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封堡垒的传说
作者:绛雫  |  字数:9633  |  更新时间:2021-01-16 12:48:59 全文阅读

在南极的一座冰山,一支勘探队发现了一个洞穴,洞穴上面刻满了图画。队员们一边拍照一边将图画记录下来。

  两名勘探队员一边记录一边讨论着画里的内容。

  “真是不可思议。”

  “你看上面这些东西起码有多久了?”

  “.....这个还真说不好,在冰上刻画,还真是闻所未闻。”

  “能够克服重重磨难来到南极的苦寒之地,背后会有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

  第三名,一位声音很细腻的女队员隔着手套触摸着上面的画。

  “又来了,游花总这么文邹邹的。”

  “文采这么好为什么不去当作家呢,偏偏要来这种地方。”

  “行了,继续往里吧,看看里面都有什么。”

  领队一声令下,带着大家拿着手电筒小心地向着前方的黑暗。他们所踩踏的冰层下方是清晰可见流动的海水,每个人的脚步都放得很轻很慢生怕把脚下的冰层踩破了。他们并不知道在冰层下面暗流涌动的海水中,有一只巨大的鲸鱼在来回游动。

  一个勘探队员感觉到有很强的水流声,他向旁边的人问:

  “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旁边的人摇摇头。

  “没有啊,你听到什么了?”

  “水声,潮水声。”

  走在前面的队员们进到洞穴深处,仪器很快检测出室内温度已经达到人体适宜温度。

  “已经可以摘下面罩了。”

  “氧含量呢?”

  “氧气条件适中。”

  几个队员脱下面罩呼吸到了空气,同时脱下了身上厚厚的外衣。

  “这感觉真好。”

  “这里很大,可以在这里建立一个营地。”

  “可以生火吗?”

  “我想没有问题。”

  一个队员转身向身后的人喊道:

  “喂!!这里可以建营地!你们快过来!!!”

  声音从里面一直传到外面,大家都听的一清二楚。

  “走吧!”

  一行人振作精神提了提行囊继续往前走。走到一半,一个队员脚踩冰层,感受到了冰面破裂的声音。他提起脚,用手电筒照亮冰面破碎的地方,海水从里面慢慢渗了出来。然而让他惊恐的是,他发现脚下有一条巨大的鱼游过。他停了下来,用手电筒四处照寻找它。后面的人见他停下挡住了去路感到不解。

  “你在干什么,快往前走啊。”

  “嘘!我们脚底下有东西。”

  众人一起拿着手电筒照向脚下的冰层,十几道光源穿过冰层在冰冷的海水中交相辉映。最终它们聚焦在一个点上,众人从那薄的透明的冰层中看到了一个东西。

  “那是什么!”

  “在朝这里过来!”

  “是....鲸鱼!”

  冰层下面,一只巨大的鲸鱼头朝众人,它越来越近,朝着冰层冲了过来。

  “快点!大家加快速度!!”

  众人预感到大事不妙跑了起来,雪地靴踩踏冰层发出破裂的声音传到深海中,鲸鱼变得更加凶猛。它一头撞击冰面引起巨大的震动,震动传到了洞穴的每个角落。走在前面的队员所在的巨大洞穴发生了坍塌,冰柱从上方漆黑的顶部掉落下来差点砸中一个队员。他抬起头发现又一根冰柱从自己的正上方掉了下来,他害怕的动不了,还是旁边的人推了他一把才侥幸躲过。

  “大家散开!!”

  “拿东西顶在头上!”

  他们纷纷拿起随身的包顶在头上蹲在角落里。而还在行进中的队员们他们被这冲击震得失去重心,大家互相扶持压低身体艰难地朝前方行进。鲸鱼见一波未能得逞,向着海洋深处游去又掉头向着冰层冲了过来。

  “它又来了!”

  “大家快跑!”

  鲸鱼再次撞击冰面,原本布满裂痕的冰面终于破碎,裂开一个口子将勘探队的队伍从中截成了两半。海水从下面涌了上来打湿众人的衣服。

  “大家快跳!”

