想了又想,也许刚才自己说的不算是谎言吧,毕竟冯语天也说过“影响思潮这种东西是一开始的目的,只不过是后来发现并不切实际”。

现在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这个事件还有没有运行着,才是凡生现在考虑的问题。

“这就完了?这不智障吗!”许笙立刻发出了属于自己的吐槽,这东西可是差点成自己的阴影了,资料里的那种作案手法,明明逼格满满,现在被凡生说出来总感觉一点逼格都没有,就跟小孩子过家家玩过头了一样。

“对……就这样吧。”凡生不担心许笙会找谁确定自己语言的真假。

“好像和资料上写的有点出入啊……”许笙喃喃道。

“什么?”正在走神的凡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转过头来问向许笙。

“没事。”许笙不想在这件事上深究,她原本的目的又不是这个,想到这儿她便把自己的身子朝向天空,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凡生形容不上来,很兴奋的样子,“你跟我说说……那几个人的事吧。”

“谁?”

“冯朴嫣和赵厄的事情,给我讲讲吧。”
 “你认识?”凡生心想他们不是一个学校的啊。

许笙露出了痴女的表情。“一个校花,一个校草,我能不知道吗?给我讲讲!”

“你问这个干嘛啊?”凡生一想起这两个人,心中虽然说谈不上难受,但就是感到不适从,不过这种情感已经被时间稀释不少了——为一个毫无交情的人而让自己的情感有些变化是不值当的——所以凡生一想到济周就会感觉自己的内心被无情地鞭打、撕扯,感到钻心的剧痛。

“怎么着,害羞了?害怕了?”许笙还是改不了那轻觑地语气。

“这种事我本来就不熟……”凡生不想叙述别人的生活。

“别废话,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比我一个女生还墨迹,把你知道的跟我说说就可以了!”许笙对凡生这种优柔寡断的“女生”一点好感都没有。

凡生睁开眼睛看向了渺远的夜空,似乎在回忆什么不久的过往——在自己对周围的事物感兴趣时,是在什么时候?答案和自己的距离就像现在自己和眼前繁星的距离一样。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好像是在……凡生并不想说出赵厄死去这件事,而是从一周后,7月9日时开始讲起。

他讲得很舒缓,再加上原本就有些清漫的嗓音,周围空灵的环境,许笙一动不动地看着夜空,静静地听着,渐渐地同凡生一起走进了曾经故事里。

凡生略去了暗暮的事,只是讲了一下他所知的定义,又因为要避开冯语天被自己杀死这件事,还要考虑自己和济周之间的友谊会不会被许笙认定为“紫气东来”一说,所以这个故事开始变得奇奇怪怪,最后还是济周给自己所说的关于赵厄的事情才让凡生不至于无话可说。

后来许笙的样子凡生不好再去吐槽了,赵厄对女生的杀伤力这么大凡生也不明白原理为何,你说赵厄他专一把吧,一个月内把所有漂亮的女生泡了一遍;你说他风流吧,偏偏对冯朴嫣爱成这个样……跟一个痴汉似的,包括眼前这位许笙!

“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好歹眼神中冒一点红心吧!”许笙有些惊讶的看向凡生,“你不喜欢男的?”

凡生想了想?觉得这句话怪怪的——但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对,便点了点头……

11月11日,这是一个让人无比快乐的节日,小陈和露小楠两人并肩走在大街上,手里提着大包小包,露小楠手里还拿着一包薯片——这个案子确实很简单,就如同小陈说的那样,看似恶心血腥,人际关系较为复杂,但是找到凶手还不是几个证据的事儿——原本是要一周左右的,结果小陈没三天就把这个案子解决掉了,所以剩下的这几天两个人都在X市里逍遥快活。

“就是因为感情不好,外遇那种,男方就把自己妻子的脑袋用线锯一点一点勒下来,把头发烧光,放在锅里炸去所有水分,最后放在家里当作神像供奉。”露小楠说着说着就感觉口中的薯片突然不香了,似乎嘴里面嚼着的就是从那个炸脑袋的油锅里出来的东西。

“有什么原因或动机吗?”小陈有些疑惑地看着露小楠将手中还剩一点的薯片丢进垃圾桶里……

“神经病呗,两个人还都是在孤儿院一起长大的,那个孤儿院后来被人烧掉了,院长也人间蒸发了。”

“买什么礼物给薛婷姐?”露小楠好死不死又说回了这个话题,他似乎对这一对很看好——小陈白了他一眼,继续自己的转移话题式演讲。

“说来也凑巧,这家孤儿院就是许铭让人烧掉的。”

“理由呢?”这句话成功提起了露小楠的兴趣,虽然这两个案子没一点关系。

“那个孤儿院院长并不是什么好人,曾经淫奸过不少孤儿院里的女孩——想要有住所,有活下去的希望,那些女孩就只能顺从那个院长。”

