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风雨客 > 正文
第一章神秘的村庄
作者:郭水山  |  字数:3720  |  更新时间:2021-01-27 23:24:00 全文阅读

前言

世人皆知我凡星月心慈手软,但伤我爱之人,如来也难救你性命,主人公凡星月为何人下此决心?

你若敢伤我分毫,凡星月定将让你想死都难,这就是我在他心中的分量,知否?何人深知自己在凡星月心中的地位?

风雨辞

青铁百炼亦成钢,莫道侠义万古长

三千功名身外事,铁血柔情是儿郎

坟头草木今犹在,杀尽胡虏报家乡

待到山花烂漫时,高头骏马见爹娘

生当护我河山在,死亦佑我子民堂

不求微名流百世,只愿国恨莫相忘

亦可比肩楚霸王?宁死不从刎乌江

愿有来生横刀马,保家卫国再出枪

又是何人赠送了凡星月这首诗?

本部小说讲述了主人公凡星月一代剑神的后人从小历经磨难,屡屡遇险和遭受奇怪的事情,和爱人经历生死考验,后受长辈教诲明白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最后他能否和爱人长相厮守,能否成为了不起的大人物,请大家慢慢观赏。

本小说是按照真实历史时间,虚构历史人物和故事情节的一篇武侠言情小说。

第一章神秘的村庄

华山之巅,风雨交加、电闪雷鸣,两位一身白衣、一身青衣头戴斗笠的剑客正相对而视,二人均四十岁左右,双方手中之剑在风雨中“嗡嗡”作响。

青衣剑客率先说话道:“名扬兄,你我本应成为过命之交,奈何天意弄人,让你我决战在这华山之巅,如果可以,我家主人愿意邀请名扬兄来我西夏,封侯拜相,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白衣剑客冷笑道:“哈哈,自古名利迷人双眼,唯有放下逍遥快活。

风兄好意,在下心领,只不过你我各为其国,卖国求荣之事岂是大丈夫所为?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今日你我之战势在必行,不光关系到你我日后声誉,更关系到两国的荣辱,风兄不必再劝,请出招吧!”

青衣剑客道:“好,名扬兄此一番话另在下肃然起敬,今日之战无论生死,在下都无憾了,能与名扬兄此等英侠交手是我风四海的荣幸,今天我也想看看是你的“暮云剑”天下第一还是我的“初晨”剑更胜一筹。”

此时雨声大作,狂风呼啸,整个华山之巅甚是骇人,青衣剑客说完左脚点地,腾空而起,右手长剑刺出直逼白衣剑客。

长剑划过雨滴,雨水被分裂开来,剑刃在雨水的摩擦下“嗡嗡”作响,霎时寒光已近在咫尺。

白衣剑客不慌不忙,双眼盯着迎面长剑的寒光,脚尖点地向后飞起,顺势将手中宝剑上挑,挡住对面的剑,两把宝剑交会在一起的刹那,山崩地裂,二人就这样交汇在一处。

二人是当世顶尖高手,从白天打到黑夜,不分胜负,招式变幻莫测,精彩至极。

降至深夜,青衣剑客使出看家本领“万剑归心”,顿时手中之剑化作千万条剑飞向白衣剑客。

白衣剑客放开手中的剑,以内力御剑在面前旋转形成盾牌抵挡,奈何飞来的剑太多,白衣剑客抵挡的有些吃力,最终抵挡不及,身上被剑气划破多处伤口,被剑气推出飞落悬崖,不知是生是死。

就在这时,一道闪电划破长空,击中白衣剑客手中的剑,本来飞落的身躯与此同时在半空立了起来,悬浮在半空,他微闭的双眼慢慢睁开,两道闪电从眼里放射出来慢慢游走全身。

他再次握紧手中的剑腾空而起,纵身跃回崖顶,双手将手中的剑举过头顶,顿时闪电直冲云霄,照亮了整个华山之巅和悬崖绝谷。

青衣剑客看到眼前的一幕顿时目瞪口呆道:“这难道是“天雷诀”?”,但青衣剑客的惊讶稍纵即逝,毕竟这是生死决斗,青衣剑客继续使出“万剑归心”。

白衣剑客挥舞手中的宝剑奋力劈下,那天崩地裂的威力使得青衣剑客飞出的万剑顿时化为灰烬。

青衣剑客赶紧横剑抵挡,可是来者威力强悍,只听“砰”的一声青衣剑客手中的剑被折为两半,青衣剑客也随之飞出几丈远跌落在地,口吐鲜血。

青衣剑客强撑着重伤的身体抬起头说道:“名扬兄,你为何手下留情?我输了,你杀了我吧。”

此时的白衣剑客之前也被“万剑归心”所伤,只不过强忍着没有倒下,他咳嗽两声说道:“风兄,你走吧,我不会杀你,希望你能旅行誓言,不再踏入我大宋疆土。”

此时风雨骤停,四周寂静无声,气氛格外的压抑……

时光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眨眼间已过去十三年,(元祐五年)北宋境内一位衣衫褴褛的少年正在树林中走着,双脚的鞋已经走烂了,磨出了很多血泡,身上的衣服也是千疮百孔。

脏兮兮而略显憔悴的面庞并未退去稚嫩,看上去也就十二三岁那样,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坚定的目视前方。

他太累了,走了很多路,腹中饥肠辘辘,身上没有一丝力气,终于因体力不支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茅草屋内,他赶紧伸出手摸着胸前,一阵惊慌失措后发现胸前的包裹还在,里面包着的是他娘留给他的遗物,半卷武功秘笈和一个鱼型的玉佩。

“孩子你醒了?”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手捧着一碗药站在屋内当中,少年慢慢转过头打量了一下中年人,高大魁梧,面目和蔼可亲。

少年微笑的点点头道:“大叔,是你救了我?”

