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今天是晴天 > 正文
第十二篇 缝隙与阳光
作者:李心蕾  |  字数:4984  |  更新时间:2021-03-05 10:34:20 全文阅读

晚上凉风习习,夏日的风带来的寒意竟然也会觉得刺骨。

李心蕾打了一下冷颤。

林乐杰注意到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你今天也累了,我可以自己回去”,李心蕾站了起来,“走了”。

林乐杰看着李心蕾转身离去的背影,下定决心的他,像是释怀了一般,他站起来,朝着星光的方向,朝着家的方向......

李心蕾刚到家,就看到父亲黑着脸坐在沙发上,她选择视而不见,刚想上楼。

“干嘛去了”,父亲的深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宴会还没结束你人就不见了,你觉得这合适吗”。

李心蕾上楼的脚步停了下来,淡淡的说,“这个宴会本来就不是为我举办的,所以,我不在,有什么区别”。

“你听听你说的像话吗”,洪父还想要说些什么。李心蕾不想听他的那些冠冕堂皇的话,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没有一丝光亮,只有月光透过窗子洒了进来,洪天逸又是这样坐在黑暗里,无数个黑夜,洪天逸就这样从黑夜坐到白天,第二天早上又要做回那个人人喜爱的洪天逸。右手边,散落了一地的白色药丸......

这一夜 ,当然,除了喝醉的李祁名,每个人的都在夜里失了眠。

林乐杰躺在床上,脑海里都是乔安易吻洪天逸的那一幕,眼角有泪滑过。他又想到李心蕾的那番话,在心里做了决定,天逸,相信我吧,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天光大亮,太阳又照常升起,所有人都以新的一面迎接着未来。就好像昨天的一切都未曾发生。

洪天逸躺在地板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昏睡过去,手边还是散落一地的药丸。手机来电的提示音不知道是响的第几遍了,洪天逸挣扎的拿起了手机,揉了揉酸痛的眼睛,是经纪人打来的。

“喂,有事吗”,洪天逸的喉咙沙哑,伴随着浓重的鼻音。

“怎么了,打你那么多电话现在才接,看看现在什么时候了,还有你的嗓子怎么了,还有鼻音”,经纪人啰嗦的话满天飞。

洪天逸打断了他的话,“没什么事就挂了吧”,他的嗓子像有刀片划过一样的疼。

“哎哎哎,别挂,给你接了部戏,过两天进组,今天来公司一趟”。

洪天逸不想多说什么,“知道了”。

“照顾好自己,多喝点水,记得吃药”,经纪人还在长篇大论,手机传来的嘟嘟声,让他只好作罢。

洪天逸从地上起来,嗓子的痛感让他的表情很痛苦,匆忙的洗漱之后,吃了药,洪天逸清了清嗓子,好了很多。

李心蕾在楼上看着在门口换鞋的洪天逸,“哥,你要去哪啊”。

洪天逸闻声抬头,“我去一趟公司,你在家好好地啊”。

“那你快去快回”。

......

乔家公司,顶层办公室。

“林总,真是好久不见”,乔君赫推开门,殷勤的说着,“听说您打算回本市发展了,这不立马就请您过来一聚”。(乔君赫,前文中乔安易父亲,乔氏企业总裁)

林晚清看着乔君赫虚伪的嘴脸,放下手中的咖啡,“乔总客气了,谁不知道在这座城市房地产行业您家独大。还有,乔总您所说的诚意就是让我来找你吗,按道理不应该是您来拜访我吗”。林晚清笑里藏刀,他知道面前这个男人不简单,背后的交易又有多少。

乔君赫被他的这番话噎了一下,眼里的凌厉多了几分,但转眼又满脸堆笑,“这不实在是太忙,对我乔某人来说,在商场上,谁不知道林晚清的名字,年纪轻轻的就能够有如此成就”。乔总大笑着。

“开个玩笑,乔总别在意,您是前辈,我是晚辈,怎么能让前辈拜访晚辈呢。不知道乔总这次找我来有什么事呢”。

两个商人之间互相试探着。(林晚清,简介里提到旅游业发家,林晚清靠其敏锐的观察力,和果断的决断力在M 市隔壁的R市垄断了旅游业,连续几年蝉联最年轻企业家)。

“这次,想找你投资的一部剧,你也知道,现在娱乐圈的发展越来越好,很多人都想分一杯羹,当然,这其中就包括我”。

“哦~,可是,为什么要找我一起投资,我觉得有很多人选应该比我合适吧”。

“可是我觉得这个人选非你莫属”。乔君赫意味深长的微笑。

林晚清听懂了这话,“那我要是投资了这部剧,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好处,林总,没错,您的度假村在R市很火爆,在很多地方也有很多连锁酒店,可唯独在M市没发展不是吗,我想你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在M 市打响知名度吧,拍戏的场地完全可以定在你的度假村”。

林晚清思考着乔君赫的话,他的确缺一个可以在M 市发展的契机,当年他被迫离开M 市,为的就是今天可以光明正大的回来,找到当年杀害父母的凶手,林晚清的眼里充满着戾气。嘴角扯出一抹笑,咖啡杯碰撞出清脆的声响,“合作愉快,乔总”。

......

