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唐剑侠传奇 > 正文
第一章 吟诗作对
作者:路漫漫修远兮  |  字数:4755  |  更新时间:2021-02-13 16:19:49 全文阅读

开元十二年,一个略显成熟的少年坐落在当地的学堂之上,此人名唤李清鸿,十五岁时就已凭借自己作的诗闻名乡里,当日,先生给学生们出了一道考题:两岸花柳相望时,请作下句?

在其他的学生还在苦思冥想的时候,李清鸿就已相出了答案,很快脱口而出:先生,下学偶的一句,不知可否,鸟语花香望此季?

先生眉头一展道:“嗯,过得去,过得去,不过,后半句略显苍白,清鸿能接就已之辛。”“先生,下学也有一句不只可讲否?”说这话的是李清鸿的好友杜心。

“尽管讲,老夫洗耳恭听。” 先生允许了,“四季同春可前清。”杜心早有答案,这会儿才说。

“比清鸿的稍好一点,若能将后面改成清花香,会更好,好了,作诗就讲到这里。而下,老夫出对子,大家试对一下,唯火能伏虎。”先生道。

“先生,下学清鸿来偶得下句,是真豪杰乃降龙。”李清鸿接对。

“好句呀,好句,比才学,当属清鸿最好,但不得骄傲,不信,老夫再出一对,无边春色来来天地。”先生不慌不忙的道“这,下学又得一句,有志金龙越古今”清鸿思绪一传就来。

“嗯,好才学,好了,今日就到这儿,明日辰时以后,咱再探讨。”先生宣布下课。

这个学堂是当地最好的私塾,但觉有一些学生喜欢捣乱,正当李清鸿收拾好东西出门之时,背后有双手把李清鸿故意推到了地上,谁料往他那儿一看,清鸿竟毫发无损,这个过程是这样的,就在推的时候,清鸿轻松一闪假装滚到了地上,一跃飞出了门外,看到如此现状,学生们惊呆了,仿佛清鸿天生有一股武功的劲儿一样,学生们像是都怕了,只能回家温习功课,安歇就寝了。

过了一年,李清鸿和杜心都从私塾出师了,李杜两家虽家境还可以,但祖上一直希望他们都能进宫做官,可按大唐制度,是要参加科考的 李杜两人虽有才华,也是参加朝廷举行的科举考试才能有机会做官,他们凭借自身过人的记忆力和知识储备通过了当地的乡试,可在京城的殿试之中却最终名落孙山,这一章的故事就从二人落榜开始:

清鸿从京城带来的盘缠都用尽了,本指望杜心可以救济一下,“杜兄,你可有银子借我?”清鸿可怜巴巴的乞求道。

“李兄,这我可没法帮你了,我浑身上下只有几文钱,恐怕只能在京城的闹市买些米粮。”看来,杜心也是穷途末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唉,可不嘛,清鸿我盘缠早就用尽了,好几日没吃饱饭,可惜你我都是读书人,手不能提,肩不能扛,除了一身才华,其他什么也不会呀?”李清鸿捂着自个儿的肚子说道。

杜心感同身受,稍稍点了点头,随后就拉着李的手继续在京城的街上走,可没走几步,就差点晕倒在地上,在李清鸿混混沌沌的时候,他看到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些有些阔气的鞋,他继续往上看,就没力气了,晕厥了过去,“这位兄台,这小兄弟怎么了?”说这话的是一位衣着光鲜气质如同贵族一般的年轻公子。“公子,我们都是从小城到京城来的读书人,本指望昨日能通过殿试有机会为国效力,唉,可惜我和他都名落孙山,未能中榜,这不,盘缠都用光了,后面的事情一言难尽。”杜心说这话时,十分为难。

“唉,也真是难为你们了,若不嫌弃,你们可愿到舍下坐坐,一来可解决温饱,二来可与吾说说你们的困难,可好?”年轻公子拍拍自己的胸脯道。

“不,不,这怎么好劳烦您呢,这俗话说贫者不受嗟来之食,这般穷困潦倒了,还是我们自己想办法解决了。”杜心是在推脱这公子的慷慨解囊吗?

