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双瞳异色的湖水 > 正文
第 34 章
作者:安大略  |  字数:2302  |  更新时间:2021-03-06 09:38:23 全文阅读

第二天早上,黛蓝儿几乎花了一上午的时间,在昆兰西亚四处走一走。

斯嘉莱显然是想表现一下她自己风趣的一面,她想出了一个游戏:一个有线索和奖品的寻宝游戏。

第一条线索,就让黛蓝儿至少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

我的第一个是在做面部护理,第二个是在蓝色之中,第三个和第四个是在自己的能力之中,第五个是在你我都有自己的厨房,一个可以烤东西的地方,所以,进来喝点咖啡和蛋糕。

在经过一番搜索之后,黛蓝儿穿过果园,经过健身房,就是连接在主人房后面的一间屋子,有两扇门通向庭院。

黛蓝儿在那里,发现了一个孩子的游戏室:一个小房间。在里面的一张桌子上,她在一个适合孩子所用大小的咖啡壶和一个三角形的塑料“蛋糕”下面,发现了另一个谜语,这引导她找到了一棵结满果实的老苹果树。

又从那里,她发现了一间艺术工作室,是一个巨大的树屋,就像童话故事里面那样,是一个真正的秘密花园,有一个带有常春藤覆盖的门。

斯嘉莱的寻宝游戏,花了几个小时才完成,几乎把黛蓝儿带到了整个庄园。她沿着森林边上一堵高大的围墙走了整个一圈,在离湖水的一侧,围墙变得越来越矮,并朝着湖面方向倾斜着。就在围墙最矮处的端头,花园被雕刻成一个宽阔的铺装石板的区域和一个室外休息处。

那里就是,日落点,柯尔顿说到过的。

黛蓝儿从边上远远地看去,在一片长满青草的边缘,是一堆看起来有点诡异的岩石,和岩石后面,是一望无际的湖水。

当黛蓝儿看到这一幅美景的时候,她情不自禁地掏出手机拍了几下。拍照时,她有一种感觉。周围的一切初看起来很普通,可仔细观察却十分别致。光线,空间感,等等,令黛蓝儿感到自己就像置身在一个漂浮空中的小岛上。

游戏的最后一条线索,把黛蓝儿带回了客人房。斯嘉莱在那里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一张桌上摆满了当地的奶酪,自制的酸辣酱和温软的面包,几乎可以够十几个人吃的了。一杯刚刚倒好的夕阳色葡萄酒,在插满白色和紫色花朵的精致花瓶旁边,等待着黛蓝儿的到来。

午饭后,黛蓝儿就开始工作了。

斯嘉莱解释说,她的第一个星期,主要是集中精力工作在客人房。这倒让黛蓝儿感到有些宽慰,斯嘉莱没有提到让她去照顾柯萝琳。

雷昂,仍然像前一天那样,送来了一大堆油漆,一共有二十几罐。他们一道把它们搬上了楼梯,将油漆罐堆放在一楼的楼梯口那里。好像有无数的房间需要清理,大部分家具都用防尘布罩着。

另外还有一个空着的地方,斯嘉莱说,可以当作一个第二个居住空间。只是,在开始打磨和刷油之前,他们需要把所有的东西都清理干净。

当黛蓝儿刚到的时候,她被这个美丽的地方迷住了,但是,那只是远远看上去的外表,她并不知道这些房屋的状况并不好。仔细查看就会发现,百叶窗已经都翘曲了,有些瓷砖也破裂了,不少木头开始腐烂,落叶和荒草等杂物堵塞了下水道和排水沟,疯长的杂草覆盖了种植的蔬菜,人行道上长满了青苔。

这幢客人房,虽然外观很漂亮,而且装饰也很精美,但内部却又湿又脏。大部分墙壁都由于潮湿而局部隆起。她甚至有了个小习惯,每当路过潮湿处的墙壁时,都要用手指在灰白色的涟漪上划动着。

幸运的是,现在受潮的原因已经查明了,问题也就好解决了。现在需要解决的是如何修复的问题。可以从损坏最严重的那间朝北的卧室做起。

黛蓝儿又一次想起来,斯嘉莱为什么不去雇用一支专业队伍,来完成这项工作呢?

当她开始工作了的时候,黛蓝儿开始理解了,斯嘉莱对以自己的方式去做事的热情。令人惊讶的是,她是那么喜欢穿上一件工作服,把自己的双手弄脏。把原先的房间拆开,恢复到最原始的状态,这也许是一件非常令人具有满足感的事情吧。

不过,自己做起来,这并不是一件愉悦的事情。

她很快发现,橡胶手套是一件必需品。坏掉的三明治,发霉的亚麻布,老鼠的粪便,还有被遗弃的杯子,里面衬着发臭的绿毛。这些绿毛仿佛全都出现在第一个星期,几乎就好像是故意栽种在里面的,好让她措手不及。

这个地方,到处都是脏东西,她想,怪不得闻起来有些挥之不去的奇怪气味,也许这就是原因所在。

实际上,在第三天,黛蓝儿循着一股特别难闻的臭味,追踪到一个古香古色的大衣柜,在衣柜里面她发现了一只死动物,很像一只小猫或别的什么。她尖叫着跑出了房间,砰地关上了门。

后来,当雷昂戴着防尘口罩,拎着一个大大的黑色垃圾袋跑过来时,她才敢跟着他的身后,重新走回那个房间。

当然,大多数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工作还是很轻松的。虽然忙,但很愉快。她放着音乐,并调高音量。在各种节奏的音乐中,她清扫着,擦拭着,冲洗着。正如母亲曾经说过的那样,音乐有益于灵魂。

并没有谁指望她一个人,要做完所有的事情,雷昂是一个恒定而无声的存在,他总是徘徊在她附近什么地方,忙着他自己的什么事情。

奇怪的是,他似乎已经下定决心不跟任何人说话。不管周围发生什么事,他都会保持着奇异的沉默,但他善于观察,他的眼睛斜视着,就像有人在公开场所,观看着一场争吵。

一天之中有过几次,黛蓝儿会在干活时抬起头来,发现他正在看着她,好像在研究她似的,但他从不微笑,也不打招呼。有过一两次,她看到他已经张开了嘴,好像要说些什么,但是她永远看不懂他的表情,他总是在最后一刻转身离去。

一开始,当他和她一起干活的时候,她试着做出努力。她给他倒一杯水或咖啡,给他拿三明治,但雷昂除了咕咕的吃喝声,从来没有其他的反应,所以她就停止了尝试。而斯嘉莱好像早就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她从不邀请他和她们一起吃饭,从不邀请他留下来喝一杯酒,也从来不问他老婆或孩子的什么事情。

而且越来越明显的是,雷昂和黛蓝儿,好像是完全不同的待遇。如果把黛蓝儿视为嫡系的话,那么雷昂就像是没人喜欢的旁系外族。他随心所欲地走来走去,很少说话,从不吃东西,只是去干更大、更吵、更脏的活儿。

干着干着,过了一阵子,她甚至忘了他在那儿。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