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假面骑士十二剑
作者:冰之雨花  |  字数:14052  |  更新时间:2021-05-02 10:45:26 全文阅读

意外总是随处可见,也许是你不经意间,也许是你无意间的举动,都会造成意外哦。

当我晕倒后,虽然刘佐臣也因被我破阵,毙命了,但是,木不丛再一次出现了。

那个身穿绿色长裙的女子,腰带超级绿色时空驱动器,她看上去依旧没有什么战斗力一样,十分柔弱,她从绿金色的时空罗盘里轻声,且没有气味的走了出来,使得她就像一条那鸦雀无声,没有光的影子。就看现在她的表情,都会使得现在的九条等人感觉内心深处感觉十分不安,因为,橙雪冰的身体就在她的脚下。

木不从单手用看似虚空的力量,抓起橙雪冰,看向他“想抓你好久了,我真等不及了,反正你也离消失不远了。”

门矢士跑过来朝着木不丛就是毁灭的一拳,但是木不丛仿佛身边有一道无色墙,无形无影,无踪,如果不是门矢士的那一拳,你,更本不知道在她前面有一堵极高机厚的无色墙。墙将门矢士的不自量力的攻击挡下了。

木不丛眼神飘向天空寺那到金色屏障说道“我现在的实力早已是时之不朽,就算是那软弱的佛陀已不是我的对手。好了,废话,不多说了,再见,小孩子们。”

她于时空罗盘间消失了。

时空十八年,时空管理厅,位于2020年层的零一监狱001,一个身穿黑色小短褂,里面穿着红色衬衫,腿上穿着黑色运动裤,脚上穿着荧光色的运动鞋,一位年轻男子,被坚不可摧的金色物体,囚笼在了这做监狱。这名男子,名为飞电或人。他和他的伙伴不破,他的秘书伊兹等人被时空管理厅安置在了时空管理厅的零一监狱里面。他们的驱动器都被时空管理厅收了回去。

木不丛来到了零一监狱,先是治好了橙雪冰的骨头,在打开监狱的门,只是轻轻的一扔,将橙雪冰扔到了零一监狱的走廊里面。走廊的周围恰巧就是关押着飞电或人及他的伙伴。不过因瞬间治好,导致橙雪冰吐出一口淤血。噹的一声,门被关住了。

平行世界的2008年的一个监狱,有一个犯人,多次逃脱,虽然没有逃脱成功,但是他的他可是十年前的人啊,按照正常年龄他已经50多岁了,现在的他,不但岁数一直没变,而且脸上丝毫没有皱纹根本看不出来他是一位已上年龄的大叔。

九条等人按照时空观的魔神机所定好的时间,来到了这个平行世界2008年的某国某市的咖啡馆门口。

九条摘下眼镜说了一声,鸣海大叔内心在思考为何他们又来到了这里呢?这里难道没有被拯救吗?正当他们疑惑之时,呼的一声,那声音仿佛是一股飓风,将九条等人吹倒了。从风中走出一个长相并不算汰耀眼的女子,此女子,那飘柔的头发迎风而起,他的身腰上挂着一把剑,这把剑看起来十分轻并不具有攻击力。

此女子说了一声“我乃时空观,五长老,叶欣剑。拥有时尊级初期的实力,我是奉命来帮助你们的。毕竟你们的实力还是不算强。”她接着对着九条和鸣海“九条和鸣海你们俩个的级别也就是时灵级吧,前提是使用新的驱动器,其他人都在时师级这个级别上。”她开始安慰众人“努力吧,不然就让雪冰一人,也不好吧,你们的目的应该去救他,首先将这个平行世界的boss打败,或者将他的力量化为己有,就可以开始下一个旅程了。”

她不紧不慢的继续给众人讲述“想要去时空管理厅,极难,因为,向我们时空观,只能固定呆在某一个世界,没办法出去的,所以我只能帮助你们得到这个平行世界的boss的力量,获取力量,剩下的就看你们了。你们的目的就是要获得平行世界里Kiva的boss 假面骑士ARC的力量,还有正常世界的假面骑士faiz时代的假面骑士orga和psyga,假面骑士w的boss假面骑士eternal。”

她思考了一番,继续说道“由于我们这里人手,缺少,导致一些历史被改变了,而且其他的你们没有去过的除了未来的剩下的都被时空管理厅抓走了,对了除了电王和时王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其他的都可以,所以你们可以去找电王当帮手。人多力量大,剩下的就是需要你们齐心协力便是,剩下的就是,橙雪冰该做的了,很多骑士都输在了时空管理厅的手下。我们时空观人很少的,而且是被固定的没有办法离开的。因为我们原本就是这个世界的人。”

九条询问道“那是何时,那些骑士是何时被抓走的?”

