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终)最后的梦之旅
作者:冰之雨花  |  字数:15368  |  更新时间:2021-05-02 11:00:54 全文阅读

1997年某国的城市出现了被人们称之为戴拿的奥特曼。这一天是不凡的一天,因为,他要和伪装成自己的那个冒牌货决斗。当那个人伪装成他模样的宇宙人现行后,他道“戴拿奥特曼!这场战斗,我输的幸福口服,我答应你,我绝不会,再来骚扰地球上的人们。”戴拿点点头。

正在这时候奥特时间管理局横空出世, 超级胜利队的成员看着天上的时间转盘“发生了什么?”从时间转盘降下三位奥特曼,这三位是排名后十位的中的第十七刘扇,十八关弓,十九张斧。刘扇,之所以较刘扇是因为他的扇是,扇中有画,画中有鹤,鹤上有山水,此扇名曰仙鹤扇。名为羽扇奥特曼。经常手握一柄扇子。关弓,之所以叫关公,是因为,有着只识弯弓射大雕的称号,而且经常手握弓和箭,名为弓箭奥特曼。张斧,因为姓张,手里常常握着名为一刀斩奥的斧头,所以名为张斧。

羽扇奥特曼手握扇子道“戴拿,我三人已神之名义!将你就地正法!我们要将你带走!去往其他时空!”关弓“大哥别和他废话,消灭他!”张斧笑道“二哥,老大的意思是绑架,可不是杀掉。”戴拿“你们是什么人?什么神之名义?”羽扇“唉,既然,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我们上!不过为了公平起见,我先恢复你的能量和体力,这股能量足以让你战斗10分钟都不止。”刘扇只是轻轻动了动扇子,将扇子一甩,甩出一道能量波,给予了戴拿,戴拿顿时犹如满血复活了一般。超级胜利队的成员中的良道“竟然恢复了戴拿的能量。”

羽扇等人从天空降下来道“我们将打到你!戴拿!”谈话间,弓箭奥特曼就朝着戴拿射出第一箭,戴拿被箭刺中,拔出箭继续站起来,张斧将斧子从腰上拿下,化身一个斧子,朝着戴拿就是疯狂的砍着,戴拿丝毫没有反抗的机会。

超级胜利队的队长喜比道“大家!攻击分散攻击这三奥,保护戴拿!”队员们同时应声道“是!”胜利队阿尔法号等飞机开始攻击羽扇等三人。但是羽扇丝毫不在乎,只是轻轻将扇子一甩,周围的事情除了戴拿和关弓,张斧全部如同画一样不动弹了。戴拿惊讶道“什么?时间,静止了。”张斧朝着戴拿就是一斧,但是戴拿十分巧妙的躲过了,而且握住斧子,变成力量型,朝着关弓就是斧头,重重的一斧头,关弓的防御力本身就是十分低,除了射箭就是射箭,这一斧头仿佛如同割掉他的心脏一般。然后而这一切都在天不塌的算计内,因为一旦实力是后十位的事实上尤其是最后的几位除了丽辰外,基本都是非常弱?不不不,他们都属于单属性最强,羽扇就是典型的法师,关弓就是一个典型的射手而且还是防御力极低的那种,但是你要和他比箭?就算是排名前十位中正数第五的如命也得至少开启佛门真身才可以挡住。所以说奥特时间管理局内部实力划分还是很严重的,第一到第三实力,差距不大,第四到第七差距也不算太大,真假之后见分晓。但是第七的替补到第十位实力基本平齐,后十位前三位还算可以,如果让他闷三人现在同时拖现在的月冰七天,也就是与月冰打上七天七夜后死亡,他们绝对可以做到。但是后十位的第四到第六位,绝对做不到。张斧可以说是坦克了,就是力量强大,一旦使用力量根本控制不住,周围的人就得遭殃。

弓箭奥特曼看起来有些不行了,张斧变回奥特曼样子道“二哥没事吧,我扶你!”戴拿将力量聚集在拳头上,跑过来就是一拳。还来了一个人八分光轮。抓起弓箭奥特曼就是旋转一扔,拿起弓箭的弓和箭,朝着张斧射了过去,这一箭,一箭穿心。戴拿将历练汇聚到了弓箭上,再次拉起弓就是朝着刚起来的张斧就是一箭,只听见刷的一声,一鸣惊人的爆炸声,已经证明张斧被消灭了。

羽扇有些惊呆的看着戴拿道“没办法了,只能上了,看来是我低估你了,戴拿奥特曼。”戴拿“哼,的确如此。”关弓痛声的喊道“三弟!”关弓走到刘扇面前道“大哥!你竟然不管三弟的死活。”刘扇“放心,斧在人在。”关弓道“对啊!三弟快来帮我们吧!”谁会想到张斧有保命技能,不过只是一些灵魂罢了,他将灵魂和斧子融为一体,成为了斧灵,斧灵便是是最后的生机。变成斧子的张斧道“二哥,没事,我还要一口气呢!说好的!要死一起死的!我怎么能先死呢!”关弓道“好!我们上!”刘扇“好,我们上!吧!”

