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我拍戏从不看脸 > 正文
第一章 我拍戏从不看脸(第一更)
作者:繁华时代  |  字数:4750  |  更新时间:2021-02-01 14:51:12 全文阅读

“你他娘信不信,十年时间,老子就能成为拿奖到手软的国际著名大导演?”

早晨九点一刻,朝阳升腾。

京北舞蹈学院校门口。

叼着根牙签,一副社会人打扮的姜舞,正斜眼打量着面前的眼镜男。

“我说姜舞,你小子昨天是花生米吃撑了?还是假酒喝多了?说什么胡话呢!我会怕你?”

身为中戏“大才子”的陈木,一身粉红小西装,翘着兰花指,眯缝着眼看着旁边的姑娘。

“那就少废话!”

姜舞一米八的大高个,靠在树边的身体猛地一动,强大的腰部作用力,使得他瞬间站直!

呸的一口吐掉牙签。

抬头的一瞬间,斜阳照耀下,姜舞打了个喷嚏。

飞沫直冲而上,好巧不巧的地,就糊在了陈木脸上。

面对脸色渐黑的陈木,始作俑者却摆出一副被欺负的样子:“怎么回事啊,我这打喷嚏呢,你这往前一站,想碰瓷想疯了?”

“你……你不讲道理!”

陈木被气得不轻。

早就听闻北舞有个混混,本身是个混不吝的性子不说,还总是喜欢恶心人。

原本他觉得那帮人太夸张了。

可现在一看,谦虚了呀……

这哪里是个混混,简直就是个臭流氓!

“废话!”

姜舞话锋一转。

脸上满是不耐烦,双手交叉,噼里啪啦,骨节上的响动不断跳出!

“我说你小子也真是够天真的。

也不打听打听,在北舞,你舞爷我什么时候讲过道理?”

声音提高几个分贝。

“行了,就老子刚才那话,十年时间,国际著名大导演,敢不敢赌?!

不敢赌就滚,以后也少来我们北舞这边,况且,像你这种货啊,可配不上我们北舞的姑娘!”

“赌!为什么不赌?不过你这时间太长。

有本事半年时间,咱们一人拍部电影,到时以票房论胜负,怎么样?敢不敢?!”

陈木这货虽说是个富家公子。

但也不是蠢货,话既然说出口,那肯定得挑个最有把握的!

半年时间一部电影,他可不怕。

反正叔叔早就给他找好演员了……

至于剧本,自然也不用他操心。

这年头啊,编剧属实不值钱,随便砸个几万块,那剧本就能够他挑花眼了。

到时候这流量明星加青春校园电影,怎么着也能挣个几千万。

“赌了,我们跟你赌了!”

还不等姜舞说话。

两人身旁不远,一条正盘靓,绑着马尾的姑娘,义正言辞地开口说道!

显然,刚才这猥琐货把姑娘给气到了。

“好,有种!”

陈木小眼一眯,眼珠子一转,看着面前身材火辣的姑娘,脸上露出一抹猥琐之色,说:“我丑话说在前头,要是你们输了。

就哥哥刚才提的。

梦月你得无条件过来拍哥哥的电视剧。

晚上还要好好跟哥哥我在酒店研究剧本……怎么样?”

“哼,你先赢了再说!”柳梦月冷哼道。

“至于姜舞你嘛,这事你要是输了。就去我们校门口,给我擦车!

还得重复100遍我是屌丝,我是垃圾……”

“我是什么?”

“我是屌丝,我是垃圾……”

“哦,原来你是屌丝,是垃圾啊,我就说嘛,正常人谁这么恶心?”

“你……姓姜的,别光呈口舌之快,怎么样,敢不敢赌?”

这……

原本那什么十年名导,只是姜舞随口乱说。

也没琢磨着会实现。

他对自己的定位异常准确。

就一学渣加混混,能搞电影那种高雅艺术?那不真扯犊子了?

可现在被架在这,还跟那家伙打赌说半年时间,拍电影比票房。

这有些魔幻啊。

本能告诉他,不能答应!

可眼看着身旁那姑娘,此时正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期待地盯着他。

身为一名合格校宝级渣男,他姜爷能说:哥怂了,不赌了?

很显然。

今天要是认了这个怂,他以后也别想在北舞混下去了。

“你他娘少废话,老子赌了!就半年时间,拍电影,比票房。

不过,你要是输了怎么办?”

“那我回去就退学,从此改行,再也不碰电影了。”

陈木咬着牙,心里却美滋滋的。

笑话,我一堂堂中戏导演系毕业,还不如你这个门外汉?

“成……”

下了赌注。

离开前,陈木色眯眯的在柳梦月身上停留了好一会。

转头看了眼姜舞,却说:“别以为带着俩货在街上混,就以为我怕你了。

刚才你说那话,我这行车记录仪可都录下来了,声画同期,外加高清影像。

还有,我等着你过来给我擦车!”