叶欣剑回答道“很早了,不过也是因为,我们的存在导致了一些历史还没有办法改变,而且当时,时空管理厅人手也是不够。所以基本是假野明日青城,亲自出手的。观主当时是被假野明日青城的拦截阵,拦住了,所以没法出手,我们几个人想动手也动不了。”

鸣海对着叶欣剑“假野明日青城不是才时尊级实力吗,你们的观主应该不止时尊级吧。”

叶欣剑“这是当然啦,原本观主是有着时之清净或者说是时之超凡中巅峰的人,实力极强,但是假野明日青城的阵法拦截阵是专门针观主这样级别的人设置的,他知道我们过不去,只有观主可以去,所以引诱观主,最终观主,一直到现在都被拦的,我们这些长老也无能为力了,只能尽可能的守护帮助你们。”

海东看起有些理解说“原来如此,那些骑士已经被抓走了呢?”

叶欣剑“空我、agtio、龙骑、faiz、blade、零一、w。”她继续说了一句“至于时王被困在了虚无空间中,想救他及难,而且假野明日青城的一部分力量来源于老时王和年轻时王加起来的所有的力量逢魔时王和崇皇时王等等。假野明日青城的驱动器就是从老魔王那里得到的,在用时王的所有力量,汇聚在一起,就形成了新的驱动器。”

门矢士“好,大致明白了,走吧,先拯救这个世界,打倒假面骑士ARC吧。”

叶欣剑示意众人道“走吧,这边,去魔界城城堡,才能找见,假面骑士ARC。”

九条问道“能和我们说说嘛,关于假面骑士ARC。”

叶欣剑“我只知道他曾经被以前的Kiva封印住了。但是某个被困在监狱的犯人无意间的破解了那道封印。而后,ARC便附身在了这个犯人身上。此人名叫衫村隆。”

九条有些惊讶道“这么随意的吗?”叶欣剑“没办法,毕竟以前的Kiva他的能力有限。”

到了魔界城周围,九条等人都十分惊叹这里真好看,而且有些西洋城堡的感觉。再简单的说就像中世纪的城堡,十分豪华。

叶欣剑转过身道“我建议你们,都先变身吧,毕竟前方敌人强大。”

九条等人“好!我们上!”

当我醒来,我爬起来,我听见有人在叫我,说“少年,快醒醒。”我双手托住地面,缓缓站起来,身体还有摇晃,我看向周围,这里我惊讶的说“这里是监狱!!天那,或人?伊兹?不破?还有灭?天津骇?零一的所有人骑士都在这里。”或人看向我道“少年,你认识我?”

我点点头,正要拿起驱动器,我才知道,我的驱动器都不见了,不过地面上有一把刀,和一个人酷似零一驱动器的伊甸驱动器,和伊甸秘钥。我拿起刀,嗖的一声冲向监狱的门,只听见咚的一声,我被金色的屏障弹了回来。我单手将刀插在地面,这一弹使得我更有信心了,我唰的一声,只听见咚的一声,我被金色的透明墙弹了回来。趴在了地面上,我凭借着刀缓缓站起来。只见一个无影的家伙,身上出现许多文字,朝着我就是一撞,我被这金色的文字墙的冲击,滚到了监狱的走廊尽头。

鲜血从我嘴里喷出,我看着拥有金色文字屏障的家伙,感觉和我看过的寺庙里的文字一样,我便说道“你是佛教的人?”他回答道“我不是佛教的人,我是时空观观主庄某。我拥有时之清净,时之尊,时之超凡,时之不朽,你不是我的对手。假野明日青城之所以有这样的力量,是我所赐。”

我站起来,将刀用力朝着他扔了过去,刀在扔过去的同时也在旋转,虽然恰好,朝着他的头劈了过去,但是好像没有反应。我嗖的一声,抓起刀,朝着他就是劈,但是他只是轻轻的挥了一下他的胳膊,我就被一股无形攻击,再次攻击到了,不过我再次嗖的一声躲过了攻击,我朝着他的后面,双手握住刀,但是没想到他身后藏着一把剑,那剑就在那一瞬间飞出来,自行挡住了我的攻击。

我后空翻,落地,单手将双指抚摸了刀,我转身朝着他就是无形的能量攻击,可谁想到,攻击好像没有打到他一样,完全没有效果。我再次双手使用能量催动,刀在那一瞬间逆时针旋转,不断的分身,我将刀推了出去,他身上的那把剑,仿佛一道彩虹,那样绚丽多姿,他单手一挥,我直接被轰出监狱,我撞在了监狱外的栅栏上,我一看后面是万丈深渊啊。

庄某再次使用剑,他开始将手扶着地面,渐渐转动胳膊指向天空,地面上出现了,无数把木剑,他的右手开始黑虎掏心一般扭动,他周围的剑瞬间朝着我攻击了过来,或人大喊道“快闪开!”我跳起后空翻,朝着万丈深渊就是往下跳,谁会想到,下面的写着平行世界2008年地点位于东部的魔界城。

但是观主的刷的一声,到我前面,道“哼,不会让你如愿的!救不了零一,的话,你是不可能离开这里的!”只是那一瞬间,我有种时空穿梭的感觉,再一次被拉回到了监狱走廊外,接着又是一巴掌。我被那种无形而强大的力量打回了监狱走廊里。