“所以许铭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喽。”两人把买的东西全部放进后备箱里。

“你的案子我已经帮你处理完了,之后就该是我的了。”小陈打开车门坐进去,点燃了引擎,车子朝着Y市的方向驶去。

“光棍节送我媳妇什么东西好呢?”露小楠看了看导航,两人的目的地是名·凡小区,这都半个多月了,小陈三天就能把自己都摸不清头脑的案子给解决,现在竟然因为这种普普通通的失踪案绊住了脚步。

“你这……光棍节送你媳妇东西,怕不是想死,你应该带着你媳妇去购物才对。”

车子缓缓驶入小区,两人从车上下来,走进了其中一个单元,电梯门打开后,一扇普普通通的防盗门挡在了两人面前,小陈拿出钥匙,门应声而开,刚打开一半,就有扑面而来的灰尘直直吹向两人的面颊。

“这有多久没打扫了,我的天啊!专案组办事已经这么糊弄了吗?”露小楠捂住眼睛和鼻子吐槽道,虽然说还原现场是很重要,但是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案发现场好吗!

“真他……”小陈刚走进去,看了一下四周后,差点就口吐芬芳了。

“怎么了?”露小楠揉了揉进灰尘的眼睛,看见小陈一脸严肃地站在里面。

“看来那些家伙真的还很活跃啊,玩这种鬼抓人的游戏好玩吗?”小陈的表情从未如此严肃过,似乎第一次遇见了质的自己在意的事情,“露小楠!把专案组里的人叫过来吧,只叫那些精英过来就好,我可不想以后打击他们的自信心!”

“不查监控吗?”露小楠也发现了不对劲。

“你觉得这种人可能会因为监控露出马脚吗?之前的赵厄失踪案、凡生枪杀案、还有刚发现的Y市中心医院里的血袋,监控就跟摆设一般根本没派上用场!”

“小陈啊,这个案子其实挺简单啊,为什么你这么上心?”

“我也不知道啊,太简单了,所有线索都给你摆在那里,所有现象都在指示着幕后黑手的存在——但就是诡异,好像自己的所有思考方向都被混淆了一样!”小陈现在感觉自己正在气头上,说话的语气更是有些冲。

“真的……很复杂吗?”

“很复杂!为什么你们都觉得这就是一个普通的案子呢?这个案子,我甚至都觉得,没办法侦破啊!”

两人看向眼前空荡荡的墙壁,墙壁上似乎有着一个长方形的灰色痕迹,要是自己的记忆准确的话,这面墙上,应该挂着一副画的——画上只有红黄橙黑三色,画的是一个极美的夕阳——夕阳前站着一个黑影,像是不存在的剪纸一般格外黑暗……

许笙穿着那一件满足所有所有萝莉控的校服上学去了,凡昊也穿上了那件能穿出风衣感觉的白大褂去上班了,许铭和凡生两个人待在家中,面对面坐着,凡生手边有一本日记一本相册,椅子上还有一副精美的画作——一看就知道是名·凡小区中丢失的那一张。

“你怎么弄来的?”凡生感觉只要不是太变态的东西许铭都能给自己弄过来。

“你现在每天不问问题会死吗?”许铭不想跟凡生在过多的解释那么简单的事情,“好了,东西你已经拿到了,不得不说你这家伙真的是一点报复心都没有。”

“好的,好的……这就跟你说,不过有些地方我记不太清楚了。”凡生感觉自己的心脏如同在打鼓,默默等死的感觉一点都不舒服,他又不是已经是老态龙钟的那类老头,默默无闻地等死怎么说一点逼格都没有。

而且很痛苦,等待死亡的感觉一点都不舒服。

“嗯……”凡生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了一下,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面对这种情况不是应该感慨人生苦短吗?再想一下自己有什么可眷恋的东西……啧——果然没有什么可以眷恋的东西,济周对于凡生来说,已经是连想都不能想事物了,之前的夕阳,各种各样的幻想也一点希望都没给自己留下,“那时候是在7月9日,还是在10号,我不知道,冯语天第一次找到我……”

之后就是很长的一段故事,不过凡生算是钻了一个空子,只是把自己和冯语天在一起时的对话,或者是对方的行为,全部告诉了许铭,事无巨细,就连冯语天对这个事件的吐槽也说了一下,因为他想知道现在“暗暮”究竟还有没有进行着。

“就这样了。”凡生现在正在惊叹于自己的记忆力——以前自己头破血流地背政治时可没有这种脑子,济周见了会羡慕的。

“冯语天是不是把冯朴嫣交付给你过,还说什么要你保护好冯朴嫣?”许铭现在是一脸很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凡生的眼神格外复杂,“怎么会托付给你这种家伙呢?我多少次提醒冯语天了。”

凡生选择沉默,稍微有些明白了许铭现在的心情,感到了些许危机感,眼睛在刘海下若隐若现,死死盯住许铭——但是眸子里只是显露出淡然,毫无慌张。

“冯朴嫣没事,你是怎么个保护法?”许铭的表情柔和了一些,但还是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向凡生,试探道,“你觉得自己的眼光足够长远吗?能想到别人想不到的事情吗?”