“没事的,二位在外有难,我又怎能袖手旁观,来吧,别客气了!”公子说罢,就把清鸿从地上扶了起来,拉着杜心走,杜心看这公子这般热心,也不好意思再推脱了,只好随他去了。

年轻公子引着二人来到一座十分豪气的府邸,门口的下人忙起身迎接:“大人,回来了,这,您怎么把陌生人带回来?这好像不符合规矩吧。”

年轻公子看着下人这么没有礼貌,连忙呵斥:“怎么这样讲话,你没看人家都晕成这样了,快来搭把手。”下人只好听吩咐,帮忙扶着,“大人,公子,您是朝廷的人?”这称呼让杜心起了疑心,可年轻公子却没有理会,继续扶着清鸿进去。

公子带着二人来到一间房间,让清鸿坐下,招呼道:“红名,去吩咐厨房做一些清淡的菜来,若有粥最好。”“是! 小人这就去。”这下人到十分听话。转身对杜心说道:“小兄弟,稍待,这做好要有些时辰了,趁空闲劲,我们来认识一下可好?”“公子,我方才就想问,您家中的下人称呼您为大人,您是朝廷的人吗?”看来杜心对这问题依旧不依不饶,“好吧,今日,你们和我能够相识,也算是三生有幸,我也不想有所隐瞒了,我是当今陛下所任命的礼部侍郎,贺启刚。”年轻公子亮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如此,我们该称呼您为贺大人,您国务繁忙,怎么今日有空出来?”杜心说道。“从此刻开始,我们便是朋友,唤我贺大哥即可,关于你后面的问题,请原谅我不便回答,这不是三言两语也说的清楚的,好了,你们究竟有何疑难之事,与我说来听听?”贺启刚道。正当杜心要和贺启刚敞开心扉的时候,下人跑来道:“大人,小菜已备好,是移步到餐厅食用,还是小人端过来?”“这,红名,还是你去端来吧,还比较方便一点。”贺启刚笃定的道。

而后,一盘小菜就端到了贺启刚的小桌前,随后,就将清鸿扶到了,贺启刚让清鸿边吃边说,在和清鸿交谈之中,得知他空有一身才华,无法施展文采抱负,贺不知他们二人是真有文采还是徒有虚名,问:“二位仁兄,可有诗作让我看看?”杜心听罢,从包袱中取出一封放在信封里的纸交与贺启刚,贺启刚一眼将那诗作尽收眼底,半晌,才便于李道:“清鸿君,你作的确是好诗,莫要气馁,待我明日将此诗交于陛下检阅,再与推荐,可好?”李自然乐意,道:“故此甚好,那我自在此静候贺大哥的佳音。”此后,贺启刚让李杜二人在此宽心住些时日。

翌日,早朝过后,贺启刚前往太极殿求见玄宗,向守门太监招呼:“麻烦通报陛下,礼部侍郎贺启刚求见。”

“大人稍待,容小人前去通禀。”此太监倒也懂礼数,进去一会儿就出来了,与启刚道:“大人,陛下让您进去。”启刚也还礼进殿。“臣贺启刚参见陛下.........”启刚还未行完礼,便被玄宗扶起,“此处不是朝堂,卿不用行如此大礼,来见朕不知有何要事?”玄宗道。

“谢陛下,前些日子,臣在民街上偶然结识一少年郎,此人善于写诗,与我朝当今几大才子孟浩然等可相较。”

启刚道“哦,有这等人才,汝今日可是将此人诗作带来了?”玄宗也想结识一番,启刚见状将藏于袖口的信封拿出呈与玄宗,玄宗阅读之后,作了此番感想:“哦,朕查阅此诗之后,自也觉卿所言非虚,此人现在何处啊?”“陛下,此人现暂住一客栈,不知陛下是要?”启刚深有同感,“朕不忍这少年,埋没才华,传朕旨意与明日招李清鸿进宫,朕要亲自封官与他。”玄宗摸自须笑道。“臣遵旨,臣代此人谢过陛下。”启刚都激动的跪下了。

贺启刚在求得结果之后,写了一封信让自己的随从带出去,送回府中,清鸿收到之后,看了信的内容,得知通过贺大哥举荐,已得到玄宗的许可,有机会报到朝廷,欣喜若狂,赶忙将结果告诉了杜心,可杜心却并不高兴,苦笑道:清鸿,你为何比我先得到陛下的器重,又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儿,你还把我当做是兄弟吗?“杜心,别这样,代日后,我寻个机会也替你某个官职,可好?”李笑着道。“那你要说话算数,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杜心道,说完,两人击掌为誓。

又过了两天,李清鸿前往皇宫,受封为官,玄宗许给他的官职是翰林供奉,可做了一段时间,却发现这只是一个闲职,清鸿只得硬着头皮做下去,方可对得起贺启刚的知遇之恩,相助之情。这天,和贺启刚喝得烂醉回来,进府之后,站不稳,差点摔到地上,贺作为他的大哥自然看不下去,贺把李抬到床上,帮他把衣裳和鞋袜脱掉,还盖上被子,大概是怕他着凉吧,清鸿梦中还不忘说着好酒之类的梦话,看来真是醉了。

此时,李清鸿已经睡了两个时辰了,在迷迷糊糊当中的睡梦中醒来,看见启刚在他的床边,他不和启刚讲话,在寻找着什么像是丢失好久的东西,启刚关切的询问:“清鸿,你在找什么呢?你喝了酒才好一点,别着凉了。”