  队员们见裂口不是很大,卸下许多东西直接跳了过去。鲸鱼的第三波冲击马上就要来了,大家非常紧张。一个女队员刚跳过去,却听到身后有人落难。回头一看,后面的一个伙伴一不小心跳到了水里,他攀附在断裂的冰层上苦苦挣扎。女队员用手电筒一照,鲸鱼正在向这里逼近,她伸出手努力去够到他。

  “加油!你可以的!”

  那人被冰凉的海水侵蚀身体开始失去知觉,但强烈的求生欲让他抓住了同伴的手。前面的另一个同伴也来帮忙,二人合力将他拉了起来,就在这时,鲸鱼的头穿过冰层暴露在众人面前。一个队员掏出匕首朝它的头深深刺了进去,把刀留在它的身体里。鲸鱼发出痛苦的叫声,躲进了深海暂时失去了踪影。

  那个刚刚落水的同伴冻的瑟瑟发抖,嘴唇开始打颤。女队员拿出几个随身携带的保温贴塞进了他的衣服里,过了许久他才终于缓过来。他用颤颤巍巍的声音对救了他的人感谢。

  “谢谢你..........”

  “这里的温度适中,脱下面罩会舒服点。”

  他脱下面罩,露出了已经被冰冷的海水冻的发紫的脸。

  女队员也摘下面罩,露出了她洁白无瑕的脸。

  “是你,王驰游花......”

  王驰游花 25岁,东都大学历史学毕业生。

  游花从小就是个非常内向的姑娘,她喜欢穿着牛仔吊带裤,双手插在前面两个大大的口袋里,挺着她圆鼓鼓的肚皮吃棒棒糖。

  没错,她小时候是个小胖墩。家里人不让她出去玩,总是把她锁在书房里让她看各种各样她看不懂的书。每当书看不下去的时候她就会抓起书桌旁糖罐里的棒棒糖咬在嘴里然后接着看书。时间一久家里的书一打开总会散发出甜味,而游花一胖从小学胖到了高中。

  大家并不是很喜欢和她玩在一起,因为游花太胖,做什么都感觉慢慢吞吞的,走起路来也一摇一晃。她被慢慢孤立,也不去交朋友,总是自己一个人坐在学校里的大树下一边吃糖一边看书。

  家里人尤其是爸爸倒是对此非常放心,他巴不得游花自己一个人独来独往,因为这样接下来他才能放心地教给游花一些东西。游花的爸爸在一天天地数着日子,看着她慢慢长大,慢慢成熟,也看着自己慢慢变老,等着把自己所知道的秘密全都告诉游花。

  游花上初中时第一次展现出自己优秀的文采。从小时候起阅读的书籍慢慢变成了自己的东西,她张口就来,一挥笔就能写下一篇满分作文,并因此拿下许许多多奖项,成为学校里炙手可热的新星。但是大家也仅仅只是知道有她这么个人而已,如果问起“你知道王驰游花吗?”所有人肯定会回答“知道。”但如果问起“你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吗?”,那回答兴许是“没见过。”最让游花记忆深刻的是,学校曾经有邀请让她作为学校的宣传大使,游花知道后高兴了好多天,但是当校领导见过她的真容后觉得让这么胖的女生做学校的门面实在有些不妥,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游花一开始不知道理由,觉得只是自己错失了一次机会,然而当她听到同学们的嘲笑,说她是因为自己太胖而被校长拒绝时,她生气地把手中的棒棒糖扔进了垃圾桶。回家后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脱光了衣服对着衣柜前的等身镜仔细地打量着自己身上的每个部位。她先是捏了捏自己的脸蛋,虽然白嫩但是肉嘟嘟的,手掌一抓能抓起一把肉。再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和腿,纵使自己有着纤细的骨架但上面套了一层厚厚的脂肪,摸起来就像是剔了骨头的火腿一样。自己肚子上的赘肉已经像抽屉一样分层垂了下来。她越发气馁,直到她看到自己胸部的时候她突然来了信心。她欺骗自己说她有她们没有的东西-女人的事业线。然后她又高高兴兴地往床上一躺,床板发出一丝断裂的声音。她抓起床头柜的糖罐放在自己的肚子上从里面拿出一颗又一颗糖往自己的嘴里送,左手再捧着一本书读了起来。