庄某看起来并不在意我道“孩子,你还太嫩了,只不过是达到了时之无距而已。”我惊讶道“时之无距?”庄某开始解释“时之无距是时王级的一种境界,我来告诉你,时王级事实上分为无量、无距、无米。”

庄某继续解释道“时王级接着便是时皇级也称骑皇级分为无秒、无分、无时。当然身为观主,我全部达到才算合格,不过但凡想要晋升道时之超凡的话,这些每一项都必不可少,事实上时之超凡至上还有更为玄妙的时之帝,据说时之帝可以单手,灭星球,毁宇宙,顺世界。只不过时之帝,一直到至今的我,都没有达到这层境界。”

我缓缓的站起来,我的血已经留在我的手上“所以,你才是幕后的黑手?假野明日青城不过是你的一个棋子?”庄某“既然你已经意识到了,有种来我,时空观,不过你的实力,还是太弱了,等你什么时候变强再来吧。不过前提是你能打倒假野明日青城。哦对了,你不赶紧拯救零一的话,火不容可能要把小野寺杀掉了。”

我惊讶道“什么?小野寺!”或人吼道“放我们出去啊!”庄某“我之所以留你们,是因为我就是让你们眼前的家伙知道,什么是,从希望变成绝望的感觉。”

谈话间,木不丛来了,她随手一掌,周围出现了漫天树叶,这些树叶仿若一根针一样穿了或人的心脏。我惊讶而痛苦的吼道“或人!”我朝着木不丛跑过去,我单手借力将刀直接吸到了手中,朝着木不丛是一刀,呲的一声,一把火剑,飞了过来,朝着我就是全力一击!我单刀挡住,右腿被迫跪在地面。我脚下,一瞬间出现了水滴,那水滴如黑洞出现了一团水,那将我拉下水里。

那水仿佛巨大的海啸,将我卷起,周围的漫天树叶变成树木将我捞捞捆住,使我动弹不得。那火剑瞬间立起朝着我周围画出一个四方形的四把剑,剑开始散发身上的火焰但是奇妙的火焰并没有燃烧树木,而是将树木和火焰融合,只听见噹,噹,噹的声音,从我的上面出现了一个佛字,那佛字好似渐渐搭起的牢狱使我被困住了。

庄某单手旋转,我感觉天地被动摇了,在旋转。仿佛倒立了一般。

不破“发生了什么?”灭“这个人类竟然这么强。”天津骇“1000%的不可能!简直不肯能,竟然能使天地旋转。”

但是我眼前时空管理厅的三位和庄某并没有丝毫反应。

只听见一人的吼声,不过这声音十分熟悉“finish time!Zio!Geiz!Woz!三阶骑士踢!”一个看起来长相难看的骑士,出现了,他用脚踢向那个使用佛字的家伙。然后将一个看起来颜色不一样的零二和零一驱动器及秘钥扔给了或人和伊兹。使用佛字的那家伙虽然修为时灵级,但是眼前的长相难看的骑士,正是时王三阶。时王三阶至少有时灵级巅峰的实力,所以很简单,佛字的那家伙就被打败了。

或人捡起驱动器道“马上救你!我们上伊兹!”伊兹“好!或人社长!”或人、伊兹“变身!”庄某只是说了一句“我先离开了,一群蚂蚁,不值得。”火不容“没关系,我先去守空我那里。”水不滴轻声说道“哼,等尊主出来在收拾你们。”木不丛惊讶道“这就跑了?喂!太不仁义了!我也撤了,等尊主出来,消灭你们哼。”

或人“我来了!”这几人疯狂一拳又一脚,轰的一声,我身上的树枝瞬间被毁掉了,我被一位白色的女性骑士,上面写着月读,我猜,不用猜了,是月读接住了我。

我看向月读“谢谢。”

“等等,明明是我们救了你啊。”

“准确来说是我们加月读他们。”

“对啊,谢谢你们。”

时王三阶解除了变身,一个身穿红黑衣服的男子,一个人身穿什绿的奇怪的拿书男子,中间站着一位,青年的男子。他是长盘壮吾。

“没事吧,对了这是止痛药,看你这样子应该受了不少伤。”

“谢谢你,庄吾。”“对了,赶紧救不破他们啊。”

“全部拯救完成,或人社长。”

“走,我们去拿装备,我要让他这监狱1000%不存在。”

“嗯,庄吾你好像知道我是谁.”

“没错,拯救假面骑士的过去与未来的人。橙雪冰没错吧?”

“好厉害啊,拯救假面骑士的过去与未来。对了,已经拯救了几个了?”