戴拿里面的人间体飞鸟再次闭住双眼双手握紧弓和箭,他逐渐拉紧箭道“我一定可以!破解困境的!”哪一箭仿佛变得有了生命是希望之箭,亦是光明之箭,更是那冲破囚笼的一箭。他这次不是朝着刘扇更不是朝着已变成斧子的张斧而是!关弓!没错关弓已经重伤,只要将关弓重伤那边又解决一个。飞鸟“来吧!堵上全部!”戴拿使出全力将箭射了出去,箭不但穿了关弓,而且还将张斧的斧头里面的灵魂也消灭了。

羽扇奥特曼道“什么!不过!你已经无力了!对吗?戴拿奥特曼!伤我的兄弟!那我就解决你!将你带到那个场所。”天空出现了白色的羽毛式阵法,那羽毛不断的往下飘十分尖锐,锋利,刘扇“白毛如羽,羽如金针,穿之!”只听见了戴拿的不断的疼痛的叫声。刘扇“羽之分身!八身!”顿时分出八个人刘扇围绕着戴拿形成了一圈,刘扇“锁及封,羽及针,针如印,锁羽印!”天空出现了巨大的羽毛印,这些印就像针一样细,多到数不胜数,戴拿还没来缓过来就被疯狂的攻击了。刘扇“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吧!戴拿奥特曼!羽集如剑,巨剑决,穿!”周围的羽毛如风一般,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把巨剑,直接穿了戴拿,震耳欲聋的爆炸响起了,周围的时间动了,戴拿也变回了人间体飞鸟信,刘扇将他收入囊中,飞走了。

当我们飞出宇宙,周围的仿佛没有一点声音,十分安静,当然,我们也看到了在转动的月球,还有距离他不远的火星等等,我们飞到了木星周围,才感觉到我们原来如此渺小,木星可以说是有40个地球那么大,里面全是气体。那一层层的扭曲,预示着里面有着无尽风暴。宇宙之大,无奇不有,那安静的声音使人清净,使人的心情逐渐兴奋和轻松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不到一会我们就飞出了银河系了。

那宏伟的银河系震撼到了我,前所未有的景象,我们地球人拼尽全力,不就是为了看到这样的美景吗?

当我们转过身,无数颜色的银河系在等待着我们。而我听到了一个声音。是救命的声音,他在用他的生命呼唤着我。刘月见我有些疑惑道“怎么了?”我“有声音在呼唤我,让我救他。”凤凰之神道“位置在东南方向,的那个宇宙。快走吧。”我“好!”一直不说话的赛罗也终于说话了道“没错,走吧。”刘月有些疑惑道“为什么我没有听见啊?”我“总有一天会的啊,而且我估计你是听见了,只不过是并不知道具体方位罢了。其实我也不清楚。”刘月“是吧,我猜见就是。”

凤凰之神突然快了速度,我的头发仿佛被飓风吹了一般披头散发的,我说道“啊,慢点啊。”刘月“是啊,赛罗慢点啊,啊啊啊。”

当我们走了如疯了一般的飞了几天后~

我看向前面的星球道“就是这里了吗?”凤凰之神“不,这里有怪兽,我们来解决掉他吧。”刘月“好,我们上赛罗!”我“好,先去那个星球我,我整理整理。”我和刘月飞到地面瞬间变回人间体。我开始整理衣服说“快掉过去,别看。”刘月“我也很好奇,为什么,时间管理局给你换了一副女人的身体。”我拿着梳子,梳着头发疑惑道“我也想问呢,真是奇怪。”

正在这时候我只听见一个听起来熟悉但是有些老人的声音,听起来至少有50岁了,道“不许动!转过身来你们俩个。”刘月举起双手道“真是糟透了。”我“没事,不碍事,有事情吗?俩位。”当我转过身,看见俩位手握特殊的枪,他们带着头盔,正在这时候一头怪兽开始和另一头怪兽打了起来。

那个青年男子说道“是雷德王!”我看向那头身大头小的怪兽道“除了他,也没谁这么笨蛋了。拿起石头就是一扔。”雷德王好似听懂了我的话,转过身来,正打算叫,当看到我,他的眼神突然呆住了,他微微眨了眨眼睛,扔起石头就是马不停蹄的跑了。另一只怪兽看见我瞬间跑的给撞在了岩石上,站起来撒腿就跑。我略微有些尴尬的说道“好奇怪啊,怪兽们都怕成这样。”

那个老年的男子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让怪兽见你们就跑。”我和我的伙伴都是地球人啊。你一看穿衣就知道了吧。那个人手握枪的老年人道“那好,我问你,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刘月“听见某个声音过来的。”他和他身后的那位青年男子道“某个声音?”我“没错啊,或许你们听不见,但是我听得见,而且他在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来呼唤我们。”眼前的老年男子“快说吧,你们到底是什么?”我十分无奈的回答道“我绝对不会告诉你,我们是奥特曼。”一旁的刘月道“额,你已经告诉他了。”后面的青年男子道“奥特曼可不是人类可以变成的。除非你当着我们的面变身。”我“可以,不过,你们得保密。”那个老年人道“哼,好,可以,如果你真的是的话,还请你遵守诺言。如果你愿意还请保护我们周全。”我“好,我们上,刘月,将那些蚂蚁搬的怪兽,打倒。”刘月拿出赛罗眼镜道“好嘞!赛罗!”我按下升华器瞬间化为菲尼克斯奥特曼。那个青年和老年男子一看,惊讶道“他们真的是奥特战士!”青年“看来他们说的是真的。而且那个竟然头上有俩果然头标,另一个没见过啊,不过看上去有种不死鸟的感觉。”我“刘月,我们干掉这些怪兽吧!”刘月“好!吃我双标!”我“凤凰如火!火掌!”雷德王和另一只怪兽被迅速解决了。我和刘月瞬间变回人间体道“如何?俩位,你们是不是也该告诉我们你们是谁了?”那个老年男子道“刚才多有得罪,我叫日向浩,这位是我的队员,恒一。我们是名为‘ZAP SPACY’的宇宙运输船的船员,我是宇宙盘龙号船长。”我“我叫月冰,月亮的月,冰雪的冰。我名为菲尼克斯奥特曼。而他是赛罗奥特曼,他名为刘月,刘雨的刘,月亮的月。”恒一“你们好啊,俩位奥特战士,话说赛罗是赛文的兄弟吗?”刘月“赛文他儿子,赛罗。”恒一看起来不断十分理解而且十分高兴道“没想到赛文还有儿子啊,真是一代又一代啊,对了月冰,你呢?”我回答道“我?我是纯人类被不死鸟救了后,化身成为了奥特战士。”日向浩“原来如此。”那头倒下的怪兽,从这头怪兽的脖子处,出现了一个活物,也就是一个人,当我看到这汗流浃背的青年,我指着那个男子道“嗯,走吧,去看看,他或许是你们的第五位成员。”日向浩“哦?好。”当看到我们他渐渐的晕倒了。恒一拿枪一扫描还有些活着。日向浩“我们把它背回去吧。”恒一“好。”我“我帮你们吧。”日向浩“好。对了先去盘龙号吧,既然答应了会保护我们。”刘月“前提是你们打不过的情况下。”恒一“那是当然。”