  王驰游花减肥的念头就在初中时一闪而过。

  情窦初开的年龄或许是来的晚了些,游花直到高中才第一次有了自己喜欢的男孩。

  他是比自己大一岁的学长,游花高一,他高二。相识的原因是因为她加入了文艺部,而招她入部的人正是学长。他是个身材魁梧,满脸痘印,牙齿排列不齐,身上毛发还很旺盛的男生。虽然看上去很野蛮不修边幅,但他粗矿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细腻的心,他做事用心办事严谨,文艺部里女孩子多,他经常任劳任怨地干一些苦力活,最重要的是,他也有极好的文采。文艺部里的大家都很喜欢他,抛开他的相貌不谈,他很温柔。部员们也总是隔三差五向他讨教如何写出一篇好的作文。

  在当时还是一个胖姑娘的游花眼里,自己仿佛见到了真命天子,她喜欢待在他身边的感觉。时间久了,游花对他心生情愫,并且毫不犹豫地想他表了白。

  但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学长狠心地拒绝了自己,理由是他不喜欢胖女孩。

  “我喜欢和你一起读书,一起吃饭一起去书店,但我不喜欢太胖的,对不起。”

  宛如受到了晴天霹雳,游花再一次因为身材被拒绝,而这次无法再像上次那样用那种荒唐的理由说服自己。她回到家把糖罐全都摔碎,打破了房间里的镜子,开启了疯狂的减肥生涯。

  过去因为读书读到心烦会以吃糖的方式来缓解压力,现在每当她减肥快要支撑不下去的时候,她就烧书。把自己读过的书一本一本偷偷地烧掉,看着书本染成灰烬,锻炼带给自己的劳累瞬间消失了。爸爸觉得房间里的书怎么越来越少了,他问起游花,游花就说自己把它们吃掉了,现在书里的东西都记在自己脑子里。

  书越烧越少,眼看着一个书柜的书就要烧完了,而自己读完一本书的速度就快赶不上烧书的速度,她又想了一个更奇葩的办法。

  每当自己减肥支撑不下去的时候,她就去向学长表白,并且表白前还特别提醒他一定要拒绝自己。学长一时间摸不着头脑,但还是非常爽快地答应了。于是游花在高中狂瘦,身上的脂肪一点点减少,体脂率逐渐下降,自己的皮肤一点一点变得细腻,脸上的肉也越来越少,脸上轮廓慢慢显现。

  没有被美食和糖果吸引,没有什么半途而废和体重反弹,游花就这样离奇地用了仅两年时间瘦到了标准身材。

  不知不觉她再照镜子的时候,镜子里的自己已经是个美人了。腰间的马甲线代替了赘肉,从大腿到小腿流过一条完美的曲线,彼时的王驰游花是学校里的美女文豪。

  在游花高二结束时迎来她人生当中最戏剧性的一幕,高三毕业的学长竟然向他表白了。游花看着面前这个虽然心细但外表无比粗犷的男孩,她竟然无法想起自己当初疯狂迷恋他时的那种感觉。她觉得很矛盾,自己就是为了被他接受才疯狂减肥的,但是当自己成功时,对他却没有了感觉。

  她双脚并立,挺直了自己的身板深深向他鞠了一躬。

  “对不起,我不喜欢你了。”

