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真假掺半
作者:桃桃鱼  |  字数:2484  |  更新时间:2021-03-03 10:06:36 全文阅读

“且慢!”

正当暮辰想下水去救麟儿时,被东方子禹一把拦住。

别忘了麟儿是水妖之后,又怎么不会游泳呢。

他俩在船上静观其辨,只见麟儿在海里扑腾了几下,很快便适应了,小手小脚在水里划得飞快,游得可欢实,他越游越远,突然沉入海里,不见踪影。

“暮辰,快把他抓回来吧!”东方子禹有点着急了。

暮辰跳入水中,过了许久费了好大的劲才抓住了麟儿,没想到这麟儿在水里可灵活了,差一点就抓不住他。这小家伙嘴里竟然还叼着一条鱼!

东方子禹白忙活一场,费尽心思给他弄吃的,看来是小瞧这小妖娃子了,得给他绑上一条绳子,以免一会再掉进水里就真的再也找不到了。

晚风瑟瑟,十二皇子的战船上。

东方褚今无奈一整晚都陪着白若菲,最后实在困得不行,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顺势就躺在了白若菲的身边。虽然他没有任何非份之想,可这漫漫长夜,两人睡着睡着,便自然而然地相拥在一起了。

天色渐渐明亮,一声尖叫划破了海上清晨的宁静。

东方褚今仍在沉醒中,突然就被白若菲一脚狠狠地踹下了床。

“你是谁?你为什么会睡在我床上?”白若菲拉扯着被子,激动地质问道。

东方褚今整个人滚落到地上,一下子猛然清醒,他惊慌失措地爬了起来。

“啊!我的衣服?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呀?”白若菲满脸通红,她发现自己的衣裳竟然被人更换掉了。

还没等东方褚今张口解释,白若菲竟像个泼妇一样跳下了床,对着东方褚今死死咬去。

“混蛋!我和你拼了!“

东方褚今被白若菲狠狠地在肩膀处咬出一口。

“姑娘,你怎么不分清红皂白就咬人啊,是本皇子救了你!本皇子并未对你有行不轨之事,衣服是我命船上的厨娘帮你换的!”东方褚今强忍着痛楚,却并未对她施以还手。

这时,东方褚今的贴身侍卫绍雨闻讯赶来,他看到白若菲竟咬着十二皇子的肩膀不放,连忙把剑架在了白若菲的脖子上,责令她赶快松开东方褚今。

“疯婆子,快放开十二皇子!”

“你说未行不轨之事,为何躺在我床上?”白若菲满怀戒心,怒气难消。

“笑话!也不知是哪个浪荡女子恬不知耻地称我们十二皇子为相公,整整一晚都不肯松开我们少主的手,若不是少主心善仁慈,换作别的皇子,姑娘你的手早就被砍断了!如今还恩将仇报,不识好人!“绍雨怒斥道。

“小姐!你错怪十二皇子了!”蓝樱竟从房间外面跑了进来。

“蓝樱,你没死!”白若菲喜出望外,两人激动地拉住了双手。

“你!快与你这位不知好歹的姐妹解释解释,别把好人当成坏人了!“绍雨生气地放下了剑。

白若菲从蓝樱口中听到自己病中荒唐怪诞的行为后,觉得匪夷所思,不敢置信,可细细想来,迷迷糊糊之间是有那么一点印象,好像在梦里真的喊过别人相公。

白若菲脸上火辣辣的,她看到东方褚今和绍雨投来了异样的眼神,她无地自容,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她羞得只好躲进了被窝里,蒙住了被子,不想见人。

东方褚今查看了一下肩膀的伤口,没想到那枚牙印被咬得挺深,渗出了丝丝的血印,恐怕是要留下疤痕了。

“你这婆娘,年纪轻轻竟如此放肆不讲道理,还敢咬伤我们青龙国尊贵的十二皇子,来人!快将她押下,掌嘴用刑!”绍雨下令道。

白若菲吓得连忙从床窝里爬了出来,跪下求饶道:

“别别别!十二皇子,是我错了,是我错怪好人!我对不起您,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以为你和九皇子一样是个贪图美色的好色之徒,求您不要对我用刑!”

