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在偶像剧世界冒险 > 真爱遇到他(上流俗女)
序章:起源
作者:惊天一刀  |  字数:5727  |  更新时间:2021-03-31 15:50:58 全文阅读

什么时候起,金手指系统虚拟面板成为必须品,书里也好现实也罢,如果有一天,这一切都能实现,不在是梦,你会怎么做,浑厚无比的内力,深不可测的背景,至高无上的智慧以及抹掉海这个字的金钱。

2005年宋国某小区出租房内,戴眼镜的男子对旁边没有喉结的男子捅两下,示意男子错了,你不会像女人样,看偶像剧吧,韩剧偶像剧那是女孩子看的,是不否认有男孩子看,请问你有对象嘛,陪女朋友看偶像剧看韩剧甚至综艺这很好,你呢?你我就一拖鞋男,不玩游戏干什么。

戴眼镜男子被同学拉到出租房,没办法两人家庭条件不怎么好,人家家庭是退休教师,两人呢?父母普通的工人,宋国改革前男子的父母偷偷做过生意,规模不大还算凑合,戴眼镜男子呢,还不如男子,男子说开网吧,戴眼镜男子劝什么劝住男子,网吧那么好开?牌照怎么办理,距离办理牌照期限过去很久,你怎么办牌照。

两人老规矩的砍传奇,不得不说江油市网络发展起来,真的是传奇功劳,02年了什么叫传奇都不知道,外地打工回来,不是笔记本电脑,真不知还有一个叫热血传奇的网络游戏,半年时间不到,江油市网吧暴增,网络覆盖率上升百分之三点五,不懂电脑是新时代的文盲,不会玩传奇是新时代的什么。

两人砍几次祖玛教主,戴眼镜男子看下手表说时间不早,男子点点头是这个理,这个年说完就完,没多久就说毕业,18岁不上不下的年纪,分配工作戴眼镜男子没问题,男子是大有问题,04年还是05年一月份,男子为工资跟校方大吵过,三百块,爷在成都不说两千,九百一个月我都没去。

出网吧大门,戴眼镜男子拿出手挥舞,男子回礼,男子不但不考虑工作问题,很扯淡的想这个世界有穿越和金手指,轻舞飞扬痞子蔡有金手指会有怎样的奇遇,这天,男子很大胆,不,准确说每次都很胆大,男子很不诚实,明明人不错,经常说什么打死不当好人。

汽车车速不知道怎么说,没形容词来形容,速度真的很快,小孩没注意,司机急的按喇叭,问大人在哪,男子说在这里,男子冲上去抱住小孩,男子顾不得小孩有没有事,倒地瞬间,只听砰砰两下碾压,男子呜噗一口鲜血喷出。

男子视线模糊,睁大的眼睛慢慢闭上,发生什么事,这是男子心声,前方灯光越来越亮,男子抬起手看到不可思议一幕,等会等会,慢,对,再慢点,慢慢来,这刻男子像被定格,男子大叫起来,脑海里传来一道意识,男子抱着脑袋大叫,那声音比杀猪还惨,猪的叫声都比他好听。

看见双手男子不想说话,他只是天生喉结小,不代表没有,听起来像女孩子讲话,痛过后,男子检查自己,男子摸到裤子想说没了,用鼻音解答疑惑,什么意思,怎么会穿两层裤子,我不是变成女孩子了吗?该不会把我弄到某国,做什么残忍手术,只为当赚钱工具命还很短,天啊,杀了我吧,让我死。

男子探进里面,摸到属于他的零件,松口气拍拍胸口,这么说胸口这个还是假的,还不对,我这不会进什么土匪窝,间谍窝,探子窝吧,一家人搞非法活动那种,不这样伪装暴露怎么办,就在男子胡思乱想时候,一声小姐把男子拉回来,男子确定一大半,他要做的是报警,等宋国警方处理,无论如何都不能与其为伍,他们把我做成赚钱工具,都不能妥协。

咱们生是宋国的人,死是宋国的鬼,哪怕变成女人被人糟蹋都不能妥协,宋国万岁,宋皇万岁,宋国百姓万岁,对,我的小灵通,小灵通在哪,赶快报警,趁对方没找来,男子手忙脚乱找寻小灵通,管家问男子找什么她能不能帮忙,男子装聋作哑,这时候还是少讲话为妙,哪怕把自己推到手术台,变成女人都要忍,一切等找到官府,禀明官府再说。

