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有一尊炼妖壶 > 第一卷 燕雀之志
第一章 苏醒
作者:轻浮你一笑  |  字数:2950  |  更新时间:2021-02-22 09:53:00 全文阅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韩风终于从漫长的昏迷中苏醒了。

意识仍旧是很模糊,他竭尽全力的睁开眼睛,却只能睁开一条缝隙,模模糊糊中,他看到了一张绝美的容颜!

眉若秀黛,杏眼如酥,微微上翘的眉梢,还生着一颗小小泪痣,平添三分妩媚姿态,而那雪白的肌肤,便仿佛羊脂白玉,细腻而柔滑!

眼前这女子,带给韩风一种无与伦比的惊艳之感,比之他前世在电视上见到的那些女明星,都不知道漂亮了多少倍。

而且,女子正用一种温柔如水目光注视着他,就如同妻子注视着自己的丈夫。

这是梦,一个很美的梦!

韩风嘴角不由扯起一抹痴痴的笑,他希望能够留在这个梦中,永远不要醒来。

然而,下一刻,那绝美女子突然端起一碗热腾腾的汤药,凑到了韩风的嘴边,她声音柔婉动听,充满了关切。

“大郎,该喝药了。”

韩风脸上的笑意骤然一僵,他希望自己立刻醒来!

然而,当那热腾腾的汤药灌入口中,一股热流传遍全身,韩风的意识逐渐清醒,他突然骇然的意识到,这似乎并不是梦!

他渐渐睁大了双眼,眼前的事物变得越发清晰。

宽阔的内室,珠帘遮蔽,内设又香案,上面摆着一方镀金瑞兽香炉,清幽淡雅的香薰缭绕厢房。

房中的木椅、木桌、木凳,皆是朱漆檀木,雕饰精美,就连自己身上盖的,都是上等的锦缎被褥。

此刻,一位身着水蓝色笼纱长裙,头戴珠钗,宛如画中仙子般的绝色佳人,正坐在床沿上,温柔的望着自己。

一切都是如此真实,韩风不禁是瞪大了眼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风还记得,自己昏迷前,正一个人在博物馆里加班,怎么会来到这里了?

难道……难道是因为那只“夜壶”?

韩风的脑子有些发懵,脑海中不由联想到,常在网络小说中见到的一个词汇。

“穿越!”

看到房中的陈设,以及床前这位,容貌胜过前世无数美女明星的古典佳人,韩风几乎可以肯定,自己的确穿越了。

不过话说回来,那只青铜夜壶呢?

韩风目光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并没有任何发现,倒是在松散的衣襟处,隐约看到自己胸膛上有一个青色的印记。

他正想凝目看清楚这印记的模样,清醒不久的脑海,却又开始变得昏沉起来。

旋即,一只温柔的手掌轻轻托住他的后背,那绝色佳人上前,将韩风的身躯缓缓放平,柔声道。

“大郎,你伤势未愈,好好睡一觉吧。”

“我……”

韩风想要开口说话,却感觉舌头发麻,口不能言,脑袋越发晕眩,眼前有些发黑,感官正在快速失去知觉。

韩风心觉不妙,心说自己该不会是穿越到了水浒,成为了某位著名的打虎英雄……的兄长吧,而刚才喝的,就是送自己归西的毒药?

一想到,千载难遇的穿越奇迹,好不容易发生在了自己身上,却成了“秒领盒饭”的龙套角色,韩风就有一种吐血的冲动。

然而,就在韩风即将完全失去意识之际,胸口处却忽然生出了一股暖意,向着全身慢慢扩散,仿佛黎明前的第一道曙光,让韩风的意识,又一点点的恢复……

在这个过程中,韩风听到门外有人在交谈,声音很熟悉,似乎就是刚才那个女子,好像还有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

“韵梅,你把那碗汤药给他喂下去了吗?”

女子的声音有些怯懦的回应道。

“父亲,他全都喝下去了。”

听到两人的对话,韩风心中疑惑,这似乎与水浒传的情节有出入呀。

此刻门外不应该是西门庆和潘金莲这对奸夫淫妇,商量着怎么毁尸灭迹吗?怎么却变成父女俩了?

可惜此刻他只恢复了听觉,无法开口说话,更没办法下床行动,只能默默的听着。

片刻后,便听到那男子开口道。

“嗯……很好,那碗“迷魂汤”可是你大娘花费了不少功夫,专门为这小子熬制的。

等一个时辰过后,他自会苏醒,到时候只需点燃房间的艾草熏香,他便要任凭我们摆布。

只要让他签了那张矿脉转让的契约,韩家的那条精铁矿脉,可就是咱们周家的了……哈哈!”