  既是美人又是文豪的光芒让游花变得难以接近。当大家谈论起游花的时候最多提到的就是“冰山美人”,她从路边的野花慢慢长成了高岭之花,从众人俯视的对象变成了仰视的偶像。

  高三就将结束,游花面临着考大学的问题。她心仪的是西郊大学,并且有十足的把握被自己喜欢的专业录取,但是爸爸却告诉游花她必须留在东都,她必须考上东都大学。游花知道自己的实力,东都大学又是那样难考,她不想去做这么大的赌注。可爸爸的态度非常强硬,他对游花厉声呵斥怪她不理解自己的良苦用心。游花确实不理解,西郊大学虽然不如东都大学有名,但它确实也是一所优秀的学校。她躲进自己的房间里对着墙角默默地流着眼泪。而在门外偷听已久的爸爸也觉得自己的行为确实给女儿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他小心地推开她房间的门,把门关上轻轻地坐到女儿身边用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给女儿讲了一个故事。当故事讲完时,天已经亮了,阳光照在了游花惊愕的脸上,她呆呆地看着爸爸,一滴眼泪从眼角淌过,但那并不是伤心的泪水,而是感动的泪水。那个晚上不知道爸爸和游花说了什么故事,但那个故事让游花改变了心意,她最终报考了东都大学,并且以非常危险的成绩成功录取。

  从那以后,游花身上总担着一副使命感,她总是皱着眉头在校园里来回穿梭,没有人知道她在忙什么,打她电话也经常失联,就这样在学校里神出鬼没。

  从大学毕业后,游花一直在寻找一个机会,她无数次向东都大学的一家考古研究所递交入职申请书,但大学总是由于她成绩不拔尖拒绝她。研究所的大厅里每天都有游花的身影,工作人员们来来往往差不多都认识了这位有着特殊坚持的姑娘。

  终于有一天,游花在研究所里捕捉到一个特大新闻。

  在南极的一座冰山发现了一个洞窟,洞窟里的冰山壁上发现了人类文明的遗迹。但是南极的气候条件极其险恶,近几十年来,两极的气温骤减,还时常发生极端天气,南极之旅很有可能有去无回。尽管如此,全世界的科学家们还是争先恐后地报名。游花也想去,她一直苦苦哀求研究所的所长,如果他们有机会去往南极,一定要把她带上。可是所长没有答应。

  东都大的研究所是世界上很有影响力的一家研究机构,南极之旅的名额中就有研究所的一些高材生和资历颇深的科学家们。他们带着全研究所的希望出征时,游花就在一旁默默看着。她想试图混进去,却被人家发现后赶了出去。

  回家后,她落魄地看着爸爸,爸爸深知女儿尽力了,就没有多去责备她。游花坐到爸爸身边靠在他的肩上,爸爸把女儿搂在怀里轻声地说:

  “但愿他已经不在那里了。”

  一个星期后,研究所传来噩耗,前往南极的学者们全都意外丧生。这个消息震惊了研究所,震惊了东都,同时震惊了世界。后来又有许多勇敢的学者们组成勘探队前往南极考察但都意外身亡。

  慢慢地大家不再敢去南极考察,也有学者们不怕死想要冒险一试,但只有寥寥几人根本达不到人数。当研究所内再次向大家征求南极之旅的人选时,举手的只有王驰游花一个外人。

  “你不怕死吗?”

  “不怕。”

  “为什么那么想去?”

  “我努力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一天!”

  “好,既然如此,你从今天起就是研究所的一员了。”

  王驰游花代表东都研究所参加了南极考察之旅,几个研究所成员因为不想输给一个外人提出与她同行。他们在南极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勘探队员们再次集合,誓要把这个秘密在世人面前破解出来。

  然而意外就像事先安排好的那样,鲸鱼袭击了勘探队,从游花往后的别的国家的队员们被鲸鱼捅破的断层隔在了外面。而里面的人也无法出去,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里。

  营地里,大家生起火堆,把火焰调节到适当大小以免热流让上方的冰柱再次掉落。大家搭起帐篷,脱掉了厚重的衣服手中捧着热茶在火堆旁休息。

  “不知道外面的人怎么样了。”

  “他们不会有事的,应该先回南极哨所了。”

  “山洞里无法取得与外界的联系,我们被困在这了。”

  “好消息是这里目前还没有发现尸体,也就是说之前失踪的人至少不是死在这里。”

  “你怎么敢保证不是死在前方。”

  “在水面重新冻结之前,我们是出不去了。”

  “除非等外面的人来营救。”

  大家各自聊着自己的话题来缓解紧张。游花拿着手电照射墙壁上的壁画和文字仔细地观察着。

  同行的研究所同事见她非常专注,拿着杯热汤到她身边。

  “你发现什么了?”