“小姐,老爷走后您把这份愧疚投入到工作上,最终坚持不住,倒下了,求求您醒醒吧小姐,您醒来,叫小人做什么小人都愿意,集团不能没有您呐,要不是成秘书帮您,集团早就乱做一团糟,成秘书连借口都帮您给想好了,咱们别睡了好不好。”

管家是眼前人的贴身管家,像不像过去那种丫鬟,眼前人很负责任说不会,她没那个心思考虑儿女私情,对眼前人来说,打黑家注意人太多,几个人真心,大多为黑家的家产,自己这样子几个人要,找男人不落实自己喜欢男人吗?找女人外界看自己样子,马上说黑王千金不正常,脑子坏掉喜欢女人,怎么都是死。

男子不对,伪装成女子的男子睁开眼,管家问男子,男子摇摇头,男子站起来第一件事要镜子,管家小心翼翼扶起男子,男子在管家搀扶下来到立式镜前,男子啊一声叫起来,指着镜中人,她不是斗鱼两部曲中的裴语燕嘛,本名叫什么吴文静,1980年生,这会正是大好年华。

等会,她怎么跟着自己动,这女人真是莫名其妙,模仿他干什么,男子抬手,慢点来,再慢点,对,就是这不对,别告诉我,我在影视里面,我是吴文静分饰的角色,通过某种特效,把女人的东西擦掉,男人的东西装上,可马赛克在哪?镜头在哪?

时间就是这么奇妙,把不同的人联系在一起,话还得从我上次参加婚礼说起,我叫王曼玲(范姜禹)我们本来是不同世界两个人,从没想过会有如此奇遇,我会遇到心目中的他(她),离奇还在后面,我有个,算啦,随便啦,弟弟也好妹妹也罢,总之她没我大啦,我八四年她八七年。

剧情来到王曼玲和范姜禹拿起牙刷在镜子前洗漱,两人洗漱完走到橱柜,范姜禹的橱柜不说上百件,几十件还是有,王曼玲空荡荡的只有两三件衣服,王曼玲穿着土到爆的连体衣裙,一点都不时尚,照理说王家再穷不至于衣服都买不起,难怪范姜禹说王曼玲是便宜货。

人便宜、衣服便宜、气质便宜,全身上下哪里都便宜,甚至有某狼都不愿招惹王曼玲,她要是女人,那我是女人中的貂蝉,整个母暴龙,翻桌率百分之百,比当年的霍家霍慧还牛,霍慧最多说不过时候翻,王曼玲说都不说翻桌子。

不管王曼玲还是范姜禹,此刻心情很好,黑家千金黑惜凤要来,这个女人冷得不行,生意合作还可以,涉及儿女私情,会给对方一个惨痛教训,正好黑惜凤评评理,看波尔多好勃艮第好,是非曲直有黑惜凤评论,相信黑惜凤眼光没错,没黑惜凤没黑家,范姜禹能说我是范姜融的儿子。

熟悉的台词响起,男子,已经变成绝世伪娘的黑惜凤比个一,这是黑惜凤招牌动作,和范姜禹想的不一样,上流原来还有黑惜凤这种上天堂下厨房女子,招惹到她,比拳打脚踢还惨,那以后范姜禹不敢说上流社会,黑惜凤说的很对,在隐世家族里他们这群上流社会,只不过是哗众取宠的小丑而已,自吹自擂上天,还上流,气血上脑那就是上流。

王曼玲兴奋驱车找到叫彼得的人,彼得是没见识,不代表不认识黑惜凤,两人长的一样没错,气质都不一样,言谈举止就别提,看看人家,看看王曼玲,拥有同张面孔,一位淑女,另位呢?动不动就发脾气,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说清楚。

彼得见王曼玲到来笑着挥手,王曼玲回礼,王曼玲拉着彼得的手,今天是朋友结婚日子,王曼玲叫来彼得,参加婚礼,两人坐上桌不久,主持人开始罗里吧嗦讲话,好在这边的婚事没那么繁琐,剧情走到扔捧花环节,王曼玲两手袖子一拉,跳起来接住捧花。

“凤小姐来了,大家让让,给凤小姐让条路。”

众人很绅士的让开一条路,黑惜凤把头放低轻点两下,众人没笑话黑惜凤,毕竟黑惜凤是外国人,在正式场合,她们国家的人,会穿类似戏服的正装,黑惜凤这身衣服是对他们尊敬,范姜禹走上去对黑惜凤抱拳,在卡普国千万别吻女孩子的手,这是不礼貌表现,不在意会说上几句,在意迎来手掌的问候,西方的吻手礼,那边行不通。