女子犹豫着说道。

“父亲,咱们这样谋夺韩风的家产,真的好吗,他毕竟是咱们周家的姑爷呀。”

“哼,你这丫头懂什么,这小子本就是一个天生废脉的废材,之前不过是运气好,有了一个好爹,让他风光了一些时日。

如今他爹也死了,守着韩家主脉赐予他的这份家业,也是暴殄天物,早晚会被人给谋取了。

与其这样,倒不如便宜我周家,等矿脉到手,我周大富看他可怜,或许还能赏他一口饭吃,让他不至于饿死街头!”

说到这里,男子声音忽然一顿。

“对了,韵梅,你没让那小子夺了你的清白吧?”

听到自己父亲的询问,女子羞窘至极,但还是小声的说道。

“父亲,韩风他天生废脉,那方面本来就……就不行的,我们夜里都是分房睡的。”

闻言,男子顿时长舒了一口气道。

“那就好,那就好,你毕竟是我周大富的千金,说什么也不可能真的委身于那个废物。

更何况他还色胆包天,敢调戏城主府的秦大小姐,这一次要不是有我周家的灵药保命,这家伙估计已经死透了。

只要你保住自己的清白之躯,等我们将那小子家里的精铁矿脉弄到手,周家就有机会,晋升为白虎城第六大家族。

到时候,为父再给你找一位门当户对的大家族子弟,怎么也要胜过这韩风百倍千倍!”

闻言,女子彻底没有了声音。

父女俩在门外谈话,却并不知道,他们的对话已经被屋内的韩风,听了个一清二楚!

此刻的韩风,躺在床榻上无法动弹,内心却是剧烈波动着!

从两人刚才的对话中,他得到了很多信息,原来那个女子叫做周韵梅,那个男人是他的父亲周大富,周家似乎颇有权势,而自己是周家的上门女婿。

入赘到富贵之家,还有如此绝色的妻子,本不算是一件坏事,但这家人竟然对自己心怀不轨,想要谋夺自己的家产,那就令人不寒而栗了。

韩风如今没有丝毫这具身躯原主人的记忆,也不明白他既然家世不凡,又为何要入赘到周家,此刻他第一个念头就是逃离周家!

从父女二人的对话中,韩风知道自己刚才喝的那碗汤药,并非剧毒之物,但却是一种能够迷失人心智的药物。

一旦药力发作,自己就要任人摆布,到时候家业被夺,自己恐怕就要被周家一脚踹开了。

“不行,我得赶紧走!”

韩风挣扎着想要起身,却是难以做到,此刻他的六识已经全部恢复,但身体还是无法动弹,好在胸口的那股暖意还在不断扩散,看样子要不了不久,自己就能动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韩风已经听到,门外周家父女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看来两人已经走远。

机会难得,韩风又努力尝试了几次,终于渐渐掌控了自己的身躯,身上的麻痹感,随着胸口的暖意也一起消失了。

这时候韩风才有力气看向自己胸口,那里有着一道约莫小指头大小的“青色印记”,看样子似乎是胎记。

但也不知是不是错觉,韩风竟然觉得,这青色印记和那尊青铜夜壶形状有些相似。

不过,此刻也来不及多想,逃命要紧,韩风艰难的撑起身子,挪步下了床。

脚刚一落地,也不知是自己的身体太过孱弱,还是那药力发挥了些效用,韩风只感觉全身软绵绵的,走路都有些摇晃。

不过他还是咬牙挪步,来到厢房门前,侧耳倾听外面的动静,待确定外面没有人后,他才悄悄将房门推开了一条缝隙。

透过门缝,韩风看到的是一副大户人家的府邸内院。

亭台楼阁、假山流水、环廊照壁……应有尽有,不远处就有一道垂花拱门,通向前院。

韩风透过门缝四下打量,发现偌大的宅院内,竟然没有一个人影,顿时心中大喜,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当下,韩风一把推开房门,便朝那座通往外院的拱门,冲了过去。

可恨这软绵绵的身子,就像是夜御了十女的软脚虾,实在跑不快,无奈,韩风只能咬着牙,埋着头,尽量以最快的速度向前冲。

然而,才刚冲到拱门前,还没跨出门外,却是眼前一花,突然迎面撞上一团白花花的,柔软绵弹之物。

伴随着一股诱人的芳香传入鼻尖,韩风整个人被弹得向后踉跄倒退!

“哎哟……”

这时候,对面也传来一声女子吃痛的娇呼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