洪天逸刚到公司门口,就看见经纪人站在大厅里,不急不慢的走了过去。

经纪人早大厅里焦急的跺着脚,回头看见了他,“我的小祖宗怎么才到啊,所有人都在等你自己,快跟我走”。

不给洪天逸反应的机会,经纪人就拉洪天逸快速的走了。

电梯里,“天逸,这次好好表现,投资方点名让你演男主,这可是你的第一部男主戏”,经纪人提醒着他。

“点名让我演男主,为什么,投资方是谁啊”,洪天逸指着自己的鼻子,有点惊讶于经纪人的话。

“我也不知道投资方是谁,据说今天会来,待会记得一定要好好表现啊”。经纪人又叮嘱了一遍。

“嗯”洪天逸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叮,电梯门打开,洪天逸整理着心情,脸上充满着笑容。

办公室,会议桌前,洪天逸恭恭敬敬的坐着,看着对面的导演和编剧,经纪人介绍着,“导演,您看,这就是洪天逸”。用手拽了一下洪天逸的衣角,小声的说着,“打招呼”。

洪天逸站了起来,鞠躬弯腰,“导演好,我是洪天逸”。

导演上下看着洪天逸,“嗯,很好,很符合剧中男主角的形象,本来还害怕投资方指定会很差,别紧张,坐下吧”。

洪天逸坐下,小心翼翼的问着,“导演,刚才您说投资方直接指定我担任男主角,可以问一下投资方是谁吗”。

“别着急,过会就来了,投资方直接点名让你演肯定是认识你,背景不错,这是剧本,拿回去熟悉角色吧”,导演夸赞着洪天逸,然后直接朝着洪天逸递过去了剧本。

洪天逸听着这话,这夸赞在洪天逸看来就是赤裸裸的嘲讽,很不舒服,背景,洪天逸在心里冷笑,我走到现在一直靠的是自己,可是他不能说什么,只能挤出笑陪着,心烦的翻阅着剧本。

“对不起啊,导演,来晚了”,背后响起说话的声音,所有人都朝着门口看去,洪天逸看着进来的人,眼神充满了惊讶。

导演立马起身,满脸堆笑着迎上去,“哪里的话啊,乔总,我们也刚开始,快请坐”

洪天逸看着坐在对面的乔君赫,他好像知道了为什么这部剧的男主会是他。

“这就是我们这部戏最大的股东”,导演殷勤的介绍着,“不过,乔总,咱这部剧不是说还有一位大股东吗,今天怎么没来”。

洪天逸看着导演献着殷勤,眼里满是鄙夷。

乔君赫看着洪天逸,像看着猎物的眼神一直在洪天逸身上游荡。“怎么,我来不行吗”,反问着经纪人,带着很强的一股压迫性。

导演见状立马改口,“怎么会”,岔开着话题,“剧本已经给洪天逸了,您看还有什么需要说的吗”。

洪天逸开了口,说出的话带着那么一丝冷漠,“既然我这个男主是您指定的,想必女主您也指定好了吧”,这时的洪天逸心中已然有了答案。

“没错,天逸啊,好歹我们昨天刚刚在你家见过,不必那么冷漠,女主你应该知道啊,我的女儿,乔安易”。

洪天逸把剧本放下,站了起来,冷冷的说,“这部戏,我不接”,说完转身就要走。

经纪人没有拉住他,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这部戏我们接,我一定会好好劝他”。

乔君赫没有搭理经纪人。

洪天逸走到门口,背后的那人开了口,“这部戏,接不接不由你来决定,回去你父亲会告诉你,所以这部戏你非接不可”。

洪天逸听到这的时候,脚步明显顿了一下,可还是推开门走了出去。

经纪人赶紧跟出去,“抱歉抱歉”。

洪天逸径直坐了电梯下楼,经纪人赶到时电梯门已经关闭,赶紧拿出手机,“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在哔声后留言”,经纪人被气得原地跺脚,“洪天逸,为了你以后的发展,你必须好好考虑,最好接了这部戏”,说完挂断了电话。

洪天逸开着车行驶在马路上,打开了车窗,任凭风吹着,脑海里都是刚才那些人的话,“你背景不错,这部戏你非接不可”,扰乱着洪天逸的思绪,我洪天逸走到今天从来没靠任何人,回想着这几年在娱乐圈的摸爬滚打,其中的心酸只有自己知道。

“哥,你终于回来了”,李心蕾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推开门进来的洪天逸,“去公司干嘛去了,又要进剧组吗”,说着站起来放下了手里的杂志。