当我们来到宇宙盘龙号后~

一位看起来30左右的女子给我和刘月将水递给我们,我也主动接住,道“谢谢。”刘月“谢谢。”那女子自我介绍道“我是盘龙号的副船长,我叫榛名纯。你们先休息吧,我先去看看船长新带回来的那家伙。”我“好,去吧,那个人应该还有救的。”刘月“的确,那家伙可不是人类啊。好像是有雷布朗多血脉的人。”我“嗯的确是有雷布朗多血脉的,而且是雷布朗多的儿子,名为雷”刘月问道“原来如此,那得消灭?”我回答道“不一定,有雷布朗多血脉的人多了,而且之后会遇上史上最强的雷奥尼克斯,而且还会选出最强的,不过最后那个人最强的雷奥尼克斯,和这个雷布朗多的儿子成为了伙伴了。”刘月“厉害了,看来他是那种反抗命运的人啊。”我心想要反抗命运的人那不就是小陆吗?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希望他过的不错。我回答道“是啊,所以我们多多支持一下吧。”

榛名纯走过来,对着日向浩船长道“那家伙已经救不活了。”日向浩“什么?怎么会?”我继续喝着水,看着日向浩有些惋惜的眼神,正说着那家伙就从基地跑了出去。恒一走过来道“有人从我们飞船跑了出去。”榛名纯看向那个人跑出去的那个人,那个人正是刚才救回来的那位,她有些觉得不可思议说道“怎么可能?明明已经救不活了。”日向浩“我们去找他吧。”我“我和刘月也去吧。”日向浩“这,我想请尽我们所能。”谈话间,飞机在震动,刘月“怪兽来了。”

恒一“又是一只怪兽过来了。”只见雷从腰上的储物盒拿出怪兽格斗仪,召唤出哥莫拉,他用战斗仪操纵哥莫拉,不一会的功夫,哥莫拉把怪兽打败了。我点点头说“嗯,全在意料之内。”刘月“并不意外啊。”日向浩“不意外?他能操作怪兽啊。”我“走吧,去看看那位青年便是,不是吗?”日向浩十分坚定的说“对,这得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召唤怪兽!”事实上对我们这样的奥特曼来讲是非常正常的,但是对于他们来讲,并不正常。因为他们并不知道结局。

更不会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当然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按照原来的剧情的话我是知道,但是事情总会有万一,就像我们见到了日向浩等人。

当我们来到这里,雷看起有些头疼,他的眼神告诉我他并不信任我们,周围其实说实话是十分荒凉的,这个星球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人,荒芜人烟,看不见地球,更看不见月亮,奇妙的是周围依旧很亮,并不黑暗。不过虽然没有地球,没有月亮,但是有那十分耀眼而且给予人温暖的太阳。周围还有氧气,说明这里适合地球人居住。

我对雷说道“停一下好吗?我并不想和你打斗,但是请你告诉我,你从何而来,叫什么,还有你手里的那个特殊仪器叫什么,好吗?我希望我能够帮到你。”雷看着我有些不耐烦道“和你有什么关系?这是我自己事情。你一个女人先把自己管好。”我“首先,你不可以瞧不起我,我能一棍将你打到另一个星球,但是我没有给你了选择,让你解释,既然如此,那么,我和打一场如何?输了就答应我,加入他们。”雷看起来十分自信但是他看起啦并不想和我打,他说“我只打怪兽。”我“你怎么知道我是不是怪兽呢?”雷不说话了,但是依旧勉强的说了一句“不要逼我动手!”我“好吧,你走吧,我智商不够,没法和你对话了,毕竟你看起来不信任,任何人对吗?我说什么都是纸上谈兵罢了,我并不会打架,所以你走吧,但是你记住,如果你需要帮助,我可以无条件帮你,只要不过分。”雷用他那十分严厉的声音说道“不过分?比如?”此时的我看着他头上的汗不停的在往下流,我知道他有些紧张,当然这也和他刚刚从怪兽的喉咙里活了过来有关,十分虚弱,虽然他的体质并不属于人类,但是此时也需要休息。他逃走了,我知道这是必须走的剧情。当然改变将未来改变的更好也行,可是我知道有人要来了,所以放他走了。你们猜谁来了?我猜应该是时间管理局其中的三位吧。

此时悬崖的侧边出现了,巨大的时间罗盘形状的阵法,阵法中出现了我见过的玄月还有乌剑,另一个手握笛子,身穿古装衣服,长发飘飘看起来有点女人的感觉,长相十分白,那个根笛子怎么说呢,嗯,不长,大约是d调的长度,笛子的颜色十分美,上面有些花纹,让人觉得他或者她绝对是女的。