话是这么说,可他眼里多少还有些躲闪之色。

对方人多,要是今天在这把他打一顿,那可就划不来了。

一脚油门扬长而去,汽车行驶几十米远,陈木这才把心放到了肚子里。

“什么意思啊?莫名其妙!嗯,不对……”

也就回头一瞬间,姜舞脸上忽的露出一丝诧异。

额……

谁能告诉他,这群吃瓜群众是哪来的?

“老大,我们支持你,把这姓陈的给比下去,给咱争口气!”

“就是,你瞧他刚才说话那语气,什么意思啊他?真以为我们北舞的爷们都是水做的?!”

身旁瘦的像麻杆一样的马敢,气势汹汹!

“水做的,什么意思?”

“女人就是水做的,不知道啊!这么侮辱咱,这口气能忍下去?”

“哦。”

马敢身旁,和他身形呈明显对比,人送外号富贵哥的王大富,此刻单手托着全家桶,另一只手则在麻杆衣服上,很自然正的抹着油。

“吃吃吃,光知道吃!都这么胖了,还吃?没听那王八蛋刚才说,老大要是输了,就得给他去擦车,老大是擦车的人?

况且,这也太跌份儿了!”

“行了,我说你俩没事搁这串门呢。这也没几节课了,还在这混?”

姜舞心道:没看到还有姑娘在这吗?

老子的光辉形象,可都被你们给败光了。

“这不听说有人欺负你嘛,老大!我们马不停蹄就赶过来了……”

“老子还怕被人欺负?你借那姓陈的几个胆子,看他敢动我一下?”

姜舞满脸不屑,伸手想去摸烟,可一想身旁有女生,就又把手缩了回去。

绅士风度啊,就是这么来的。

“就光你们两个过来,小狼呢?”

“老大你还不知道那货,现在指不定带哪个姑娘在宾馆呢!”

“嘿,我说麻杆,你怎么又在舞爷背后编排我?”

说话间,一中等身材,脸蛋却异常白皙的男生,带着一众姑娘大踏步走了过来。

“瞅见了吧,这一个个可都是隔壁民大的姑娘,是哥们专门给咱舞爷请过来镇场子,来姐妹们,露一手,也让姓陈的那货好好看看……额,姓陈的呢?”

“早走了,我说你,吃啥都赶不上一口热乎的。”马敢吐槽。

“嗨,这帮姑娘我可好不容易才请过来的啊,舞爷,她们可都想见识见识你的看家本领,《乘风归去》。要不咱给安排上?”

“老子今天没心情,改天再说!”

丝毫没兴趣教那些姑娘跳舞,姜舞回身,大大咧咧的扫视着面前的姑娘:“妹子,既然这事了结了,我就先撤了啊……嗯,你平时也注意点儿……”

其实,他现在多想说,那什么拍电影的事你咋就稀里糊涂的答应了呢?但在众目睽睽之下质问一个姑娘,他做不到。

扬着天鹅颈的柳梦月,笑着摆摆手:“嗯,谢谢师兄。那家伙骚扰我不是一次两次了,这次要不是你,估计更麻烦。”

话说到这,柳梦月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有些紧张。

“那个,我听说他家里挺有钱的,要是找你麻烦怎么办?”

“嗨,这都不算事儿,我跟你说啊,妹子,就刚才那娘炮,一看就是个怂货,你让他找我麻烦?借他俩胆子试试!?”

姜舞一副混不吝的模样。

社会你舞爷,人狠话不多,身为北舞扛把子,什么富二代他没见过?

若是一般姑娘看到他这副模样,心里免不了会生起抵触,可柳梦月这会,眼里却满是小星星。

“那个姜师兄,你要是没什么事,我请你吃饭吧,咱们再顺便商量一下拍电影的事?”柳姑娘扯着衣角,脸色绯红。

换做往常,这么大一美女请吃饭,姜舞怎么可能拒绝?

可人家说的是拍电影的事,他要去拍电影?别了吧。

“啊,下次吧!我这还有点事……”

眼前这局面,姜舞觉得还是先溜了再说,问题解决不了,就先拖着呗!

当然更让他心虚的一点是,平时吹牛习惯了,一听说那柳木是中戏的导演系学生,他就忍不住放话。

还说什么十年成为大导演。

要没这话,自然也就没有后面的拍电影比票房了。

哎,以后这种满嘴跑火车的话,可千万不能再说了。

“哎,姜师兄。”

看着姜舞匆匆离开,柳梦月小脸紧张,口袋里的情书被攥得死死的。

姜师兄马上就毕业了。

她算着时间,今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跟姜师兄表白,可谁知道,情书还没掏出来,陈木那家伙就过来坏了她的事。

至于刚才忍不住替师兄答应拍电影比票房。

一方面确实是她脑子一热,但这又何尝不是希望能在这毕业的最后日子里,和姜师兄朝夕相处,向他表露心迹?

……

清早的阳光异常清新。

穿梭在人流中,与众多行色匆匆的学弟学妹们格格不入的姜舞,百无聊赖的迈着步子。

再有不到一个半月,可就要毕业了啊。

是回老家,还是留在京都。

旁人或许得好好考虑,可他不用。

远处,抬眼看着那帮嬉戏打闹的少男少女,那帮手牵着手的情侣,姜舞心知,自己和他们已经不一样了……

那逝去的青春,像水又像蜜。

但对于即将从北舞滚蛋的他来说,可真他娘的操淡!

