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全职艺术家 > 正文
第一章 婚前协议
作者:灯下雪月  |  字数:2938  |  更新时间:2021-01-25 16:23:13 全文阅读

1996年,南棒首都汉城。

正值初春,天气还很寒冷,但是汉江岸边人却不少,一派昌荣景象,这些人却不知一年以后,这个自我吹嘘为宇宙第一大国的国度,将会逐渐失去四小龙的辉煌。

淦甫祎裹了裹身上的毛呢风衣,蹲在江边石堤上。

这件毛呢风衣是今年阿玛尼最新的款式,价格不菲。连抽烟都要根根计较的淦甫祎当然买不起,这是他未婚妻送的。

像抽风似的抽完最后一根香烟,淦甫祎决定彻底告别这个“昔日的嗜好”。

淦甫祎是种花家一个根正苗红的烈士遗孤,原本一心想着继承父辈们的遗志,做一个保家卫国的钢铁战士,却因为在一次边境缉毒任务中失手重伤了执行卧底任务的战友,提前选择了退役。

可惜淦甫祎不是战狼冷锋,没有能力去非洲怼天怼地,反而辗转成了南棒最大的企业星集团长公主李富贞的贴身保镖。

天有些阴,太阳昏昏沉沉的躲在云后。无论车辆还是行人,都显得很慵懒,丝毫没有身为“太阳的后裔”的自信。

刚过完春节,一切都在等待着重新开始,就如同淦甫祎的人生。

摩托罗拉StarTac的来电铃声欢快的跳跃着,如同旧时代的音符。

“你现在在哪?快过来签婚前协议。”

电话另一端,一个御姐气十足的声音问道。

“我半小时后赶回去,要开车,先挂了!”

将黑色的翻盖“老爷机”收入衣兜内,淦甫祎略显颓然的坐进了驾驶室。

家再也回不去了,确切的说,无论前世今生,他都没有过一个温暖的家庭。

“我已经三十五了,再也等不起了,过上几年我可能连做母亲的资格都没有了,你给我一个确切的时间,到底我们什么时候能够结婚?”

这句话以及一个可爱女人身影不停的在脑海中徘徊,无法忘记也不忍忘却,这是独属于他的珍贵的“遗产”。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半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至少可以让他以一种很安稳的心态去拾掇整理好脑海中的一切,然后决定如何重新规化人生。

承你身躯,担你因果。

淦甫祎前世虽然是个混蛋,但这句身躯的原主人却真是个善良正义的好人。

十八岁从军,一直努力学习锻炼,奋战在第一线,虽然原身有个很奇葩的目标——成为一名动作巨星。许是少年时偷跑到村西露天广场上看了一场李振藩主演的《猛龙过江》的缘故,结果这个奇葩的目标渐渐变成了执念,不过随着原身立功越来越多,他离目标也越来越远。

淦甫祎很不理解原身的梦想,也很不理解他背离梦想的种种行为。

前世淦甫祎才三十九岁就走到了人生的尽头,这是个很年轻的岁数,但他却已经阅遍了人世浮华与沧桑。

淦甫祎上辈子自然不叫这个名字,因为这个姓氏在网络大潮来临后很容易挨揍。上一世他没考上大学,高中毕业就跑到各个影视基地开始“混江湖”了,干了十几年,跑过龙套,当过场记,由于为人善于逢迎,后来居然让他混到了副导演的位置。

由于过早在社会毒打中失去了所谓的梦想,淦甫祎前世多少有些自暴自弃,处在娱乐圈的大染缸中,一直过着勾心斗角,醉生梦死的生活,后来遇上了刻骨铭心的她,才渐渐收了些性子。

一阵凉风吹过,淦甫祎用力捏了捏鼻子,把眼睛里酸咸的液体和鼻涕一起甩掉,这才关上车门,开车离开了江岸。

半个小时后,淦甫祎开着车来到了三清洞一处古色古香的别墅的门前。

在南棒,当地人习惯称街道为“洞”,我们经常在韩剧或者南棒街头看见XX洞。“洞”大体上就是指步行街的意思。

在南棒首都首尔,遍布着成百上千的洞,但是最有名的要数这“明洞”、“西桥洞”、“三清洞”、“清潭洞”、“新沙洞”这五个洞。

三清洞位于北村韩屋村,这里是南棒特色建筑聚集地,各式风格的民屋汇聚于此。

来到这里,可以领略到古香古色的南棒小镇风格。漫步其中,让人倍感悠闲自在。

不过淦甫祎对这里非常的不喜欢,或者说他对首尔的一切都非常排斥。

他怀念前世家乡的小县城,虽不华丽,但胜在质朴真诚;他怀念带给前世自己巨大改变的女人,虽不绝美,但胜在善良体贴。

他现在很怀疑前世是否鬼迷了心窍,居然会远离这幸福的一切。

淦甫祎推开了虚掩的院门,径直走了进去,像慷慨赴约的壮士。

“坐下吧!明天我们就是夫妻了,为了避免以后出现麻烦,也为了报答你对我的救命之恩,这份婚前协议你先看一下,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咱们可以协商。”

