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巨虫痕迹
作者:白古即圆罪  |  字数:2405  |  更新时间:2021-03-06 11:00:01 全文阅读

已然钻入防空洞南入口的廖学参自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他只是觉得这防空洞真的好大好深,而手电筒的光根本照不到十米开外的地方。

摸着墙壁小心前行,他发现靠近墙壁的地面上有一排清晰的鞋印。他愣了一下,方才意识到这是自己早上留下的。

洞口这一段由于巨石掩映,地面布满了地衣。地衣生生不息,随天气生死交替,刚好这几天天气干爽,所以最上层基本干结,形成一大片完整的绿色薄层。不过靠近墙角的地衣很厚,干得更慢,稍微一踩就会留下清晰的鞋印。

他借着手电筒的光四处找了一阵儿,发现除了自己的鞋印以外,干结的地衣层上还散乱排布了许多三棱锥型浅坑,像是某种鸟类啄出来的。那些浅坑看起来很新,应该也是近两天留下的。

至于更多的人为痕迹,他并没有找到。

他犹豫了一下,折回洞口,折了一截新鲜的树丫,学着电影《地雷战》中抗战战士的样子,拂去背后的脚印。

虽然他不确定那些浅坑是什么,但谨慎一点总是没错。

沿着脚印前行,越向里走,他越发觉得心惊。

深入防空洞,地衣逐渐消失了,干燥的水泥地面上再也看不到鞋印。可本应出现在山洞另一端的亮光却迟迟没有出现,这洞好像深不见底一般。

平举手电,划过远处的黑暗,微黄的光芒很快就在黑暗中消散。唯独呜呜的风声和那些奇怪的浅坑连续不断,仿佛在远处的黑暗中,正有一只长着尖脚的巨兽呜呜地打着呼噜。至于早上看到的光芒,就是那巨兽的眼睛。

廖学参开始有点紧张了,他安慰自己,“实在不行,捡到工具就往回跑吧。”

心有所畏,手电也不太敢往远处照了,生怕吵醒了那头不存在的巨兽。前进速度也同样慢了下来,最后干脆就是走几步,竖着耳朵听一会,确认没有异响再走几步。

如此往复了两三分钟,他才在右手边发现第一个分岔口。

随着手电光芒照出分岔口的全貌,廖学参的心脏猛地跳漏了一拍。

这分岔口好大,真的好大!

纵高不止两三层楼,横向更有十多米,两侧对称地排布着许多漆黑的拱洞,不知通向什么地方。扑面而来的山风掠过拱洞,在宽阔的空间里反复震动,留下如哀嚎又像呻吟的声音。冰冷的寒意一下就钻进了廖学参怀里,直吹得他像掉进雪堆一般。

“这一定是用来停坦克的,对,是停坦克的,绝对不是什么怪物巢穴。”他极力安慰着自己,但手电筒映出的剧烈颤抖的光柱彻底出卖了他。

“呜——嗷——”

突然一阵疾风迎面卷来,吓得他掩住手电筒就抱头缩成了一团。

过了好久,他才重新抻出脑袋,小心翼翼地蹭到墙边。到了这个时候,只有背靠在冰凉的石墙上,才能让他心安一点。

“呼,原来是刮风啊。早上就发现这防空洞南口、北口都是往里进风,这右手边应该对应东口,也往里进风,也就是说……”

他将手电筒小心举起,照向另一边。不出所料,对应的西向也有一条巨大的通道,只是距离稍远,完全看不清通道两侧还有什么。

唯独庞大的黑洞无声矗立着,让廖学参忍不住想起西游记里那些会吃人的妖怪的洞府。

“算了,哪也不去了,捡到包就走。”

下定决心,他赶忙将注意力转回地面。

早上,他就在这路口的位置摔倒,背包也应该是那个时候掉的。

可借着光芒找了两圈,他也没看见地上有背包,心里越发焦急起来,“难道,掉到更深处了?”

正发愁的时候,不远处的地上有些明暗不一的光斑吸引了他的注意。

走近一看,竟是许多拥挤在一起的三棱锥型浅坑,此前看到的光斑,就是手电光照到浅坑时不均匀的反射。仔细观察,这些浅坑似乎并不相同,不仅形状不一,而且对称分布,就像某种尖脚动物留下的足迹。

而那些足迹逡巡的中心恰有一滩水,水中似乎还留有一些黑黑的痕迹。

廖学参下意识的看了看手掌,到这时才发现早上摔跤时竟蹭掉了一块肉,伤口居然还不小,好在已经结痂了。

那黑黑的痕迹应该就是血了!可什么东西会围绕着混了血的水乱转?

突如其来的疑问,瞬间让他联想起许多巨大的蜘蛛围绕唐僧挥舞长螯的画面。

他慌乱的照看了一下四周,确认并没有什么怪物在周围窥伺,便重新退到墙边。

这个时候,他的脑子已经很乱了。到底是继续深入,还是直接退走,就像两个小人在他的脑子里疯狂打架,打得血肉模糊,俨然已经搅成了一团。

他背靠在墙,眼睛不住地向通道两侧扫视,小胖手下意识地在墙面上胡乱摸着。

突然,他摸到了什么粘糊糊的东西!

他猛地向前跃起,同时将全部注意力转向了刚刚倚靠的墙上。

光线到处,照亮了黝青的石墙上难以计数的三棱锥浅坑。这些浅坑自地面向上延伸,直至棚顶。虽然手电筒照不清棚顶的情况,但他很清楚的意识到,那里应该也有“蜘蛛”的足迹。

那些足迹就像是巨型蜘蛛狂乱舞动时留下的脚印。

而他刚才就靠在这布满浅坑的墙上,靠在这巨型蜘蛛的游乐场上。

摊开手,指尖上还残有一些粘糊糊的白浆。

复看墙壁,很多地方出现了蛛丝团一般恶心的黏液。

这里,俨然就是蜘蛛精的洞府啊!

廖学参越看越紧张,已经感觉整张头皮都麻掉了。脖子以上还有肩膀以下的部分都完全麻木,仿佛不属于自己了,唯独还能感觉到脖子的存在,可也不由自主的左右乱摆。

冰冷的山风呼呼的刮着,迅速带走廖学参的体温。

他感觉越来越冷,鼻子一痒,就要打喷嚏。

可是一阵奇怪的声响从另一侧分支洞口传来,让他硬生生把喷嚏憋了回去。

猛一转身,脚下似乎绊到什么,他立刻失去了平衡,摔向地面。

常年捣蛋的廖学参本能般的化作匍匐姿态;可怜了老式手电筒,在他一再折腾下,终于“啪”的一声提前退休。

一瞬间,整个世界陷入了黑暗。

寒凉的风中,廖学参心惊胆战地呼吸着,立起耳朵,寻找一切奇怪的声音。

同时也期盼着自己不要听到任何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伴随着一道白亮的光芒,一个温柔的女声从远处传来,“有人吗?谁在那里?”

廖学参小心翼翼的望向光亮起的地方,渐渐注意到舒适的白光后靓丽的身影。

那是一个姑娘,廖学参生平所见身材最好的姑娘。纤长的四肢,饱满的上围,细细的腰仅有上围的一半,丰腴的臀(和谐)部充满韵律地扭动着。

自然到了极致,媚艳到了极致。

“你?”廖学参涩涩的回应着,声音还有些颤抖,“你是谁啊?”

“你是,廖学参吗?廖红奎的孙子?”

听到爷爷的名字,廖学参差点感动地哭出来,“你认识我爷爷?”

“啊!我是来接你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