玄月走过来,手握金色的起源赛罗头标道“哼,我们三位来拿下你,”乌剑拿起手中的剑,这次他的剑好像换了,他道“此剑位居帝品,名曰斩神剑。顾明思议斩神!所以斩你!我乌剑!有10000%的信心。”站在中间的那位终于说话了,果然是女人,她说“我乃曹萌笛,位居时间管理局强者榜第十二位,我奉主公之命,前来阻止你!准备接受神的惩罚吧!月冰!你的确是一个使用奥特曼天才,但是你绝不可能打赢我们三个!因为时间管理局的每一位都绝对比你强!而且资质老练。至于刘月你,不过是一个棋子,也就是一只蚂蚁,就算是赛罗闪耀形态在我们三人面前都是蝼蚁的存在。”这位排第十二的实力看上很弱,单体实力绝对不比第十一甚至第七的林魔差。他和前十位的差距就在没有随时移动的能力。也就是没有瞬移,这种能力。至于和玄月你要问他俩谁最强,我断定绝对是曹萌笛,因为这里面他说话的时候旁边俩人不说话,而且他站在c位啊!如果没有实力怎么能站在c位啊。连第十一的玄月都不敢站c位,他却敢。那么你一定要问,他为何排名第十二?对吗?我现在就来告诉你,他的强的是攻击和操控能力,但是防御比玄月低了很点,速度不急玄月一半,这便是他的硬伤啊,所以说综合排名下来,玄月就比曹萌笛高了许多。

我无意间将曹萌笛听成了曹孟德说道“曹孟德?曹孟德可不是女的啊。”刘月嘲讽道“敢说我是蝼蚁!一会吃了亏,可以不要说是我欺负你!”日向浩对着玄月等人说道“你们也是奥特曼?”玄月十分不把日向浩等人放在眼里说道“我们不止是奥特曼,更是神!我们可以轻易的改变任何历史,哪怕让你们从这个世界消失,也是可以的。”

日向浩“哦?我可不信神!我也不相信神的存在。”我对着日向浩等人说“你们先走,去找那家伙,这里交给我们吧!”日向浩点点头说“好!拜托了!两位奥特战士。”我拿出凤凰升华器道“我们上!刘月!”刘月拿起赛罗眼镜道“嗯!那是揍的连他妈都不认识他!”

曹萌笛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道“是吗?哼,你待再时间管理局这么不知道我们的目的是什么吗?虽然你是棋子,但是我们的目的你会不知道?”刘月“赛迦吗?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想要变成赛迦必须拥有戴拿,高斯,赛罗才能变成的。”刘月才明白,时间管理局的目的是绑架他,而之所以是打败月冰不过是幌子,他们根本打不过,但是可以拖住,所以这背后,必然会有人出手,来趁此机会抓住他。

曹萌笛看见刘月的眼神微微笑道“既然明白了!我们上吧!各位!”玄月“哼,那是当然。”乌剑“赌上一切。也要打败你!”曹萌笛吹奏笛子,道“笛音撩撩,孰轻孰重,扰乱心弦,方为萌笛。”他转动笛子,将笛子抛在空中,地面出现了时间阵法,玄月、乌剑“究极进化!”

曹萌笛“萌笛奥特曼,诞生!”玄月、乌剑“究极金色起源赛罗、究极斩神奥特曼乌剑。”

我按下凤凰升华器直接将卡插入,依次扫描,瞬间按下扳机,化身凤凰之神,菲尼克斯奥特曼。刘月按下赛罗眼镜直接化身一道亮丽的光芒赛罗闪耀形态。

玄月快速跑过来,朝着我就是砍,但是他的实力根本无法靠近我,

乌剑将剑飘起,朝着我,将剑飞了过来,那剑放入有灵气,仿佛人剑和一,剑到那里,乌剑就在那里,他不断朝着我进行多方位攻击,但是我这里仿佛隔着屏幕一般,他们俩个人无论如何攻击对我都并没有效果,我“放弃吧,你们不是我的对手!”曹萌笛再次转动笛子道“传闻笛音如阴,如阳,那便阴阳一曲!又有何不可?”这时候他的开始吹起了那手中的笛子,此时的刘月感觉头晕眼花,就连变成闪耀的赛罗也是,眼前出现了幻境,他误将月冰看成了敌人,但是依旧打不过,刘月的脾气瞬间暴躁了起来,连眼神也突然变得十分凶煞,原本最光明的闪耀赛罗,也变成了最昏暗的赛罗,没错绝对的光明就是绝对的黑暗,曹萌笛就是利用了这一点,她猜见了刘月要使用闪耀,所以,只需用音乐激活其内心,那便是,使天地昏暗的刘月,昏暗赛罗。此时的乌剑和玄月开始使用合击技。乌剑“天地为剑!”玄月“地天为刃。”乌剑“时之轮盘。”玄月“时之盘轮。”乌剑、玄月“时之审判!时之神剑!”天空中出现了一道巨大的俩个时钟,这俩个时钟相互交错在了一起,在交错间出现了一把巨剑,这剑比天都高,比这个这颗星球都要大,乌剑和玄月将自己的生命融合了进去,刘月则是使用了赛罗的那个诺亚手环,变成了究极昏暗赛罗,将全部力量,集中在了弓中,刘月拉动弓,弓的指向是朝着月冰的。曹萌笛对着我说“友情提示,或者说是看在你姐姐的份子上,这三人的力量足以毁掉这个星球,好好想想吧,如果你出手阻止还是有挽回的余地的。”我“这就是你们的目的吗?”曹萌笛“哼,不然呢,就算你有本事接下在保住这颗星球的同时你要需要耗费大量的力量,所以,当你阻止完了,你也倒下了。”他的这几句验证了接下来的结局,没错,当我用尽全力消灭了攻击的同时,也耗尽了全部力气,拯救了这颗星球,当然我也被迫变回人间体,而此时的我全身无力,玄月和乌剑死了,但是曹萌笛没死,但是他的笛子也裂开了,而她也重伤了,我只能眼睁睁的看到她带走刘月,我输了,我也昏了过去~