  游花没有理他,而是一边看着遗迹一边用手把他端过来的热汤推开以免热气融化了冰墙损坏了遗迹。游花看着画里的内容开心地笑了出来,旁边的人表示不解。

  “你看出什么来了?这五个小人,手里拿的都是啥啊。还有他们对面的这五个奇形怪状的东西又是什么?”

  壁画上刻着五个人,五个人手里各自拿着一样东西。而在他们的对面,刻着一朵花,一双凶恶的眼睛,一块石头,一朵云和一个矩形。在它们上方更有一个类似巨人的画像,巨人侧身与对面的五个小人对峙,双方像是在展开一场大战。

  游花已经看了壁画里的所有内容,一个故事已经在她的脑海里形成。

  “传说原来是真的。”

  “什么传说?”

  “前方就有我要的答案。”

  游花迈开腿朝着洞穴深处冲了进去,大家都被她这一突然的行为震惊。

  “王驰游花!你要干什么去!”

  “别乱来!会有危险!”

  “怎么办?”

  “追!!”

  众人一路追赶游花,十几道光晃来晃去。众人突然停了下来,他们看见游花就站在那里举着手电一动不动,而手电照射的地方好像有什么东西。

  他们放慢脚步跟了上去,游花手电照的地方竟然是一座巨大的冰石棺,冰石棺里竟然还躺着一个人。大家好奇地凑了上去纷纷用手电筒照着石棺,光穿过透明的石棺照亮了被封印的人的全身。他的皮肤上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霜,脸部组织已经浮肿根本辨认不清他的脸。大家看到后一致认为他已经死了。

  “这得封存了有多久?”

  “得有上千年了。”

  “我们这有谁知道怎么根据冰冻结的迹象来推算时间的吗!”

  “专家们早就在之前就死了,我们这些人只是来看个究竟。”

  “不管怎样,得想办法和外面取得联系,把这个冰石棺运走。”

  “说得对,这个人在这极寒之地被冰冻了近千年,身体组织竟然没有腐烂,只要好好修复,说不定能还原他的面貌。”

  游花一个人拿着手电在周围照射,当光源打在一个非常光滑的镜面上的时候,光反射到了另一块镜面上,然后里面所有的镜面被同时反射,照亮了整个洞穴。大家都被这番景象震惊的发出赞叹。

  “太了不起了!”

  “古人的智慧真是不容小觑!”

  “大家一起把手电照着镜面!”

  一时间整个洞穴更加光亮。

  游花看到冰石棺旁边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她上前一看是块布,她轻轻扯了一下,布遮盖的东西露了出来,竟然是一具干尸。

  “大家快来看!”

  一个队员大声喊道。大家又聚到游花身边观察这具干尸。

  “谁能鉴别一下他死了多久了?!”

  一个队员举手站到了最前面。

  “这个我在行!!”

  他鉴别了一下,非常自信地说道:“起码有两千年。”

  “那么这个石棺也在这存放了两千年了!”

  一段时间过后,大家三三两两回到营地,开始等待救援并想办法怎么才能与外界取得联系。先前被阻隔在外面的勘探队员一直都没有进来,而里面的人检查了一下外面的隧道,发现虽然原本破碎的冰面已经重新冻结,但鲸鱼巨大的身躯就沿着冰面在游动,它正等着众人再次踏上冰面落入自己的圈套。

  冰棺所在的洞穴只有少数几个人还在仔细地观察着里面沉睡的人,还有几个人在采集干尸身上的样本准备带回去做研究。等到大家对这个洞穴暂时失去兴趣都回到营地后,游花意识到自己该动手了。

  她轻轻地跪在了干尸面前,手捋了捋干尸的头发。

  “辛苦你了,你已经完成你的使命,接下来交给我吧。我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游花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根冰锄,她确认周围没人后,用冰锄狠狠地凿冰石棺,然而冰石棺太硬游花根本凿不动它。好在她早有准备,她从背包里拿出了一袋生石灰然后撒在了上面,生石灰遇水开始放热,慢慢地融化了冰石棺。游花再在一旁用冰锄用力地凿,石棺慢慢地破碎,最后直接炸开了。

  游花把耳朵靠在被冰封的人的胸口,她闭上眼睛仔细地听,一阵微弱的心跳传了过来。他还活着!但是接下来游花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下面该怎么办?我要怎么让你醒过来?”