“现在不是废话的时候,必须得救空我,我想应该还有其他的骑士,也被关押在这里了。”

“那个叫假野明日青城的真厉害啊,我们几个人一起上,最终竟然失败了。”

我看向庄吾的驱动器,颜色是金色的道“对了,你的腰带有点不一样啊,庄吾。”

“没错,我是从虚无空间拿到的。我原来的驱动器被假野明日青城夺走了。”

我朝着所有人道“走吧,我们先去取装备,这样才有对战的力量,至于这个地面的伊甸驱动器就拿上吧,关键时刻用一下。”说完,我立马捡起地上的秘钥和驱动器,带着庄吾等人,离开了这里。

此时的魔界城,假面骑士ARC的变身者衫村隆看起来仿佛等候多时,衫村隆和他的三个看起来十分丑陋的怪物走到九条等人面前。

叶欣剑靠在墙上,俩只胳膊抱住剑鞘,闭眼躺着。“你们先打吧,能打过,我就省事了,他们还不值得我出手。”她只是这样的说了一句。

“什么?你不是帮我们吗?”“放心,九条和鸣海解决ARC其他人解决另外三人,就好啊。”从她的语气来看,她简直是在指挥九条他们啊。

“不管她了,我们上吧!大家!”“好!一口气解决他们!”

“一口气!开什么玩笑!”

只听见九条等人那令人激动的一声“变身!”

五位骑士同时变身了。

lazer直接冲着ARC飞了过去,将dj枪朝着ARC的头部开了几枪。Skull飞过去转身朝着ARC的胳膊就是一刀,ARC看起来十分痛苦,没错绿色的血液从他的脸上和胳膊上一滴一滴的往下流。看起来恶心极了。

Decade一直装作打着这三位道“好样子,我们这边也不能输啊!”

事实上对于decade和diend来讲这些怪物太弱了,就连ARC都不算强,但是由于他们的力量被假野明日青城夺走了一部分,这才导致,他们的实力降到了时师级,毕竟他们原本的力量至少也是时王级巅峰的存在。

三号打着“不过如此嘛。”

一道金色光波重天而降,那股无形的力量就像如来的那大掌,将九条等人按在地上,无法动弹。拿到从天而降的金色渐渐的降下一个身穿金色纱衣的白发老年人,他手上的时空寺的时空权杖,看起来可以转动。“我乃时空寺,现任寺主,风清扬方丈。”这语气听起来十分严肃,这也让叶欣剑睁开了,那仿佛沉睡已久的双眼。她手中的剑动了,证明剑感应到了敌人的到来。

那剑直朝着风清扬飞了过去,风清扬用全力使用寺庙真身。将自己保护起来,使得刀枪不入,但是叶欣剑的那把剑,可不是普通的剑,是一把专门破防的剑,“顺风决,一重,破!”只是简单的几个字,使得叶欣剑的剑,剑上出现了极其强大的剑气,这剑气可斩断山河,更可以破碎佛门不坏金身。

叶欣剑只是慢慢的走着,剑就像有自我意识,一样,将所有的怪物,打到了边上,风清扬从嘴角吐出了一些鲜血。他知道,他,来错地方了,这里竟然有时尊级的人守着。因为风清扬最多只有时皇级。

事实上时皇级和时尊级看起来差不多,但是差距是很大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使出全力,才挡下叶欣剑的一击。

假面骑士ARC朝着叶欣剑就是一脚踩下去说道“可恶!吃我一脚!”叶欣剑,丝毫不慌,唰的一声,接着更是一声惨叫,假面骑士ARC的一条腿被那把剑砍掉了。

叶欣剑“哼,不过如此,该你们上了,后面的各位。”

九条等人再次站起来,九条和鸣海将锁种放入dj枪剑上,跑过去,跳起来,起来朝着ARC砍去,轰隆的一声,假面骑士ARC就这样被消灭了,叶欣剑将俩个颜色一样的,且看起来是新的水瓶一样的东西递给了他们,“将瓶子转动,吸收其力量,第一部分的力量就完成了。”

Decade也将怪物一鼓作气的打赢了。

不过风清扬乘机逃跑了。

三天后~

叶欣剑对着九条等人“剩下的,就靠你们了,我没法过去的。加油,各位。”

九条等人微微的点了几下,便按照魔神机的指示继续拯救骑士的历史。

我和庄吾等人跑到了2000年层空我的监狱。但是这里空间十分狭窄,这里没有灯光,但是随着一道晃眼的灯光和鞋子的所发出的脚步声,朝着我们走了过来。那脚步声逐渐清晰,我想看清那身影,但是晃眼的灯光使我无法看清对方。

此时我感觉一丝不妙,当我转过身,我看见一个身上散发着黑暗气息的空我,朝着我们几个人就一拳,我们几人瞬间闪开。

“这家伙是空我吧,他失控了吗?”

“很难说,并不清楚。”

我再次唰的一声,拿起手中的棍子,朝着那散发黑色气息的空我当头一棍。咚的一声,那棍子仿佛就像敲响了铃铛一般,让原本散发黑色气息的空我,渐渐恢复了,眼睛也恢复正常了。

空我走过来拦住,那晃眼的灯光道“我没事了,翔一。”

庄吾疑惑的问道“你们认识?”那耀眼的灯光并没有停止,反倒化成一道光芒,变成了一位看起来帅气的骑士,我认得这个骑士,他叫agtio。

但是他的眼睛是发黑色,全身散发着那种浓浓的邪气,这些告诉我,他被控制了。

庄吾十分简单明了的说“他,好像被控制了。”我“把好像去掉才对哦。”

庄吾点头应声道“对哦,他被控制了,所以我们打吗?”