中年人微笑的点点头道:“嗯,你醒了就好,哎,你先别动,躺下,你身体虚弱,先把这碗药喝了。”

少年想起身致谢,被中年人拦住,中年人将少年轻轻扶起靠在床头,将药递给了少年,看着他把药喝下,轻轻说道:“我让我女儿去煮了碗粥,一会儿端来你吃下,补充一下体力,孩子,你姓甚名谁?打哪里来到哪里去啊?”

少年看着大叔慈眉善目不像坏人,就把自己的经历说了起来:“大叔,我姓凡,名叫凡星月,我出生在西夏,娘亲一个月前被西夏人杀害去世,临逝前让我安顿好以后前往宋国东京开封府找我姨娘,我这才一路跋山涉水走到此处,因几日没有吃饭这才昏倒在半路,幸得大叔相救。”

中年男子听到少年的遭遇,不禁有些同情到:“哎,如今世道兵荒马乱的,孩子,你一路吃了不少苦吧?你是西夏人?”

少年说道:“不是,我是汉人,我和我娘都是汉人。”

中年人问道:“那你爹是谁?你和你娘为何生活在西夏?”

少年答道:“这个我娘没和我说过,我也不知道我爹是谁。”

中年人默默说道:“唉,苦命的孩子。”

少年问道:“大叔怎么称呼?这是哪里?到开封还有多远的路程?”

大叔回答道:“我姓王,你就叫我王大叔吧,这里是宋国境内秦州,我们这里叫平安村,到开封还需一千多里,长路漫漫,孩子,不行你就别去开封,留在这里吧。”

少年感谢道:“王大叔好意,在下心领了,既然已经决到了大宋的境内,我一定要完成我娘的遗愿,找到我的姨娘。”

“好吧,既然你绝定了,那也不急今晚,今夜你好好在这休息,养好身体明日再出发。”王大叔无奈说道。

这时王大叔的女儿已经将粥熬好,端了进来,凡星月一看,进来的这位女子正值豆蔻年华,俊美无比,柳眉杏眼、高鼻朱唇、青丝墨染、面似桃花,可谓:“秋水为神玉为骨,芙蓉如面柳如眉,凤眼半弯藏琥珀,朱唇一颗点樱桃”。

把凡星月看得就有点目光呆滞,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姑娘看打量着凡星月,面前这位年轻人虽身上脏乱,但眉清目秀,虽稚嫩未拖但也掩盖不住那一脸英气,二人四目相对都略显迟疑。

王大叔赶紧接过粥让凡星月喝下,二人这才从呆滞中走出神来。

这位女子正是王大叔的女儿王紫嫣,今年十三岁,与凡星月同岁,但比凡星月小了两个月出生,因此称之为哥哥,凡星月因得王大叔一家救了性命,因此就与王紫嫣义结金兰,以兄妹相称。

第二天一早,王大叔找来了一些自己的衣物和新鞋让凡星月换上,又给凡星月带了一些干粮和水,凡星月辞别王大叔一家,就要赶奔开封府。

凡星月刚走出二里多地,在不远的草丛边发现里面躺着一个人,浑身是血,奄奄一息,凡星月从小就心地善良,并且此人和自己的遭遇相差无几。

他赶紧走到跟前,用手指探了探受伤人的鼻子,发现还有气息,于是他赶紧找来树脂做成滑车将此人拉回了平安村王大叔家里。

王大叔等人见到凡星月带着个受伤的人回来都有些诧异,凡星月说起了事情的经过,王大叔这才明白,但凡星月着急赶路,留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就拜托王大叔救治受伤的人,自己又离开了平安村。

凡星月又走了一里多地,突然发现有一伙西夏的人,因凡星月从小在西夏长大,一眼就认出西夏人,正巧这伙西夏人也见看见了凡星月便问道:“小孩儿,见到一位受伤的中年人没有?”

凡星月心想,这伙人找的肯定是刚才自己救的那个人,我不能告诉他们,否则受伤之人会性命不保,弄不好还会连累王大叔等人,我是汉人必定也要帮助汉人。

于是凡星月便胡乱指了指别处,这伙人就向那个方向追去。

凡星月边走边想,这群西夏人各个都带着兵器、凶神恶煞,恐怕早晚会找到平安村,会给王大叔等人带来危险,自己这样走了实在放心不下。

于是他又回过身三入平安村,他不想自己的救命恩人有危险,他要去通知王大叔提前做好准备。

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再次踏入平安村,人声鼎沸的平安村家家闭户,村内一个人都看不见,他轻轻扣响王大叔家的大门,没有人回应,一连扣了很多回,都无人应答。

凡星月等不及了,直接推开大门走进屋内,可找遍了几个屋子都没有人,凡星月诧异万分,这群西夏人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这里啊?

于是凡星月又去了王大叔邻居家想问个究竟,可是他找遍全村也没见到人影,转了一圈却在村口发现了那群向他问路的西夏人的尸体,无一幸免,全部毙命。

恐怖而神秘的气息笼罩着这个村庄,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在凡星月心底油然而生。

他不敢久留,眼前所见到的一幕令自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活见鬼了,他一边害怕一边向村外跑去,头也不回,不知跑了多久这才停下脚步,累的气喘吁吁。

已经晌午时分,他找了一课大树坐下来休息,打开包裹拿出干粮,折腾了一上午,准备先填饱肚子,吃罢将脑袋一歪靠在树上准备小憩一会,不知不觉睡着了,就在睡梦中的凡星月迷迷糊糊就听见远处传来一声声琴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