2002年某年某月,一位被人们称之为慈爱的奥特曼高斯,与他的老对手,卡欧斯奥特曼,在对决。这时候听见令人十分不安的琴声,这琴神响彻这个宇宙,仿佛危机四伏,更加让卡欧斯和高斯提高了警惕,但是卡欧斯仿佛变得更加暴躁了,不,是狂躁了,原本的奥特曼模样顿时藏不住了,直接进化成了魔物卡欧斯。样子看起来十分恶心,而且极具威慑力,不论高斯使用何技能,基本都是没反应。只见天空中出现了一道阵法,也是时间阵法,从阵法中出现一道琴弦般的光波,冲着魔物卡欧斯就是一击,帮助了被打的没法还手的高斯。

在那一瞬间出现了单手御琴的一位奥特曼,看起来微风潇洒,身材显瘦,那眼神十分温柔,丝毫不带一点杀气和寒气,他手中的琴看起来十分炫彩多姿,那琴弦在发着光芒,他从天而降,十分严肃的说“魔物!卡欧斯,我将替天行道,将你从这个世上,消除,因为你像你这种魔物,不该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他的这些话语给人一种十分正气十足的感觉,仿佛那修道之人,为民除害。令高斯对他感生了好感。

当魔物卡欧斯再次站起来,从阵法冲出一把戟,这戟看起来是青苹果的颜色,看起来十分柔软,丝毫没有一点攻击的一把戟,但是就是这把看起来十分柔软甚至都不带任何攻击的戟,却将站起来的魔物卡欧斯,被迫退口了不下10步而且翻了底朝天。那把戟瞬间再次回到了阵法当中。

那位单手御琴的奥特曼将琴悬浮在空中,走过去,扶起高斯道“没事吧,高斯,我和同伴路过此处,看见有些这个魔物,不必担心,交与我们来解决。”高斯在这位奥特曼的帮助下,再次站了起来。

魔物卡欧斯拍了拍身体,再次爬了起来,使用光波攻击阵法,但是没有效果。那位单手御琴的那位只是动一根弦,卡欧斯再次倒下。

卡欧斯开始愤怒的攻击,从阵法中一位手握枪的奥特曼,直冲地面迅速降下来就是将枪插在地面用力一按,可怜的卡欧斯被这种强而有力的冲击再次滚到了地面,距离那柄枪又10米之远。这位奥特曼战士看起来有些傻乎乎的,但是并不妨碍他那霸气的武装,就像是将士一样。

高斯里面的武藏问道“对了我还没有问你们名字呢。”那位单手御琴的奥特曼说“我叫西门琴,琴弦奥特曼。”那把拿着枪的人说“我叫楚留枪。橙枪奥特曼。对了下来吧,果戟奥特曼,陆小戟。”从阵法中再一次出现了一位巨人,这巨人看起来十分圆润,他手握苹果戟,全身的颜色都是青苹果的颜色,眼神中透露出一种前所未有的一种愣愣的气息。

魔物卡欧斯再次站起来,但是他看起来十分疼痛,因为他失去了一只胳膊。他护着胸口走过来,高斯想感化他,但是被西门琴阻止了。西门琴“魔物终究是魔物,不论何时,都是魔物,不存在改好的这种状态,他能害你一次更能害你,第二次。你有仁慈的心是好的,但是得用对地方才是。”高斯不说话了,毕竟西门琴说的其实也说的不错。

但是已仁义之道解决才是根本吧,不过这个大前提是他不破坏了城市。不伤害了人类的情况下,如果他既破坏了城市也伤害了人类那么高斯必然会尽一切打赢他。但是此时高斯知道他有能力感化的,所以对这西门琴说道“我,还是想尽力去感化他。”西门琴将双手放在琴弦上道“我用琴声感化他吧,有时候琴声可以让人哭出来,更将内心的不满释放出来。”高斯点点头,道“拜托了!”西门琴开始弹奏那十分忧伤,感慨的琴声,他还唱着“就算这世界,都抛弃了你,但是依然需要善良,我不怕陪你,穿过世界的尽头。忘眼世界,你是那么唯美,若这场争斗也许就是梦,那么梦该醒了,我们愿意陪你,跨越无尽世界,让世界和大自然得到和平。我不怨你,毁坏了世界,我不怕陪你,穿越无尽大海,当你抬头看向天空,你将,迎来,新的光明。”他那动人的歌声使周围的所有人生物都感动的流下了悲伤的眼泪,魔物卡欧斯哭了,他仿佛一个婴儿,他被歌声感动了,歌声触动了他的心弦,也触动了在场所有的人和事物,天空中下起了,那悲伤的大雨,单是雨过天晴后,那一展绚烂多姿的彩虹映射在了人间。太阳睁开了眼睛,给予了大地希望和光明,让万物复苏。

西门琴渐渐的走到魔物卡欧斯继续唱到“抬头,绽放属于你的光明吧,你本就是正义的化身,不该为世界的邪恶,所玷污。来吧,一起创造一个光明的未来,抬头吧,卡欧斯,绽放属于的你光明,无论这个世界属不属于你,你都要将光明绽放大地,使万物复苏。”魔物卡欧斯身上的晦气瞬间消散了,他化成了金色卡欧斯。武藏惊讶道“好厉害,好美啊,卡欧斯,这才是他的真正模样。”

陆小戟这时候“差不多了吧,琴姐姐。”楚留枪道“是啊,琴姐姐。”