  不用游花操心,被冰封沉睡了几千年的古人慢慢睁开了眼睛。

  “醒过来了!”

  游花想要去扶他,但手指触碰他皮肤的瞬间她被冻伤了。醒来的人看见游花在自己面前好像理所当然一样没有任何反应。他艰难地从石棺上爬了起来站在了地面上。

  一个队员感到情况不对跑过来看,却发现被冰封的人居然活了,当他看到游花手里的冰锄,立马联想到这就是她干的。

  “王驰游花!你做了什么!!!”

  “做我该做的事!”

  其他队员也纷纷赶到,他们不敢相信被冰封了近千年的人居然还活着,并且在身体肌肉组织休眠了这么久以后竟然能立刻就恢复了站立行走的能力。

  “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简直赚翻了!”

  还没来得及等他们高兴,整座山洞开始摇晃,在营地的洞穴顶部冰锥又接二连三地往下坠,几个队员因为剧烈的摇晃没有站稳来不及躲避被冰锥贯穿了身体。从长眠中刚刚醒来的神秘男子也因为这剧烈的晃动虚弱地倒在了地上。游花见状想要将他扶起,队员们看见了大声劝阻她:

  “别碰他!你会冻伤的!”

  但是游花不在乎,她脱下了自己一件外套披在他的身上,自己用手隔着外套将他扶了起来。

  “我带你出去!”

  他努力站了起来,游花带着他和众人一起逃到了营地。大家一到营地看见了被贯穿的尸体恐惧地叫出了声。但是他们没时间犹豫害怕了,装冰棺的洞穴已经坍塌,并且已经波及到营地这里,他们必须穿过无数冰锥威胁的营地到达刚开始进来的隧道。

  游花毫不犹豫地带着他冲了过去,其他的队员们也紧跟在后。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幸运的,中间的几个队员被冰锥贯穿,相邻的队员有的因为中途被吓到停在原地也被贯穿。游花将一个背包顶在他的头上,自己却没有任何掩护地护送着他。营地也随即坍塌了,逃到隧道的时候就剩下几个人了。但是再一看前方的隧道,冰层虽然重新冻上给出了一条路,但鲸鱼就在紧贴冰层游动。

  一个队员太过害怕,他抓起游花的衣领大声斥责她:

  “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把他放出来我们不会遇上这种事!你到底是谁!”

  游花推开他,冷静地告诉他:

  “我是'连者'的后代。”

  神秘男子看着脚下的路,他无所畏惧地踏了上去,游花紧跟在他身后。鲸鱼见到有人踏上了冰层,它游向深海然后冲向冰面,冰层再度被撞破,海水灌涌而上。鲸鱼张开巨口生吞了一个队员,游向深海准备发动下一次袭击。与此同时隧道也在不断坍塌,无数根掉落的巨大冰柱刺破冰层,将冰层四分五裂。脚下的路现在彻底不安全了,一个队员因为没有踩在漂浮冰层的重心上从边缘落到了水里,只挣扎了不到几十秒就没了动静。

  隧道里的温度很低,大家急于逃命都没有戴面罩,很多人的脸已经被冻伤。游花看着身后队员们一个个惨死,她深知自己并不是什么故事的主角,如果不够严谨自己就会死。她决不能死,因为只有自己活着她才能保证眼前这个神秘的男人活着。神秘人趴在地上,他的双脚没有力气已经无法在漂浮的冰面上继续行走。脚下的鲸鱼又在虎视眈眈,眼看着大家就将惨死在这里。

  鲸鱼冲破冰面撞翻了那个男人,他掉入海水中没了踪影。游花瞬间绝望,心想着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她趴在岸边看着海底希望奇迹能够出现。她用手电筒向下照射希望能看到什么,只见一个巨大的影子一闪而过,朝着洞穴外面冲了出去。游花靠自己轻盈的身体踩踏冰面成功逃出了洞穴,阳光照射在她已经被冻伤的脸上,感受到一丝温暖。同时她的脚下突然传来一阵冲撞,这撞击力度让她差点没站稳。她起身站好向前走了几步,撞击声又不断从冰层下面传来,游花循着撞击传来的点一步一步向前走,在前方破碎的冰河之上,鲸鱼突然从海水中一跃而起,而游花清楚地捕捉到就在鲸鱼的头部那个人艰难地扒在上面。