我“好,那就打吧。”

我拿出威丝曼二世驱动器,咳呲的一声,将驱动器带在腰上。发出“威丝曼二世。”我单手带上一个带着面具的戒指,面具上的颜色是半紫半橙有种双人格的感觉,我将戒指带在了中指。

我单手拨动驱动器,发出一连串的带感音乐,有种街舞的感觉,我随着音乐的感觉带动着身体,不断的移动,旋转,最终单手将戒指放在驱动器上面,发出“Weisman II. wurde in diesem Moment geboren(威丝曼二世,此时此刻诞生了。)”

一团半紫半橙我与等高的魔法阵,围绕着我,不停的转动,当我将手试着伸向魔法阵,这魔法阵直接穿过了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多了一层半紫半橙的武装,没错,我看向眼前有些花,可能是因为骑士面具的过?也就一会儿的时间,我的眼睛渐渐清晰了。此时我的感觉自己与身上的装甲完美融合了。

“好酷啊,雪冰。”变成时王二阶的庄吾说了一句。

正当这时候,一条黑色的黄边的黑龙,朝着我们飞了过来,我拿起手中的棍子,朝着那条龙飞了过去。棍子没有击倒,黑龙,但是使得黑龙有些稍稍后退了一些。

黑龙再次飞了过来,这次他看起来做足了准备,我的这一棍,他都巧妙的躲过了。但是躲的了一次,躲的了二次,但是绝不可能躲的了第三次,万棍如雷般的攻击,黑龙终于躲不过了,但是他回到了一个黑色身影周围,只听见咳呲一声,那黑色的龙仿佛一团黑色火焰直冲着我扑了过来,我单手推动驱动器俩次,在将戒指放上去,发出“威丝曼二世,魔音乱舞。”那魔法笛发出的声音使得周围的人,变得狂躁起来,纷纷开始攻击,那条龙和黑色的身影。

被控制的翔一,朝着我飞速的踢了过来,噹的一声,翔一,被一个无形的能量打中,被迫解除了变身昏了过去。

一个看起来穷凶极恶的家伙走了过来道“我在2068年等你!橙雪冰。”他随时撕破空间,走进空间中后,无影无踪了。

我解除笛音,大家瞬间恢复了正常。

我“庄吾快!完结这场战斗。”

“好!明白了!”庄吾开始怒吼道“该结束了!喝啊!!”那撕裂的喉声音足以震慑大地。庄吾手中的剑,一瞬间变得大了起来,这剑好像一把巨大的尺子一一样斩断黑色的身影,当黑色身影也被迫解除变身,我和庄同时,简直是一秒都不差的说道“真司!假面骑士龙骑!”

我惊叹道“天那,时空管理厅到底抓起了多少骑士啊。”

“恐怕,不少啊。”或人长叹一声。他说“我所知道的是,这里是agtio的监狱,往下三层以后还有blade的监狱,龙骑的监狱,faiz的监狱,空我监狱,至于我的监狱在最顶部,最后就是w的监狱。”

我用十分平和的语气说道“好,我们继续看看还能拯救些谁。尽量一个也不要剩下。”

2003年,某国体育场,周围下着大雨,那湿润的空气使人悲伤,使人无奈,使人对天嚎叫,也无人回音。

那雨的的小水珠,不断落下,落在一个有金色兼黑色的骑士身上。

这位黑色骑士取下身上的驱动器,他的周围的变成了一道金光,金光下,那湿润的头发下的脸庞,显得格外沧桑,他仿佛等待了很久。

在他的旁边,一个拥有蓝紫白,三色的骑士,轻轻的取下驱动器,一道白光后,一个看起来十分丑,但是面庞十分年轻的男人,看起来和他旁边那位一样在等待。

他们俩人就是这个仅仅俩个人,或许这俩人不是人,是怪物。这个时代在时空管理厅的假野明日青城毁灭下,只有这座体育场十分完整外,剩下的都是废墟。

这里时代的人都因为反抗假野明日青城被一掌消灭。当然也有为了活命的,屈服了假野明日青城,使得这俩人活了下来。

这位手握金色驱动器,人名为木场勇治。另一位名为LEO。

他们手握一个名为地之帝王腰带,一个名为天之帝王腰带。

地之帝王拥有极其强大的力量,这也是假野明日青城留下木场的原因之一。

天之帝王的力量仅次于地之帝王。

然而就算在强大,也终有败的一天。这个世界毕竟无人太久了,就算人也会生锈的。

九条和鸣海等人驾驶魔神机来到了这个荒芜人烟的世界。

当他们来到后,看见周围无数的废墟,九条说“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大概,就像叶欣剑所说的吧,这里已经被假野明日青城所毁坏。”

九条皱了皱眉头说“我可不记得那孩子有这么强啊。”

门矢士拿出对着废墟边拍边说“废墟的旅程吗?好吧,去看看吧,我们的目的是打倒假面骑士Orga和psyga。”

黑井说道“可是,我们并不知道那家伙在那里呢。”

海东大树转动枪指着那个巨大无比的体育场道“我想他们一定在那里啊,因为那里最特殊啊,所有的建筑都被毁坏掉了,只有那一座完好无损。”