西门琴转过身,他的眼神瞬间变得凶煞道“没错,高斯!你可以从这个世上消失了!卡欧斯从即日起将永不存在。”西门琴只是单手一挥,便将金色卡欧斯从这个世上永远的消失了。武藏惊讶道“你到底要干什么?不是除恶吗?”西门琴的声音突然变成了女子的声音,这声音严厉,丝毫不带一丝怜悯之情。她说道“高斯,我要将你带走,从这个世上,走吧,我相信你也没有什么力量反抗了。”武藏道“你们要带走!高斯奥特曼!”楚留枪“和你高斯要一起带走,毕竟你和高斯是一体的。”陆小戟朝着高斯跑过道“好了,吃我一戟!”楚留枪也并不打算给高斯任何机会反抗道“不会给你机会反抗的!高,斯。”俩人直接穿了高斯的身体。武藏的队友们先是十分惊讶,而后只听见武藏的队友们撕裂而痛苦喊道“武藏~!”他们的队员开始疯狂驾驶飞机攻击这三位奥特战士,但是西门琴“不过是些蚂蚁罢了。”只是动了一根弦,飞机瞬间全部炸掉了,幸好他们反应快,及时跳伞了。

西门琴将琴收起道“走吧,前往那颗星球吧。我估计他们都完成了。”陆小戟和楚留枪点点头。他们将高斯和武藏带走,来到了雷布朗多女儿将初代奥特曼封印的哪座地点。

一年后~

当我醒来,看向四周房间狭窄,我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爬了起来,这里奇奇怪怪的设施,仿佛有种宇宙船的感觉。

日向浩走过来道“你醒了啊,月冰。”我点点头坐了起来,问道日向浩“这里是盘龙号对吗?”日向浩点点头“没错,而且你看谁来了。”我一看是那位年轻的男子也是雷布朗多的儿子他就是雷。雷看起来十分关心我,对我说道“你好多了吗?”我点点头道“好多了,对我躺了几个月了?”日向浩只是微微一笑道“几个月?都一年了。”

我惊讶道“一,一,一年!好吧,对我的升华器呢?”雷将桌子上的升华器递给我道“放心,在这里呢,全都完好无损。”我“那就好,果然我也有保护不了的东西啊。我那个知己,被抢走了,还是我太弱了,才会导致这样的。”雷“没关系,我感觉我离那个巨人也就是奥特曼的石像很近了。而且他还告诉我你的那位知己也在哪里。不过和他差不多被绑着。”我“他们应该是有目的,传说有一位强大的神秘奥特曼名曰赛迦,因实力极其强大,他被称为神秘四奥之一。他们的目的可能就是吸收赛迦的力量。因为想要让赛迦出现必须是有赛罗、戴拿、高斯这三位的力量才可以变成。”我继续说道“所以抓住我那个知己是很正常,拿命拖住我,也只是为了不让我去救刘月。我不明白,他们这样有什么好处。”雷“估计是想用赛迦的力量毁灭世界,或者干些恐怖的事情吧,毕竟我们只是猜测他们。”我说“既然快到了,那就做好准备打一场硬仗吧。”雷点点头说“那是当然。”

当我们来到这颗看似荒芜人烟的星球,当我们走到一处洞穴,从洞穴中出去看见了,令人惊讶的一幕,那巨石之间被绑着,四位奥特曼战士,最为严重是初代,直接被封印了,当我走进哪里我感觉他的生命不多了,就是他一直在呼唤我和雷,可我们该如何拯救他呢,而刘月也被他们帮着,并没有封印,还有飞鸟,武藏,他们都被坚硬的磐石束缚住了。而且看他们的样子,嘴皮子都破了,衣服也都快破碎了。

我和雷跳在了上面,我和雷看到了,一座坚硬的阵法,他们的面前有一个巨大的三角形状的阵法,上面布满了奥特符文,阵法上面有三个圈,这三个圈,戴拿,高斯,赛罗的标志,他们的标志上面都放着一个台座,台座上面便是他们的变身器。雷看起来不但有些困扰,还有些十分的头疼,对着被封印的初代道“你到底要我怎么做啊!!”

我“做以前,必须打倒这些眼前的家伙才是。”

从这四位身后走出来便是我见过的曹萌笛还有陆小戟,至于其他人我没见过。曹萌笛“抓住他们可是费了好大的精力啊,尤其是戴拿,竟然令我们失去了俩位伙伴,而你也一样,为了阻止你救刘月,我险些死在了你的手里,不过幸好,西门琴来了,给我疗伤了。我依次介绍一下你们没见过的几位,这位单手御琴的名为西门琴,那个手握长枪的名为楚留枪,那戟的月冰见过了,也就是陆小戟,最后拿着扇子的刘扇。”我问道“时间管理局,就你们这些人吗?”西门琴单手抚琴说道“放心,保证让你见个够!”她琴一拍,一股剧烈的琴声有种锐利的攻击在里面,向我冲了过来。我迅速躲闪,说道“好险。”

西门琴道“嗯,不赖啊,竟然躲过了攻击。”雷严厉的问道“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羽扇“没什么目的,才怪呢,我们要消灭历代的奥特曼历史,创造属于我们的时代。因为你们这种所以人类的羁绊太可笑了,简直是无聊至极,除了绚丽一点,还有什么?倒不如,好好的有点信念。才是,一天觉得自己十分了不起,还妄想再次霸占地球。简直是痴心妄想。”

我拿出凤凰升华器“明白了!那我就消灭你们!我们上雷!”雷拿出怪兽格斗仪二世道“好!消灭他们!”我化身菲尼克斯奥特曼,雷召唤出哥莫拉,对方五位也瞬间变身,化身成为了萌笛奥特曼、琴弦奥特曼、橙枪奥特曼、果戟奥特曼、羽扇奥特曼,对了外加一只极强的杰顿,当然杰顿距离他们足足有20米,杰顿的操控者正是雷的姐姐。