“十二皇子,我家小姐是生病,一时糊涂才犯的错,求你开恩啊!”蓝樱也跪了下来,恳求道。

东方褚今虽然被白若菲咬伤了肩膀,但他并不赞同对白若菲用刑。

“如今九皇子生死未占,姑娘又是九皇子船上的人,在未查清事实前,冲动行事只会有损了我和姑娘的名声,惹人猜测!流言诽语不说,而且还会让别有用心之人,趁此机会大做文章,引火上身。”

“是绍雨冲动了,还是少主您想得周到,可是少主您这伤口……!”。

“本皇子非心胸狭窄之人,但此事也不能轻易作罢,只要你们从实招来,本皇子既往不咎,但若有丝毫隐瞒,两罪并罚。说吧!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与九皇子有何干系,何故会落水?九皇子的船上究竟发生什么了,九皇子如今身在何处……?”东方褚今抛出了一连串诸多的疑问。

白若菲一听不用受刑,顿时松了一口气。可十二皇子的这些问题,白若菲到底要怎么回答呢,她和蓝樱当时被锁在船舱底下,也不知道那些刺客是谁,更不知东方子禹现在是死是活。为了避免麻烦与嫌疑,她只好真假掺半编了个借口,心想着先把十二皇子糊弄过去。

白若菲给蓝樱一个眼色,随后便戏精上身,开始哭哭啼啼起来。

“小女子白氏,原玄武国人,因家道中落,本想着来青龙国投靠远房亲戚,可不曾想我那远房亲戚为了钱财,竟将我和蓝樱一同卖给了妓院,我和蓝樱被送往妓院的途中,恰逢青龙皇族的猎虎赛前夕封路,这才趁机逃了出来,为了逃避追捕,我们在皇族威名的庇佑下,偷偷溜到了港口,慌乱中上了九皇子的船,本来只想躲在船仓底下一个晚上,可不曾想还没来得及下船竟随九皇子一同出了海。后来,我们也没有料到船上会来了刺客,竟还放了火烧了九皇子的船。幸好上天保佑,大难不死,我们一直在船仓底下,根本就不知九皇子是死是活。”

“谁知道你俩是不是奸细,指不定这火就是你俩放的!”绍雨抱着剑,双手胸口,交叉,半信半疑。

“冤枉啊!小女子何得何能,竟能一举歼灭青龙国数十位勇士?我俩若真是奸细,必定安排好退路,又怎么会落水,差一点就葬身在海里呢?”

“你说你藏身在船仓底下,却口口声声说九皇子是个贪图美色的好色之徒?你们一直在船仓底下,又如何得知,这般断言?”东方褚今疑惑地问道。

白若菲脑瓜子一转,向蓝樱眨了眨眼,又假装哭泣起来。蓝樱见状,连忙在旁边配合,也开始挤泪水。

“本来我也不想说,这关乎小女子的名节。但为了打消您的疑虑,请十二皇子不要告之他人。我们在船上饥寒交迫,滴水未进,饿得头昏眼花,本想着在厨房偷点食物吃,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那九皇子一见我,色心大发,便想占有我,虽然我家道中落,但也曾是玄武国的名门望族,书香世家,不是可以随意任人玩弄与轻溥,我守身如玉,宁死不从,九皇子老羞成怒,把我和蓝樱锁到了船仓底下。后来的事,我们就再也无从得知。正因如此,我才会误会十二皇子,做出了这等伤害您的蠢事!”白若菲梨花带泪,说得绘声绘色,就连自己都信了。

东方褚今听后,细细琢磨,似乎没有什么破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