九条从那褐色的褂子里掏出机车卡带,叹了口气,自信的说道“我们冲进去吧,一鼓作气,冲进去,打赢他们。”大伙点点头,立马前往了那个巨大无比的体育场。

轰的一声,体育场的大门被机车和跑车撞开。

木场勇治,只是嘴角稍稍倾斜了一下,咔嚓的一声,他将腰带带在了身上,只听见嘀,嘀,嘀,三声,他将一个金黑色的手机放在腰带的插槽上,腰带发出一声“complete。”这声音听着十分沉重,这声音也代表着变身的完成。

Leo用手指着九条他们说,“I've been waiting for you for a long time, so let's start the game。(我等你们很久了,那么游戏开始吧。)transformation!(变身!)”

九条按下锁种“Remember, we are the masked knights who save the world!(记住了,我们可是拯救世界的假面骑士。)变身!”

门矢士从腰处的卡包,拿出decade卡,“Remember, I'm a passing masked knight(记住了,我可是路过的假面骑士。)变身。”

五人几乎是同时变身的,不差一秒,随时时间的流逝,那不断的轰炸声,炸响了原本荒芜安静的地区。

九条看着对面的有些气喘吁吁,身负重伤的orga和psyga,不经嘲笑道“哼,也没有多么强啊。”鸣海十分严肃的说道“我感觉,他们的实力应该不止这些。”

门矢士点点头,疑惑的说道“哼,难道说有诈吗?”

只听见远处出来一道刺耳的声响,九条疑惑道“剑的声音?”

一柄木色的短剑,嗖的一声,朝着五人飞了过来,海东立马反应道“不好!这剑是朝着我们来的!”那剑如同气势磅礴的山河,更如同泰山般的拳头,将五人,无形中被迫解除变身。

五人滚到了体育馆的小草地上。九条慢慢的衬托地面爬起来,朝着那柄剑问道“你是谁?”那把剑并不说话,因为这把剑是某人操控者,只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我不会让你们太顺利的。”一个身穿薄衣的白发老人,他身上挂着一个褐色剑带,他的每一脚,都十分安静,根本听不见走声,剑十分自然的就回到了他的剑带中。

他开始自我介绍道“我乃,时空观,副观主,观公。我是的实力时之不朽,时之尊,时之涅槃。”

门矢士站起来开始理论道“既然是时空观,那为什么要打我们?”

观公毫不在意门矢士说道“告诉你们一个事实吧,假野明日青城的力量是我和观主同时给予的,我给了他创造出了火不容,水不滴,木不丛的力量。观主给的便是他现在所使用的力量。力量不是白给的,那就是接下来创造时空管理厅了,绑走历代的假面骑士。”

海东站起来,“原来一切,都是你们时空观的阴谋吗?”

观公朝着海东说道“不,五位长老不参与此事,所以我们也把五位长老固定了在某个平行世界里了,让他们不参与此事,所以是我们二人的阴谋吧。不过就算告诉你们,你们又能如何?”

九条用尽全身力气按下锁种,将锁种放在驱动器上道“阻止,你。”

观公只是疑惑的哦了一声,天上的雨滴,开始静止了,在那一瞬间化成球体一般水珠。就在那一刻,观公的俩条胳膊带动双手旋转,手掌一个撑着天,一个撑着地。

他再一次带动双胳膊,企图让俩掌换位置,可谁会相当,当他双掌换位置的同时,地面的水珠,渐渐飘起,结成了剑一般锋利的冰锥,天上的水珠,渐渐化成一柄柄锋利的冰剑。

他双胳膊开始朝着九条等人的方向摆动。九条看向周围的那锋利的水珠和天上已化成冰剑的水珠说了一句“不好!”天上的数万只冰剑和地上的数不清的冰锥全部朝着他们攻击而来。只听见一声“Energy charging。”金光色的巨剑,朝着九条等人飞了过去,谁会想到,这金光色的巨剑,竟然替九条等人,融化了这些冰锥。

观公的眼神逐渐好奇起来,转身朝着手握金色巨剑的假面骑士orga问道“你,不是木场勇治?”

假面骑士orga“我当然是了,但这和我又不是你的手下,我屈服于假野明日青城也不过是被迫的。你们夺走了,韩巧,不可原谅。”

观公“原来如此,是卧底啊,可惜你当我不知道吗?我才懒得管这些,我的目的就是消灭九条等人。不过你们太弱了,算了,等你们什么时候打败假野明日青城再说吧。”

观公最后,单手晖一下袖子,天空中的冰剑全部消失了。

九条立马喊道“大家乘现在!打败psyga。”

门矢士、鸣海、海东大树、黑井同时说道“好!”