日向浩等人开飞机帮助我们。我“好,上吧,海啸决,一重,山呼海啸。”一道海啸般的巨龙朝着五位奥特曼就是攻击,那攻击十分灵活,先是直冲,正当五位开始使用力量抵挡时,龙盘旋已盘旋在他们五人身上,翻起巨浪,直冲云霄。萌笛“这家伙,攻击是不是有些太强了!我们五人竟然都没饭挡住。”西门琴一惊,她顿时感觉龙在朝下了说道“不好!”我“海啸决,二重,海啸山崩。”那条海啸龙化身巨浪海啸仿佛要将这五人吞噬,我“最后一击!海啸决,三重,山崩海啸!”那条龙开始咆哮,变成无数条龙直接穿了五位奥特曼的身体。而那三个变身器仿佛得到了呼应,三道不同颜色的光进入了我的体内,我顿时感觉道一股极其强大而温柔的能量进入我的体内,我突然有种使用不完的力量。菲尼克斯“使用新的力量补一刀吧,月冰!”我“好!喝啊!”三道光到了我的凤凰升华器上,我依次扫描发出“戴拿,高斯,赛罗。”我“传说之力,赛迦!”我按下扳机,发出“传说中被称之为神秘四奥,赛迦,他是给予了人们温柔和希望的存在。”

我直接化身一道绚丽多姿的七彩赛迦。我“七彩决,一重,万物斩!”那震天撼地的爆炸声,是我成功的标志。日向浩“好样子,不愧是奥特曼。”雷“好!我也不能输!哥莫拉,解决他吧!超震动光波!”哥莫拉冲向杰顿,再一次的爆炸,雷的姐姐也消失了。初代等人也得救了。刘月“谢谢你,你又一次拯救了我,月冰。”飞鸟信“嗯,干的不错少年。”武藏“是啊,大家一起走吧,摧毁时间管理局。让世界恢复和平。”

我“没错,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他的目的那就更不能让他得逞了,不过有一点我很在意,那就是为何他要制造赛迦?”刘月“其他人可以去,但是你不能去的月冰,时间管理局的真正目的,是你!夺走你身上的全部,最后他们在用你的力量毁掉一切。”刘月的这一番话震惊了在场的初代和周围的所有人。初代变回人间体早田,他看起来经历过衡多沧桑,脸上的皱纹也藏不住了。早田走过来说道“越是这样,越应该去,勇敢的去面对吧,既然是他的伙伴那就应该相信他。”刘月“我偶然间听到,时间管理局的最后一战!在,光之国。”早田有些惊讶道“什么?光之国!”

在时间管理局,天不塌道“嗯,我就是知道,是这样,没关系,佛门如命、道门知命。魔门林魔,该轮到你们三位出手了。”冰不下“真就是师徒大战啊,月欣,希望你,不要太包庇你弟弟,你去和你弟打一架吧,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希望你还能活着回来,你可以使用我给你的全部力量。去吧,你已停在了无距之能三年了,不过昨日你突破到了超凡之能,足以和你弟打个平手,让我甚是欣慰。好了去吧。”月欣“是,老师,弟子前去。”现在的月欣事实上有着佛门涅槃境、道门无相境、魔门境魔境,更是有超凡之能。

几天后,佛门如命、道门知命。魔门林魔达到了光之国,那青色的光芒的星球是那凡耀眼,这里便是光之国。佛门如命有着三重无量之称,所谓无量就是无尽能量,更是无距之力。道门知命有着二重晖阳境,所谓晖阳有着将天气能源化为己用的能力。魔门的林魔有着上天试道者,他的拥有着名为天魔境的力量,这三位的实力距离神秘四奥只有一线之隔。而就算奥王也不敢一个人前往这里,因为打一个还好说,但是打俩个恐怕就不行了。不过当他们来到的时候奥王及诸多奥特战士已在光之国等候。

林魔只是微微一笑伸出双手道“天魔十二决!一决!大天魔手!”

只见林魔的双手变成了利刃朝着奥王等人就是一砍。奥王“大家我们上!”如命“佛之怒!金刚怒魔拳!”只见这个宇宙出现了巨大的拳头,朝着拿数都数不过的奥特曼就是一拳,知命“到我了,道门二十五决,一决,圣龙狂啸!”只见整个宇宙出现了一条无比震撼的巨龙,那龙的怒吼声,使在场的周围的奥特曼们,根本承受不住。

那条圣龙冲着奥王过去了,奥王“奥特闪光!”如命不断动着手指道“乾坤符!”符文使奥特之王的奥特闪光失效了。如命利用无距之力,瞬移到了奥王后面,朝着奥王背后道“哼,佛之刹,金刚恶煞拳!”奥王发怒了,大发雷霆,但是此时一把太阳之剑,直冲光之国,奥王有些惊讶大喊道“不好!”快速跑过去抵挡,可是他那是那把剑的对手,奥王使出全力阻挡剑降下光之国,奥王“为何?”佛门如命瞬移奥王身后道“佛之灭,怒目金刚掌!”一个大而无当的巨掌,攻击了奥王。

只听见奥父的悲伤的嘶吼着道“奥特之王!”奥王被打败了。不过,他将最后的力量和那仅存的那一点微弱的生命传递给了在遥远宇宙的月冰。当那把太阳之剑降落在光之国的中心光之国的城市瞬间化为乌有。光之国在那只一瞬间,变成了冰之国。因为没有了光明,整个星球如同被冰封了一般,而那盏希望之光,被泰罗舍命保护了下来。奥之母“泰罗!”