“欢迎黑董事大驾光临,我是范姜融的儿子范姜~”

黑惜凤阻止范姜禹让他进入主题,范姜禹不敢造次是一声,范姜禹拍拍手端出两杯红酒,一杯是波尔多,一杯是勃艮第,黑惜凤先喝波尔多,喝完黑惜凤说四月份的酒,黑惜凤端起勃艮第,黑惜凤闭上眼,范姜禹很绅士的接住酒杯,黑惜凤见到卡普国皇家乐团演奏会,正在欣赏演奏会。

“波尔多虽好,这批酒有瑕疵,这不是真正的波尔多,我喝不到波尔多的味道,反而喝出外面卖的四月酒,为什么叫四月酒,相信大家买过,并非四月酒没办法喝,贵国怎么形容的,对,叫以次充好,我叫人拿来看下价格,一万三千四百五,怎么都觉得像电视放的,不要九九八,不要九八,九块八,九块八就能带走世界名酒。”

不说没事,范姜禹不信的拿酒杯倒一杯,范姜禹愣在原地,是谁换的,范姜禹眼神不善看着周围,服务员不断范字说着,二十几次还在说,他真不知道,把他杀了都不知道,看他做什么,范姜禹尴尬的化解现场气氛,没等范姜禹问黑惜凤,黑惜凤秘书成小小找来,成小小说黑惜凤总算醒了。

说道后面成小小几乎用蚊子声叫着,黑惜凤知道什么事都没眼前事最重要,管它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走出去不能慢慢问,成小小汇报起工作,说集团正常,还好黑惜凤只昏迷七天,超过七天真会出事,黑惜凤很奇怪的看着成小小,我有妻子?我怎么不记得。

黑惜凤用你跟我开玩笑的眼神盯着成小小,成小小转移话题指着众人,众人在叫黑惜凤,黑惜凤尴尬笑笑指着手机,众人比个手势叫黑惜凤忙她的,黑惜凤放下手机,反应过来,我记得我是小灵通,怎么变成手机了,这手机真好看,繁体字嘛我还真认识,我看看啊,2012年1月15号。

编接着编,打死都不可能来到七年后,别告诉我真的是穿越,金手指在哪里?就说脑海里有个奇怪东西,原来是我的金手指,没无上智慧有恐怖的家世及财富,有没有搞错,没读完大学算了,从小被洗脑式的女子教育,如何当名女子,天啊,让我死吧,通过这股记忆,自己好像很喜欢,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剧情进入彼此站起来,就差没拍桌子,他没想到王曼玲公开场合如此疯,拿起话筒问他答不答应,彼得为自己倒点酒壮胆,王曼玲的气势吓到了他,换古代王曼玲是个女将军,这是现代啊,你个女孩子不知廉耻问男人愿不愿意,彼得放下酒杯开口。

“王曼玲,我早就受够你了,我原本以为,你们王家大小是个家族,我凭你这层关系很容易进到上流社会,谁知道人家瞧不起你,你自己看看和你相同面貌的黑惜凤,看看人家是怎么做的,人家有几次翻过桌子,你问我答不答应,好,我告诉你,我不答应,我把话说这里,这辈子都没人要你没人娶你。”

“好,我今天把话说道这里,三十岁那天我一定找个比我高比我帅比我有钱,不对,这个世界都没她黑惜凤有钱,这个不算,我找个比我高比我帅的人,如果我做不到,我就剃发出家当尼姑。”

“告诉你,王曼玲,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你敢不敢把你说的话再说一遍,等下,我把它录下来,免得到时候你反悔,来啊,说啊,怎么不说,有本事再说一遍。”

“说就说,我王曼玲三十岁那天,找一个比我高比我帅的人,如果我找不到,就剃发出家当尼姑啦,我说道做到。”

“都有听见,都有看见哦,大家都有听到,都有看到对不对。”

彼得开口说受够王曼玲了,他在心里盘算,最少要坚持五十年,这是一笔很不划算的买卖,没孩子还好说,有孩子哪轮到他,到时候都给了孩子,加上王曼玲的名声,上流社会快算了,说出去惹人笑,彼得话音落下现场大笑,不知道在嘲笑王曼玲还是嘲笑彼得小人行径。