一位二十出头的美艳女子将协议摆在了淦甫祎面前,眼中闪着莫名的神采。

淦甫祎犹豫了一下,开始翻看查找协议中对自己不利的条款。

“这份协议的期限是十年,十年后我们才能够解除夫妻关系!我们虽然只是纸面名义上的夫妻,平时你有充足的自由时间,但家族重大的聚会你却必须陪我出席。还有,你因为生理需求在外面找其她女人时,一定不要闹得满城风雨,毕竟这样我的脸上也无光,还会损及家族的颜面。”

美艳的李富贞自顾自的说着,完全没有看到淦甫祎越发紧皱的眉头。

淦甫祎撇了撇嘴,问道:“这份协议中的违约金我有些疑问,如果将来我凑够了一亿美元,是否可以提前解除婚约!”

李富贞好笑的看了一眼充满着忧郁的淦甫祎,调侃道:“当然!不过我劝你不要胡乱涉足不熟悉的领域,毕竟我给你的十年青春的补偿足够你富足一世了!不过你要是提前败尽了这些资本,哪怕你成了乞丐,我也不会再给你一分钱的。”

“也就是说我将来挣得再多的钱也和你没有丝毫关系喽?”淦甫祎倔强的问道。

李富贞以为自己这个协议丈夫是在赌气,只能再次强调道:“协议中已经明述了咱们婚后的财产是分割的,除了我给你的协议中的补偿,你不会在我这里获取任何额外的东西。当然,你如果日后利用我给你的补偿成为了亿万富豪,你赚取的所有财富我也无权剥夺。”

淦甫祎眼睛一亮,压抑着兴奋的心情说道:“我要把你刚才说的明确在合同中。”

“好!没问题。”

李富贞冷笑了一声,仿佛是在嘲弄淦甫祎的幼稚。

双方签完字,淦甫祎小心收好自己的那份婚前协议,略显疑惑的问道:“先说好,我只是有些好奇,我知道护卫队里的任佑宰一直在追求你,你为什么不让他做你名义上的丈夫?不会因为我是华夏人,在南棒好被你拿捏吧!”

“他?”李富贞的表情满是厌恶,“你不会以为我这次被袭击仅仅只是意外吧!毕竟我不是星集团的第一顺位继承人,那些袭击者把目标对准我算什么,想要获取赎金他们应该去找我的兄长。”

淦甫祎深深的吸了一口,凝重的说道:“你是说这次的袭击是任佑宰策划的,那他的目的是什么?监守自盗?”

“他是想英雄救美,以此来博取我的好感,可没想到却被你这个愣头青给破坏了。还好关键时刻有你强出头,没让他的阴谋得逞。你还不知道吧,当你挡在我面前时,朝你开枪让你险些丧命的就是他在部队时的战友。”

李富贞笑着朝淦甫祎眨了眨眼睛,感激中富含着嘲弄。

“呼!”淦甫祎长出了一口气,寒声说道:“谢谢你告诉了我这一切,我不会饶了他的。”

“你不用去报复他了!你住院时警察厅的人已经抓住了任佑宰那几个伪装成绑匪的战友,现在任佑宰已经被收押,他后半辈子都需要在监狱中度过了!”

“惹怒了有钱人真是可怕,首尔的警察什么时候这么高效了?他们破案不都是一向需要个十年八年吗?我先回去了,婚礼你看着办吧,我全力配合,反正你也知道我没有什么家人。”

淦甫祎起身道别,毫无留恋的离开了别墅。

“你选的这个丈夫很帅啊!气质也很迷人,眼光不错嘛!”

淦甫祎离开后,从卧室走出来一位巧笑倩兮,眉目如画的少女,对着淦甫祎远去的背影故意赞道。

“孙言珍,你是不是想死!看我怎么收拾你!”

李富贞上前抱住了孙言珍,二女越靠越近,眼中闪现着奇异的光芒……

春天来了,又到了野百合盛开的季节,只不过飞短流长的画意只能隐于和风细雨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