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红酒谜香
作者:顾子西西  |  字数:3280  |  更新时间:2021-03-03 00:20:14 全文阅读

邵云亭转头看去,就见何荣铭的儿子何宸正迈着大步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还跟了十几个清一色黑西装的男人。

邵云亭注意到,好几个西装男的腰部都鼓起来一块!他也本能般地,将右手放在了腰间挂着的手枪上。

虽然保持着警惕,但他脸上表情却没有变化:“是何先生啊,我们昨天刚见过面。”

何宸显然没有将两个警察放在眼里,他一如昨天一般轻蔑地看着两人:“少跟我这套近乎。我问你们,我爸前天刚出事,你俩不去抓凶手,跑我这来查什么查?是不是没事干了?”

“你!”禾倩真是被他这句话给气到了,正想发火,却又被邵云亭拉住胳膊拦了下来。

“何先生,我们怀疑这里和何董事长的死有关,因此……”

还没等他说完,何宸就开口打断了他:“有什么关?你们有搜查令吗?”

邵云亭摇了摇头。

“没有搜查令就出去!马上走!要不然我投诉你们!”

“何先……”

“走!听到没有?走!”

看着何宸蛮横的态度,邵云亭知道继续在这僵持着也只是浪费时间,他咬着嘴唇,点点头:“好,咱们走。”说完,他就拉着禾倩的胳膊离开了酒庄。

……

酒庄大门外的马路上,邵云亭坐在车里。表情虽然平静,眼睛里却暗暗含着愠怒。半晌,他长出了一口气,神色也恢复如常了。

他转头看向禾倩,这丫头正气鼓鼓地扣着手指。

“走吧,咱们在这儿查不到什么了。”邵云亭说着话,就发动了车。

“我不甘心。”禾倩生气地拍了一下车门,“邵队,咱们回去就写申请,等搜查令下来,看他们谁还能拦得住。”

“就咱们局的办事效率,等批复下来,咱们也查不到什么了……”邵云亭叹了一口气。突然,他好像想起来什么:“禾倩,给小张打电话。”

“干嘛呀?”

“叫他拟一份搜查申请,再带几个同事过来一起盯着。”

“好。”

“叫他们别忘了领枪。”

……

6月23日,晚上20时15分。

邵云亭和几个同事分别藏在马路两侧的绿化灌木后面。

冬华酒庄的门口,一盏路灯在黑暗中孤独地亮着,有不少飞虫围着路灯乱飞乱撞。

“队长,咱们还在这儿干等吗?要不我翻墙进去看看?”耳机中,小张的声音询问着。

“先等等看。”邵云亭小声地说。

他双眼紧盯着酒庄门口,按照他的想法:白天何宸极力阻止他查看酒窖,那酒窖中是一定有什么猫腻的。照此推断,何宸也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转移或毁灭证据。至于为什么是今晚——想必何宸也不确定邵云亭能不能在第二天带着搜查令过来。

抓,就抓他个人赃俱获。

又过了一会儿,眼看快要到21点了,邵云亭也有些耐不住了。他正要叫小张翻墙进去,忽听远处有车辆驶来的声音。

那辆车很快就开到了近处,是一辆厢式货车。货车在酒庄门口慢慢停了下来,司机坐在车里,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过了几分钟,原本安静的酒庄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没多久,邵云亭就看到白天拦住那些拦住自己的西装男,他们每两个人抬着一口长方形的木箱从酒庄里走了出来,何宸就跟在他们后面。

“上!”就在那群人要将木箱装车的时候,邵云亭下了命令。

等了一天,刑警们早就按耐不住了。他们从马路两侧的灌木丛中冲了出来,每个人都举着枪。

“别动!放下箱子,举起手来!”很快,刑警们就包围了货车和旁边的人。

何宸一开始被吓了一跳,但看清楚来的人之后就恢复了之前的桀骜:“又是你们。你们有搜查令吗?”

邵云亭没有理他,他看了眼地上的木箱——那大小足够让一个人平躺在里面了。他用枪指了指地上的一个:“打开它。”

“好。”小张应了一声,然后走到货车后箱边上,从里面拿了一根撬棍,三下五除二地就撬开了地上的大木箱。

木箱打开的一瞬间,在场的警察都傻眼了。一整个大木箱,里面塞满了稻草,只在最中间放了一瓶红酒。

“你TMD……你一瓶酒要这么大的箱子来装?还两个人抬?”邵云亭气得直骂娘。

何宸却笑了:“我喜欢啊!这也犯法吗?哎!我问你,你们搜查令呢?”

邵云亭还是没理他,他掏出手机,在电话簿中找到老郑的名字,拨了出去。

看着对方的态度,何宸脸上的笑意慢慢消失:“我问你话呢!”

邵云亭看了何宸一眼,电话接通了:“老郑,搜查令下来了吗?”