王曼玲不甘示弱拿着话筒说出剧情中的话,找不到就剃发出家当尼姑,彼得刺激王曼玲问王曼玲敢不敢再说一遍,王曼玲傻乎乎等彼得拿出手机再说一次,醒过来的王曼玲跑上去抢彼得手机,此时已晚,两人闹得不欢而散,王曼玲没有彼得想象中容易放弃,拿出砖头准备动手,彼得躲到花丛中等她离开。

回到家里王曼玲家人,正在议论这件事,王曼玲回来,王老吉问王曼玲,看王曼玲样子,王老吉以为王曼玲吃过,就没准备王曼玲的饭菜,王曼玲回到房里,关上门,看着和彼得以前的亲密照,打掉照片,王曼玲蹲在地上哭泣,王曼玲收拾完所有和彼得有关东西,坐在床上骂着。

“忘吧丹、臭鸡蛋、坏蛋、烂蛋、五香茶叶蛋、咸鸭蛋。”

和蛋有关的词被王曼玲说个遍,说道最后王曼玲哭泣来,是啊,为什么上天这么不公,我和她有一张脸,她是黑家千金,黑王的女儿,黑宇德谁不认识,王老吉呢?臭打工的一个,好不容易转行养猪,听见养猪的十个人九个摆手捏鼻子,只有黑家想和他们合作,合作目的把人气得半死,偏偏王老吉愿意。

听说黑宇德老家是四川叫什么江油市的人,靠挖金发达,黑家有多少钱没人知道,明面上的黑氏集团,就有几千万亿,听清楚是几千万亿,不是几亿几十亿几百亿几千亿,比几千亿还多个万字的千万亿,西方各个国家都要听黑家才有活路,可想黑家多可怕,黑家有没有控制西方,不太清楚,集团市值确实是三千五百万亿,这是那个国家估值。

黑惜凤手里不低于四千万亿吧,可能更多,追黑惜凤的富二代排到美国拉斯维加斯去了,黑惜凤从没理会过,自顾自忙自己事业,想到这里,王曼玲把拳头捏的很紧,都是女人,她好厉害,自己呢,臭养猪妹。

黑惜凤从酒会出来,这个宋国和她前世宋国不同,什么事都惦记宋国,那自己离死不远,就像黑惜凤记忆提到那样,她是卡普国的名人,公认的公主,官方没表态,那意思明显不过,默许她的身份,何况自己有很多资源,想怎么利用就怎么利用,好过某些小说,不考虑后果,只管抬几箱硬币砸人,要多败家有多败家。

嫌人家胡来,他自己还不是胡来,有钱不是那样用,想办法谋出路这才是正道理,你用完后辈怎么办,存着这笔钱将来有个事,能用这笔钱救急,说是几百辈子用不完,你又知道了,许美静的歌词说得好,世间万千的变换,你知道几百年后的事。

“宋国人跟着洋人去造反,人家怎么他们就怎么,我真是服了,不是看在范姜融面子上,我会来参加红酒会,一群自以为之人,放着寒雪傲红不喝,喝那么廉价的红酒,这确实很有品位,确实很高大上,太对得起自己身份,这令我感到,看吧,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

范姜禹没听到,听到会捏紧拳头,也对,按照范姜禹性格他会忍,富二代圈子里没少听见人说靠爸贵公子,一早还开车在红灯下炫耀,四百七的罚单一点都不贵,毕竟时间就是金钱,赶时间怎么不去买飞行器用飞行器,黑惜凤不同,有飞行器在手,谁敢说她闯红灯,我走天上闯什么灯。

“董事长你别怪大家,谁叫洋人超奸诈,用文化侵袭,卡普国没受到洋文化,那是卡普国崛起太快,为了解卡普国,西方洋人不得不学习卡普国追赶卡普国,董事长,那我们去集团呢,还是四处去逛逛,你说的对,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里确实不好。”

还没讲话电话上传来张韶涵三个字,成小小点头,这就是她的老婆,张韶涵挂掉电话发个短信,叫黑惜凤看到回个,黑惜凤有点不知所措,张韶涵是八二年的,几月份记不住,比自己大整整五岁,将来某一天我四十五岁,张韶涵就五十了,别人是老夫少妻,自己不就成老妻少夫。

黑惜凤想下回个短信发过去,叫张韶涵想办法请天假,有事回到家里说,她有点事情想问问张韶涵,张韶涵发来消息说可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