林魔将双手变了回去道“哼,计划完成,不对还差些。天魔十二决,二决,焚心魔指。” 直接单指动了一下奥母看起来十分痛苦,仿佛整个人都要碎裂一般。奥父“不要动她!”林魔“天魔十二决,三决,天魔舞。”林魔的步伐瞬间使奥父逐渐看不清楚,更使周围所有奥,完全认为林魔逃跑了,但是就是这样,林魔仿佛那暗夜中的鬼一样,来无影去无踪。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不少奥都被林魔无意间杀死了,甚至开启了自相残杀模式。林魔“天魔功法,一重,勾魂摄兴大法。”林魔操控被他杀死的奥,集体攻击奥父,更是逼迫奥母一剑刺穿奥父。剩下的奥也飞了过来,朝着林魔开始了疯狂的射线攻击。

如命“我来!佛之御,罗汉无量金身!”如命仿佛真佛降世,身后出现了巨大的如来佛,那金色的属于佛门的金光闪耀在这个宇宙,而那金光将三人包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堵金色不可破的墙。挡住了且反射了那些奥特曼。

悲伤总是源源不断,有时候,敌人就是这样,他就是专门让你挑战你最下不了手的人,可是我们该如何?劝阻?对劝阻是一种办法,但是对于那些已经入魔的来讲,我想没用了。那个亦是拯救了我,也是害我的人,也是我的姐姐,我到底该如何?我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希望这不是真的,也许这就是梦,总该有个完结,但是梦总是源远不断的。不过我希望我的奥特之梦该结束了。是啊,凡是总得有个了结,

那么既然要决斗,那就不要留情,堵上一切,为了明日那清晨的缕阳光,那一缕希望,那一缕给人温暖的光芒。来吧,月冰,战斗到最后,胜利就在你的眼前。

三分钟,你能干什么?能吃完早饭吗?我想不一定,能读完一本书吗?或许不能,能写完老师布置的作业吗?或许更不能。那么三分钟,你能干什么?你问我能干什么?我要用三分钟解决这悲伤的战斗。

或许当我和姐姐打斗的开始,三分钟也在倒计时,2分59,2分58,时间在一秒,一秒的流逝。她一剑,我一拳,她一劈,我一斩。

我此时我的右臂已经受伤但是我依旧气喘吁吁的站起来说道“没玩呢!对吗?姐姐。”月欣的左臂受伤了,但是她依旧用她那只还能动得右手握剑指着我道“是啊,没玩呢,只要你和我都还有一口气。我和你都不会认输!”我捡起地上的道,左手握住刀撕裂的吼叫声响彻云霄“来吧!一决胜负吧!月!欣!”月欣拿剑指着我,怒吼道“那就来吧! 月!冰!我又不怕你!”我和他瞬间飞起,我身后便是那巨大无比,深不见底的不死鸟也就是凤凰菲尼克斯!她身后便是一个声势浩大且大而无当的月亮之剑。月欣“终结决!月剑!”我集结我所有的力量道“凤凰毁灭决! 巨凤!”我化成凤凰朝着月欣飞了过去道“来吧!喝啊!”月欣化成了一柄月亮之剑“来了!喝啊!”

在时间管理局的冰不下道“哼,不亏是我亲传弟子,将剑月亮之剑发挥到了永无止境的实力。”天不塌喝着酒道“是啊,月冰,也不错,终究是化凤,灭剑也。”雪不下“嗯,只看那一道剑虽已永无止境,但是凤凰已是浴火重生,永生不朽,故不可赢之。”

只听见那天震地骇的响声,连在遥远的光之国的各位都听见了。

在光之国外层的刘月高兴的说道“赢了!”在盘龙号的雷点点头“是啊,赢了。”飞鸟和刘月、武藏三人齐心协力,奇迹般的化身成为赛迦,消灭了佛门的如命,诺亚也此时此刻出现了,消灭了道门知命。若不是雨不下裆下了攻击,林魔也难以幸免。

在时间管理局,天不塌“走吧,这便是最后的时刻。”

不过好在新生代基德、欧布、埃克斯、银河、维克托利都在未来赛罗的帮助下跨时空穿越了过来。而且就连未来的令和奥,也是新生代最后一位和他的伙伴也在赛罗的帮助下赶了过来。

不过在天不塌等三人面前的这些所有奥不过是蚂蚁。他们的实力已经超越了神秘四奥。更是超越整个宇宙的实力。有人可能要问那怎么打的过啊,那就不打了呗,毕竟他们都是月冰过去与未来的老师。

一日为师,终日为父或母,他们就像月冰的父母,希望他逐渐成长,不要在像一个孩子一样,所以才有这样的想法。他们将这样的想法说给了月冰,至于其他的人,不过是假的罢了,他们原本就是天不塌构造出来的,月冰也逐渐放心了,月冰留着眼泪说“谢谢各位老师,让您们费心了,其实我也不是长不大,而是我怕失去童心,有些东西,失去了再也没有得到的机会了。我原本没有了但是,好不容易有了,我不想失去,所以才有些孩子气,仅此而已,我从小,俩个姐姐就陪伴在我左右,所以导致了我没有姐姐,是非常难受的。”我继续哭着说道“所以才导致我有些小孩子般的气息吧,至于长相和声音嘛,那不愿我啊,天生的我也没有办法,但是我可以尽力去改变自己的性格,逐渐朝着好的方向去发展。终有一天,我一定会长大成人的。”

三位老师听了月冰的话,瞬间将周围恢复了原状道“嗯,很好,回去吧。”顺便帮我擦干了,眼睛那温柔带有天真的泪水。

我的哭了,在睡觉中,当我醒来,我看向四周,原来这一切都是梦啊,但是这个梦,逐渐让我成长,我的内心似乎在告诉我,你该去这么做了,月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