“贺大哥,请问杜心兄弟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他的人呢?”李急切问道。“清鸿,你别着急,你忘了,你昨日已进宫做官,为陛下效力,杜心暂时没有得到陛下的青睐,仍在客栈住着,他没事,你别担心。”启刚耐心的解释着。

“哦,原来是这样,是小弟心急了。”李自责着。“无妨,无妨,清鸿,现在闲着没事我们去附近的湖心亭散散心怎么样?”启刚提议道。李欣然答应,于是,两人便前往散心游玩去了。

此刻,李清鸿和启刚已来到湖心亭的亭内,看到亭外的景色,清鸿深吸了一口气,道:“这里的湖水,波光粼粼,空气格外清新,闻着令人神清气爽,真是一个好去处啊。”

“是啊,清鸿你倒是体味出来了,同感,同感。”启刚摸着自己的胡须道。而清鸿见此景致不由诗兴大发:“那如此,我不如来填诗一首吧,嗯,水里鱼中游漫漫,阳光照河湖清水,小湖波光一涟漪,正如朝心清心境。”

“嗯,好诗,好诗,清鸿你写的这首诗,合情合景,写出了你自己心里的话,嗯,不容易呀。”启刚夸赞道。

“不谈诗了,小弟随性之作,不值得一夸,小弟看到湖里的鲤鱼很是可爱,不如此刻,我们来喂喂鱼吧,贺大哥,您带了鱼食来了吗?”李提议道。

“带了,你不说,我也正有此意。”说完,启刚就从腰间解了一个香囊下来,递给李,李和启刚一齐从香囊里拿了鱼食出来,李隔着栏杆一块儿投了下去,湖里的鱼看到食物来了一股脑的上来哄抢,李再投了一次,可不知是否是李没有站好,他眼看就从栏杆上摔下去,就在这时,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李的背后而来,将他从危险之中拉回,启刚也惊呆了,看,此刻在清鸿身边站着的是一位玉树临风的少年侠客。

清鸿也许是惊魂未定,没有听见启刚与他说话,启刚只好拉拉他,清鸿这才回过神来,启刚说道:“清鸿,是这位小兄弟救了你,你可要好好谢谢人家。”

李连忙跪下朝面前这位侠客行谢礼,嘴里念到:“多谢少侠救命之恩,若告知姓名,他日若有机会,必当报答。”“这位大哥快先起来,这里是皇宫,我一个陌生人,你拜谢我,若被当成刺客抓起来,你我的小命还要不要了?快起来。”少侠说完就把他拉起来。

“少侠您说得对,是我疏忽了,不过,有一点,我很是奇怪,此地是皇宫,守备森严,您是如何来去自如,此为一疑,二疑是您真是偶然路过相救的吗?”李不解的问道。

“大哥,你我是初次相识,但我看您是好人,倒愿告知实情,第一,我来自江湖中的神秘帮派,所习之轻功乃我得意一类,因此我得以来去自如,哦,我姓王名明落,大哥可唤我王弟。第二,我不是偶然路过,唉,我此地不宜多待,我要速速离开了,有缘自会相见。”说完这段话,少侠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清鸿愣在原地。

随后,只见,一封薄薄的信掉落在地上,启刚将它捡起,仔细看了看信没有写明是写给谁的,只得把它给了清鸿道:“清鸿,你看看吧,说不定是方才离去的少侠遗留下来的。”

“如此不好吧,怎能随便偷看别人的信呢?”李受过良好教育才这么说。“哎呀,你就看看吧,说不定那小兄弟有什么话想告知我们,只是方才不方便说罢了。”启刚道。

李顿了顿,想了想启刚的话还是有道理的,于是接过信拆看了一下,启刚自然好奇“怎么样?他在信中说了什么?”“贺大哥,您说的有理,他果然有话留给吾,信里是这样说的:大哥吾兄,实在抱歉,没有留下只字片语,吾此番前来是来宫中寻找当今皇上的故人,是有任务在身的,若有机会,吾自当与汝歃血为盟,结拜为兄,能与汝结识,是小弟的幸运,有缘再见,明落。”李道。

“清鸿,既如此,你就把信好好收好,人家是与我们交心了,今日之事万万不可和旁人提起,否则会给人家惹来灾祸,在宫中生活,只得明哲保身,你可知道?”启刚谆谆告诫。“嗯,贺大哥,您苦心告诫,小弟记得了,那无事,我先回府了,以免陛下有事召见。”李点点头道。

此时,李与启刚正要一起回去,李府中的下人就前来传话:“大人,陛下传来旨意,宣你今晚入宫,他要为您接风洗尘,说您是新入仕的官员,近来尽忠职守,自当于您好好聊聊。”

那么,清鸿会应府中下人的应邀前去吗?请看下一章。

路漫漫修远兮
作者的话

第一次写武侠小说多多见谅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