“没事,一些工作上的事,有部戏但是我不接”,洪天逸淡淡的说着,说完就要上楼。

管家阿姨这时候走过来,“少爷,先生的电话,说要您亲自接一下”。

洪天逸接过电话,连电话也不想亲自打给我吗,“父亲”。

电话那边,“今天去公司了”,响起洪父沉重的声音。

“嗯”,洪天逸不想多说什么,他知道父亲打电话的目的。

“乔总的那部戏,你必须接,这有利于我们两家谈成合作”,父亲的话没有让洪天逸选择的余地,这不是询问而是命令。

洪天逸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可还是吼了出来,“父亲,现在连我在娱乐圈的自由也要干涉吗”。就连我最后一丝的自由也要被拿走了。

“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过几天直接进组吧”,说完洪父就挂断了电话。

电话的嘟嘟声,传进洪天逸的耳朵,此刻的他像是被剥离了灵魂只剩下一具躯体,失魂落魄的上了楼。

李心蕾没听清洪天逸和父亲之间的谈话,不过看到洪天逸的模样她也能猜到一些,这个时候,她想到了林乐杰,拿出了手机,“喂,乐杰哥”。

......

林乐杰接到电话后就立马出了门,来到了洪家。

李心蕾站在家门口看着从远处跑来的林乐杰,这次,哥哥你遇到了对的人。“乐杰哥,你总算来了,我们快进去吧”。

“天逸怎么了,你给我打完电话我就立马赶了过来”,林乐杰说着还喘着气。

“具体我也不清楚,看我哥的情况确实不太好,我就给你打电话了,我们先进去吧,你直接上二楼,最里面的那个房间,就是我哥的,有什么事叫我,我就在隔壁”。

“好,我知道了”。

二楼,“嗯,你进去吧,我就在隔壁”,李心蕾和林乐杰站在洪天逸的房门前。说完李心蕾就进到了房间里。

林乐杰在门口徘徊着,最终还是还是敲了门,“天逸,我是乐杰,我可以进来吗”,林乐杰小心翼翼的问着。

洪天逸听见了林乐杰的声音,地上的白色药丸还没收拾,散落在洪天逸的脚边,嘲讽,压迫,孤独,今天发生的一切和过去的往往,就连他最后的那一点自由在今天也被拿走,坐在地上的他,此刻实在是没有力气再去扮演那个开朗的洪天逸了,“进来吧”。

林乐杰打开门,他的脚步停在门前,他不敢相信此刻瘫坐在地上的人是那个阳光的洪天逸,房间的窗帘都被拉上,严丝合缝,房间内没有一丝光亮,这是第一次洪天逸把真实的自己展现在林乐杰面前。

林乐杰关上了门,洪天逸抬头看了他一眼,“你怎么来了”。

声音颓废的不像样子,沙哑,浓重的鼻音,看样子刚才在哭,林乐杰这样想着。“我来看看你,听说你心情不好”。

洪天逸把头埋在腿间,肩膀一耸一耸的,林乐杰的眼里满是心疼,走过去抱住了他。洪天逸感受到了林乐杰怀抱的温暖,有了抽泣的声音,眼泪滴落在地板上,一滴,两滴.....

林乐杰抚摸着洪天逸的背,想让他平复心情,他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只想永远陪在他的身边。

“我的世界充满了裂缝,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就连我自己也是支离破碎的,这样的我真是失败透了”,洪天逸小声的说着。

林乐杰听着洪天逸的话,轻轻的摸着他的头,“天逸,不要这样讲,没有人的世界是完整的,有了缝隙阳光才能照进来,温暖着那个人。正是因为你的世界有了缝隙,我才能进来,我来了,所以,我会填满你的空缺,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相信我”。

洪天逸听着林乐杰的话,内心的情感已然在悄悄发生着变化。

林乐杰就这样陪着洪天逸,一直坐在他的身边,或许此刻的洪天逸需要的就是这样默默地陪伴。他注意到洪天逸脚边的药丸,他没去问他那是什么药,默默拿走了一颗。

过了好长时间,洪天逸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那部戏,我接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林乐杰听着他的话,这个就是原因吗,刚想问他手机就响了,看着手机的来电显示,“我哥”,林乐杰疑惑了一下,“喂,哥”

“乐杰,在那呢,见一面吧,我回来了”。

“回来了?我这边”,林乐杰看向洪天逸犹豫着。

洪天逸开了口,“我好多了,你先去忙吧”。

“嗯,好,哥,我这就回去”,长时间的坐着导致腿有点软,林乐杰刚站起来就倒在了洪天逸的怀里。

四目相对,两个人就这样出了神,林乐杰手忙脚乱的站了起来,“不好意思啊,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口袋里的药丸也在这时掉了出来。

在黑暗里,看不清两人的表情,洪天逸摸了摸有点发烫的脸,“没事,明天见”。

林乐杰从洪天逸房间里出来,敲响了李心蕾的房间,李心蕾打开房门,“我先走了,天逸好多了,明天我会再来的”。

“嗯,我送送你吧”。

两人一起下了楼,别墅门前,“乐杰哥路上小心”。

“嗯,明天见”。

李心蕾
作者的话

明天见,明天又会发生什么故事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