炫彩多姿骑士踢,朝着假面骑士psyga踢了过去。

木场勇治看起来有些不行了,他将自己的那一份力量给予了,九条等人,说了一句“拜托了,一定要拯救韩巧。”

九条点点头。

在监狱,我们一行到了2003年的faiz监狱看到了一个身穿黑色棉毛衣的男子,被关在监狱当中。

我一眼就认出来这位是假面骑士faiz变身者韩巧。但是当我看到地面上的faiz小车,我知道,可能得牺牲韩巧,但是这是要告诉我,你在厉害,也有你拯救不了的东西啊,我的内心,十分不淡定,该如何做。

在2068年的假野明日青城,好奇的说道“后面都好拯救,可是faiz这关,要么牺牲韩巧,要么就拯救不成,当然嘴遁说服,这个韩巧也行。

不过这是2014年的韩巧,并不是2003年的韩巧,真正的韩巧,你是不可能拯救的,因为,”说话间,他看向旁边腰上带着faiz版时空驱动器的骑士。说道“假面骑士faiz不存在了,现在存在的是拥有时皇级实力的假面骑士future faiz。对吗?韩巧”那人将腰中的faiz手机取下,一个身穿黑色棉衣的青年男子,说道“是啊,尊主。”

我突然想起这样的faiz也就是韩巧应该是2014年的,转过身对着大家说道“走吧,这里无法拯救。去下一站吧。”庄吾一把抓住我问道“为什么不救他?”盖茨也问了同样的问题。

我“先走,一会儿说。”

到了blade监狱,我们顺利的拯救了剑琦等人。

我们来到了最后一座监狱?这是监狱?这里简直是大自然啊,那绿茂茂的小草,给大地披上了新衣。周围的没有黑暗,阳光充沛。那残灿烂的阳光照在了那绿色的草地上,不过周围的气温,使人轻松,不冷不热。

不过在眼前有一座明显的建筑。哪座建筑是我国北方某地区的炼油厂我曾在我们这里的展览馆里见过图片。

当然我殊不知,九条等人也来到了这里,因为时空魔神机所让他们来到的世界是2009年,不过事实上,这个炼油厂是有专门的路,周围看似极大,实则是将周围变成了一条专门设定的路。

我们和九条所走的是俩条路,他们目的是打赢假面骑士永恒也就是Eternal.我们是拯救假面骑士w和他的伙伴。

庄吾拦着我说“这下可以说了吧。”

我“那应该是2014年的特殊时空的韩巧,并不属于正规的韩巧。那一年的韩巧已经是死去的人。所以无法拯救。我想你们应该注意到了,地上的faiz摩托小车,这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果拯救可能会让时间回溯,所以不拯救是最好的结局。”

月读“原来是这样,那真正的韩巧又在哪里呢?”

或人“谁知道呢,不过,只要能拯救就行。”

“的确我们不知道,或许在未来吧。”我只是这样说道。

当九条等人醒来,驱动器都被收走了,只见一个身上有26个记忆体插槽装甲,腰上带着迷失驱动器,驱动器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E字。他走了过来,说“鸣海亚树子,就在这里。”

鸣海只是不不说话,因为他并不惊讶。一切都是预想的结果。

门矢士问道“所以你想干什么,竟然直接绑架了我们。”

这位骑士说话了,“我只是负责等待某人的到来,绑架你们的是时空管理厅的九大邪恶组织剩下的几位领导人。”

海东“魔神机是时空观的人的人给的啊。”

“谁知道呢,不要问我,这些,我只是负责收拾你们。”

九条朝着假面骑士Eternal道“喂,既然要打架,那也应该放开我们啊,将我们绑起来算怎么回事。”

Eternal拿起刀,他将刀放在了九条的脖子上,眼神死死的盯着九条道“不存在,那个人家伙不来,是不可能的。”

只听见一声“原来如此!时空观好计划啊,”一声极其响亮的声音响彻了这片原本安静的土地。Eternal转身一看道“来了!等你很久了。橙雪冰~”

我拿起棍子,朝着Eternal的头部,转身将棍子扔了过去,Eternal“哼,没用”正当他打算这么说的时候,那棍子,在转动中由一个变成好几个。朝着他就是飞了过去。Eternal“哼,那也不过如此。”

“是啊,的确,但是”此时的我已经变成了evol Phoenix。“再见!假面骑士eternal。”eternal的身体好似沙子一般散去,连身体都没有了,因为他们本就是死人,能活过来都是奇迹。若不是假野明日青城,他早就被假面骑士w消灭了。不过尸体没了,但是留下了驱动器和记忆体。

九条等人得到了力量解救了w。

菲利普“谢谢了,不过我们还得守护自己的世界,再见。”

翔太郎“我们日后见吧。对了这个是假面骑士w驱动器二世和一些二世记忆体,就当做谢礼吧。”

鸣海亚树子“爸爸你要走了,明明还没陪我呆多久。”

鸣海莊吉“如果不是某人,我现在或许还是害人的傀儡。”

鸣海亚树子“那拯救完一定要回来啊,父亲。能看到您还活着,我十分高兴。”

鸣海莊吉终于露出了一丝丝笑容,他摸了摸亚树子的头,安慰翔太郎“守护好,w的世界,不要再让夺走了,你一定可以。”

翔太郎“嗯,我一定,全力守护风都,守护这个城市。”

门矢士依旧偷偷拍下了这美好且十分珍贵的那一刻。

庄吾“走吧,一起,打倒假野明日青城。”

真司“嗯,不能原谅那家伙,大家一起吧。”

我看着队伍逐渐壮大起来道“好!大家一起努力!拯救假面骑士的过去与未来吧。不,过去已经完结了,接下来是未来的了。”

只听见几个走过来说“没完呢,你当我们是不存在吗?”