……

提着两打啤酒,几袋熟食。

在和宿管阿姨长达五分钟不间断的花式扯皮后,姜舞终究还是把这些东西拎到了宿舍。

“哎,老大,你干什么去了?我们刚还到处找你来着。”

马敢见他进来,手上拎着酒和吃着,一个箭步冲上去接过。

“没干什么,这不快毕业了嘛,琢磨着马上要和大家说拜拜了,想请你们喝顿酒!”

“和我们说拜拜?”

床上躺尸的郎君,听力异常。

本来用头蒙着被子,听到这话却仿佛诈尸一般,从床上起身,目光紧紧盯着姜舞!

“就是啊,老大,你这是……”

“还能有啥,今年又挂了两科,这毕业证估计也悬了,我琢磨了一下,实在不行就回老家卖烤串算了,这大小也算个生意!”

“啥,回家卖烤串?老大,为什么呀?你跳舞这么好,怎么着也能在京都混出头的,干嘛回老家?”

“你小子少吹,我这一没人脉,二没毕业证,在京都估摸着也混不出头!

就不在这浪费时间了。”

姜舞笑骂着拍了拍马敢肩膀,“不过,你们这帮货,也都没比我好哪儿去,我走了,你们可得好好的!”

“说啥呢!谁不知道刚开学那会儿,就属老大你最努力,平时练舞,你起得最早不说,更是风雨无阻的,这些我们大家可都看在眼里!”

“要不是那狗娃养的任辉是个看颜值的货,去R国参加世界舞王大赛的机会,怎么可能给薛光……

哼哼,那小子现在是风光了。

可要不是老大你替咱北舞争取到这机会,比赛名额能轮到他?”

“嗨,这都猴年马月的事儿了,还说出来干啥?没劲!”

话是这么说。

可麻杆的话,却又一次勾起了姜舞的回忆。

他想起刚上大学那会,从小地方出来的他是那么努力……

紧紧抓住每个机会,就是为了能当回主角。

可最后呢?

竟然因为颜值问题被刷了下来。

“要我说,舞爷你就去h国随便整整,到时候回来,肯定能把那帮家伙甩在后头!”

郎君有些愤愤不平。

“你小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老子凭本事吃饭,才不搞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姜舞笑了,苦笑。

要整容他早整了,舞王大会那会儿,要是他松了口,还能轮得上薛光?

要比舞蹈,他能甩那货十几条街!

“好了,我说麻杆你也别这么伤感,老子回去之后又不是不和你们联系了,以后啊,想我了就过来看看,老子给你做烤肉吃!”

“还有小狼,你小子也收敛点,我走了,可就没人给你撑腰了,这以后要是再调戏良家妇女被抓,你小子就跑快点……”

“还有富贵,这俩货我不放心,你替我多照顾照顾他们……”

“老大!”

“舞爷!”

“哥!”

这一夜,仨人都哭了。

他们想方设法,想把姜舞留下来。

可舞爷去意已决,拽都拽不住,还把火车票拍了出来。

没法子。

大家就一罐一罐的喝着酒,宿舍里灯光昏暗,气氛很是伤感。

没人吃菜,就干喝。

没人希望姜舞离开。

最后,还是郎君这货脑子转得快,忽然想起了早上的事儿。

他气势一变,义正言辞的说:“舞爷,你可不能走!”

“为……为什么……”姜舞大着舌头问。

短短半小时,他至少喝了半打,如今脑子里晕晕乎乎的,仿佛有无数只小蜜蜂在围着他一阵猛钉。

别看他总是一副流氓做派,但本身不怎么能喝酒。

平时也就三四瓶的量,今天可已经超了……

“你忘了,今早你说要跟陈木那王八蛋拍电影,比票房啊……你说你要是一走了之,柳师妹可咋整?你就忍心让她被那个猥琐男缠着?”

“额……不,不行!可……可拍……拍电影……我不会啊?”

“没事儿,我们会帮你的。”郎君急切的说。

“对!我们都会帮你的,老大!”马敢也不怎么能喝酒,但比姜舞强点儿。

“可……可我没钱!”

“我有!”消灭完桌上剩菜,王大富瓮声瓮气说。

“不过,这演员怎么办?”

身旁,刚灌下一大口啤酒的马敢,忽然来了一句:“咱们可不认识那些长得漂亮的姑娘,还有那些帅哥,平常也都看不起咱,他们能和咱们合作?”

“我……我拍戏从不看脸!”

似乎是受了什么刺激,原本已经晕的不成样子的姜舞,忽的抬起了头!

繁华时代
作者的话

新书无缝链接,接棒《重生千禧时代》。希望大家支持,喜欢,另外,还是老规矩,没上架之前一天三更(万字),上架之后一万五(更新刚刚的大家的数据一定要给力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