“邵队,刚下了,我催了一个晚上,正想给你打电话呢你就……”没等老郑说完,邵云亭就挂掉了电话。

“怎么样?满意了吗?想投诉的话就请便。”

何宸听完却是两手一摊:“行,行。你查吧,爱怎么查怎么查。我是不在这陪你们玩了。回家!睡觉!”

“把他给我拷上!”

邵云亭的话音刚落,就有两个刑警直接上去,将何宸的双手拷在了背后。

“姓邵的,你要干什么?”何宸大喊着。

“何宸,你涉嫌妨害司法公务,涉嫌非法持枪,现对你强制传唤。带走!”

“好,你给我等着。”何宸恨恨地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然后就被两个警察带走了。

邵云亭又看了看在场的其他西装男:“检查一下他们的身上。”

小张和其他几个警员上前分别检查了一下那些男人,几分钟后,小张对着邵云亭摇了摇头:“没发现可疑物品。邵队……”

邵云亭凝着眉头,抿了抿嘴唇:“走,跟我进去。”

一众刑警跟着邵云亭进了酒庄,进到了酒庄的小城堡里面。白天的那个经理正等在大厅里,他似乎有所预料,看到邵云亭这帮警察进来一点都不意外。

“警官是来看酒窖的吧?这边请。”一如白天一样的优雅有礼,他带着邵云亭他们来到了一楼的一处木门前。

木门有上过锁的痕迹,但此刻明显没锁。

推开木门,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那阵酒香之中,邵云亭还嗅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说不上来是什么,不是血腥味,也不是臭味,就是说不上来。

邵云亭下到酒窖里面,里面开着灯,似乎已经准备好了迎接他们的到来。

酒窖很大,有三四百平米。里面叠放着许多酒桶,还有整架的瓶装红酒。

“那扇门里面是什么?”邵云亭注意到一面墙上有一闪铁门。

“里面是空的。”

“打开。”

“好的。”经理应了一声,然后拿出钥匙走过去开了那扇铁门。

门的后面也亮着一盏灯,邵云亭走了进去。一个和酒窖一样大小的房间,却是空无一物,真的是什么都没有!

“要不要叫技术中队的同事们来?”禾倩走过来提醒说。

“叫过来吧,死马当活马医。”禾倩拿出手机正要打电话,邵云亭又想到什么,“叫小张他们去楼上楼下其他的房间看看,院子里也找找。”

“好。”

……

6月24日,凌晨5点。

邵云亭的刑侦中队,连带着赶来支援的技术中队,他忙了一整个晚上也没找到半点有用的线索。技术中队在那个空房间中发现了有人的活动痕迹,也发现了物品堆放的痕迹,但是这些都不能证明什么。

酒窖里,邵云亭满眼血丝地看着一面墙壁,不知道在想什么。

“叮咚咚~”手机响了,他接起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了老郑的声音:“邵队,传唤时间到了,何宸被家属领走了。”

“知道了。”

“叮咚咚~”刚挂断的手机又响了,来电显示只有两个字:局长。

听筒里传来局长的声音:“邵云亭,你查到有用的线索了吗?”

“没有。”

“立刻收队!回局里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嘟——”电话被挂断了。

邵云亭抬头看着头顶昏黄的灯泡——光在头顶,那影子藏到哪儿去了……

“收队!”

……

早上7点。

邵云亭站在局长的办公桌前,对面坐着的,是那个时而严厉,时而和蔼可亲的彦局长。

彦局长是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因为生活里对大家都很照顾,所以大家私下里都叫她彦姨。此时的她头也没梳洗,只是简单地扎起来,妆也没化。不知是不是因为她此时阴沉的表情,邵云亭总感觉,她脸上的皱纹比平时多了不少。

她认真地读完邵云亭写的报告,摘下老花镜,语气平和地说:“你说他们非法持枪,枪呢?”

邵云亭摇了摇头:“没找到。”

“你还怀疑何宸和他父亲的死有关,证据呢?”

邵云亭还是摇头:“也没找到。”

彦局长叹了口气:“咱们警察办案是要讲证据的,你这什么都没有……现在可好,人家投诉你了,还说要请律师起诉咱们公安局。”

邵云亭有些不服,辩解说:“彦局,我这可是照程序走的。”

彦局长摇了摇头:“你是按程序走的,那人家怎么就说你态度恶劣、挟私报复呢?”

“我没……”

“行了。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这次的事局里会找律师帮你处理,你回去写份检讨,送到我这。再写份道歉,送到人家那。”

“知道了……”

出了局长办公室,就看到禾倩正等在门口:“邵队,没什么大事吧?”

邵云亭摇了摇头:“还不知道。这次的事,弄得好了,我得和奖金说再见。弄得不好,我就得和你们说再见了。”

“啊?那么严重!”

看着禾倩有些愧疚得表情,邵云亭宽慰一笑:“没事儿,后面的事后面再说。眼下,咱们还得把这件案子给它破了。”

“嗯!”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