我手中的剑仿佛从岁梦中觉醒,周围的环境转变,来到了我和假野明日青城的打斗的那一战的地点。

那几个人带着自己的大批时者级骑士说“来吧,堵上我们的时空管理厅的那剩下的七大组织的一切,阻止你。”

只听见“打斗,怎么能少的了我们呢。”

我惊叹一声“唉,五个电王。还有零诺斯。还有齐格。”

剩下的七大组织“哼,一起来吧,结束这一切。”

我拿起圣剑,看见圣剑在不断闪烁,说道“是时候觉醒了,那封闭已久的凤凰,你将涅槃重生,重建光明,给予这个世界希望。帮助我拯救假面骑士的过去与未来吧,请呼唤凤凰神菲尼克斯之名。”

地面的力量仿佛听到了呼唤,一道火焰般的光束直冲云霄,那股量仿佛一股风,将我吹起,我逐渐漂浮在空中,那手中的剑,看起来有了灵性,它从剑鞘走出,变成了十二把剑,这十二把剑,旋转在我周围,奇妙的是这十二把剑,还是不同样式不同颜色的十二把剑,这十二把剑,剑尖突然指着天空,出现了十二种颜色所打造的十二光柱,

在2068年的假野明日青城原本在淡定的吃着水果,看见这发生的事情,他的目光看起来十分惊呆,仿佛他这是十分意外的事情说“哦!No!直接从时王级突破时尊级!开挂了吧。”

我手中的剑鞘也飞了出去,十二把剑将力量汇聚合一,变成了万把剑,这万把剑在我周围不断旋转,我感觉我有些失去重力,没错,我正在往下降,剑鞘自动戴在了我的腰上,发出“十二剑鞘”,当那把充满了十二把剑的力量的剑,飞入到了剑鞘时,发出“传说十二剑”

那本书也变成了十分厚重的书,飞到了我的剑鞘前段的放书器,我有些慌张道“怎么用啊,这,快啊,在不变身,我要摔死了。”

剑听见了我的呼唤,我只听见了我身后有巨大的物体在唱歌,没错,凤凰再现。不止这些,这十二把剑,全部变得巨大,开始绕着我旋转,我“好,不管了,变身。”我左手拔出剑,剑在我手上就像有了无形的力量,我可以随意将它漂浮在我手上,我将剑飞出天空,剑开始环绕于我,这些力量汇聚合一,我在万剑的包笼下,变成了名为假面骑士十二剑。

九条“好帅啊,就是为什么全身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霸气呢。”

门矢士“说的也是。”

鸣海“我们也不能输啊,大家!”

门矢士“说的也是啊,我正好想试一试新的神主牌。”海东“说的也是啊,我也要使用前所未有的新力量了。”黑井“哼,虽然我是三号,但是我的进化,就是强大。”

我站在中间,周围的九条和鸣海依旧左右,门矢士也是一左一右,黑井站在了海东的右边,四个电王挡在了前面说“我们先来,你们太慢了,变个身磨磨唧唧。”

庄吾“那就我们上了,月读,盖茨,沃兹。”

只听见所有人喊道“变身!”

在2068年的假野明日青城正在吃饭,当他看见这一幕,差点喷出来,感叹道“合着全体开挂啊,厉害,厉害,崇皇时王Neo,零二Neo,Neo零一,超绝lazer,不朽skull,decadeNeo 神主牌21,diend神主牌21,三号Neo,geiz救世主,woz银河,电王电车,零诺斯Neo,熔岩龙骑等等,服了。那还打什么啊,你们再厉害,能打的过开挂的?唉,算了,随你们吧,我已突破时之超凡,时之不朽。”

我随手一挥,说“剑如风,风大要注意安全哦。”

那剑彷如飓风一般将敌方吹起,九条“好嘞,我们来了。”

九条飞起,他的手中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带剑的车轮,他将这个巨大的车轮朝着风中扔了进去,我刷的一声,天上出现了青色的剑阵法,我道“六级剑阵,威震四方。”鸣海的速度也达到了无距,啜啜的几声,门矢士召唤出了21神主牌里的所有骑士,海东也是召唤出了21的所有骑士,疯狂式的攻击,简直是完全不给对方活口。

三号的身体出现了巨大的真身,朝着那飓风里面的敌人就是一脚,又是一拳。电王等人在我的帮助下将手中的剑枪等变得巨大,朝着他们一剑,一钓,一斧,一枪,等等接连不断的攻击。

哄哄的几声,几位骑士一转身,响彻云霄的爆炸声,也使人震惊。

那天晚上,沃兹“没错,接下来,可能要去未来了。”盖茨“2068年吗?”我长叹一声,看了一下手中的魔神机说“不~,是2040年,假面骑士问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