  他被鲸鱼带入冰冷的海水中,发现就在鲸鱼的头部插着一把匕首。他紧紧抓住匕首以免被它甩掉,在海洋里和它一起快速穿行。鲸鱼被匕首折磨得非常痛苦,它不停地撞击水下的冰层并且跳出水面想要甩掉头上的人,但是神秘人抓得很紧死活不松开。他身体的重量带动着匕首在它的头上划开了一道口子,这道口子越来越大,鲜血喷涌而出。鲸鱼游得越快,它身体里的血流失得越快。

  鲸鱼游不动了,它用尽最后力气跳出水面冲上了冰层,最后搁浅在冰层上一动不动。

  游花见鲸鱼没了动静,上前查看那个人有没有受伤。神秘人衣不遮体,全身被冻的发紫,他艰难地站了起来,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慢慢张开了双手,沐浴阔别千年的阳光。

  游花看向身后的冰山,冰山山体也坍塌了,有一个队员本来都已经冲到了山洞洞口,但在他见到阳光的那一刻,坍塌的冰山把他压在了废墟里,随行的勘探队员就这样永远留在了南极的废墟里。

  神秘人沐浴着阳光,他身上原本被冻坏的皮肤开始慢慢修复,渐渐显露出了肉色。游花难以置信,在石棺中被冰封了千年,出来后又经过了冰冷海水的洗礼,他不仅没有死,反而在沐浴阳光后迅速地恢复。她站在那人的身后,想要上前看看他的样子。刚要迈开腿,身体不听使唤地倒了下来,寒冷逐渐吞噬她的意识,身体没有了知觉,她只能看着他一点一点走向太阳升起的方向。

  “命运在将他召唤,我相信他总有一天会出现的。”

  游花从病床上醒来,爸爸就坐在自己身边。他握着女儿的手不停地祈祷。

  “你终于醒了!”

  游花张开嘴好像是要说什么,爸爸把耳朵凑到了她的嘴前,游花非常卖力地挤出了一句话。

  “我做到了......我完成了家族的使命。”

  慢慢地,游花的身体恢复了,她已经可以自由活动,大声说话。

  “爸爸,我怎么活下来的?”

  “之前折返的一批勘探队找到了你,把你带回来了。”

  “他们找到他了吗?”

  “没有。”

  “那他现在在哪里?”

  “等你恢复了,我就带你去见他。”

  一个月后,游花出院了。她辞退了自己刚刚在研究所得到的工作,爸爸全力支持她。因为她已经完成了家族的使命,可以好好歇一歇了。她可以坐在家里的书房里,每天坐在窗台上对着阳光读书,以前游花坐在上面窗台显小,游花总是坐着坐着就从上面滑下来。但是现在她坐在上面倒显得她身体很娇小,可以悠闲地弯着腿靠在墙壁上。

  爸爸走进书房打断了她。

  “游花,我们该走了。”

  游花合上书本轻盈地跳下窗台,和爸爸一起上车前往一个秘密的地方。经过层层检查,他们穿过一扇又一扇门到了一个房间,里面有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女人抱着双臂,从透明玻璃里看向对面的房间。

  “我把游花带来了。”

  中年女人和游花握手并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真木凉子。”

  “王驰游花。”

  “真不敢相信他居然把自己封存在南极,真是难为你了。”

  “这是我们的使命。我已经完成了,现在就交给你们了。”

  “放心,他在我这里会很安全。”

  “我们最终会胜利吗?”

  “...........我不知道,但我们别无选择。”

  三个人一起透过透明玻璃看向对面的房间,那个神秘人就躺在对面房间的无菌室里安静地睡觉。游花凑近玻璃。这一次,她终于看清了他的脸..........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