凡生像是机械般摇了摇头,内心深处似乎被一双手抓住了那般难受。

放松!让自己全身放松!眼睛只能看向前方的地板,什么地方都不能看!什么方向都不能瞟!让肌肉、思想、语言静止,不要说话!不要露出任何表情!不要有任何的动作1什么都不要去想!只是应答而已……凡生在心中拼命告诫自己,不要露出任何会显露自己内心的行为,旁边可是一个专功心理学的变态啊!

许铭这里看着凡生的一言一行,肌肉的松紧程度,还是说牙关是否紧闭,眼睛是否朝着不同的方向……但……对方没有丝毫反应,就像是一个机器——凡生你现在到底在想什么?

“凡生?你到底在想什么?你究竟有没有自己的目的?”许铭的神色格外复杂,就像是看着一个让人惊恐的怪物,“你到底有没有自己的目的!”

“你干什么啊?你说什么我真的听不懂。”凡生的表情格外无辜,忧郁的眼神当中像是埋藏了无数的哀怨——真的让人受不了啊!许铭立刻抓住凡生的衣领,喘着粗气,眼睛直直地看着凡生,努力理解凡生现在的心情,竭力探视对方现在的想法。

“在一零年!十八个孩子失踪,之后因为一场火灾被人发现在青果小区中一个隐蔽的小木屋里,死亡十七人,都是被虐杀致死!只活下来了一人,嫌疑人失踪,至今通缉令还在发布着……你就没有什么想要说的吗,凡生?”许铭还是死死抓着凡生的衣领,“对这个案子的嫌疑人,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两人都心知肚明对方的目的,也许在外人看来莫名其妙。

“错了……”凡生的眼神更加忧郁了,像是一个死亡无数次的人。

“什么错了,你错了吗?”

“凶手不是那个失踪的男人。”凡生低垂着脑袋的说道,语气里开始出现悲伤。

“那个凶手是谁?为什么你活下来了?”许铭千思万想都想不到凶手是如何做到的,凡生的嫌疑在之前自己作为警察请来作为审讯员的时候就已经洗清了,总之凭借自己的直觉,那个男人一定不是凶手,那凶手到底是谁?是凡生吗?但不可能啊!

“我不能说,不能说……”凡生的眼中已经开始出现眼泪了,从两腮划过,但这里面没有悲伤,只有深入骨髓的恐惧,像是永远抹不去的阴影,语气也开始发颤,“你别这样了,告诉我暗暮还发没发生,真正的目的就好了……别想着我以前发生什么了,好不好啊!”凡生的语调突然提高,像是有无数情感迸发出来,“你知道什么啊许铭!一心想着探求别人的心里,不管对方是悲伤还是什么的,你知道朋友被一个个虐杀致死,只有一个人活着的感觉吗?你知道被压在地上,看着他们被人一个个杀死的感觉吗?偏偏自己活下来了,闻着烤肉的蛋白质香味和血腥味混合在一起的气息,然后被火焰活活烘烤的感觉你知道吗?别烦我了!赶紧告诉我真相杀了我不好吗!”

凡生立刻将许铭推开,面部肌肉微微颤抖着,上下牙齿互相打着架,泪水就像是泄洪一般流淌着,双眼充血,似乎还沉浸在惊恐中。

“非常……对不起……”许铭确定凡生刚才说的是实话,不管那时候的凶手是谁,不管自己心中的猜测对不对,事情都应该过去了,眼前这个人,不管目光再长远心中也只是个孩子——有着过人的思维,却幼稚无比——不能让他像自己这样。

“把事情告诉我吧。”凡生拭去眼角的泪水,重新变回了那一个有些呆滞,不爱说话,带着忧郁眼神的少年。

“这个事件已经结束了,放心好了。”许铭坐了下来,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现在的目的是什么?”

“对不起了,我不能告诉你——太羞耻了……只需要知道我已经放弃了就好。”许铭说完就站了起来,“以后你就在这儿生活吧,现在的你还没有理由出门,有个警察可是再找你啊。”

“你为什么放弃了啊?”

“你觉得呢?”

说到这儿,凡生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说道:“许笙要是问我的话,我应该怎么回答,你和凡昊总是不在家,我可不擅长跟许笙相处!”

“就说你被凡昊收养的呗。”许铭说完也离开了这间屋子。

“真的是个女儿奴啊……”凡生看着许铭逐渐离去的背影,将视野转移到从天窗正好落在自己面前的阳光,金黄色的光芒看着格外温暖。

明天的天气要是也这么好就好了——自己并没有被杀掉啊……那以后应该怎么办呢?明天应该怎么度过呢?

凡生感觉自己的生活连同未知的明天一起变得渺远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